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二话:葫芦口首战·众英烈遭劫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黑色的老熊 书名:道途之旅
    葫芦口的丢失让夏军大大的吃了一惊。

    因为这个葫芦口前小后大,天生就是一个防御要地,这种地方夏军自然是会小心。

    若宋军初时就打葫芦口,其结果自不待多言。但折赛芬一直隐忍,她忍了一个月。

    从纯军事的角度来分析。折赛芬训练军队,起码得要三个月。

    也就是说,夏军的高层,那十位大将们觉得,宋军的攻击没有三个月是不要想的。

    宋军要练兵,他们的兵太差,不得不花费时间。同样的,夏军现在也不想打。

    一个士兵,如果他打仗,那就是一种严重的体力劳动,换而言之,他得吃很多饭。

    普通人如果不干什么重的体力活,一天吃一两斤饭,也就够了。

    但是,那些重体力活的人,一天没有三五斤米粮,根本没有力气。

    所以一经打仗,这粮食得按平时的两到三倍供给。

    你说这得花多少的钱粮。

    夏军本来就缺粮,又和辽军进行了一场举国大战,整个国家拿出来的米食实是不多。

    因此,他们也是想要把这场战斗拖下去,只要拖下去,纵宋军再增点战斗力,也是没用的,只要夏军的兵力恢复,仅守住葫芦口,就是立足于不败之地了。

    这样的战斗下去,笑到最后的自然是夏军。

    可是,偏偏就是这样,宋军在折赛芬的命令下仅一个月,就发动了奇袭。

    奇袭的特点就在于一个奇字。

    突如奇来,击意想不到,结果夏军的反应一个没跟上,葫芦口就整个儿的丢失了。

    葫芦口一失,那就只剩下了两个要害。

    一个是十八弯,一个是后面路的发卡弯。

    这两个弯道都是折伏暗兵的良所,敌军若攻之,可以利用复杂的地型向敌军全面的开火。

    固然,夏军的铁器不是很足,和宋军比,是差了些,可夏军多有牛羊啊,这牛羊一多,米田共还少吗?只消使用那瘟毒的箭头,自是可以把宋军死死的拖住。

    所以,发现失利,夏军仅仅是后退了一点,还是牢牢的把宋军守住。

    好在葫芦口已经拿下,在葫芦口后有一个空阔的地带,这里可以布军排阵。

    对于宋军来说,只要他们把营给扎下了,正常夏军是很难进攻的。

    想想也是知道,当初杨家六郎的本事,一半都是放在了守城之上。

    在六郎之前,杨家的老令公也是守城专家,杨无敌虽号无敌,打败敌人是少,可防守却是一流也。这本事一代代传下来,自然是不会少的,有了良好的地盘,只要不是主动出击和胡乱指挥,在后面粮草不断的况下,宋军可以说是稳如泰山。

    当此之时,众女将都有些意动,就出阵来点名挑战。

    天下尚武。

    别看上宋州大宋国在军事上不及辽州与夏州的两国。可是那并非上宋州的武力不行。

    要论高手,夏州和辽州的高手根本不够看。也许最上层是有些人,可是说到军将的素质,却是两回事。所以,上宋州大宋国的军队出战,喜欢一个方法,那就是阵前挑战。

    你辽州和夏州不是自负武勇么。

    好,咱们嘴上不说,只在手上瞧真章。

    在单挑上,的确是上宋州占便宜。

    杨家将的名声也大多于此,杨业杨无敌之号就是他没有在单挑上吃大亏。

    虽然现在老杨家的男人死的……

    不过那是次要的,现在存在的杨家女人一个个如狼似虎,哪一个都不好对付。

    折赛芬也是意动,就同意了,最先上阵的,自然是王怀女。

    王怀女是杨家武艺里可以压着穆桂英打的,可想而知他的本事有多高。

    可是,也就是命数啊!杨家开始单挑,夏军也是想要出气。虽然夏军中,没藏讹庞、野利遇乞、野利仁容、斯铎督乜、旺利山塔、都罗青狗、嵬名浪屿、骨勒白豹、米擒啸海、卫慕山喜十位将爷,个个都是族长之属,拥有私军实权,打仗也是可以,但凭手上的真本事,却是差了杨家。

