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五话:白衣胜似雪·目光洞如镜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黑色的老熊 书名:道途之旅
    当年,二十四州界中出了个人物,不死神龙——龙布诗。

    不死神龙龙布诗创立止郊山庄,为天下所敬仰。

    不过老龙子不好过,他死了。老龙死后,一切也就结束了。

    但他当年除了创立止效山庄外,还有一个公共的组织,这就是大连盟了。

    大连盟不是一般的组织,这个组织涉及到整个二十四州界。

    黑帮等组织多了去,但可以涉及到整个二十四州界的,却又有几。

    龙布诗留下这个位置,可想而知,得有多少人扎眼的等着。

    坐上这个位子的,就是惊怖军的大将军——百胜无败凌落石。

    凌落石的老婆是宋红男。宋红男可不简单,她的父亲是昔长空帮帮主。

    长空帮的帮主是金字招片,方巨侠方歌吟的老岳丈——桑书云。

    桑书云的续弦是方歌吟师父宋自雪的妻子宋雪宜。

    她嫁给桑书云后,和他生了个女儿,也就是宋红男。

    这个宋红男,(忄生)子傲气,不似桑书云,而肖宋自雪。

    宋红男和丈夫凌落石,夫妻同心,其力断金,稳坐大联盟。

    这么多年,风风雨雨过来了,凌落石的力量越来越强。

    他本来麾下就有强兵强军,现在更是得了不得了的宝贝——无上金梅瓶。

    金梅瓶有梅花五劲的奥义。梅花五劲是梅花拳无上的奥义。五劲对应人体五脏,修了这五劲拳,可以自然的修出梅花五脏罡。也就是无上的梅花罡气。拥有这样的梅花罡气连元婴老怪都可以啃啃。

    不仅于此,金梅瓶本就是一件神奇的灵宝。目前的品阶在七八阶左右。但谁都知道,金梅瓶被下了制,一般人根本无法破解,若是破了金梅瓶的制,天知道这只妖帝炼制的东西是什么样的品阶。

    别人得到这东西也就算了,但凌落石得到,却是会打破平衡。

    “蔡太师要金梅瓶。”白愁飞说。他好似忘了,他说他拜蔡太师为义父的事。

    东方未晞知道,白愁飞是利用这个方法告诉自己,他只是利用蔡太师而已。

    “我们要的是惊天一剑。你知道惊天一剑么?”白愁飞不等东方未晞说,他就道:“那是萧秋水留下的神剑,这口剑里被萧秋水注入了自己的忘剑气,催发这道剑气,不是剑修亦可发挥出剑修的强大威力。那是你的!”

    东方未晞道:“我的?”

    白愁飞看着自己的手指道:“苏老大有杀人如梦红袖刀,我的二十四道弹天指,小石头有刀剑合璧如一梦。我们都有了,但你没有。你是四楼主,既然你是四楼主,那就不能只是一个说话废物,不多久,我们还要和迷天盟一战,此战非同小可,你也得出手!这是为了你好,到底你是四楼主,如果你不出手,楼里的弟兄会看轻你,到时你的位子会很尴尬的。”

    又是卖好,又是示好。

    白愁飞再度向东方未晞……不,该是戚神龙示好。

    “惊天一剑……那样的东西,我们怎么拿?”

    “在宋红男的手里,她为人比她丈夫还要自负,凌落石更有两个孩子,我们可以下手的地方太多了。以那婆娘的自负,到时我替你出手,不知道我的三指弹天是不是可以弹动宋红男的忘天书……”

    东方未晞道:“不是惊天一剑么?”

    白愁飞道:“惊天一剑就是忘天书,你以为萧秋水那家伙怎么放惊天一剑?他是把剑气积攒下来,储存在忘天书里,战斗的时候,打开忘天书就可以了。我们要的就是谋夺那书,谋夺那剑气,然后给你。”

    东方未晞叹气道:“二楼主,何必对我这么好?”

    这话说到点子上了。白愁飞说这么多,示好如此之重,要的就是这句话。

    白愁飞道:“你没发现么?我们现在正面临一个巨大的难关!”

    东方未晞道:“哦?”

    白愁飞道:“其实我想你也该看出来了,天波府杨家倒了,蔡太师一脉雄起,不仅是他,还有童太师。几位京城里的老大都想要抓军权。你懂我的意思吧!”

    军权……东方未晞笑笑道:“可惜我们失去了连云山……”

    白愁飞看着东方未晞,过了一会儿道:“没关系,只是连云山而已,我们还有很多。惊怖军是一块,到时我的手脚也可以插进去,惊怖军到手,朝庭一定会向南楚国动武。方腊是一个雄材,他的力量必不是那些酒囊饭桶可以抵御的。到头来,才是我们这些人显露头脚的时候……哼哼……”

    白愁飞有全盘的计划。

    投向蔡太师是一时的,他迟早要收拾蔡太师,对那个老东西,不必客气。

    朝庭想要灭惊怖大将军。蔡太师他们都想要惊怖军留下的军事力量。

    他们还要灭方腊,打方腊,这是一个争军功的机会。没有人会想放过这个机会的。

    这样的一场仗,白愁飞要的不是高官厚爵,他要的是实打实的军权。

    等到了军权在手,白愁飞就可以真正的发挥一番。因为他过去就是领军打仗的。他是一个将材,一个会,也懂得,领军打仗的人。给他十万大军,他可以让天地都翻转过来。

    军权在握,退而据守一方,割地为王,进而称王图霸,彻底占领整个上宋州。

    东方未晞道:“这么说,我们还要立刻去南方?”

