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七话:凡人沈落雁·难产多劫苦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黑色的老熊 书名:道途之旅
    不过她并不知道,她的一切都在老魔的算计中,虽然她智比天高,可是和幽泉血魔的实力相差太远了,根本不是幽泉血魔的对手,被幽泉血魔算计得死死的。

    在她转世之后,也的确是如她所愿,投了一户富有人家,原本以为可以这样平平安安的过子,将来和那个未婚夫结婚,谁想,那个未婚夫出于种种的目的,最后竟然施计,把她的家给得破产,谋夺了她的财产。

    如此一来,沈落雁这一世的父亲岂肯把女儿嫁给他?当下就吐血而走。

    这沈父心中悲苦,又气愤伤心,竟然一病不起。

    他们病倒在了周家镇。

    周家镇是清州境内大民国的境内,这大民国不爽清国奴才制度,也不喜欢明州大明国的皇帝制度,是以有些怪异。

    且说沈父病倒周家镇,一病不起,这可要了老命,沈落雁现在还是凡人,如何可以治病救人,解父危难?别无它想下,她只得如戏文里说的那样,卖救父。

    好在,这个时候,来了一个好心人,这个人就是目前帮助秦寡妇的霍时俊霍爷。

    传说霍时俊家是云星步惊云的后人。

    自然,步惊云姓步,并不姓霍,可是很少有人知道,步惊云的养父是姓霍的。

    这霍家,其实就是当初霍氏。现在不发达了,可不代表真就弱。

    霍时俊其人文武双全,英武非凡,看到沈落雁可怜,当下就救了沈落雁。

    沈父却已经病入沉坷,积重难返了,也就是说,一定要死,临死前,考虑霍时俊人不错,就把女儿托付给了霍时俊,沈落雁也对霍时俊动了心,两人就一起到了青河镇。

    本来霍时俊的确是要娶沈落雁的,哪知道事到临头又出了事。

    这万家庄又闹起事来,为了不让万家庄封水,霍时俊只好娶万家的大小姐,万秋玲。

    如此一来,霍时俊却是不能和沈落雁在一起了。

    两人悲苦,也只得劳燕分离。

    分离之后,沈落雁别无去处,就只好留在秦寡妇这里。

    而她现在所居的这木舍精屋,就是霍时俊为她营建的藏之所。

    现在,秦寡妇生育,沈落雁无法出头,最大的原因,无它尔,却是沈落雁自己也怀上了孩子。她自己都大著肚子,却如何来见人?

    要知道,首先,霍时俊虽有家有业,却并未当官,他不能娶纳三妻,只能有一个妻子。再娶,就只能是妾了,妾的地位比狗好点,但霍时俊舍得让沈落雁当妾么!!!

    其次,青河镇位于清州、明州、民国之边畔,民风是十分保守的。

    女子如果有辱妇德,按这里的规矩,是要关猪笼,沉青河的。

    是以,这沈落雁无法出头露脸,她不能让自己的肚子见人。

    辛十四娘不大耐烦的说道:“说好了没有,你去不去啊,时间过了,这孩子一生,可就容不得你再投了,我是司法者,不会容你当我的面夺胎的!”

    孩子未生之时,魂魄投进去,这是投胎。

    孩子出生后,自生灵智,你再进去,就是夺胎,这是犯法的。

    这就好比,你吃鸡蛋,那不算开荤。但你吃鸡,从哪方面说都是进荤了。

    东方未晞道:“我要做什么?”

    幽泉血魔道:“你会知道你要做什么的,她选择凡人……哼,以为可以平安的活下去么?也罢,让她过回凡人的子,以后,她就是你的了!你边有一个尸吧,参考一下,好好学学炼尸之道!”

    东方未晞明白了,幽泉血魔这是要自己等沈落雁这凡人之死后,将她的尸拿去炼尸!

    微微一笑,东方未晞转,一头钻进秦寡妇的肚子里!!!

