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二章 诉衷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清江水 书名:古代小儿科
    尹书抱着蓝乔跟着何小姑径直往里去。一路上眼睛也不多望他处,至于其他人如何看待,他根本就毫不理会。

    蓝乔心中恼火,以后让她怎么见人,她可以确定,不出半天,肯定就传遍京中贵族圈中,一是因为尹书本份使然,四大公子也就剩下他一人没有成亲。二是这动作也特惊世骇俗了。虽然尹书向蓝乔提过亲,这事儿人尽皆知,但是蓝乔的克夫之言也是传得沸沸扬扬。这下子两人赫然成了京中小姐少爷们聚会之时口中出现频率最高的人物了。

    虽然心中恼怒,但是一种叫做虚荣心的东西让蓝乔也开始窃喜。谁不想被人呵护,谁不想被人宠着着。恼怒与窃喜在心中交织,蓝乔干脆一声不吭,她怕一开口,说出来的话,就暴露了那点小心思。

    尹书一语不发,只到了蓝乔的荷苑才停下脚步。

    蓝乔这才有些慌张道:“行了,就这儿了。”难不成还要放她到,那样就真暧昧,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况且那还是乱七八糟一团,一个黑洞洞赫然在眼前,想到自己睡的地方还另有乾坤,一个不小心就有可能翻下去,她就恶寒。她才没那功夫弄这个明修栈道暗渡陈仓的事,瑞华国王朝暂时也稳如泰山,这地道因为没有事先吩咐,厨房的人中若有别府的有心人,想必早就传出去了,好在二公主的人她昨先送了回去。

    尹书看看院内,没有出声,只轻轻把她放下来,让她双脚先落地,动作轻柔,好似对待自己最珍惜的琉璃器皿,只怕一个重手,就会碎裂开来。

    蓝乔低了头掩饰了一脸红,只道:“多谢尹公子。”

    何小姑和翠珠、林晓芬在后窃笑。蓝乔有些恼怒,这几个丫头还真是关键时刻不给力。

    好在大家一见蓝乔脸色不渝,几人即刻就正色,一本正经道:“多谢尹公子。这点儿路程,我们扶着小姐进去就行。”

    蓝乔这才缓和了脸色,对着尹书点点头,扶着林晓芬和翠珠两人往内室而去。

    “小姑,去招待尹公子坐会儿再走,把那上次晾好的花茶拿出来给尹公子尝尝。”蓝乔吩咐。

    何小姑道:“是,郡主。”

    尹书不想留下,可何小姑道:“尹公子就不要辜负了郡主一片心意,这花茶可不是随便什么人都给尝的,那可是郡主亲自种下,然后亲手晾干炮制。”

    尹书这才停下脚步,只对着何小姑道:“带路。”

    林晓芬和翠珠小心翼翼扶着蓝乔入了房中,蓝乔看见上已经清理好了,不由问道:“翠珠,可是你清理的?”

    翠珠点头道:“是,郡主。”

    “你可知道机关在何处?”蓝乔奇道。她住了这么久都没发现。

    翠珠摇头道:“郡主,我进来的时候只见到面很是凌乱,却不见什么机关。”

    蓝乔略一思索,想必是那机关在下面打开,然后很快就自动关闭了。

    林晓芬扶着她在上慢慢侧躺了,翠珠已经吩咐人担水过来给蓝乔沐浴。

    林晓芬用木盆装了温水,放了毛巾进去沾湿,才慢慢给蓝乔掀开衣服。看到后面血迹模糊,两三层的绫罗都已经浸透,不由低着头不出声,手上微微有些发抖,只拿着帕子在蓝乔伤口边轻轻擦拭,等到把周围血迹擦得差不多了,重新把毛巾放入盆中之时,一滴水珠从她低着的脸颊坠落水盆。

    蓝乔侧躺着子,面朝里,听闻后面有微微吸鼻的声音,不由扭过头,看见林晓芬肩膀都有些抖动,微微动容,却笑道:“翠珠,这府中的猫儿狗儿洞真的都堵住了么?”

    翠珠还以为蓝乔还在想着那地道的事,点头道:“都堵住了。”

    “这么说府中没了猫儿狗儿?”

    “郡主又不曾养着这些,哪里有?”

    “那就奇怪了,我房中怎的出现一只小猫儿,还是只小花猫,不知是哪家的小猫走失了。”

    翠珠恍然大悟,不由捂嘴笑道:“原来是林家的小花猫”

    林晓芬破涕为笑,道:“林家的小花猫入了郡主府,以后就是郡主府的了。”

    蓝乔看见她展颜,又回头躺了,道:“尹公子适才给了一瓶药,好用得很,如不是后来回来颠簸,只怕伤口都会结痂了。”说完从袖中拿出来递给两人。

    翠珠接过笑嘻嘻道:“我说咱郡主人品相貌那是一等一的好,总有人慧眼识好女。”

    林晓芬已经笑起来,肩膀还是抽动,不过已不是抽泣。

    蓝乔气恼回头道:“你们就等着,总有嘲弄你们的时候。”

