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拯救(一)【加更】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清江水 书名:古代小儿科
    第六十四章拯救(一)

    宋心应了声,急忙去召集众人。月香院中的婢女们十人左右一直被闭在院中,宋老爷离去的事根本就没传到她们耳中。现在一出门就发现了外面的异样,都诧异左右张望。

    蓝乔和蓝宇两人行到厅中。

    蓝乔一扫众人,有人懒懒散散,有人交头接耳。姗姗来迟的还有翠珠翠银等人,她们很是疑惑,到了厅中,忐忑不安望着众人。

    蓝乔扳起了脸,轻咳一声。

    窸窸窣窣的声音仍旧没有停歇。也难怪,蓝乔是侄小姐,在他们心中,地位自然不够高。

    宋心嘴角抽搐了下,看着这些人,脸上已经有了愠怒。

    蓝乔也不生气,板着脸,目光一扫众人,最后停留在两个说得最厉害的下人上。

    那两人低着头悄声言语,渐渐地感受到了上的压力,有什么东西在凌迟着他们的心脏。

    抬起头来,看到了蓝乔凌厉的目光。这两人顿时就噤声不语。

    下面的人渐渐安静下来,蓝乔仍旧不言,只冷冷看着众人。

    静悄悄一片,气压渐渐低沉,这些人只觉得要放缓了呼吸,生怕气息重了些,就会惹怒了什么神灵。

    蓝乔少有这样的时候,通常都是温柔地笑着,对着下人也是如此。这一沉下脸来,就连后的芍药蔷薇等人也觉得有些不适应。只有蓝宇饶有兴趣看着蓝乔,似乎看着什么新鲜事物一般。

    “做好自己的本分,姑父姑母自会记得你们的好绝不会亏了你们如若不然……”蓝乔淡淡看了眼宋心道,“家法处置或者卖给了人伢子”

    众人浑俱是一凛。

    宋心会意蓝乔的意思,接着蓝乔的话道:“老爷入了京中,有着大好前程。我们安守着宅子,老爷自然不会忘记我们。如今老爷在离去之前,嘱咐侄小姐管事。以后见着侄小姐,要称呼小姐就好似见着老爷夫人一般,你们可明白?”

    众人齐齐道:“明白”

    “好了,做自己的事,以前如何,如今也一样”蓝乔轻描淡写道。那些人一一应了,不敢偷懒。

    等众人俱已散去,月香院中几个婢女却不愿离开。蓝乔皱皱眉,问道:“你们作甚?”

    翠珠率先跪在地上,低低求道:“求小姐收下我吧”

    立刻,她后两个丫鬟也随之跪下,对着蓝乔道:“求小姐放我们出月香院”

    蓝乔皱皱眉,道:“姑父在离去之前,嘱咐过月香院要一直守着。我怎可不听姑父之言?”

    翠珠不语,只一直叩头,蓝宇冷冷道:“听不懂小姐之言么?可是要我撵了你们出去?”

    翠珠一震,哀哀站起来,念念不舍回头再看了看蓝乔。

    蓝乔看着她们行远,也不由皱起眉头,这翠珠对自己一直巴结着,也不是个简单的角色,只可惜自己边暂时不需要人。

    做好了这些事,已经快到午时,偷得浮生半闲,蓝乔靠在院中,懒洋洋晒起了太阳。

    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

    这几年来,没有停下前行的脚步,陡然听听风声,欣赏蓝天白云变幻多姿,别有一番轻松闲适。

    蓝乔眯着眼,回想自己几时还曾这样过。模模糊糊的印象,好似自己从一出生开始就是奔波不停,带着弟弟,农家、舅舅家、宋老爷家,又好似有画面浮现,她靠着栏杆,消磨过一个下午,只是为什么可以望见许多东西,难道是登高望远……

    蓝乔腾的站起,茫然望了望周围,半晌后才想起来,那是靠在五楼的学生宿舍。

    前世与梦境,她有些分不清。那个世界离她越来越远,远到她的记忆中只剩下淡淡的画面。仿佛她从来就是那个带着弟弟相依为命的蓝乔。而那些医学知识,却一字不漏,仿佛扎根在脑海。

    蓝乔的举动让何小姑有些迷糊,她拿了一本书过来,有些犹豫,看到蓝乔又“咚”一声坐下,这才小声道:“小姐,这个字儿怎么读?”

    蓝乔转过脸来,才发现何小姑拿着的是一本瑞华国版的《三字经》。点点头,耐心得跟她讲解起来。

    “小姐,小姐”一个婢女站在脉馨院门口,有些胆怯叫道,打断了两人的对话。

    芍药正在屋内收拾东西,听到叫唤,急忙出来,道:“有什么事,这么大声,扰着小姐”

    那丫鬟看到蓝乔望过来,急忙道:“小姐恕罪,府门外面有人叫得很急,一个男子说是小姐的师兄,请小姐速速行去妙手堂”

    蓝乔又猛地站起来,急忙往院外行去,边行边道,“他可说自己的名字?”

    “小姐,我给您整整衣衫”芍药急忙奔过来,把蓝乔先前躺在椅上弄褶皱的地方抚了抚。

    “叫做施明”那丫鬟蕉杏脸色微微红了红。

    施明过来,定是堂中有什么紧急事发生?

