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一章 揣测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清江水 书名:古代小儿科
    蓝府绝对不能有事蓝乔连走带跑,到了房中,突然才反应过来,她干嘛要这样啊不是盖弥彰。

    在梳妆镜前坐好,目视着镜中黄黄的人影,伸手拍拍自己面颊,蓝乔暗暗告诫自己:镇定。

    想了想今有些累了,蓝乔往前坐了,又想起了今蓝府的事,开始疑惑那个子虚乌有的人来。

    顺势倒在了上,拿了个引枕,斜靠着,蓝乔看见何小姑进来,也不起来,只懒洋洋道:“等吃晚饭的时候才叫我,我想自己呆一会儿。”

    何小姑答应了,拿了本药书出了门。她虽然平要伺候蓝乔,看书时间没有其他人多,不过也有优势,就是跟在蓝乔边看着诊病的事多了,实践经验也多,再结合书本看看效果更好,这么多年过来了,她虽然少给人看病,但是医术也可以出得了大雅之堂了。

    蓝乔想着蓝远翼的事,那云梯是什么时候出现的?她记得先前听那小厮说,是突然发现院中竟有一架云梯,只怕还以为是哪个仆役用来上房整理屋顶,忘记了放好。现在结合那个名字想来,莫非真是有人故意这样做来。

    不想看蓝远翼好的人倒是有不少,秦夫人么?不大可能,蓝远志如今踌躇满志,她哪里需要做这样的事。余氏么?给她那个胆子,她只怕也不敢,这要是一个不小心,做得不绝密,被人发现,她和她儿子蓝远心就一起毁了。

    后来听那些仆役说,那人打了蓝远翼,就大摇大摆走了,听过蓝远翼的大名,打了人,还敢在他面前嚣张走人的,在京中也难找到几个,有谁不怕得罪蓝侯爷。

    只不知蓝建楚找到了人没?

    蓝乔思量了一阵,林晓芬入内道晚饭已经备好了。

    蓝乔出了门,才发现天气已经转凉,这几就快要冬至,南方的人很重视这个节,过冬仅次过过年。

    抬头看去,北边天空大片乌云往京都方向而来,墨染的天空渐渐低沉,风吹来,夹着些凉丝丝的感觉,间或几片枯黄的落叶飘下,常青树的枝桠开始瑟瑟抖动,要下雨了。

    蓝乔抬头看看有些灰蒙蒙的天,对旁的何小姑、林晓芬道:“只怕会有暴雨,过些天也冬至了,丫头们衣服还没有新做,明着人过来,每人做两件冬衣。款识就参照蓝府,你们两人也多添两件,成里跟着我来来往往,换得也比府中的丫鬟们勤。”

    何小姑笑道:“我去年的衣服还有两件崭新的没穿,放在那儿也不知被虫蛀了么?做了那么多穿不完,岂不是浪费。”又看了看了天色,入内拿了两把油纸伞,三人往偏厅方向而去。

    天色变得很快,不过半个时辰不到,整个天空已经黑沉沉一片,酉时时分,蓝乔才吃了饭出来,就听见天空一声轰鸣,风势加剧,树叶摇曳,飒飒不断,片刻后豆大的雨点就打在了芭蕉叶上。

    蓝乔站在回廊边,雨帘从廊顶落下,雨顺着风势飘过来,打到了脸上,凉而且疼。林晓芬赶紧撑起了伞,遮住了那片天空,伞一角透出屋檐外,只听得上面落下的雨点噼里啪啦打在油纸伞上,在地面溅起了点点水花。

    夜半时分,雨势更大,整个空间一片喧嚣,地面有些低矮的地方积了深深的水,蓝府的翼翔院雨势中隐隐夹着婴儿啼哭。

    梁文月躺在上,呆望着外面的雨帘,旁的棉儿不停哄着小小婴儿。不过半个时辰过去,婴儿还是啼哭个不停。

    “小姐,小小姐不是饿了吧?”棉儿看了看尿片,见到也没有湿,不由猜测道。

    梁文月恍若未闻。

    棉儿满头大汗,今还没有寻到合适的娘,只待明才去找过。可是现在小小姐肚子饿了,可怎么是好?

    “小姐,小小姐饿了,您看……”棉儿示意,做娘的是不是应该给小孩儿点东西顶顶肚子。看见梁文月还没有反应,棉儿无可奈何只好轻轻碰触了下梁文月的手臂。

    梁文月转过失神的眼,看向棉儿,目光中却没有焦距。

    棉儿忍不住失声痛哭,道:“小姐,您不要这个样子,您还有棉儿还有小小姐。”

    梁文月听了这话,嘴角只冷冷一笑,“只当他死了么?”

