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六话:消息飞南北·斩尽当杀绝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黑色的老熊 书名:道途之旅
    虎尾溪。

    连云寨。

    一片清风,悠悠徐徐。

    很好。顾惜朝很喜欢。

    虽然这里没有往昔的那种闹,听不见大口吃,大碗喝酒的喧嚣,但这样才好。

    对于草莽,顾惜朝是不屑的,他从来不曾瞧得起那些绿林江湖。

    从古至今,有谁见过那些野莽草寇可以真正成事的?

    陈胜说什么王侯将相,令有种乎。他以为他可以成为王侯将相,但结果呢?他只是个笑话。不过文人后来抬抬他而已。余者,什么黄巢,什么李自成,他们都带甲一方,麾兵百万,可这群草莽的下场是什么?可怜可悲。

    这样的草莽,纵然可以得逞于一时,最终也会湮灭在历史的长河中。

    现在多好……连云四乱像四条狗一样的听自己使唤,寨丁迷惘而暗恨的盯视自己……

    无声的反抗,和有声的服从,这就是正义,自己是在正义一方。

    顾惜朝喝酒。他一向不喜欢喝酒,在连云寨,他大多数况是以茶代酒,除了在入伙的时候喝酒,向那些草莽证明自己的酒量,之后根本没再喝过。

    而现在……他又喝了。喝酒,还是要看心,当你心好的时候,喝酒就会很舒畅。

    他现在还要等等……等戚神龙倒下。

    其余顾惜朝很欣赏戚神龙。戚神龙的确是个角色,最重要的是,戚神龙曾经很欣赏自己。虽然戚神龙不是什么皇家贵胄,但他的眼光真是不错,只可惜,人还是人,他戚神龙不好好想找一个好的出,却自甘下,跑去金风细雨楼当四楼主,那金风细雨楼是什么地方?说得好听,是目前朝庭的四大帮会之一,但说白了,还不是一家大牌的(女支)(阝完)。

    如果可以,自己就算加入什么组织,也该是金石盟。

    书香世家,金石盟约,那样的组织,才是他顾惜朝加入的,当然,是和他娘子一起加入。

    在顾惜朝想得美好的时候,黄金鳞来了。

    听到这个消息,顾惜朝怔了一下,黄金鳞是傅宗书的红人,没想到黄金鳞这么快来了。

    他忙留下人守着,自己匆匆去见黄金鳞。

    通报的人没细说,顾惜朝并不知道,所以他看到了黄金鳞,吓了一跳。

    只见过去一派光鲜的黄金鳞,现在披头散发,人模狗样。

    “黄大人……你这是……你这是……”顾惜朝心好,一副想笑不敢笑的样子。

    “顾惜朝!你笑什么!!!”黄金鳞心不好,气道:“这连云寨是怎么回事?你不是说你都控制住了吗?为什么我们在路上还遇劫了?”

    “遇劫?”顾惜朝先是一愣,随即肯定道:“不可能,连云九寨,飞鸟难渡,在这里,是我们的地盘,外人根本无法进入,你说遇劫,你确定是在我们连云山脉附近遇劫的吗?”

    黄金鳞道:“那你以为我这副样子,是怎么回事?我是想要成为这样子的吗?”

    顾惜朝明白了,他止住笑。的确,黄金鳞一向顾及体现,讲究光鲜,他再怎么着,也不会不顾自己的形象。

    “到底怎么回事?你先说你为什么会来?是傅相有什么事要嘱咐吗?”

