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二章命运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清江水 书名:古代小儿科
    第七十二章命运

    扑扑几声,天空中有白色的影子飞过,鹰迩突然长纵起,人在空中打了个旋儿,落地的时候,手中已经拿着一张卷成筒的纸条,恭敬递给后的蓝宇。

    蓝宇打开来,才瞟过一眼,嘴角就勾起了难解的笑容。

    “哼,这个人,果然靠不住”

    蓝宇冷哼一声,神色间完全没了小孩的稚嫩。鹰迩恭立旁不语。

    “你说曹梓此人如何?”蓝宇也不抬头,只淡淡问道。

    鹰迩顿了顿,道:“此人作为可州刺史,为官也算公正,倒是功利心重了些。”

    蓝宇点点头,突然说道:“如今两派之争已摆上台面,他既信我,把名下众多产业与我打理。我虽能力有限,却也总不能只坐享其成,总要做点什么帮他。”语调一转道,“半年前那些人如今怎样了?”

    鹰迩压低声音道:“已在丛林训练三月,如今不同往,虽不堪大用,但也颇有些长处。”

    蓝宇点点头,仰起头望着北方道:“我们回去的子,只怕也不远了加紧训练”

    “是”

    鹰迩循着他的目光,仿佛看见了那些繁华盛景,再低头看看踌躇满志的蓝宇,他神采飞扬,好似喷薄出的太阳,很快就要耀眼得众人瞩目。

    又是两月过去,蓝乔依旧没有收到李子俊的只言片语,试在三月初进行,想必现在已经出了结果,可惜的是,李子俊的母亲也接走,就算是有什么消息,想必也不会传回。

    “等我”蓝乔猛的惊醒,这才发现一冷汗,她梦见李子俊在临江聚缘桥边微微笑着对她说等他。可是一转眼,他就穿着新郎装束,和别人拜着入了洞房。再看那新娘面目,竟然一会儿是那端庄丫鬟,一会儿又是那个俏丽丫鬟。

    呆立了良久,蓝乔才清醒过来,让芍药端了盆冷水进来,洗了把脸,冰凉的水沁得她头脑一清,急跳的心脏才平缓下来。

    她长长舒了口气,自嘲的一笑,自己还真是疑神疑鬼,看到两个女子就产生了危机感,这不是摆明了对李子俊的不信任么?

    他不是忘恩负义之徒,自己这样评价他,就是对他的不信任。要是被他知道,只会寒了他的心。

    退一步说,如果他是这样的人,那也只能说明自己识人不清。自己更不应该左思右想,和自己过不去。

    蓝乔呆立了良久,把那些有的没的乱七八糟的想法一股脑儿赶了出去,这才对着镜子微微一笑,神清气爽的去妙手堂。

    下了马车,正要进门,一辆马车在她后停下来。

    蓝乔无意中回头,正望见青帷马车的帘子被人掀开,一个十四五岁的少年下了车来,灰色衣衫,却质料上乘。

    不知是哪家的公子?

    蓝乔心中疑惑了下,这马车的模样没见过,比起吴岩城中那些,要精致多了,式样也更新款。

    哪知那少年却转过,只站在马车前,伸出手来掀起轿帘,对着里面道:“公子,到了”

    有人低头出了帘子,头上一顶华丽镶翡翠的银冠,发丝乌黑亮泽,柔顺地垂在前脑后。淡青色衣衫,脚底一双同色系皂靴。抬起头来,蓝乔才看清了他的面目,心底却暗暗一惊,她印象中的一个影子和眼前的青年瞬间合在了一起。

    蓝乔急忙入了内堂,觉得心有些跳得急促。

    这人和她的父亲,真的好像

    蓝乔心中有一丝侥幸,希望自己多心了。

    贞大夫没有在内堂,只呆在内院,离开的这段子,蓝乔的诊病没有出现什么问题,而且还顺利解决了王林云这单事,心中对她也很满意。只说现在就算是放手,只怕也没关系,他现在更多的时间,就呆在房中整理一生所学所思。

    那青年人出了马车,径直往妙手堂中而来。

    “请问蓝大夫在么?”那青年温文有礼道。

    王林云点点头,笑道:“公子,可是要看病?”