    “哇哇……”一连的娃童之音,东方未晞再一次的出世了。

    这一次他并不是哭,但小孩子,你出生后,如果不哭,大人们非得给你点苦头吃不可。

    果然,一出来就哭,众人皆喜,那接生的婆子也息了要捏东方未晞小脚的心思。

    秦寡妇高兴的道:“生下来了,生下来了……哎哟喂,这个死小子,折腾死老娘了!”

    秦寡妇看守马场,可不是小说里那个秦国的寡妇清,没有那么多的委宛,而是一派豪爽。

    她生娃子辛苦,却更是紧张。

    一边解钮子,一边道:“别哭了,来吃了!”

    那接生的婆子忙道:“胡闹,你刚刚生产,哪来的水!”

    秦寡妇道:“没有么?”

    外头霍时俊的声音道:“生下来了?是男是女?”

    秦寡妇道:“对对对,是男是女?我却还没注意呢!”

    接生婆子道:“是个男娃,可带劲了,瞧这活泼的样子……”

    秦寡妇道:“他怎么又不哭了?”

    接生婆子道:“这是这娃子懂事,老哭那不烦死人哩,我说秦氏,你可好福气哩!”

    秦寡妇讽刺道:“是啊,但这福气他爹没享头了!”

    接生婆子顿时无语。

    脏水倒掉,一切安好,打发了接生婆子,霍时俊进来,道:“秦寡妇,孩子怎么样?”

    秦寡妇道:“好是好,只是觉得……这娃儿有些怪!”

    霍时俊接过,抱在怀里,笑笑道:“的,想好起什么名了么?”

    秦寡妇道:“我一个妇道人家,斗大的字不识三个,也就会写个秦,还不知道写的对不对,听孔老夫子说,回字就有四个写法,我也不知道我这算不算会写秦字,似我这样没有文化的人,能起什么好名儿,霍爷,你文武双全,才盖天,你给取一个吧!”

    霍时俊一时郁闷,他才再好,给人起名这种事可是大事,不敢乱来。

    却在这时,外头,沈落雁进来,她迈着芳步,虽小腹突起,却不失婀娜的上前,用一绣花手绢扫了一下东方未晞的嘴角,笑笑道:“叫正扬吧!正气飞扬,我看这孩子一定会有出息的!”

    原来这一世的沈落雁虽然在家里,但并非不学无术,诗书什么的看得可是多。

    只是现在她却知道,事到临头,这种诗书实是没用,也就是给一个小孩子起起名儿。

    于是乎,东方未晞的名字就给定下来了,随秦寡妇姓,叫秦正扬。

    秦寡妇有了孩子,心好,对沈落雁道:“我说妹子,你可要小心点,我这子算是结实了,也给这小东西折腾个半死,你体这么弱,只怕受不了呢,我听说镇子里有一位神医,可以剖腹生产,等你到了时候,真不行,就请那位神医,给你开刀生产吧!”

    霍时俊和沈落雁的事知道的不多,只有两,一个是霍时俊贴的胖仆肥龙,一个就是秦寡妇。因为他要把沈落雁安排在这里,自然不便自己出手,得让秦寡妇帮忙。

    秦寡妇在青河镇里,可以掌控这里的马场,无它,跟着霍爷走,听霍爷的吩咐。

    听了秦氏的话,霍时俊颇为意动,道:“那也好,那位刘医师现在不走,听说要在这里过些时呢,等落雁生产,便请他来,当然,不用他是最好!”

    毕竟剖腹产子,这太……那啥了。

    沈落雁却是脸色微变,她强行镇定,道:“刘医师?”

    霍时俊以为她顾虑自己的生产,想要安心,就直言道:“对,刘医师,我记得他叫刘永昌。”

    沈落雁子一软,几乎摔倒。

    霍时俊一把抱住她,道:“怎么了?这么不小心?”