    黄金鳞道:“傅相飞鸽传书,说你已经成功了,他让我来嘉奖你,如果得手,就把戚神龙的头和他的随佩剑逆水寒带给傅相。你也可以和小姐完婚圆房,然后傅相再举你入朝。”

    傅宗书一系最可怕的地方,就在于他们拥有一种神奇的飞鸽。

    这种飞鸽是九幽神君传下秘方的喂养的青鸽。

    此鸽已非鸽,而是一种近似传说中报喜鸟的青鸟。

    过去世上有青鸟,这是世界上飞行速度最快,最能通风报信的鸟。

    一度的,天庭都使用这种鸟。

    最强大的极品被称为报喜鸟。此鸟为青鸟之王。青鸟一般是雌者,一出雄鸟即为报喜鸟。

    有这样的鸟,别的也就算了,最大的本事就是可以为主人增加气运。

    报喜鸟冲主人鸣叫,可以使主人气运增加。

    九幽神君当然不可能搞到青鸟,也不可能搞到报喜鸟,但他可以利用秘术催化鸽子。

    把鸽子体风远古青鸟的血脉激发起来。

    似喜鹊,鸽子,都是远古青鸟的后裔。

    现在的鸽子喜鹊血统不纯,沦为凡鸟,但九幽神君可以对其催化。所以,傅宗书拥有目前上宋州大宋国最完善的报系统。这才是吏部尚书傅宗书最可怕的地方。

    也是如此,李龄的份飞快的被揭穿了,戚神龙的行踪也很快的曝露了。

    顾惜朝这边行事,那边傅宗书就知道了。傅宗书觉得大事可成,而且顾惜朝的才能他也信得过,就把一切提前布置。还没收到详实的报,他就让黄金鳞给顾惜朝带去嘉奖令,还把女儿傅晚晴派去。他信任顾惜朝,觉得此子的确聪明,虽然出,却更好的刺激了他的向上之心。拥有这样一颗向上之心,只要好好利用,没有儿子的傅宗书可以拥有一个美好的未来。到时半子如亲子,女儿更贴心,一家其乐无穷……

    顾惜朝很深刻的体会到这一点,但他旋即明白过来,对黄金鳞道:“你说什么?晚晴也来了?”

    黄金鳞淡淡道:“当然来了,小姐可是一颗恨嫁的心,怎么样?头呢?剑呢?你小子发达了,也不要忘了提携老哥我一把,多少让我把东西带给傅相,你呢,就和小姐在这里小住一下,慢慢回去……”

    顾惜朝道:“那晚晴呢?”

    黄金鳞道:“啊……我忘了……我不是说我路上遇劫了吗?如果是你的人,那小姐现在该在你这里才对……你还问我要人?不是你的人?那……”

    顾惜朝又惊又怒,他立刻派人去查

    很快诸多消息回来。

    消息一:连云寨一直都未有在外派人,没有人,更不用提劫掠了。

    消息二:戚神龙和阮红袍她们不见了……

    第二条消息才是最要命的。

    人没了,怎么可能没了?飞了?不会的

    顾惜朝虽心系傅晚晴,但他的确是一个做大事的人,所谓做大事的人,就是当断则断,不会为了儿女私坏了大事。要有刘邦冲项羽喊分我一杯羹的魄力

    他虽对傅晚晴的下落焦急上火,可也没乱方寸。

    顾惜朝知道,如果傅晚晴出了事,那他现在再怎么赶,也不可能救得了傅晚晴。但如果她没事,自己又何必大事当头却自乱阵脚呢。只要自己把任务完成,再回头找傅晚晴也是一样。于是顾惜朝再来机关屋。

    冷呼儿和鲜于仇两人已经带兵进入了。

    这屋里什么也没有,事实上,连屋子也没,因为这屋子自己烧起来了。

    “怎么会这样?”顾惜朝问。

    “屋里有大量的黄磷,火烧得很快,什么也没留下。”

    说话的是冷呼儿,他虽粗鲁,也不是傻子,火起了,他就试图灭火,可这不容易。

    虽然这是虎尾溪,边上就有水,但火还是难灭,最后一问手下的小兵,集群思而出广议,得出了这里面使用了黄磷的结果。这种东西烧起来,不把一切烧干净是不罢休的。

    “就算是黄磷那又怎样?总有烧不掉的。哪怕是烧成灰,也该有骨头碴子!”

