第十一章 罡位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道入拂尘 书名:纵道异术录
    “什么声音?”李伟转过子看着张天文,“应该是泥水冲进来的声音,也是九龙宝剑断裂后引来的,刚才九龙宝剑断裂的时候,墓外传来一声雷鸣,也就是说,镇守在这的镇器毁了,这条鬾蚁镇兽也随着镇器的毁坏而毁灭,现在外面肯定下着雨,镇器一毁,旱龙归巢,我们马上离开这,不然雨水会把这冲塌的!”张天文回答完后收拾地上的东西准备离开。

    “哎呀,怎么跑来一只鸡?”刘二楞看到从墓道里跑来的那只公鸡大喊道。“那是我让三叔带来的,专门对付鬾蚁孽畜的,赶快把它抓住带走。”张天文收拾完对刘二楞道,“他娘的,现在才出来,早干什么了,害死了大黄,回到家老子把你剁了!”刘二楞骂骂咧咧地跑过去一把抓住公鸡,提在手上道。

    “三叔,快走吧。”张天文看着对大黄尸体发呆的刘三娃道,“唉,走吧!”刘三娃抱起大黄的尸体回答。“哎呀,我说小李啊,你又干什么啊!”刘二楞看到李伟拿着断剑跑进墓道去大声喊道。“等等,我去拿几颗宝石,刚才装好的都掉了。”李伟边跑边说。

    “哎呀,真是的!三伯你先带大黄走,我去拉他回来。”刘二楞对刘三娃说完,扔了公鸡追李伟去了。刘三娃抓起公鸡,抱着大黄的尸体和张天文向墓口走去。

    “哎呀,我说小李啊,多装点,等回去给我也分点嘛!”刘二楞看着李伟用背包不断装着宝石,憨厚地笑着说。李伟也不回答他,只顾着装宝石,突然,两人头顶上开始掉泥巴,紧接着越掉越多,墓道两壁开始慢慢滑落泥水。

    “怎么回事啊?”李伟脸上不断被泥水侵蚀,停下来问。“哎呀,好像是外面雨太大了,这个墓受不住雨水的冲蚀,快要塌了,我们赶快走吧!”刘二楞看着头顶掉下的泥巴焦急地回答。这时,一块墓壁从后面倒下来,紧接着就流进一股泥水,刘二楞看着还在装宝石的李伟,他一把拉起李伟往外跑,背包装的宝石很重,李伟跑的太慢,刘二楞让他扔掉一半宝石,李伟死活不愿意。两人慢慢腾腾跑到墓口,突然李伟甩开刘二楞往回准备“哎呀,我的娘啊,你又要干什么啊!”刘二楞急忙又拉住李伟大吼。“你放开我,九龙宝剑还在里面,忘记拿了。”李伟挣脱着回答。“哎呀,我说小李啊,现在都什么时候了,这个墓道马上要被雨水淹没了,你想找死啊,你”刘二楞话还没说完,“轰!”的一声,墓道后面被掉下来的土堆填满了,接着就是流下来的泥水。“哎呀,这下好了,他娘的,九龙宝剑找不回了,墓道被堵死了,我们赶紧先出去。”刘二楞看着后面被堵死的墓道对李伟说。李伟刚要说什么,就被刘二楞连拉带推地拽走,两人爬出墓,看到张天文和刘三娃举着塑料布站在墓上面等他们。

    墓外面的雨下的又急又大,天空闪着明亮又急促的电光,雷鸣接二连三,仿佛要吞噬整个世界,那条长长的龙脉被雨水冲打着,仿佛有了生机一般,极力地吸着雨水,冲向龙巢。四个人撑着塑料布深一脚浅一脚地往回走,“哎呀,我他娘的!这雨下的也太大了,他娘的!。”刘二楞绊了一脚骂道。李伟连忙扶起刘二楞,没有说话,就这样四个人狼狈的赶回刘三娃家。