    更不要提和那王怀女动手了。上次大战,王怀女那大刀使得,三军男儿无颜色。

    甚至打过之后,还不知道这位王怀女是女的,可见其在战场上的凶恶。

    不过,凡事总归有变。

    在对辽一战中,夏军俘获了一些辽国的高手,这些高手也入了夏国。因为辽国比较重宗姓。在辽州,耶律氏和萧氏当权,其余人者,纵有真本事,也难有发挥的地步。

    反之,夏州不同。夏皇不拘一格降人才,开设一品堂,专门用于收罗高手为己用。

    于这众多高手中,便有一人,名叫鸠罕,一的本领,更有无穷的诡计,他眼见于此,心道:“我的富贵来了!”当下就向夏国众将请命前战。

    那夏国众将虽然有些不合,毕竟他们十个老将,这个……权力有点不够分啥的。

    就算是在下界,一个省里也不可能有十个副市长是不是。

    不过,既然吃了败仗,总要把颜面找回来的。

    于是,夏国众将就同意了鸠罕的意见。

    那鸠罕得了将令,高高兴兴,打马出阵,上得前来,对阵王怀女。

    却是好笑,两人使得兵器相反了。

    原来夏队多使刀也。

    而宋国的军队多则是用枪。

    可是现在,鸠罕使的是一口点钢大枪,而王怀女则是使用大刀,可不是掉了一个个儿么。

    见面之后,也不多言,战场上,说场面话都是虚的,那王怀女没和这鸠罕客气,大刀一扬,就劈将过去。大刀之使,最重的是什么?气势。当年武圣关二爷的武力值一直很成问题,很多研究关二爷的不确定关二爷的武力到底多厉害。你说厉害吧,他说他不及张飞,说他不厉害吧,连颜良文丑都宰着玩儿。

    这便是时人不了解关爷大刀之奥。

    原来大枪势大力沉,在灵巧上欠缺了些许,与人对敌,如果不能在第一招秒杀其敌,往往就要多费些手段了。后来关二爷把这刀中奥秘教给了黄忠,黄忠也是使大刀的,当下就利用此点把那夏侯渊给斩了。

    这刀就是讲一个速度,唯快不破嘛。

    王怀女走马叫战,她是停在那儿的,结果鸠罕出来,反是借助了马上,王怀女施展不开,结果一场大战,就此展开。好在王怀女的武艺高,根本不怕鸠罕,只将大刀舞起来,不信打不过这小小的鸠罕。

    若是仅凭武力,两人相战,两个鸠罕也不是王怀女的对手。

    可是马战非是步战,马战有很多的偶然(忄生)和或然率。

    对于一个武将来说,马好,他的战斗力可以发挥出十二成。

    但马若不好,那一的本事往往也只能发挥出七八成。

    十二成和七八成,这一下子就差了一半的实力。

    这种差距摆在战场上叫秒杀。

    宋国缺马,王怀女又与众女不同,众女虽健,却是英雌婀娜。王怀女则是实而壮也,她的体不输于男子,说膀大腰圆亦不过分。这么一来,打成了持久战,对王怀女当是不利。

    如果仅仅是这样,还是不行,鸠罕不行就是不行,也不想想王怀女是谁,打了多少年的仗,经过多少血杀,堂堂王怀女因为这些许的小困难就失败,那才真是怪了。

    却是鸠罕使了计谋。

    鸠罕使何计谋?当然是诈败了。

    不过,他诈败,合合理,十分正常。他本来就不济王怀女,现在打不过,败了,那不正常还算什么?假若是王怀女诈败,那才可疑。

    所以鸠罕大呼一声:“贼婆厉害,下回战你!”当下打马就回。

    鸠罕的本部兵马和他一样,都是辽军,因为辽军和夏国有那么一点关系,想也是知道,那位兴平公主自辽夏战后,又给夏皇迎回了皇宫,他下的后宫令里仅三人可以有私人卫队,兴平公主就是其中一位。

