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三话:王怀女丧命·两姐妹魂归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黑色的老熊 书名:道途之旅
    王怀女既然随军来夏,自然是知道夏国这铁鹞子精兵,眼见于此,她不怒反喜,便是要以手中的这柄绣绒大刀,会一会夏国铁鹞子,到底多铁多精多硬多强

    铁鹞子再好,也不过是各路军中选出的老兵斥侯为主的鹞子。

    这些鹞子或许真的不错,可也有一些武力并不是那么高的,到底也不过是做尖兵的活,不是每个人都要本领出众,只要生活经验丰富,御马之术了得,都可以做得。

    结果,这种铁鹞子兵冲到王怀女的面前,就见女英雄大刀起落,那叫一个冷酷无

    挥刀杀人,和宰杀猪羊几无异也。

    “噗!”

    “噗!”

    “噗!”

    一连三声,当前最勇敢的三个铁鹞子就这么被王怀女大刀取了首级。

    众宋国兵将见此,不由精神一振,那被伏击的恐惧也去了泰半。

    还未止于此,王怀女一抡舞大刀,大刀如轮,是车轮滚滚,这样的力量,好似命运之轮无的向夏国铁鹞子兵辗杀过来,顿时死伤者众。特别是,他们非是被别的兵器所伤,而是王怀女的绣绒大刀。此刀使用经久,在刀口已经是呈现出了锯齿样,而到此,刀才算是露出铮牙,那锯齿割在伤口,只一拖,原本十分的伤口可以拉出十二分的口子来。

    转么眼的功夫,在女英雄王怀女的面前,夏国铁鹞子就倒下了一排排的串。

    他们伏击上来,本以为他们是猎人,却未想是这样一个结果。

    顿时,铁鹞子们都胆战心惊起来了。

    王怀女见此,忙纵马前突,她一突,那铁鹞子退,但这谈何容易,铁鹞子人马俱甲,平时不显,现在却是露出麻烦来了,马负太重,行不快捷,让王怀女从后赶上,大刀抡起,和斩瓜切菜也似的。

    鸠罕一看不好,当下使用了后备计划。

    其实,鸠罕也是知道杨家女将的厉害,她们既然当面挑敌要阵,自然不会是庸手。

    是以,鸠罕早早就进行多重的部署,一句话,王怀女纵有通天之能,只要她追上来,就将必死无疑,夫一人之力者,再大,又能大到哪儿去。

    结果,第二重手段当即就使上了。

    之前说了,铁鹞子是夏国精锐。

    不过,在铁鹞子之上,还有一支少数的兵力,此之谓虎豹骑,那是夏国真正精兵。

    虎豹骑者,是夏国奴市里,那角斗场中,可以胜虎豹的敢死之士组成。

    他们的武艺也许是欠奉,可是勇气,力量,是一点也不差的。

    当下,这虎豹骑就杀出,他们上的甲具比铁鹞子少些,却也坚固,更重要的是,他们还使用的骑盾这种武器。众虎豹骑一上,顿时把铁鹞子换下去,以虎豹骑在前挡,而铁鹞子在后围,形成了一道坚固无摧的防线。