    蓝乔让芍药速速去唤老王过来,她要出门后的何小姑自动跟上,鹰三石也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鬼魅一般静悄悄在一米之后。

    “他还在门口?”

    “我们已经把他请进了厅堂”蕉杏道,眼中有些发亮。

    厅堂到这里行路也得一刻,有什么事就怕耽误了。好在老王的马车从后门入了宋府,蓝乔吩咐让他快速过来,如今宋府中人少了很多,老王直接把马车驾过来,也不担心会驱车伤了人。

    蓝乔和蕉杏、何小姑上了马车,一盏茶功夫就到了。

    蓝乔在厅前下车,施明已经见到了蓝乔的马车,急忙奔出来,喊道:“蓝师妹”

    施明倒没有没有那么多忌,对着蓝乔还好似以前一般,尽管现在蓝乔的名声已经不同以往。

    “何事?”蓝乔见着他神色慌乱,不由也有点紧张问道。

    “堂中出了事,王师兄,王师兄被人捉走了”施明语音有点颤抖。

    “快上车”蓝乔皱了皱眉,“边走边说”

    施明犹豫了下,看了看几位女子,最终还是想到了王林云的事紧急,也就迈上了马车,只不过却坐在了老王的旁边。

    蕉杏下了车,目送着马车速速离去。

    “怎么回事?”蓝乔问道。

    “王师兄,王师兄前里给人开了两服药,今那主家说是医坏了人,要绑着王师兄去见官”施明回过头道,声音已经平定了下来,面上神色不再惶急,仿佛有了蓝乔,事就会轻松解决。

    “他给人开药”蓝乔吃惊道。王林云什么时候给人开药了,什么人给了他这个权利

    施明这才想起了什么,有点讪讪道:“前里,师妹去了城东出诊,朱家一位过来投奔的远方亲戚来到堂中,师傅又离开,王师兄听了小孩儿症状,想起来正是师妹曾诊治过的病例,于是翻了那方剂出来,还跟着去看了一番,果然和那病人一样,就开了同样的药物。”

    蓝乔听了这话,即刻就明了想必是开错了方剂。

    “今里那人带着朱二公子一起,气势汹汹来到堂中,知道王师兄还没有出诊的能力,不过是个医药学徒,即刻就大怒,要送了王师兄见官,治他一个冒充医者、草菅人命之罪”

    朱家也是吴岩城中大户之一,虽比不上宋家赵家,但也不可小视。另外这朱家只是旁支,嫡系还有人在朝中为官。况且这事儿本就是王林云不对,没有这个本事,就不要去挑这个大梁

    “他们现在何处?”蓝乔皱起眉头,觉得有点棘手,要是到了大堂,只怕王林云已经挨了板子。虽然,确实该给他点教训,长点记。但总该他也是自己的师兄,不能见死不救。

    更重要的是,他医治的那个小孩不知道如何?朱家的人愤怒至此,想必也不会太好。

    “可知道是按照哪个方剂?”蓝乔想了想问道。

    “就是李师兄走的那第二,那对夫妇带着的一岁多小孩的方剂”施明想了想回答,因为是蓝乔第一次正式出诊,所以尽管他在外面,也有点印象。

    蓝乔把随携带的本子拿出来,翻了翻,即刻就找到了那个病例。

    呕吐,吐不消,大便深黄色,诊断为:九分一分寒,实。方剂为:玉露散主之。即寒水石、石膏各自半两,甘草生一钱。

    蓝乔稍稍放了点心,如果是这个病例,就算吃了药的话,两之内病虽然加重,但却也不是无药可救。当务之急,还是要救了王林云先,然后即刻去弥补过失,要不然,不单人命官司难说,妙手堂的名声,也要毁于一旦

    前些子蓝乔的银针治疗法一出,治疗好了赵大夫治不好的病证,即刻妙手堂中的名望大增,在吴岩城中,蓝乔的名声已不在贞大夫之下。

    蓝乔现在出诊城中,经常会被人缠到过了申时。要是被这一单事扰了,贞大夫的名声也会大大损害,这是蓝乔最不愿看到的,她的师傅贞大夫这一辈子,什么都没有,没有后人,没有财物,没有权势,有的就是两袖清风的名声,救世济人的怀。要是这些也被人诟病,她蓝乔就妄作人徒弟了一时间心中对着王林云咬牙切齿起来

    …………………………

    废话不算钱。

    《闺秀》的作者迷路的龙对大家都很,她在群里说让咱冲下新书榜,然后得意笑道“刚好订阅了XX的书,我下月有张粉红,明早上给你投一票”,我本不在意粉红,在PK榜上面也挂了这么久,觉得作用可能也不大,不过在她的强烈建议下,我也逐渐觉得有点道理,好吧,我就求票了。

    愿望是美好的,现实是残酷的……那家伙眼花看错了,于是就在更新章节后呼吁了下读者,说是给我投一张,她星期一就加更一章。结果却没想到被人喷了一顿不好听的话。

    其实,我想说得是:她只是想给大家一个加更的理由。因为她,有存稿,灰常灰常想发出来~~~~~

    咱说这么多废话,也是想告诉大家,本来不想理会她9000更新票,但是,今天的事我很过意不去,她后来特意消费了二十五元弄了张粉红给我,粉红不重要,钱也不重要,为了友干杯,咱还是更了吧还有一章会晚点,算是这个月粉红十票提前加更。

    

重要声明:小说《古代小儿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