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三章 礼物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清江水 书名:古代小儿科
    第一百二十三章 礼物

    “跪”

    蓝执事高声道。

    以蓝建楚为首的人呼啦啦跪了一地。

    蓝祭祀已道:“列考列妣在上,不肖孙等兹因蓝氏七代子孙入族之事惊扰先灵,伏祁先祖宽恕。”

    蓝执事高声道:“俯揖,拜”

    顿时以蓝建楚为首的人叩首在地,连续三次,蓝乔蓝宇也跟在后面一起叩首。

    “平(身shēn)”

    所有的人静悄悄起(身shēn)。蓝乔偷偷扫一眼所有人,都是一脸肃穆,连那个平(日rì)里有些骄横跋扈的蓝远翼,也是一脸恭顺,没有任何不满出现。

    蓝执事目光一扫蓝乔蓝宇两人,道:“蓝氏七代子孙蓝乔蓝宇上前拜祭先祖。”

    站在前面的人慢慢地退开,往旁边站去,片刻后只剩下蓝乔蓝宇两人醒目地站在中央。

    蓝宇看了蓝乔,蓝乔笑一笑,两人相携上前。

    行了几步,在祭台前两米处停了下来。一旁有人递给了蓝乔蓝宇每人三炷点燃的香。

    两人双手合十拿着香,对着先祖牌位恭恭敬敬行了三个礼,这才上前把那香插入了牌位前的香炉中。

    又退后几步,两人齐齐跪下,行了叩拜之礼。

    “礼成,起”蓝执事道。

    蓝乔蓝宇站起(身shēn)来,知道今(日rì)之后两人就上了族谱了。可是他们的母亲呢?

    蓝乔看向蓝执事和蓝祭祀,蓝执事已经又道:“念蓝氏六代子孙蓝思文之妻白氏虽出(身shēn)贫((贱jiàn)jiàn),但蕙质兰心、德行温存、坚贞勇毅,又育有一子一女,故经蓝氏族长特许,载入族谱。”

    蓝乔觉得心内松了口气,面上露出了微笑。

    步出蓝家祠堂的时候,蓝乔说不出什么感觉,轻松、高兴,也有一丝对未来生活的渴盼与担忧。

    蓝玉盈经过她(身shēn)旁,高傲地行过,似乎完全不认识这个人,蓝远翼只冷冷哼了哼。

    蓝乔低垂着头,不动声色。

    这两人对她毫无影响,不在乎的人罢了。

    她在乎的是那间屋子“沾衣小斋”,那里有着未曾谋面的父亲的气息。

    蓝思雄笑呵呵走进道:“今(日rì)里先回沾衣小斋,我们会让人从宋府把东西搬过来。”

    蓝乔微微福(身shēn)道:“多谢大伯,我在宋府的东西很少,就是几件衣服外加个药箱罢了,其他的都是姑父姑母置办。先前已经让丫鬟给我拿着过来了。”

    蓝宇也道:“不劳大伯费心,蓝宇的也收拾妥当。”

    蓝思雄感慨看看他们道:“你们两人还真是懂事……等会儿回来蓝府,和诸位兄弟姐妹叔伯婶娘的见见面。”

    “是”蓝乔蓝宇应了声。

    蓝思雄这才离开,蓝建楚脸色不是太好,早就已经上了马车走了。

    蓝乔蓝宇和等候在外面的芍药等人一起上了马车,往不远处的蓝府行去。

    入了蓝府,先去了沾衣小斋,蓝乔没有要以前父亲住过的屋子,她和蓝宇两人住进了另外两处,结构和父亲那屋子一样,只是厅内稍稍小些罢了。

    芍药、何小姑、翠珠等人收拾东西,好在这里很算是干净,不需要如何打点。

    片刻后,又有丫鬟过来寻蓝乔,蓝乔听得外面有人颐指气使道:“你们这两个丫头会不会做事,果然是小户人家出来的,没见过世面”

    蓝乔皱了皱眉,行出门外,就见到何小姑和翠珠咬着唇,有些愤怒看着眼前一个十七八岁的女子,这女子丫鬟服饰,不过不得不说,蓝府的丫鬟打扮还是比宋府要有些品味,虽然朴素,但是式样简单大方,人站在那里,不显得张扬,若然不是这丫鬟的语气实在不好,任谁一看,可能都会认为这是哪家小户人家的小家碧玉。