    那青年人点点头。

    王林云却有些儿为难道:“公子,如是您自己看病,还请到一旁的回药房,赵大夫的医术也不错。”

    “这是为何?”那青年人奇道。

    王林云有些尴尬道:“公子,您也知道蓝大夫是个女子,如今她……”

    又多了一年,蓝乔也有十四岁了,自从那菊花宴过去之后,蓝乔也觉察出了自己的不便,诊脉需要接触,她可不会什么悬丝诊脉这种高难度的事。陌生青年男子更要避嫌,所以就专门强调了主要看妇人小孩儿老人的病,况且她本来的专业就是小儿科。

    蓝乔还专门调了翠珠过来,翠珠本来就识点字,这让蓝乔有些欣喜,如果何小姑和翠珠两人都能够帮上忙,那以后自己行事也会方便很多。

    人总要适应这个社会,凭着一点微弱的力量就想要改变什么观念,那是蚍蜉撼大树,可笑不自量。

    就如同赵宝琳一般,骄傲而有个,可自不过一不能主宰自己命运的小小女子,一句话出口,就已经名声尽毁。更可悲的是,不单男人笑话她痴心妄想,就连那些女孩子们,听了她的请求,又有哪一个不是偷偷捂嘴笑。

    女子自都没有觉察到这三妻四妾的不对,她蓝乔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女子,又怎能视天下制度如无物。她不是神,她生活在现实中,每要对着别人,如果出了门来就被人在背后指指点点,戳穿脊梁骨,更有甚者,当面讽刺。就连赵宝琳这样的人也会讥讽她整里在男人堆里,就更不要说别人了。

    她没有兴趣宣扬女权主义,虽然赵宝琳的话深得她心,她心中也是这般想法。也许有天她会说,但绝对不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儿表露,只要那个人明白就行。

    那锦衣男子听王林云这么一说,若有所思点点头,竟也没有勉强,只透过外厅往内堂看了看,蓝乔正给个妇人诊脉,何小姑翠珠侍立一旁。锦衣男子顿了顿,竟然就出了门去。

    做完了事,蓝乔上了马车回家,到了宋府门口,却愣住了,一辆马车大摇大摆停在大门口。见到蓝乔,那青年缓缓下车,对着蓝乔微笑。

    也许他自我感觉非常的良好,手中竟然还拿着一把白玉折扇,轻轻摇摇,好一浊世翩翩公子。

    蓝乔目不斜视继续往里面行去。

    “蓝小姐”那青年见她竟完全无视了他的存在,不由急忙开口唤了声。

    蓝乔停下脚步,何小姑、翠珠挡在了蓝乔前,用戒备的眼神看着那人,鹰三石却侧着子靠在一旁的石头狮子上,颇有些兴趣看着那人。

    蓝乔回过头望着那青年淡淡道:“何事?”

    那青年微微一笑,恢复正常,首先作了个揖道:“蓝小姐有礼了”

    蓝乔轻轻点头,也不出声。

    锦衣青年不觉有些尴尬,却仍旧若无其事堆起笑脸道:“蓝小姐,在下蓝远志,久仰蓝小姐大夫之名。”

    蓝乔“嗯”了声,点点头表示知道,转就准备入内。

    锦衣青年愣了下,急忙唤道:“蓝小姐,可否觉得我很像一个人?”

    蓝乔冷冷看了他一眼,却不出声。

    那青年扬了扬眉,有些不自在的摸了摸鼻子,道:“蓝小姐难道不曾发现么?”

    蓝乔皱了皱眉,看了看周围守在门口的仆役道:“宋金,宋留,给我把这登徒子打了出去”说完就径直往宋府而去。

    宋金宋留两人应了声,果然拿着大捎棒过来,那青年目瞪口呆看着蓝乔大摇大摆入了门,那两仆役已经抡起棍子到了眼前,不由急急退了几步道:“我自己走,我自己走”

    宋金宋留哪里会真动手,这年轻人衣着华丽,份说不定不会比宋府低。见到那人后退开了,也拱手道:“得罪这位公子”说完就入了府内,片刻后府门缓缓关闭。

    “哈哈,哈哈,哈哈”一旁的马车中传来一个嚣张的笑声。

    那青年摸摸鼻子,转往马车行去,把帘子一掀,径直跳上马车。

    就听到车内那个嚣张的声音继续道:“这就是你妹妹么?倒是有趣”

    “咳咳,看来还是明里投了拜帖才行……”

    蓝乔入了内门,何小姑扑哧笑起来,“小姐,您这不说话一招是跟着尹公子学的吧”

    蓝乔也有些想笑,却严肃看着何小姑道:“小姐我一向惜言如金。”

    这下翠珠也笑起来。

    才行到半路,就见到蓝宇奔了过来。

    “姐,外面是不是有人纠缠你?”蓝宇一见到蓝乔就嚷嚷,“我去教训他一顿”

    蓝乔一拉蓝宇,无奈道:“你的消息还真灵通不用理会这人了,这人恐怕和我们有些关系。”

    蓝宇看见蓝乔神色并无不妥,有些谨慎问道:“姐,是蓝家么?”

    蓝乔叹口气,蓝宇怎么总是这么聪明呢?点点头。

    “蓝家想必不会让我们流落在外。他们位高权重,要是真来强硬的,那我们……”蓝宇若有所思道。

    蓝乔有些心烦起来,人生总是不由己,命运总会强J民意,变故总在不经意间。为什么就不能过点安稳子,过点自己想过的子呢?

    

重要声明:小说《古代小儿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