    沈落雁道:“不,不,霍大哥,你答应我,我绝对不要开刀,绝对不要开刀!”

    霍时俊心中暗笑,道:“好,不开刀,不开刀!”

    他只当沈落雁害怕剖腹,害羞,怕刀,却是不知,这里面另有隐

    沈落雁是何等人物,她是那种精到了脚趾头的女人。

    在她转世的时候,就特别的算计一下,选了同为沈家的一家,投胎转世。

    转世之后,她父亲在她之前的暗示下,给她取名沈落雁,一切如她所愿。

    原本,这是一个积福积富之家,又是书香门第,有钱有势。

    在这样的家里,沈落雁是不可能吃半点苦头的。

    她读书,学习,很快的,就出落的花容月貌。

    为了这个宝贝女儿,沈落雁的父亲几经辛苦,才选定了一个男子匹配他的女儿,这人便是学医的刘永昌。不过,刘永昌外表英俊非凡,内心却自卑发做,他觉得自己如果娶了沈落雁,在沈家的家世下,必定会被其控制左右,男子汉,大丈夫,到那一步,与吃软饭的有什么区别?这种心态让刘永昌无法容忍。

    为谋心计,刘永昌设计,谋夺了沈落雁的家产,还使沈家彻底的破产。

    他觉得这样一来,他就可以改变。反正是他要娶沈落雁,从富有的沈落雁嫁给贫穷的刘永昌,变成富有的刘永昌娶无分文的沈落雁,这样才好看。

    而且,只要他在结婚后,对沈落雁好些,不就和和美美了么。

    却是不想,那沈落雁的老爹刚气,不肯接受这样的屈辱,一气之下,带走了沈落雁。

    当时刘永昌要安排自己的产业,同时也是要把沈落雁父女酿一下。

    让他们知道一下贫穷的滋味儿。

    磨尽沈落雁父女的傲气,这么的,才可以使沈落雁乖乖的成为自己的女人。

    怎知事有变,沈落雁遇上了霍时俊,一下子上了霍时俊,和霍时俊跑了。

    刘永昌跑过来的时候,找到的只是沈落雁老爸的那座坟。

    好在刘永昌也算是一个精细的人,他小心打探,仔细推敲,总算是找到了青河镇。

    沈落雁听到刘永昌在青河镇,自然是紧张害怕,不能接受的。

    不过,此中细节,沈落雁却也不好宣之于口,她自觉得过去种种尽皆羞辱,所谓家丑不外扬,能不说,自然还是不说的好。也就强行压下了此念。

    别人且不说,只说东方未晞。他出生后,也不理会别的,只是在心里默默的记忆自己过去修学的心()功诀。

    血河派一气贯月之术!

    修炼心灵精神的唯什心()。

    养护体的乙太清歌。

    东方世家传统的逍遥心()。

    还有青云门的太极玄清道。

    种种玄妙,悉数尽上心头,使得东方未晞精神大振。

    由于他没有喝孟婆汤往事记忆如新,再一默默重温,顿时道心通明。

    东方未晞现在不急,不燥,只是慢慢的积养自己的气息。

    过得数月,却是轮到了沈落雁待产。

    那沈落雁果然是难产,她到底是凡人的女子,又是生而养,虽有吃苦,却不及旬月,就遇到了霍时俊,这细嫩的子,又是偷,玄牝之门嫩之极也,不可能和霍时俊常干,哪里能生得娃儿,这般下去,必是苦也。

    霍时俊当场急了,他本不想找刘永昌,但看沈落雁如此,又怎能不找。

    沈落雁看霍时俊不听自己的话,去找刘永昌,顿时气急,竟然昏死过去。

    不多时,刘永昌赶到,他一见沈落雁,不由一怔,一惊,又一怒,却再三的忍受下来。

    现在沈落雁命在旦夕,他心中有恨,却也不能向死人发作,只好全尽的救沈落雁。

    

重要声明:小说《道途之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