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四话:万教有渊源·血河多传说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黑色的老熊 书名:道途之旅
    杨熙烈摸了摸下巴,道:“是我搞错了?他的修炼好似出了问题,为什么一点事也没有,反而修为大进?虽然气没有上涨,可是他的精神力,已经可以比拟那些丹道初期的人物了!”

    修道士最大的两个阶,一个就是丹道,一个就是元婴。

    东方未晞明明只是一个化气小修士,是筑基的基层,却有了丹道的精神意识,这么可怕的事,他们这些老怪物当然要注意一下。

    卓青松道:“你们说,他会不会是一个转世重修的?我看他的体很成问题!”

    上官飞龙问妻子:“明瑶,你怎么看?”

    月明瑶道:“看不出来,他的体很古怪,似是被人动了手脚,虽然不影响他修炼,可的确是动过手脚的,光看,是看不出底细来历的。”

    开玩笑,东方未晞的体问题多多,先是穆诗曼误服吕洞宾的纯阳丹一生子造就

    后来更是在龙族基因的影响下发生了异变。

    最后,东方未晞更是参悟金梅瓶而触动了那位了不得的大人物,给对方又惩又罚。

    这般的下来,纵然是出窍的大家,也是看不出来。

    似他们这些野路子的散修元婴,往哪儿可以看出。

    孟之秋道:“修为明明很低,但精神力却如此之高,居然已经修出了灵识。是他的修行(工力)()厉害,还是他是转世的修士?”

    能够转世的,无不是金丹期和元婴期的强者。

    如果是元婴期的强者,会有很大的一个便宜。

    那就是初之时也。

    人生下来的初期,在母体里,是最初的先天,这种时候,元婴高手夺了体,会拿走这体,然后控制,运用,利用这先天之气,如此一来,很短的时间里,就可以成为高手。往往一二十年,就能够回复力量,成为丹道高手,不出五十年,就能返回元婴的修为。

    这几位元婴修士把东方未晞往这方面想了。这种想法是危险的。因为如果是这样,那东方未晞就太有被打劫的价值了!

    叶孟秋为人比较正直一些,道:“我们一直看不透这个小子,一切俱还不知,要不,把老苏抓出来问问?”

    纳兰潜凛笑道:“老苏出海,到无忧岛上修圆满的血神子。真要去找他吗?”

    血神子,是一种残忍冷酷的修行(工力)()。

    所谓血神子,是冥河老人创立的一种(工力)()。这种(工力)()不是给自己修炼的,而是给别人炼的。冥河老人把他的对手杀死,取其元婴元神,将之炼化,炼就成所谓的血神子。每个血神子都有冥河老人一定的实力,还可以替冥河老人去死。

    而且这血神子威力极其之大,最擅隐迹袭人。被他袭击,只消近了,往你上一扑,立刻可以把你上的精气神三宝吸个干干净净,让你化成无魂干尸,全部的营养都肥了血神子,再通过无上的秘术,大部的转入到冥河老人的上。

    因为这个术太过恶毒,所以这位老祖在六道成立之后,被封于六道中的修罗道里。

    可惜,冥河老祖到底是把这门术传出去了。

    这个术传出去之后,就造就了目前的血魔。

    不过,初时,得到这个术的,是血河一脉。

    血河一脉虽得了这个完整的术,但却走的是正道。血河派是尸毗老人立的一个教派。最初,这个教派被称为万教,尸毗老人更是著名的万教老祖。但是尸毗老人运气不好,修炼出了一点问题,他虽修血河一脉,却想要走这一脉立成正道,走出一条浩然正气之道。他的这种机心被魔惑,结果受到了劫难,反而为正道围杀。

    尸毗老人死后,万教又长存一段时间,直到欧阳世家崛起,最后才没落。

    万教留下的一批万教先觉们也一一死傻殆尽。

    之后,血河一脉又从万教分离出来。

    不过血河一脉的名声不好,血神经太过厉害,总有人忍不住的修行,但修这个术,又往往控制不了自己的心(忄生)。拥有的力量和自己的心境不合,很容易会出现魔症。到时就会心(忄生)大变,成为一方的魔头。血魔就是这样的例子。

    不过,现在血魔的修为精深,他渐渐感觉到这个问题,所以才开始改变。

    修血神子,有两种修术,一种是把别人抓来修这个术,但这样会造成大因果。

    还有一个方法就是自己来修,但修这个术的一点就是舍弃掉自己的

    血神子,本就是元婴修士修炼的术。

    苏行远就是意识到他的道途止于此,才把自炼就成血神子的。

    这样会限制住苏行远的道途,但有路走,虽不是什么好路,却也胜过无路可走。

    可是……一修血神子,就是无法回头的不归路,修成之后,立刻飞升,然后找个靠山。这样不至于会被人毁掉。如果这个时候,有人跑去找苏行远,天知道苏行远这个已经不用考虑大道法则的血神子会不会把来人吞了,吃了。在血神子看来,吸食一个修士,和修士吃天材地宝的灵药是一样的。没有区别

    纵然几人过去有着一些关系,但生死事大,谁敢跑去找苏行远?

    退一万步说,就算苏行远不介意这事,不会吸你,可是你跑去找苏行远,他又在修炼秘术,这是一种忌。相当于闭关的时候,你跑去敲门,人家男女办事,你非要冲进去参观。在这样的况下,他不杀你也要杀你了!因为你犯了,这个是公,杀你不沾因果。

    哥几位都不好去见苏行远。

    杨熙烈这个时候提出了一个提议:“我说,不如这样,让我们门下的几个小字辈去摸摸他的底?怎么样?”

    卓青松道:“那感好,可以试试,除了眉儿,非凡他们和这小子实力差距不大,可以试试呀!”

