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八章 挟持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清江水 书名:古代小儿科
    第二百零八章 挟持

    多写了1000字,所以迟过了五点。B_小_说(拼音)点com  w   w  w.b  x  i  a  o s h u o. c o M

    …………

    “郡主,不会是成了精的老鼠偷了吧”何小姑一旁道。

    蓝乔道:“你是听多了说书的那些骗人的话本吧”

    “郡主,话可不能这么说。我小时候听爷爷说,有老鼠精就在厨房边打了个洞,有些厉害的,还用柴草把那洞口掩藏起来。还躲在厨房听着厨娘们说话,今吃什么,明吃什么,都一清二楚。”

    蓝乔和翠珠听得笑起来,一旁的林晓芬也捂着嘴笑。

    “哎呀,你们偏还不信,晓芬,当心哪天你就被个老鼠精偷去了做媳妇儿。”何小姑跺着脚道。

    林晓芬被她的脸红,蓝乔扑哧笑道:“瞧瞧,晓芬的脸颊都红了,你这何小姑,你以为人人都和你一般厚脸皮么?见着了鹰迩还谈笑自若。”

    树顶晃动了一下,蓝乔抬起头,哦,原来鹰迩藏在那里。

    何小姑没曾察觉,只道:“见了他我为什么就不能谈笑自若,我又不欠他,他也不曾欠我,我们互不相干。”

    翠珠已经捂着腰,指着何小姑道:“郡主,八字儿还没一撇,他就我们我们起来了。”

    何小姑这下子脸红了,对着翠珠啐了口才道:“你们都针对我,我可不依。”摔着帘子跑开了。

    众人笑了一阵散了。

    何小姑的话还是让蓝乔注意了下,她让翠珠去看看厨房旁边的柴房看看,把那些柴草堆积的地方掀开来,看看有没有什么隐藏的洞口。

    翠珠着人忙活了一阵,还是回禀没有见到。

    这可真是奇了怪了。

    蓝乔留了个心眼,低低道:“鹰迩,现在你早些休息一阵,今晚上悄悄去厨房看看,我倒要看看到底是什么东西。若有发现,先不用打草惊蛇,回禀我先。”

    鹰迩应了声,当晚上果然呆在厨房,第二却顶着熊猫眼说根本不曾见过。

    再看厨房的东西,依旧少了。

    蓝乔这回真的有些好奇了,到底是怎么回事?

    “翠珠,去把厨房周围给我翻起来,我就真不信邪。”既然鹰迩都没发现人进出厨房,那必定是厨房内部问题,她倒要看看把厨房翻个底朝天会不会有结果。

    “哦,记得把那些什么米缸水缸都一一搬开来瞧瞧。”

    翠珠应了声“是”就离开。

    “小姑,你也去看看,说不定真有个老鼠精在厨房呆着。”蓝乔笑道。何小姑翻了个白眼离开。

    林晓芬看着她不忿模样,不由抿嘴笑。

    “郡主,我去给您换杯茶。”林晓芬看见蓝乔杯中茶水已然冷了,说了声,就端着茶盘离开。

    蓝乔笑了笑,拿起本书歪在上看起来,她今没去杏林堂中,有些儿鼻塞,想必是昨掀了被子,又贪凉没有关窗,有些伤风。秋的夜晚还是很凉,露气随风潜入屋内,稍不注意就着了凉。

    “喀喀喀”轻微的响动传来,蓝乔奇怪望望屋内,没看出来哪里有问题。

    “喀喀喀”又是几声传来。蓝乔疑惑坐直了子,唤道:“晓芬,可是你在外面?”

    外面无人应声。

    蓝乔刚要站起,大陡然一个翻转,蓝乔一声惊呼,猝不及防就翻倒入内。

    好在练了太极拳的子还是有些轻盈,在落下去之前,蓝乔伸手抓拉住了杆儿,用力一拉,顺势登上了沿,跳了出来,蓝乔这才看去,只见那大已经塌陷入内,上赫然出现一个空洞,里面黑糊糊一片看不分明。

    她在这里睡了这么久,都没有发现上还另有机关。而且屋内陈设也没寻到什么可以作为开关的地方。

    虽然这屋子是已经过世的公主住过的,但是蓝乔在入内之前已经换了很多东西,只这檀木大一看就是古董,上面的雕花也精致无比,所以万分喜,就没有换来。没想到竟然还另有乾坤。