    白愁飞笑了,他拍拍东方未晞的肩,道:“你的胳膊正的好了?”

    东方未晞道:“本来就不是什么严重的伤。”

    白愁飞笑道:“那好,你回去好好休息,梦蝶,以后你就是四楼主的人了,知道么?”

    梦蝶款款万福:“是!大爷”

    白愁飞微微一笑,胳膊一扬,整个人就飞了起来。他的轻术实是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

    船回去。

    梦蝶小鸟依人的在东方未晞的后。

    戚神龙过来。东方未晞挥挥手,让穆鸠平把梦蝶带下去。

    戚神龙道:“怎么样?”东方未晞道:“白愁飞果然是白愁飞,他好似知道我不是你了!”

    戚神龙道:“大意了,还是大意了……下面还是我露面吧!”

    东方未晞道:“不,我现在对这种局面很有兴趣,这对我而言,也算得是一种修行。不过有一点,短时间里,你想要报仇,那是不可能的了。”

    戚神龙子一震道:“你说什么?”东方未晞道:“白愁飞现在要对付凌落石,而且不是他一个人,连傅宗书也是。自然,顾惜朝也会如此……你想要杀顾惜朝,就等于破坏这次的联盟!”

    戚神龙道:“我明白了……”

    众人不再多说,飞快的前往金风细雨楼。

    金风细雨楼分成金楼,风楼,细楼,雨楼。

    金楼是地道的青楼,主是要负责金风细雨楼的收支。搞帮会是要钱的,没钱搞不起帮会。

    风楼是金风细雨楼的报组织。一个成功的黑帮一定要有其报组织。

    细楼是管理小喽罗的。一个成功的帮会需要各种各样的人手,特别是那些不起眼的小喽罗。这些小喽罗虽然不起眼,但却是整个帮会的基石,没有这批小弟,再高的菁英层也无法发挥自己的才能。

    雨楼是金风细雨楼的武装部门,这个部门可以算是最强大的部门。

    四位楼主,分别管理四个楼。

    苏老大管理金楼,万事钱在手,握钱把子的才是真老大。

    白愁飞管的是报,他是金风细雨楼的耳报神。

    倒霉的是,管理细楼的王小石正常不管事,他的事都是白愁飞替他管的。

    戚神龙的管理,自然是雨楼。

    这才是白愁飞器重他的地方。

    让一个武力不高的人管理雨楼,苏老大的手腕也很高超。

    他知道他的体病了,所以他不敢把雨楼交给别人管。让戚神龙管,是随时可以吃定他。

    要知道,雨楼有五天神煞、四大总管、三苏双花红棍、吉祥如意四大单花红棍、一百零八小红棍、名门五红棍。

    这里可以看出苏老大的用人。

    象鼻塔也量个高手团,管理象鼻塔的是谁?对什么都没兴趣的王小石。

    管理雨楼的,也是武艺最差的戚神龙。

    事实上,连戚神龙都不怎么管理雨楼,有的时候,还是白愁飞替他做事。

    虽然大家都没承认,但事实是……白愁飞正在一点点的取代苏老大的地位。

    回到雨楼,众人休息下来。

    苏老大没有见戚神龙,东方未晞很怀疑他是否知道戚神龙遇到的麻烦。

    王小石也不管事,他现在不定在什么地方和自己的好朋友喝酒。

    这个家伙有点像东方未晞在下界看过的那部动画片——火影忍者。

    他就似那里面的自来也。

    他的人不他,可怜的王小石只有和一众朋友彰显他所谓的义气。

    众人休息……东方未晞却在等待……他知道自己推算的不会错,他甚至没问神龟小嬍。

    果然,入夜,一道影飞扑进来,从窗口跃入。脚尖点地,静若无声。

    那人伸出手指:“谷雨。”

    二十四招弹天指。这是集二十四节气炼就的煞气。这煞气指力,丹道高手亦可诛杀。

    普通武者来说,煞气是可以修炼的。虽然危险,但武道之丹一样能容纳煞气。

    说到底,煞气是看自经脉的坚固程度。

    罡气是看自的五脏健康程度。

    只要这两者达到标准,是不是修士都可以修炼。只不过修士会保养自己的体,不大容易受伤,就算受了伤,也会利用炼丹术吃丹药,把体调补回来。在二十四州界,修士可怕是可怕在他们的宗门,法宝,如果没有宗门后盾,又没有好的法宝,那只不过是江湖术士而已。这种存在那些势力强者是不会在意的。

    白愁飞,就是一个经百战,却无一处伤的炼煞高手。

    东方未晞不敢用符,面对煞气,低阶五符的金刚符是没用的。他直接把逆水寒祭起。

    虽然东方未晞没有好好炼就这口剑,主要是他的修为还不到位。但御使此剑,也不麻烦。

    剑气飞出,一剑,就挡住了这煞气。到底是宝器,坚固难摧,纵是煞气亦难破之。

    两人硬拼了一下,那人停住,道:“你是谁?装戚神龙还像的。”他说完,就负手而立,表示不再动手,转过,看天上的月亮。东方未晞看古代的电影电视,也会觉得郁闷,为什么古人说话或别的啥,都要摆个POSS,而且一般是对向着月亮的。

    “你要揭穿我?”东方未晞问。

    “那要看况,你不妨碍我,什么事也没有,如果你妨碍我……呵呵……”白愁飞没说狠话,但他的态度不言自明。

    “妨碍你……你的事我不感兴趣,我有我的目的,我只是想要借助这金风细雨楼的财力好修炼而已!我是修士,法地侣财,财是很重要的,我想你懂。”

重要声明:小说《道途之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