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五章 很好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清江水 书名:古代小儿科
    第一百五十五章 很好

    蓝乔走进了,福行礼,道:“蓝乔见过家主。”声音有些儿冷淡,她对这个名义上的亲人实在没有任何好感,勉强能够维持这表面的恭敬。

    蓝建楚负手望天,良久才转过来,道:“你可知道这院落是谁人住过?”

    蓝乔心想住在蓝家的地球人都知道,只除了她刚入蓝家的时候不知。

    “是祖母以前的院落。”蓝乔道。

    “青儿……”听了这话,蓝建楚的目光又有些失神,喃喃道。

    他面容苍老,蓝乔清晰地看见他青筋暴露的手有些颤抖。

    蓝乔突然有些感慨,看着蓝建楚的目光中多了一丝不易察觉的同。问世间为何物?这蓝建楚也算是一个痴汉了。

    听闻祖母在世,他还有一个妾侍,祖母去了之后,他连那唯一的妾侍都给打发了。

    可是,同归同,她对他还是没有好感。凭什么,你就得对我如此这般如此这般,你有什么资格这样对我?

    蓝建楚不知蓝乔心中想法,他也没有看蓝乔这边,只状似自言自语道:“你可知她是如何去的?”

    这她怎么会知道?

    蓝乔摇摇头,蓝建楚仍旧旁若无人道:“她是郁结于心而亡。”

    蓝乔愣了愣,郁结于心

    蓝建楚猛然抬起头,死死盯着蓝乔,只看得蓝乔心中发毛,才嫌恶地转过脸去,再也不愿多看蓝乔一眼。

    蓝乔脑中灵光一闪,莫非?

    惊讶看着蓝建楚,问道:“难不成竟与我爹娘有关?”

    蓝建楚沉默了一阵,半晌才点点头,道:“思文外出游历,带回一女子,私定终,却再也不服从家中的安排。他原本已与青儿妹妹之女有了亲事,竟强行退了。那女子也是刚烈,无端被人退婚,一怒之下,上吊自杀。青儿自责怨恨,从此再也不待见思文。思文就干脆带着你和你母亲离开了京城……”

    却原来还有这么一段公案,蓝乔若有所思,竟然牵涉了无辜,现在她听起来也不觉有些唏嘘感慨,在当时家族中只怕引起了不小的轰动。另外,家丑不可外扬,想来最后一定是被压了下来。所以外人也只是知晓蓝家三少不知何事与家人断绝关系。

    那被牵涉的女子何其无辜,却也何其脆弱,蓝乔自然同,可是难道她的父母坚持他们的婚姻与就错了么?

    蓝建楚对自己的儿子不恨,恨得当然就是夺走了儿子的女子了,而蓝乔酷似母亲……

    “因为您恨我母亲,所以恨我,就故意坏了我名声?”蓝乔心中百味陈杂,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立场,当中谁对谁错,外人都评说不清,更何况当局者。

    蓝建楚对着蓝乔怒视一眼,一字一句,轻声咬字却很重,道:“如果没有她,青儿可以陪我更长时间;如果没有她,我们也不会与青儿家族交恶。如果没有她,我儿如今还好好的,不会年纪轻轻就死去。如果思文知道他的死让自己的母亲深受打击,他一定会后悔当初的选择”

    蓝乔本来很是同,却在听了最后一句话之后,冷冷一笑道:“你怎么就知道我父亲后悔他当初的选择了?他现在和我母亲在天上过着只羡鸳鸯不羡仙的生活,两人不同生却共死。这样的感他珍惜都来不及,怎会后悔?”

    蓝建楚愤怒一指蓝乔道:“你懂什么是感?”

    蓝乔冷哼一声,淡淡道:“是,我不懂什么是感。因为我没有遇到一段可以为之生为之死的感。可是您呢?您为了祖母散去了唯一一个姬妾,为了祖母,可以孤独十载,只独自承受思念的苦楚,您是懂感的。那为什么就没有体谅我父母的感呢?他们之间就像您和祖母之间。也许他们的感伤害了另外一个女子,可是,这感,是真的”

    蓝建楚呆了一呆,转而又有些愤怒道:“你母亲不过一个低的私生女,不过生得好些,凭什么奢望我儿对他倾心以待……”

    蓝乔不等他说完,就冷冷接口道:“如果感是以地位份外貌来论,那么只能说您上的只是祖母的皮囊、以及祖母家的份地位。您现在如此愤怒和我说这么多,也只是因为您的权利被挑衅,还失去了另一个家族的支持,恼恨不已罢了。所谓的弃了唯一一个姬妾的行为,也只是做给外人看的用来欺世盗名的手段。”

    蓝建楚已经横眉怒目,伸手一扬,一股罡风就袭向蓝乔,手在蓝乔前还是拐了个弯儿,击打在后的假山之上,假山轰然塌了一角。

    这声音异常爆裂,何小姑已经忍不住在外面喊道:“小姐,小姐”

    听声音是要跑进来,却被人硬生生拉远了。

    蓝乔回头看看蓝建楚,他使出这一招大概用尽了力气,气息不稳站在假山之前,看样子摇摇坠。

    蓝乔突然有些心虚,难不成她和她父亲一样,都有气死人的本事?