    蓝乔摇摇头,不知道刚才自己靠在头碰触到了什么机关,蓝乔正要唤了林晓芬入内,黑洞洞的内突然蹦出一人,银光闪动之处,一把明晃晃的匕首就抵在了喉边。

    “晓……”声音戛然而止。只差半寸就要割破喉咙,蓝乔被这形惊了一惊。

    定睛细看,握着匕首的是一个三十多岁的中年人,穿着府中仆役服饰,材高大,满脸胡渣。那衣服穿到他上显得很窄,袖口处只挡住了半截胳膊。

    “不准叫喊,否则杀了你听到没有?”那人恶狠狠道。

    蓝乔点点头,经历过无数的事之后,她竟然镇定了不少。虽然心脏还在猛烈的跳动,但是她已经能够稳定自己的绪,不让自己过于惊慌失措。

    他的口音有些怪,听起来好像外国人说中国话,转弯儿的地方生硬得很。

    蓝乔心思电转,想到了前些子追捕草原王子的事,再看那人模样心中已经确定了八成。难道说这些人根本就没有逃走,不过是隐藏在府中。最近一月时间经常少了食物,难道就是他偷了。这么说来,他竟然已经在府中掩藏了一个月,算起来就是那去见赵宝琳的时候,他就藏了进来。

    蓝乔看着那人凶狠的眼神,赶紧点点头,她可不愿意死得不明不白。左手隐藏在袖中,摸到了荷包,把银针捏了两支在手中,打算趁着他松懈的时候,奋力一击。

    哪知那人对着那嘘了声,说了句蓝乔听不懂的话,许是草原话。

    就听见下面动了下,蓝乔心中一个咯噔,难道他还有同党,如果一个人她还可以趁其不备,两个人是决计没有可能。

    果然即刻一个人影跳了出来,刚好站在蓝乔前。

    那人一锦绣,只边角袖口有些地方破损,不过二十上下,浓眉大眼,粗犷而有豪气。上那衣服纵然是瑞华国服饰,可是那种掩饰不住的旷达粗犷却泄露了他的份。

    那种气质绝对不是瑞华国人。

    “你们是什么人?”蓝乔道。

    那仆役装的人却不答话,只把蓝乔往他前狠狠一拽,蓝乔被迫贴近了他边,暗暗咬牙,如若只有一人,她几根银针下去,就让他手脚酸软,趁机就可以逃出去。

    “郡主。”林晓芬泡好了茶,要过来房中,正要开门。

    不等那人说话,蓝乔急忙道:“别进来。”

    感觉到那人在她开口的时候,子紧绷,听了这话之后,子一松,这才在蓝乔耳边道:“算你识时务”

    蓝乔苦笑,敢不识时务么?她的命可只有一条。

    “你想办法把我们带出城,我们就放了你。”那人低低道。

    林晓芬站在门边有些莫名其妙,止住脚步道:“郡主,可有什么事么?”

    “没,我正在换衣服,你先别进来。”蓝乔寻了个藉口。

    林晓芬正要离开,蓝乔又道:“晓芬,你去让老王准备马车,我现在有急事要出门。”

    林晓芬不疑有他,点头道:“是,郡主。”说完退下。

    蓝乔苦着脸,她知道林晓芬已经离开,而这儿她是不让人随便进来的。所以不会有人知道她的况。

    “你可以放开我么?”蓝乔镇定问道。

    那人看了青年人一眼,蓝乔知道青年才是首领,不由也看向那青年道:“我现在在你们手中,我一介女流之辈,你们两个大男人还怕我跑了不成?我若是大声呼救,你们虽然也跑不掉,却马上可以杀了我。我难道还会拿自己的安全开玩笑么?”

    那青年沉吟了下,点点头道:“你们中原人总是很狡猾,很多假话,不过我还是信你。”

    对那人点点头,那人迟疑了下,也松开了手,匕首也收了别在自己腰间。

    蓝乔只觉得呼吸畅顺了不少,松了松手腕和脖子,这才道:“你们不松开我,难道等会儿就这样压着我上马车不成?”

    那青年道:“那姑娘可有什么办法?”

    蓝乔瞅着他看了半晌才道:“莫非你就是他们所说的那个哲别部落的王子?”

    那人点点头,道:“正是,我叫做忽而博,还没请教姑娘姓名?”