    王怀女虽英,虽勇,虽强,虽烈,可是在这重重的阻击下,她的进取也就有限了。

    对付铁鹞子,她还可以将敌大量的劈死劈伤,但对虎豹骑,却多是伤而不死。

    想想也是知道,这些虎豹骑的人全都是在生死中打滚,他们已经习惯了死中求生。

    虽然王怀女厉害,可想要杀死这些能于虎豹之中保住自己命的家伙,还真非易事。

    特别是王怀女不是在地上,在地上可以得到灵活,在马上,人却被马束缚住了。

    饶是如此,王怀女犹不罢休,只见她大刀抡使,刀风转转,打得群敌众退。

    这可真是以一人之力敌千军。

    诚之为千军辟易。

    时至如此,王怀女大呼酣战。刀下几无敌者。

    不过,敌军亦非凡也,渐渐的适应了王怀女,你进,他们就退,你待要退时,彼却杀出。

    贼之狡猾,知道若王怀女自己一人要退,是无人可拦,却是缠斗王怀女部下的垃圾兵。

    这宋军的素质差劲,士兵才训一月,很多士兵还是不可堪就,一遇到不行,那就怂了。

    王怀女忠心兵,自然不舍自己的兵士被敌杀死,她虽生了退意,但往往见彼之兵被敌之所缠,立马前往相救,就这么的,不知不觉,又与之缠斗。

    这种打法,使王怀女虽勇,杀伤者却是少,更复是退亦不得。

    王怀女也是知道不好了,她心中一动,忽然不管不顾,纵马往前,大刀直追敌杀去。

    可是这时的夏军哪还不知道她的厉害。

    在王怀女往前,他们立刻往后,王怀女与敌战,敌人送上门来,她得便宜,正好可以一刀一个把敌人杀死。但现在这样,却是敌人躲她,避她,退她,让她,只暗暗算她的马力。

    王怀女也是心急,一时未有多想。

    原来宋国的马,大多是采购于南方的马,这南马有一桩好处,是可以行山爬远。

    但南马的特点也就是这样,说到长力,却远远不济,是以宋国的军队,鲜有行长远马力远征而战者,就是因为他们的马跑不了长途。没有长力。

    马无长力,王怀女又久于此战,夫久战者,焉得不败!

    果然,王怀女的马力渐渐不行,行止再不似初时被王怀女一呼即应。

    这马之于战争,实是灵物也。当初吕布那么大的本事,可是得到了赤兔马,立刻把义父宰了,就是因为,义父虽亲,不及马也。

    因为在战场上,马是武将的第二生命,比之一件得心应手的兵器还要重要。

    王怀女马力不济,被那鸠罕看得个正着,他心中道好,觑准机会。

    当王怀女一人独对数十虎豹骑,愈战愈勇时,鸠罕的机会来了,他突然从暗处打马袭来。

    王怀女正在杀人,一口气挥刀难得宰杀了两个虎豹骑,正要松口气,不防鸠罕在旁趁王怀女把马盘旋之际,跃马迎上,枪直取王怀女小腹!

    这时,王怀女只消打转马,小小的一个避让,就可得也。

    但,诚如之前的所算,王怀女的马已经没有气力了,反应也下降,王怀女给出了命令,却是没有反应,结果大枪扎来,王怀女再避不及,只觉肚中一凉,枪已入腹。

    时至如此,王怀女心知不好,她急智生,急沉下大刀,左手一把抓住枪尖。

    鸠罕见刺中女将小腹,心中狂喜,想要将王怀女挑下马来,枪尖被拿住;再要往深处去时,那枪却似被铁钳夹住一般,纹丝不动。

    鸠罕见王怀女力大,急将枪刃向左一撇,鸠罕那枪利如锋刃,一下将王怀女小腹划开,女英雄一腔血,染红青骢马鬃!

    王怀女柔肠嚯然涌出,白花花堆于两股之间!

    鸠罕枪挑了王怀女,二马错镫,凝神看时,王怀女血流如注,肚破肠出。

    哪知,王怀女虽痛,却咬定牙关,亲以手塞肠入腹,解开绊甲丝绦,盘紧绑定,拨马往乱军中便败。

    鸠罕见王怀女如此勇悍,不骇然。急策马来追,取王怀女命。

    二人一个退,一个追,鸠罕马快,须臾赶上,大喜枪,往王怀女后心便刺!

    好王怀女,只在电光火石之间,觑得鸠罕较亲,拼尽余力,横过大刀,使个盘头拖刀势,反手一刀,直取鸠罕脖颈。说时迟,那时快,青锋过处,鬼神皆惊,女英雄反手拖刀,斩鸠罕于马下!