    蓝乔淡淡道:“不知是哪个院里的哪位姐姐,蓝乔小户人家出(身shēn),以后倒要多多请教了。”

    那丫鬟一见蓝乔出来,已经换了一副面孔笑道:“奴婢是二夫人院中秋竹,见过三小姐。”

    蓝乔知道府中还有两个比自己略略大一点的姑娘,唤自己为三小姐是不错。

    “秋竹姐姐前来,不知所为何事?”蓝乔还是淡然道。

    秋竹忙道:“三小姐,奴婢怎当得起姐姐一词,我家夫人见三小姐适才回到蓝家,担心底下人照顾不周,所以特地送了两人过来伺候小姐。”

    说完,秋竹(身shēn)后两个丫鬟就齐齐上前,道了声:“奴婢丰平(丰静)见过三小姐。”

    蓝乔顿时就知道了这是什么意思,不就是见到她初来乍到,放个眼线在自己院中么?

    蓝乔有些想要发火,才来第一天就不想让自己安宁了,转念一想,这些人只怕是惯用这些手段,自己发脾气也是无法阻止。放了就放了,自己反正不会重用她们,况且自己也没有什么好隐藏的秘密,除了点药物学知识,以及永远也不会说出口的来历。

    于是平静道:“还多谢二伯母的照拂了,只是不知蓝府中丫鬟的配置到底如何?”

    秋竹笑道:“嫡出的少爷小姐都是两个大丫鬟,四个二等丫鬟,六个三等丫鬟。另外婆子小丫鬟十人。”

    此言一出,蓝乔顿时就觉得自己这院落实在是太小了。

    正房后面的耳房两间,哪里去住这么多人。

    秋竹细看了看蓝乔神色,笑道:“小姐不必担心,这沾衣小斋后面还有很大一片地方,三等丫鬟和婆子小丫鬟都是住在那处。这院落中只有大丫鬟和二等丫鬟才住在这儿。”

    两间耳房中可以住四个丫鬟,芍药和蔷薇就住在自己主房两旁的隔间。

    蓝乔顿时就明了了,不动声色笑道:“不知丰静丰平两人以前是几等丫鬟。我这儿还得分配了才行。跟着我过来的三个丫头,两人在宋府中都是做了多年大丫鬟的,自然不可怠慢了她们,寒了她们的心。另外一个小姑年纪轻些,以往我都是一般无二对待她们,如今只好先委屈了她,降了她的职分了。”

    丰平已经恭敬答道:“启禀姑娘,我们都是去年升上来的三等丫鬟。”

    丰静有些儿胆小儿,只羞涩点点头。

    蓝乔瞟了她们两眼,笑道:“我这儿名额也有限,二伯母有心,一阵大伯母只怕也是这般(爱ài)惜晚辈,小姑已经占了一个名额,二伯母的(爱ài)惜之(情qíng)蓝乔是深深感激,两个丫头我也是万分喜(爱ài),如今却也不得不有所取舍。这样吧,丰平就先升了二等丫鬟,等明年了,再让丰静也升上来,暂时委屈丰静一阵了。”

    蓝乔此话一出,丰平顿时就高兴地对着蓝乔福(身shēn)道:“多谢小姐。”

    蓝乔笑了笑,就让秋竹去回禀了二夫人,秋竹对于这样的结果微微有些诧异,不过却也无妨,夫人也定会满意,就告辞了离去。

    蓝乔让芍药安排下两人的住处,何小姑已经有些不解道:“小姐,您为什么不让丰静升了二等丫鬟?她看起来是似乎老实些。”

    蓝乔笑道:“这个我也不能够说猜测得准确,不过蓝远翼对我有敌意,她的母亲和他自然一派,她派过来的人应该不会那么简单。这个丰静看起来羞涩胆儿小,好拿捏,可到底如何,我们也不知道,我只是直觉她不会这么简单。”

    女人做事凭直觉,蓝乔虽然学医,但是有时候觉得直觉这东西也是难以说得清,很多时候女人的第六感觉是很灵敏的。

    何小姑点点头。

    蓝乔道:“还要委屈你挂着二等丫鬟的名头,不过月银我会按照大丫鬟的给你……”这点儿钱就自己出了,她就这三个心腹,不对她们好还要对谁好啊。

    何小姑急忙摆手道:“小姐千万不要这么说,您对奴婢这么好,还往我跟着您(身shēn)边学医,这可是一辈子的恩(情qíng),您就好似我师傅一般。我对您感激都来不及,哪里还敢有这么多要求。”眼眶竟然隐隐有泪光闪动。

    蓝乔一点她额头笑道:“小姑,你可真会煽(情qíng),赶明儿小姐我犯了事,你就给我多说几句……”

    何小姑唬道:“小姐,您会犯什么事儿?”