    翠珠看见水已经倒好,试了试水温,道:“可以了,郡主,您有伤,就站着沐浴,那儿别碰了水。”

    说完就给蓝乔宽衣解带,蓝乔浑都是汗水灰尘,却只把上擦拭一番,然后两人给她上了药,饭也懒得吃了,就昏昏睡去。

    也不知过了多久,隐隐听到有人喊道:“郡主,郡主。”是何小姑的声音,语中有些无奈。

    “小姑姐,还是不要叫醒郡主了,她今累了,六下那儿我们先处理着。”是林晓芬的声音。

    “我也知道,可郡主对六下十分看重,现在六下在偏厅赖在地上不肯起来,要是万一着了凉,郡主知道了也会万分心疼。况且这夜里也不敢惊动太多人,若是事闹得大了,被其他人知道传了出去,于六下的名声不好啊”何小姑叹口气。

    “翠珠姐会处理好的,我们现在再去看看。别让那些人乱嚼舌根。”林晓芬拉着何小姑往外走。

    “慢着,萧宇出了什么事?”蓝乔睁开眼,焦急问道。

    林晓芬和何小姑对望一眼,何小姑上前道:“六下喝醉了酒,却不肯回宫——如今回宫只怕也会让有些人得了去。现在嚷嚷着要见您,否则就赖在地上不起来。我们,我们劝了良久六下都不听。”

    蓝乔赶紧起后的伤口已经好了不少,也不觉得怎么疼。

    “怎不早些告诉我,赶紧拿衣服过来,我快些过去看看。别把事闹大了。”蓝乔嗔怪道。

    两人赶紧给蓝乔穿好衣服,头发只披散肩后,也顾不得梳理,蓝乔就迅速去寻萧宇。

    远远见到偏厅还亮着灯,侧耳细听,好在只有隐隐声音传来,不大。大部分仆役都已安睡,不会知道,只有几个守门的仆役清楚。

    蓝乔快步步入偏厅,见到翠珠惜银惜福几人都在,萧宇瘫在地上,死活不肯起来。

    蓝乔看得又好气又好笑,进去了对几人道:“怎么回事?他怎么会醉成这样?”

    惜银犹豫了下,才上前道:“郡主,有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蓝乔眼一瞪道:“说。”

    “适才六下回来后,我看见他先是在外面发了一阵呆,然后突然哈哈哈笑起来,最后,最后……”惜银看了蓝乔一眼,说不下去。

    “最后怎么?”蓝乔不耐烦说话说半截。

    “最后,六下要拉了我去香楼。”惜银的话音逐渐低了。

    蓝乔脸色一沉,香楼这名字一听就有些问题,要不然惜银也不会吞吞吐吐。萧宇还要几个月才满十三岁,现在就跑去香楼这种地方,也不嫌早了点么?不,不对,就算是大了,也不该去的。

    “这么说,你们两人在那儿胡天酒地一场,然后你把他送回来了么?”蓝乔的语调已经包含着危险的意味。

    惜银赶紧摆手道:“没有,没有,我是郡主府的人,就算是六下吩咐,我也不能听从。我没去,不过六下放开我,后来他边的来了十几人,他打发了回去,只留下一人同他一起去了香楼。”

    “那人呢?”蓝乔道。

    “属下在。”惜银后一人站出来,蓝乔看去,正是先前给了尹书马匹的人。

    “说说怎么回事?”

    “属下回来,一直跟着下来了蓝府,在外面等候,下却定要去香楼,去了之后又点了头牌姑娘,属下在外面等候一个时辰,就见到下醉醺醺出来。”那人说得有些勉强。主子召ji,做属下的还得等着。

    “你怎不劝劝主子?”蓝乔有些恼怒。再想到可能劝也劝不住,就挥挥手道,“你们退下。记住,这儿的事谁都不准说出去。”

    “是。”几人知道厉害,都应了声,悄悄退出去。

    “郡主……”林晓芬担心道。

    “你放心,萧宇不会伤害我。”蓝乔笑了笑,安抚了她,等看到门都关上,这才走进萧宇。

    偏厅中的三支红烛招摇,有时候发出噼噼啪啪的声音,窗半开,凉风吹进来,烛影摇曳。厅外几株楠竹的影子映在室内,有一棵正落在萧宇旁。

    萧宇正躺在偏厅圆桌之前,嘴里不知嘟囔些什么,蓝乔走进,弯下腰,也不敢用力,怕绷紧伤口。

    “姐,姐,姐……”

    蓝乔这才听清了他的声音,真是小孩,蓝乔笑起来道:“姐来了,你先起来坐着吧,别趴在地上晾着了。”

    蓝乔去拉萧宇,萧宇却突然抬起醉眼朦胧的双眼,看着蓝乔道:“姐,姐,你知道么?你不是我亲姐,你知道么?你不知道,你不知道,你什么都不知道……哈哈哈,你什么都不知道……”

重要声明:小说《古代小儿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