    上官飞龙道:“怎么?这是要把我们家眉儿摘出来?”

    月明瑶笑道:“哎呀,飞龙,青松他不是这个意思。”

    孟之秋道:“说来也是巧了,正好,是我家蔷薇带他下来的,他下来的时候,连飞亦是不能!”

    叶孟秋听了此话道:“有问题,他的修为最差也该是化气五层,不然他哪来的本事炼丹!有这本事,他没能力飞行?只是一件一品的灵器就可以飞行了!他掏得起灵石,会置办不起一件小小的一品灵器?”

    纳兰潜凛道:“那样看来,这个小子上的问题还真是多呢,成,我让我家真儿也去问问。”

    这几位元婴老怪虽然是老怪,也在这里潜修,却也不能一直这样的沉闷。

    恰好,上官飞龙和月明瑶在这里生了个女儿,取名叫月眉儿。因为是上官飞龙和月明瑶的亲生女儿,所以生下来后,进步如飞,她又聪明懂事,很快就在这里成长起来了。

    杨熙烈他们看得眼,也是他们边一直是独修,没有人跟随,就在外头找了几个孤儿,修改了记忆当成自己的孩儿,行师父之礼。

    杨熙烈的儿子是杨影枫。卓青松收的儿子是卓非凡,卓青松修道前是一个读书人,喜欢红袖添香,就又收了一个女子当侍女,便是紫轩。

    上官飞龙和月明瑶之间是真正的亲生女儿——月眉儿。

    孟之秋收的是孟蔷薇。叶孟秋收的是儿子叶无心。

    纳兰潜凛收的是最后的女儿,纳兰真。

    这样有老有小,他们才可以在这火脉地下,长久的生活,而不至于心生出烦闷来。

    在这群小字辈中,月眉儿由于是真正的元婴修士生出来的女孩,天生道骨,修炼飞快。

    她过早的成熟,为人早早有了自己的心计。

    接近东方未晞的这个任务是不能交给她的。因为她这样的修为,一接近,就会让东方未晞生出警惕。修为低的人会提防修为高的人,这是很自然的道理。但若是修为接近,或是修为不如,那样反过来可以和对方交往。这就是平阶交往理论。

    大家站在同一地位,同一个阶层,这样才可以有共同的语言,有平等的地位。

    孟之秋道:“这样好了,我把蔷薇叫来,再问问就好了!”

    众人应许,当下,孟之秋运术,以挪移搬运的术法把孟蔷薇移来。

    孟蔷薇也不是一回了,却也冷静,不过出现在茶室后,也觉得意外。

    因为这茶室里是休息所在,但并非这几位老人都同一时在的。

    大多数的时候,这里或多或少,总是会缺少几位。

    可现在,人俱都在,也就是说,大家是因为某件事而来的。

    孟之秋道:“蔷薇,你不要心急,我们只是要问问那个下来的小子!”

    孟蔷薇冷静一下道:“爹,出了什么事?那个小子不是苏伯伯的人?”

    孟之秋道:“该是你苏伯伯的人,但却与你苏伯伯没有直接的关系,老苏远走无忧岛,他已经把自己的一切交给了他的直系后人。现在的那个小子该是……”

    叶孟秋接口道:“苏梦枕,不错的一个小子,修红粉六(谷欠)中的色煞,居然还是个童子,只可惜他的子骨到底还是不行,听说最近的病给控制住了。老苏就是觉得他后人没问题了,才放弃一切去修血神子吧!”

    孟之秋道:“看来就是这个苏家小子不知从哪认识了那个家伙把老苏的一切交给了他!真是胡来!”

    孟蔷薇知道几位叔伯的态度,道:“那……要杀了他吗?”

    孟之秋道:“怎么会,我们是修道人,他只要还没有生出,和做出对我们不利的事,就等于没有和我们结下因果,我们怎么会主动的去杀他?他怎么也是代替老苏的,虽然老苏不知道,只是我们在这里修炼,最重要的,是知根知底,这个小子我们却是完全的不知根底,所以想要你们去试试!”

    孟蔷薇松了口气,道:“只是试试他啊……”

    孟之秋道:“你去和大家说说,对了,眉儿是不用去的。”

    孟蔷薇道:“她也不会去,眉姐姐一天到晚只知道自己修炼,恐怕小杨也是这样!”

    在众人之中,修行最刻苦的,首推月眉儿。

    其次是杨影枫,接下来是卓非凡和叶无心,他们是最勤奋的几个人。

    至于孟蔷薇、纳兰真反而是可有可无的随意修炼。

    孟之秋道:“你且去办就是了。”

    孟蔷薇应了一声,转去了。

    没一会儿,她出现在另一个地方,这个地方是小字辈们修炼的场所。也是集中的,同样的原理,为了节省灵石。她一进入,纳兰真、紫轩就上前。她们纷纷说了起来:“刚才你不见了,是不是你爹把你移过去了?要你办什么事?恐怕又是什么怪事……”

    女孩子的嘴碎,人说一个女孩等于五百只鸭子,此言诚不我欺。

    孟蔷薇解释一下后,那卓非凡扬而起,从打坐的姿势起来道:“却也有趣,我也想见见这位我们的新邻居,可以多交一个朋友,不亦乐乎。”

    他说话眼睛望向了月眉儿和紫轩。其中投在紫轩上的目光最为切。

    紫轩装出没看见的样子,月眉儿不管的只在炼气。

    杨影枫睁开了眼睛,犹豫一下,还是又复闭上了。

    纳兰真、孟蔷薇、叶无心却是同意,当下他们三个和卓非凡一起去见东方未晞。

重要声明:小说《道途之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