    王怀女见斩了鸠罕,首级飞上半空,如千斤重担一齐都卸,心下一松,撒手撇刀,双手紧按肠肚,轰然坠马倒地。

    一场大战。

    王怀女破肠而死。

    她这边一死,那边夏军就追上来,将好个王怀女斩头分尸,女英雄尸不得全也。

    杨八妹杨九妹来遁于此,两女亲眼见状,追之不及,气得目眦(谷欠)裂。

    有一种人,她活着的时候,你不会注意她,她死了,才会记得她的好。

    在老杨家里,如果说唯一让人觉得对不起的,那就是王怀女。

    她嫁谁不好,嫁的是杨六郎。

    她以武力降服杨六郎,三连六郎于刀下,似这等妻,杨六郎又焉能喜之。

    想六郎边,贵有郡主,美有妾,自不会把王怀女放在眼里。

    如此冷冷落落,到了终了,如此下场。

    杨八妹忆起往昔,只觉肝肠寸断,再也无法容忍,当下催马上前。

    那九妹随之,两女舞起大枪,把一的本事尽挥洒。

    两人一杀,顿时杀得夏军节节败退。

    可夏军也是老手,他们也是精于战的,知道两女含怒出手,当下不与之争,只放小兵来费两女的力气。宋兵又多垃圾,只少数兵可以跟得上,但这些许兵又济得什么事。

    另外,前方的夏军到底也是拿了王怀女的尸体,大小夏军斩头剁脚,连内脏也不放过,这可是功!这么厉害的王怀女都落到这般的下场,又焉能把杨八妹和杨九妹放在心上。

    也是这两女不似王怀女。

    王怀女样子丑,可以吓人,杨八妹和杨九妹却都是精致的美人胚子,虽年岁大了,仍英姿飒爽,不减当年。可越是这般的秀美,却越是让人想要破坏。

    夏军缠住杨八妹,杨九妹,更有银心者,想要将其擒下银辱。

    那两女怒急攻心,哪知这些,她们两人若是收拢了败兵,也就算了。

    可是她们却错误的发动攻击,这种攻击使得宋军的弱处显现,她们两人又不似王怀女冷静为战,于是,打得也就乱了起来。

    瞅准机会,在两女也力不能支时,夏军忽然使出了大网。

    那大网重重缠布,一口气撒了三重。

    两位女英雄万万没有料到于此有变,结果被网而网中。双双落下马来。

    夏军扑上,杨八妹杨九妹却是仍可奋起,她们反抗不休。

    最后,夏兵隔网杀人,将一件件兵器斩上,片刻之间,两位巾帼女英雄就被夏军连人带网,斩成了泥,死得那叫一个惨。

    这时,穆桂英再使杨排风前来,却一切俱都迟了。

    得手的,止两网成泥之物。

    折赛芬回见于此,当即大吐一口鲜血,几乎立刻死去。

    老杨家这边打了胜仗,折赛芬实以为也许命运有转机。哪知道劫就是劫。一转眼的功夫,胜仗成败仗,军中最强的武将王怀女居然血染沙场尸成碎,两个最心的女儿杨八妹和杨九妹也是骨与网合,相俱都成泥。

    可是……老太君知道,这仅仅只是开始,死的人,远远未够。

    当年,杨氏一门的金沙滩,那可是七郎八虎,止一个六郎还。

    如此,才保住杨家的风光。

    现在只死一个王怀女和杨八妹,杨九妹,算得了什么

    死了人,是不幸的事,但对东方未晞,却是一件喜事,他只见那魂魄飘移,却是被他收入了灵牌之中!

    天干甲数焉逢(王怀女)归位。

    天干乙数端蒙(杨八妹)归位。

    天干丙数游兆(杨九妹)归位。

    往下,还有七个要死之人呢……慢慢等吧……东方未晞笑着闭上眼睛。

重要声明:小说《道途之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