    不过,谁让他那样说自己的父母,就算是祖父祖母也不行。

    蓝建楚气息混乱,说不出话,只对着她勉强挥挥手。

    蓝乔犹豫了下,觉得他的状态很不好,很怕她才走出这个青竹轩,蓝建楚就倒了,到时候什么责任都推在了她头上,那她不就更麻烦了么?

    他边不是有个贴侍卫的么?

    “蓝海老侯爷有点不妥,快些出来看看。”蓝乔对着空中喊了声。

    声未落,蓝海迅速出现,狠狠瞪了蓝乔一眼,看来先前的形是看在他眼中。

    蓝海扶着蓝建楚,蓝建楚果然子一软,口中吐了一口黑血。

    蓝乔吓了一大跳,就这样不住气么?

    蓝海在蓝建楚上点了几个位,蓝建楚慢慢缓过气,蓝海才道:“老侯爷早点征战,受了内伤一直未曾好,最是受不得气儿。唉,你……”

    蓝乔也有些内疚道:“我略略懂一点医术,内伤最重要是调息,用金针刺激位倒是可以辅助治疗。”

    蓝海迟疑了下道:“武学中讲究经脉贯通,倒是有听过利用位疗伤,金针疗法还是第一次听。”

    难怪有什么点之类,但是却无人用针灸之术,这个世界却是真的没有。

    蓝乔伸手探了探蓝建楚的脉象,发现他内腑虚弱,脉象紊乱,气血耗损严重。想了想,寻了几个位刺了下去,有助于平息气血。

    蓝建楚自己盘膝而坐,调息内息。

    半晌之后才睁开眼睛,有些疲劳道:“你退下去。”

    蓝乔收了银针,看蓝建楚暂时稳定了病,一时半会儿是不会有什么事,点点头就要离去。

    蓝建楚又叹口气道:“以后你去给人看病就去,没人会拦着你了。”

    蓝乔愣了下,回头看了蓝建楚一眼,一时酸甜苦辣不知什么滋味。

    蓝乔出了青竹轩,何小姑迎上来,急道:“小姐没事吧我听到好大的爆裂声。”

    蓝乔笑着摇摇头,轻轻拍了拍她的手,又回头看看青竹轩的匾额,两人才慢慢离去。

    蓝乔带着何小姑默不作声往沾衣小斋行去,心中感慨。

    何小姑道:“小姐,适才老侯爷没有为难您吧?”

    蓝乔看了她一眼,笑道:“怎么会这样认为?”

    何小姑道:“老侯爷如何对您,我是知道的。如今小姐又公然和蓝府对来,我担心……”目光中有些忧虑,何小姑纵然什么都是站在蓝乔的一面,却也知道有时候并不是想怎么样就怎样。

    蓝乔轻轻笑道:“不用担心了,以后我们可以随意出入蓝府。”蓝乔不知什么原因使得蓝建楚答应了她出去诊病,许是内疚,许是其他,不过无关紧要,能够出去就行了。

    “小姐,您真的不觉得委屈么?尹公子那样好的亲事就这样……”何小姑看着蓝乔微笑的模样,想到她这一段子的苦楚,突然眼圈儿红了。

    蓝乔动容看着她的模样,不由伸手在她脸颊摸了下,低低道:“这个世上值得珍惜的不是只有他,还有很多人和事,譬如,你们。”

    何小姑滴落两滴眼泪,吸了下鼻子,含笑道:“小姐自然还有我们,不单还有我们,还有少爷,还有宋夫人……只是……我是为小姐感到不平”

    何小姑说到最后泪珠又要滑落,用手捂住了眼睛不让蓝乔看。

    蓝乔不语,走上前,伸手把何小姑重重一抱,松开了手,回头笑着往前跑道:“哭鬼,再哭就找不到婆家了唉,只能陪着小姐我一辈子变老了。”

    何小姑破涕为笑道:“那样最好了”

    蓝乔笑嘻嘻往前跑,突然觉得克夫之言也不是那么可怕,现在的生活很好很好,有朋友有工作。

    嗯,现在和人没了直接的利益冲突,所以敌人也少了。更不用担心嫁入大户人家,受婆婆的气,要是老公找个小妾,还得受小妾的气。如果可以让她自己买栋房子住到外面,她咋样就咋样,无拘无束,哇,那就是天堂了。.。

    P S:手打全文字首发,请记住本站的域名神-马=小-说的全部拼音了,非常好记。

重要声明:小说《古代小儿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