    蓝乔一看她惊讶激动的模样,不由哈哈笑道:“小姑,我说笑了。”心中却想到,今(日rì)里还未曾说起自己学医的事(情qíng),等会儿见这些人的时候,不知道会不会来个三堂会审,或者勒令自己不准去医馆。

    所以说蓝乔对于回到蓝家这事儿,实在是忧多过喜,喜得是这里可以找到父亲的感觉,对于从前世开始就和弟弟相依为命的人来说,寻根,那是一种不可阻遏的(情qíng)感,不可压抑,越是压抑,越是强烈。对亲(情qíng)的渴望,对家的归属感,都让她想要接近这里,和这个(身shēn)体的血脉最为接近的人,会让她有亲切感。

    忧的是自己回家,不要说自己(身shēn)份特殊,更重要的是女子本来就是家族中一颗联姻的棋子。

    不自由,毋宁死。

    当然,无论自己愿意不愿意,胳膊拧不过大腿,回到蓝家这是必然趋势。

    也许自己会例外呢?

    蓝乔有些期待贞大夫的名声会让自己有些不同的待遇,能够让自己自由出入,自由去医馆。

    至于婚姻,蓝乔如今却已经不抱幻想,既然这个世界的女人都逃不了被包办的命运,那就看看她运气如何,实在不好的,她不是没有本事养不活自己,最后总有出路。

    “小姐,大夫人也送了个丫鬟过来。”何小姑已经附耳过来,蓝乔点点头,道,“既然是一个丫鬟,那就也升了二等吧”

    蓝乔对这大夫人的印象顿时就好了些,一个丫鬟,不会嫌多,又可以体现自己对侄女儿的关心,一看那丫鬟,也是正正经经很是端庄,不由点点头道:“木衣,好名字,你也就升了二等丫鬟,和何小姑住一间房。”

    木衣低头应了声“是”,何小姑就带着她回房收拾东西去了。

    很快就午时,蓝乔以前见过的那个邓管家过来,带了一大帮子人。

    “三小姐,按照份额,您这儿还欠缺一个二等丫鬟,五个三等丫鬟,十个小丫鬟婆子。这位是韦嬷嬷,蓝大老爷专门儿替您选得管事嬷嬷。”

    蓝乔对蓝思雄的印象不错,听到他专门给自己选了人,心中也是比较信任,再看这个韦嬷嬷一脸平静,为人很是有分寸端庄的模样。

    韦嬷嬷对着蓝乔微微一躬(身shēn),道:“见过三小姐。”不卑不亢,没有奴颜媚骨,却又不失尊敬。

    蓝乔暗暗点头,果真不错,笑着对韦嬷嬷道:“韦嬷嬷,我这儿还欠缺的人等,您就一并给我拿了主意吧。”

    韦嬷嬷点头应了声“是”,神(情qíng)中有了一丝不可察觉的感激。

    用人不疑疑人不用,既然用了这个韦嬷嬷,自己又不知她底细,那就干干脆脆坦诚以待。

    蓝乔讨厌那样斗来斗去,是人总有感(情qíng),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以诚待人,做人之本。

    邓管家笑眯眯看着蓝乔放手了权利给韦嬷嬷,然后笑道:“三小姐,老侯爷吩咐,今(日rì)午时大家都在厅中用餐。”

    蓝乔点点头,知道平(日rì)里肯定没有这么正规,不过今(日rì)他们进门,自然要认全了人才行。

    “我知道了,即刻就过去。”蓝乔点点头应下了,吩咐何小姑在院中守着,带着芍药和翠珠两个大丫鬟出了小院门,一旁院落的蓝宇早已经准备妥当,他院中的丫鬟小厮也是配了好些个,自然少不了两位伯母送过来的,比之蓝乔有过之而无不及,两人相携前往厅堂。