    刘三娃的老婆赶忙打开门迎接四个人,“哎,老头子,大黄这是怎么了?”“先别说,进屋再说,赶紧准备干净的衣服!”刘三娃冷着脸说。张天文和李伟先去洗了个澡(虽说是农村,可是改革开放的冲击早把这冲刷了一遍,刘三娃家里什么家用电器都有,改革这么多年,该有的也都有。),刘二楞刚换了一件衣服,坐在沙发上数着背包里的宝石。

    李伟一走进来,刘二楞赶忙大喊:“我的娘啊,整整二百颗红宝石啊!小李啊,我们发了!”李伟赶忙走过去小声说:“二楞大哥,你小声点啊!来来,让我看看!”说着就抢做在沙发上,看这这一堆宝石,他脸上完全没有当初九龙宝剑断裂时的表,反而是满面光。

    认真看完宝石后,李伟拿这一颗对刘二楞道:“极品啊!看这光泽,纯粹是纯天然的!”说着李伟放下手中宝石,掏出一支烟发给刘二楞,刚准备说话,刘三娃的老婆抱着一叠衣服走进来。

    “二楞啊,地上是什么东西?”刘三娃的老婆看这地上的宝石,惊呆了。“哎呀,嘿嘿,三娘啊,你先把衣服放下让小李穿上,再出去弄点吃的,哎!再把三伯叫进来!”刘二楞憨厚对刘三娃的老婆说。刘三娃的老婆刚走,张天文进来了。

    “来来,天文,快过来。”李伟叼着烟叫喊着张天文。张天文拿起桌子上的衣服迅速穿好,走过去,“你们原来是在找这个东西啊?”张天文拿起一颗红宝石放到手上摸来摸去,“天文快放下,小心掉在地上摔坏了。”李伟赶忙站起来小心的对张天文道,张天文刚放下,刘三娃换了件衣服走进来,后面跟着他的老婆,李伟又急忙掏出烟走到刘三娃跟前笑着道:“三叔,来先抽支烟,我知道是我不好,连累大黄,消消气呀,您大人大量,来来我给你点。”李伟递给刘三娃一支烟,看到刘三娃准备掏打火机,迅速给他点着。“哎,也怪我那大黄气候到了,命该绝啊,没事的,哈哈。”刘三娃吸了一口烟笑着对李伟道,李伟听到后牙呲的到桌子上拿一颗宝石塞到刘三娃手上道:“三叔,我去换个衣服,这宝石你慢慢看,瞧我这破烂的,多名贵的阿迪达斯啊”李伟边说边出去了。李伟换好衣服后,刘三娃的老婆早把做好的饭端到桌子上,几个人如狼似虎地把桌子上的饭菜一扫而光。饭后,张天文和李伟去睡觉了,刘二楞没回去,雨太大没法回去就住下了。

    雨连续下了三天,张天文和李伟、刘二楞在刘三娃家也住了三天,直到第四天刘三娃家迎来一个人,刘三娃客客气气地对他端茶倒水,“哎呀,这不是刘村长啊,下这么大的雨您怎么来了?”刘二楞看到来人赶忙和他打招呼,“唉,我是找你的。”那被刘二楞成为村长的中年人对刘二楞说。刘二楞心里一惊:是不是我们干的事被人举报了?谁他娘的这么蛋啊!“哦,找我干什么?嘿嘿。”刘二楞心虚地问。那村长仔细端详了刘二楞半天回答;“你不是被什么上了,现在好了?我打电话到你家,你媳妇说你在你三伯这,我又赶过来,你说你是怎么好的?”。

    “咳咳哦,原来是这样啊,这个,来先抽支烟,嘿嘿。”村长接过刘二楞递来的烟道:“快说嘛,拐什么弯子!”于是刘二楞张天文怎么救他的经过连吹带蒙说的天花乱坠,反正吹吹又不犯罪,期间肯定把去墓道那段省略。村长越听越激动要刘二楞把张天文叫出来,张天文和李伟走进来,村长以为李伟是张天文连忙抓住李伟的手说:“张道长,救救我女儿吧!”李伟尴尬的看着村长,刘三娃急忙走到村长边指着张天文说:“这位就是救二楞的张大师。”村长放下李伟的手看着张天文道:“这娃儿,就是治好二楞的道长?”在刘二楞的又一次吹捧中,村长才勉强接受张天文的形象,毕竟这么年轻还是小孩子,谁看了都不会把他当做驱魔镇邪的大师。