    蓝乔微笑道:“我们中原人可不能随便得知姑娘姓名,只有提亲的时候才会告知男方。”

    忽而博果然脸红道:“那是我唐突了,还请姑娘见谅。不知如何称呼姑娘。”

    蓝乔道:“我姓蓝。”

    蓝乔和他说说话,想要让这两人放松警觉,人却慢慢退后两步,只要她离开他们远点,纵然不能奔出去,也可以在他们捉到她的时候给他们的手臂插上几根银针。只要片刻停顿,她就可以逃出去。

    哪里知道才退后了一步,开始脸红的忽而博就快步抓住了她,脸色有些铁青道:“我说了中原人不可信,果然如此,一个小姑娘也是狡猾至此。”

    蓝乔气急败坏道:“你们这两人,捉了我,还说我狡猾。我看狡猾的是你们吧你们还想吞了瑞华国,更是狡猾中的狡猾”

    忽而博怒道:“我们草原人最是重视承诺,你们那个叫做萧仲轩的人,明明许了我北州,却翻脸不认人。还把我们到如此地步,我带来的百人,如今只剩两人,你们中原人最是不可信,如若我回去,一定会速速攻打你们。”

    蓝乔哈哈笑起来,“原来你们受了那个通敌卖国的萧仲轩的骗,可惜他自难保,早就一命呜呼,他怎么能给你兑现承诺。所以是你们草原人蠢了,要结盟都找了个如此不堪之人。”

    忽而博一愣道:“他死了么?”

    蓝乔轻蔑看了他一眼道:“萧仲轩不过跳梁小丑,早就死得不能再死。你们自己不会看人,怪得了别人?”

    忽而博陡然手中一重,蓝乔的手腕被他捏得生疼,却忍着不出声。

    忽而博突然有些绝望说了句话,一旁的那人急忙叽里咕噜接口,似乎在劝阻什么,蓝乔一句也听不懂。

    不过她突然明白如果这个忽而博绝望了就麻烦了,没有了希望的人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事,那是很难说的,她一下就后悔自己不该呈了口舌之利。

    “咳咳,其实,你们也不用绝望的,你想要北州,是觉得北州繁荣,其实草原只要经营得力,也可以很好的。不会比北州差。你只要和瑞华国达成互不侵犯条约,完全可以互相做生意,让商人自由来往,不用几年,你们那儿就会不同了。打来打去有什么好的,互相进步才是最得利的啊你只要发展得好了,到时候把那个什么蒙玛部落,还有什么科尔部落,一起吞并了……”

    蓝乔给他画了一幅蓝图。不得不说很人。

    也不知是那仆从的话起了效果,还是蓝乔的话让忽而博又燃起了希望。

    他只对蓝乔道:“把我们带出去,我就会放了你。我们草原人说话向来不会一诺千金。”

    好吧,蓝乔这点还是有点相信的。

    现在该想的就是如何带着他们出去。眼下这两人一前一后看着自己,她想挪动一步,都很难。

    蓝乔看看两人体形,有点头疼。自己这儿可没有男装,他们又不可能放她出去。难道还要拉一个人下水?

    蓝乔认真看着那两人,道:“你们要上马车,只有我一人可办不到,我现在让我贴丫鬟过来,让他们给你们寻两件衣服。”

    忽而博沉默半晌才道:“如果骗我,我就直接杀了你。”

    蓝乔哀叹,她难道不知道小命还在你们手中么?

    只希望林晓芬不要辜负了她。

    “晓芬。”蓝乔唤了声。

    林晓芬听到,应了声,推开门进入。就被人捂住了嘴,等到她看清楚蓝乔也被人挟制,不由呜呜呜要出声。

    蓝乔叹口气道:“晓芬,你看到了,我被人挟制了。现在你去寻一大点的仆役男装,一大点的女装。记住不要泄漏,要不然你就等着看你家小姐我的尸体。”

    林晓芬被松开了嘴,竟然片刻后就镇定了下来,这让蓝乔暗暗赞叹。

    “郡主,还是您去寻衣服,我来做人质”林晓芬平静回答。

    说完径直走到忽而博前,忽而博已经抽出了匕首,比在蓝乔脖颈处。陡然见此形,心中一动,不由多看了林晓芬两眼。

    蓝乔也有些感动,只笑道:“他们不会同意,况且,你的命我的命都是一样,没有谁更高贵低,谁都重要。你快些去吧”

    林晓芬陡然眼中就润湿了,颤声道:“是,郡主,我这就去。您等着我。”。.。

重要声明:小说《古代小儿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