    厅堂已经去过一回,今(日rì)里面却坐满了人,蓝乔蓝宇一进去。就听到有人道:“这可真是贵客了,我们一干人等了可半个时辰有多了。”

    蓝乔一看说话的人,正是那个有过一面背影之缘的蓝玉盈。

    蓝乔有些歉意,真要是让人家等了这么久就不好意思了。歉意的话还没出口,一旁就有人皱皱眉头道:“玉盈,今(日rì)三小姐三少爷才入府,宅院中还未曾收拾干净,自然多用了些时间。不必大惊小怪。”

    “是,大伯母。”蓝玉盈有些吃瘪。面上有些挂不住,气恼看了蓝乔一眼。

    蓝乔一见这女人面目和善,看着蓝乔的眼神明显透露出好感,心中就确定了这一定就是上次未曾见过的蓝家大房秦夫人,也就是先前送了木衣过来的大夫人。

    “见过家主。”两人低头行礼。

    “话虽如此,姐姐,他们初来乍到的,也不该让我们等了这么长时间。不单单我们,连爹爹也……”

    蓝思武轻轻咳嗽一声,制止了后面的话,转头看向坐在上首的蓝建楚道:“爹,今(日rì)是我们大喜的(日rì)子,三房终于回来了。”

    蓝建楚点点头,目色复杂,只道:“蓝乔蓝宇,在座的都是你们的亲人,今(日rì)趁着都在,你们好好认个齐全。”

    “是”两人齐齐应诺。

    蓝建楚说完了这话,就站起(身shēn)来,(身shēn)形有些蹒跚,和早上看到的矫健截然不同,有人上前扶了扶他,两人就往后面行去。扶着他的人正是蓝乔上次见过的,递给宋老爷酒杯的人,也不知道唤作什么。

    “乔儿宇儿,今(日rì)是第一次见面,伯父回来得急,没有准备什么见面礼,就一并让你伯母备下了。”蓝思雄开口道。

    蓝乔蓝宇急忙道不敢。

    秦夫人已经笑道:“我也琢磨了良久,突然想起来,当年我们成亲的时候,三弟给我们送了一副钧窑的万年青笔洗。我记得那个时候,三弟不过十二年纪,这笔洗还是娘当年留于三弟,所以三弟还不舍了许久。”

    此言一出,蓝思雄、蓝思武两人都愣了愣,半响蓝思雄才道:“我还以为那笔洗已经被远志给打碎了,记得当年还曾经狠狠打了远志一顿。”

    秦夫人已经笑道:“当年远志还小,很喜欢去老爷的书房,我怕他摔了东西,就把那珍贵的两样东西换了,放于库中。后来也一直忘了这事儿。今(日rì)正要与了宇儿。至于乔儿,我这儿有一副带了多年的手镯,前些(日rì)子老爷重新送了一副与我,这副旧的就与了乔儿好了。”

    蓝思雄点头道:“甚好。”

    蓝远志表(情qíng)微微有些奇怪,不过很快就调整到了微笑,他一旁的一个女孩儿和蓝乔差不多上下,听了秦夫人的话,微微拧了拧帕子,轻垂下了头。

    蓝乔心中有些奇怪是什么样的手镯,等见到秦夫人让丫鬟端了托盘上来,这才发觉确实是上好的和田美玉,比起宋夫人送给她的那镯子,只怕高了不止一个档次。

    既然秦夫人开了一个头,后面的蓝思武等人自然就不好太过寒酸,蓝乔蓝宇每人收了几样东西,都不是凡品。这让蓝乔不由感慨,百年世家果然不同凡响。

    人也认得差不多了。秦夫人一旁坐着的女人就是蓝思雄的小妾素吟姨娘,听说是蓝思雄从小跟着的丫鬟,一直没有生育。

    蓝远志还有个妹妹蓝芸熙,也就是先前拧着帕子的女子。

    蓝思武的夫人范氏,也有两个孩子,一个蓝远翼,一个蓝玉盈。

    蓝思武的小妾余姨娘有个五岁的男孩儿蓝远心。

    ………………

    码字的过程就是与蚊子战斗的过程,所以今天精神很振奋。写了5000字,算是加更了。

重要声明:小说《古代小儿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