    经过村长的讲解,张天文知道村长叫刘大鹏,是上年好不容易通过选举选上村长的,现在选村长不比以前,现在每个村家家奔小康,能当上村长,得到的油水肯定很多,所以竞争非常激烈,不是请客吃饭,就是装好人搞好群众基础,巴结村委党员什么的,反正就是向村长那个位置冲,最后刘大鹏很光荣地冲到了最前面拿下第一。当上村长后,刘大鹏和群众打成一片(不搞好群众不行啊,不然就不利于以后的工作发展。),今年他好不容易弄了点油水,盖了新房,家里就出事了。原来,刘大鹏有个女儿在上大学,今年暑假听说家里盖了新房就赶回家来,一到家刘大鹏的女儿给自己单独找了间新屋子,收拾好后就睡里面准备过暑假。可是这一睡就睡出事了,事是这样的,刘大鹏的女儿每天晚上会梦见一个穿着花棉袄,脸色苍冷的女人拿着绳子在她的脖子上看着她笑,第一次她以为是睡眠不好没在意,但是以后的几天里天天晚上梦见那个女人拿着绳子着她的脖子,笑着看着她,刘大鹏的女儿就开始害怕了,她把自己做的梦讲给刘大鹏,刘大鹏一天忙的没有在意,他老婆也没有在意,就这样刘大鹏的女儿一到晚上就不敢睡觉,时间一长就总是疑神疑鬼,终于一天晚上刘大鹏的女儿撑不住了,就开始慢慢睡着了,在梦里她又梦见那个穿着花棉袄的女人,那女人苍冷的脸上挂着微微的笑容,拿着一条绳子在她的脖子上,她眼睁睁地看着那女人拉着好的绳子慢慢地往紧拉,她想挣扎,却怎么也使不上劲,就这样一直没有醒来。第二天刘大鹏的老婆进房间喊女儿吃饭时,看到女儿躺在上怎么也叫不起来,最后又把正在开会的刘大鹏打电话叫回家,刘大鹏把女儿送到医院。到医院,经过医生的彻底检查,结果一切正常,刘大鹏急切得问医生:“怎么办?我女儿到底是怎么了?”那主治医生不耐烦地回答:“都说一切正常,回家休息几天就醒来了,着什么急!”刘大鹏无奈的又把女儿带回家,就这样他女儿在上休息了十几天,还是没有醒来,这下就急坏了刘大鹏夫妇了,刘大鹏请了十几天假专门为女儿寻找名医,找一个医生都说很正常,最后刘大鹏的母亲对刘大鹏说:“大鹏啊,娘知道你不信鬼神,但是有的时候还是应该信信的,婷婷的病像是鬼上了,你应该找个先生看看。”刘大鹏母亲口中的婷婷就是他的女儿刘婷,刘大鹏最后左思右想为了这一个女儿终于抛开了无神论的思想,在当地请了几位有名的“先生”(先生,是农村或者老一辈人对专门从事驱鬼镇邪或者看风水的人的一种称呼,现在在农村还有存在从事这种职业的人,但大多数是骗钱,不排除有真本事的,笔者就曾经看到过一位高人做法,做法经过真是匪夷所思。),可是来了几位先生看来后,都是摇摇头并表示从来没遇到这么怪的事,就走了。最后刘大鹏得知刘二楞被鬼缠最后又被人就好了,于是就顺着刘二楞家找到张天文。

    “原来是罡位?”张天文拿着罗盘冒着雨,和刘大鹏在他家转了一圈对刘大鹏说。“什么是罡位?大师?”刘大鹏问道。

重要声明:小说《纵道异术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