    棉儿不由心痛不已,上前了抱着梁文月痛哭,小孩儿被压着,呀呀两声,哭得更大声了。

    哭声雨声风声,只在这翼翔院中回

    远远的宁静斋,彩霞听了听外面,回头对着秦夫人耳语两句,秦夫人叹口气道:“二房的事儿我们少理,唉。”纵然得意,可是难免也会有兔死狐悲之感,果然天家最难测,今是站对了边儿,明儿呢?

    还醉轩中蓝建楚和蓝海正在内室,看着躺在上死气沉沉的蓝远翼。外面的风雨声完完全全隔绝于外。

    蓝海的手在蓝建楚的双腿处点了无数次,最后才满头大汗站直了道:“老爷……”

    蓝建楚一摆手,就往外面行去,形颓然,老态尽显。

    “你适才也看过了翼儿的况,他如今的双腿可还有救治的希望?”蓝建楚希望的目光看向蓝海,他希望是他看错了。

    可蓝海不忍心的别过头,只道:“老爷,二少爷的况实在是……”双腿的脚筋被人挑断,骨骼被人打断。看来那些人拳打脚踢的时候,还有人拿了兵刃。要想恢复,扁鹊华佗在世还不知道行不行。看来,蓝远翼这一辈子就得呆在上轮椅上度过了。

    蓝建楚良久良久才发出一声叹息。

    叹息声透过外间的窗户,飘飘悠悠消弭在了喧嚣的雨声中。

    还醉轩中树木晃动了几下,纵然有雨声的打落,蓝海还是听出了不同,那是人声,顿时警觉,待听了外面突兀的蝉叫声,才道:“进来。”

    即刻两个人影出现,快速进了还醉轩当先的一间正房中。

    “属下见过侯爷。”两人跪下来道,上已经湿透,在地面形成了两行湿漉漉的痕迹。

    做了这么多年侯爷,哪个会没有点见不得人的小势力,更何况,蓝府之前的先人也是对朝廷卓有功德的人。

    蓝建楚坐在正中扶手椅上,本来萎靡不振,突然之间就精神矍铄,目中锐利一片。

    “如何?”

    那两人一直给蓝建楚做了这么多年事,很少有失手的时候,可是今两人却飞快看了眼对方,然后两人都齐齐低了头道:“侯爷,我们找不到此人东州的人来了消息,从来没有听过虚子吴悠此人。现在再派了人去细寻,相信等了两就会有消息。”

    蓝建楚目中闪过一丝愠怒,半晌后挥挥手道:“你们下去。”

    “是。”两人有些忐忑,看见蓝建楚并没有怪责他们,赶紧退下。

    蓝建楚才等他们出去,手就重重拍在了一旁桌面,满腔的怒气发泄,整张椅桌面都往旁边趔趄了一点。

    蓝海在一旁不出声,只等蓝建楚神色稍稍缓和点,才小心翼翼道:“老爷,今的事只怕不是偶然。”

    蓝建楚哪里不明白,只狠狠道:“到底是谁针对远翼?”

    蓝海在一旁道:“会不会是二少爷以往得罪的什么人,看到二少爷这些子总是在青楼流连,所以故意请了人去报复。”

    蓝建楚先前把事也问了个七七八八,蓝远翼诬陷那人的可能不大。那人有这么高的功夫手下,再看穿着打扮气势,也不是个穷到要偷东西的人,要知道人本的气质不是随便穿了件好看的衣服就会改变。这样的人去偷蓝远翼的那点银子,实在是太荒唐了。那几个小厮中到有人有些眼光,都看出了那人上的一块玉佩,拇指上面的绿玉扳指,都不是凡物。

    这只是疑点一,还有疑点二:院中那梯子怎么来的?问了所有仆役,但是没有一个承认是自己搬过来,每个人都证明了自己的清白,这就说明了要么是有人说谎,要么就是有外人进了去库房,趁人不备偷了东西出来放在那儿。而且这人一定很了解蓝远翼的弱点。

    疑点三:那几个大活人不过一个时辰的功夫,蓝建楚去寻就已经寻不到了,问及青楼的鸨儿,那鸨儿也是第一次见这几人。再追究下去,就只知道那几人是这事儿发生的两个时辰前才进了京城,事发生之后,就出了青楼,然后看到的人直说消失在了一处巷口,而那里是个死胡同。

    蓝建楚又把事再次想了一遍,才缓缓道:“我现在担心的不是这一点,若然是无意碰上,这世界上奇人异事本来就不少,我们的本事本就有限,自然不可能什么人都查得清清楚楚。若然只是针对远翼一人,现在翼儿已经这般模样了,那这报复也算是够狠了。怕只怕,这人来意不善”

    蓝海被蓝建楚这说法也惊了一惊,道:“您的意思是您怀疑这人是针对蓝家而来?”

    蓝建楚止住了他的话,手指在桌面轻轻的敲击,半晌才道:“即刻搜集所有与蓝府有关人等的消息。”他要一样样排除

重要声明:小说《古代小儿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