    是以辽帝许一部分的辽兵不用回辽,而是在夏为兴平公主之嫁妆也。

    这部的辽兵自然是归鸠罕指挥,鸠罕早有算计,现在行败之计,当下众兵掩其而走。

    王怀女是沙场老将,这时的辽军的确是没有什么军纪,他们在这里为夏军打仗,又怎么指望他们拿出真本事。鸠罕一败,他们也就跟着退。

    王怀女错误的以为这是敌军真手败了,虽夺葫芦口,但之后还有两道关卡,如果追袭败军,且不说可以杀伤敌军的兵力,损敌军的战力,还有一个好处,那就是看看可不可以再下一城,把十八弯拿到手,剩下的发卡弯怕是可以不战而下了。念及于此,让王怀女怎能舍得这个大功。

    虽有将不得轻动,却也有将在外,君令亦可不受,所以王怀女相信自己的判断,发令追击。打了胜仗的宋军也是得意,这帮没有怎么血战的家伙,以为敌军不过尔尔,当下就胡乱的追了上去。

    王怀女发现于此也无可奈何,谁让她手上的士兵垃圾呢。

    好在她觉得敌军既败,想也无力,只要保持追势,不让敌军有停下整顿反击的机会,想必是不会有问题的。于是也就跟上去了。

    鸠罕败,王怀女追。

    消息发回,折赛芬又惊又怒,她虽知道这一次杨家众女怕都是要临难,可人总是有着那众侥幸心理。如果可以不死。如果……可以,不死。那么,为什么不努力呢?

    她听到王怀女擅自追敌,并无往的宽容庆喜,而是大惊失色。

    “我军方有小胜,现在就如此冒进,万一有失,如何得了!”

    折赛芬的话音方落,那下方杨八妹道:“太君,王怀女一手大刀,是我们所有人中最厉害的,她出马,好比赵云吕布冲锋陷阵,区区战场怎么可能伤到她,不要多久,必可高奏凯歌得胜而还。就算真有失,以她的武艺,那些夏狗焉能留得住她?”

    折赛芬没说话,穆桂英道:“却不能这么说,战场之上,什么事都有可能发生,当年我破天门阵,又怎想到我会在战场上生子焉。王姐虽有武艺,但她到底兵少,敌军又得地利,不是我们可以大意的,太君,这样好了,我引穆柯寨的兄弟兵去接应一下。”

    折赛芬道:“这样也好。”

    下面杨九妹又出来道:“唉!杀鸡尔,何必用桂英,如此小事,我们去就好了!”

    杨九妹的话自然是把杨八妹也带上了。

    杨八妹一听,就道:“好,我也去,帮助嫂子,好生杀敌。”

    折赛芬一想,是这两女,想必是无虞的,王怀女纵有失,杨八妹的本事却是扎实实的,有她出马,该不会有问题,就应下了。老太君发下了令婆令,杨八妹和杨九妹点了本部的几百兵丁,一股脑儿的出阵去接应王怀女。

    却说那鸠罕,使了毒的计谋,见王怀女果然追来,心中大喜。

    到了转折弯处,当下就把那无穷的埋伏发作出来,却是什么?原来是夏国最强的铁鹞子。

    铁鹞子是夏国最精的精锐兵。历经与辽一战,鸠罕可是深深的知道铁鹞子的厉害,这种铁鹞子人马俱都带甲,在鸠罕看来,根本就是用来杀将的。他自然是把这招用上了。三万兵中,多了不好说,但三五百计的铁鹞子还是有的,现在就是要出来斩杀王怀女。

重要声明:小说《道途之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