    顾惜朝的意思很明显,有没有骨头碴子。

    “没有……看样子……他们好似不在……”

    “不可能不在!”顾惜朝道:“人不会飞,他戚神龙又不是神仙,可以飞天遁地,要有这本事,他早干什么了,非要给我们到这里面才……这里面……找!”顾惜朝反应过来:“肯定有秘道!我就说,当初怎么这连云寨没有秘道!!!”

    当初,顾惜朝是怀疑过,不过这里面的人,大多都是大老粗,如果有,这帮老粗早就说出来了。哪知道老粗们以为阮红袍说了,他们也就没说。偏偏阮红袍不喜欢顾惜朝,虽然他小模样不错的。至于顾惜朝,也要顾及形象,他在这里没事干跑去找阮红袍,那成什么样子。万一这个女人发痴缠上自己,那不是头疼么!所以顾惜朝敢亲近任何人,却不敢亲近阮红袍,也真是命里注定了。

    秘道被找出来了,但看看时间,戚神龙走怕也花了一个多时辰,甚至他可能走了两个时辰。两个时辰,就是四个小时,算算看,四个小时,逮一傻子都可以跑远了。

    不过……

    顾惜朝冷静一下道:“他受伤了,一条手臂都断了,不信他可以跑远,这条秘道的方向在东面,四乱,你们下秘道,两位将军,你们往东面搜寻!”

    黄金鳞道:“搞了半天,你们还没成事啊!”

    顾惜朝冷冷道:“凡事都有意外……”

    黄金鳞道:“说得也是……不过傅小姐失踪,这么大的意外,怎么办?”

    顾惜朝知道黄金鳞的意思,你这边出了意外,我这里也出了意外,现在我可以替你抗你这个意外,同样的,我的这个意外也要由你来替我抗。

    顾惜朝笑笑,他道:“放心,我晓得怎么做的!”

    黄金鳞哈哈大笑道:“那可就太好了,顾惜朝,我发现你虽然出错,却是个聪明人。但是,你想过没有,他们入了这秘道,虽然是往东开的,但焉知就一定在东边?也有可能这秘道是打转弯的。”

    顾惜朝道:“那是你不了解戚神龙。”

    黄金鳞道:“你是说戚神龙的人品令折不弯?”

    顾惜朝道:“不是,而是他不忍心。”

    黄金鳞道:“什么不忍心?莫名其妙。”

    顾惜朝道:“戚神龙这个人最值得称道的地方就是会为手下人著想,也因此,他才可以成功。纵离开这连云寨,九位寨主心中都还记挂着他,向着他。挖这秘道,非出死力不可,在深邃的地道里,一个不好,就会出事,因此这地道,正常人都是宁在直中取,不向曲中求。假若是官府,大富之家,或许有财力,也可以不把人当人看,只管工程,但戚神龙不会干这种事。他的秘道既然向东,就只能向东。再说,他既然修这秘道,自然是用来逃命的。逃命的秘道,修得弯弯曲曲的,岂不是自己给自己找不自在?还有一点,地道里空气不畅,如果修挖的弯了,就会呼息困难,是以,我料定这秘道怎都不会弯的!向东,就在东!”

    黄金鳞道:“向东……我来的就是向东……那边有一道崖,不好走,不小心人都能掉下去……”

    顾惜朝顿了顿,回笑道:“不管怎么说,黄大人都是来帮我的,正好,我这里有一件事要请黄大人出力,未知黄大人愿意否?”

    黄金鳞道:“这个……”

    顾惜朝道:“放心,一点也不难。”

    黄金鳞道:“罢了,谁让我们是哥们呢!”

    两人说说笑笑,当即下去了。只等戚神龙的消息传来,再做决定。

    而这个时候,戚神龙的确是在逃,他在阮红袍和穆鸠平的帮助下艰难行进着。

    虽然戚神龙的体好,可断了手臂,就算再生自愈力再强,发烧的危难期是免不了的。

重要声明:小说《道途之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