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二话:大难劫争起·风云会虎溪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黑色的老熊 书名:道途之旅
    那伙官军却是出来,其中两个金甲将军威风凛凛,上前道:“连云寨戚神龙接旨!”

    戚神龙怔了怔,道:“什么旨意,这是伪诏乱命!”

    先,戚神龙早早就已经认识了当今的宋帝。

    其次,他现在的份是金风细雨楼的四楼主。

    从这两点,无论是哪点,皇帝若要下诏,也是要下到金风细雨楼,怎可能跑到这连云寨来宣旨。

    顾惜朝却道:“接旨!”

    众连云寨也只得低下头,一并跪下。

    两员将军中的一员抖开一道金丝绸诏,道:“奉天承运,皇帝诏曰,查,戚神龙勾结三关叛军李龄,私蓄甲兵,意图不轨,著有司即刻捉拿,上京问案。如有违令者,杀无赦!!!举凡,捉拿戚神龙有功者,朝庭当论功行赏!钦此!!!”

    戚神龙子晃晃道:“伪诏,你们两个,是什么东西,也敢拿大旗做虎皮,行使伪诏?”

    那两将中一个道:“不怕告诉你,爷爷叫冷呼儿,这个是鲜于仇。我们两个奉命拿你,你要不服,可以,到刑部,大理寺去解释,顾惜朝,现在大功在此,你要还是不要!”

    顾惜朝道:“当然要,来人,给我拿下戚神龙!!!有违者杀!!!”

    众人犹豫……

    虽然这些喽罗都是小人物,但到底也是戚神龙的部下,纵使现在戚神龙不直接领导他们,而是交由了顾惜朝领导,可多年积威,也不是这么容易动摇的。

    鲜于仇在旁喝道:“我说,顾惜朝,你不是说你已经控制了连云寨么?你到底行不行啊!”

    顾惜朝道:“拿来!!!”他的亲信喽罗兵当下把一只只长竿竖起。

    戚神龙不看还好,看了之后,当场也是一口血喷出。

    阮红袍也是花容失色,面无血色。

    从顾惜朝后,挑出了六支长竿。

    一支长竿挑一颗人头。

    二寨主虎啸鹰飞灵蛇剑劳光。

    五寨主千狼魔僧管仲一。

    六寨主红袍绿发勾青峰。

    七寨主金蛇枪孟有威。

    八寨主双刃搜魂马掌柜。

    九寨主霸王棍游天龙。

    一颗颗,血淋淋……血犹自在滴,人头怒目圆张,这是死不瞑目。

    戚神龙颤声道:“顾惜朝……你怎下得了手……”事到了这一步,他若再不明白怎么回事,也就可以去死了。

    想想也是,从一开始,事就不对。

    顾惜朝的人说穆鸠平杀人,他在众寨主中,个人的武艺其实是最低的。

    在众寨主之中,过去第一的是戚神龙。第二的是劳光。为什么是劳光?因为他的武艺是最高的一个,仅在戚神龙之下,甚至比戚神龙还强,当初争老大,戚神龙和他打了三天三夜,以年青的资本,最后才拼赢了劳光。所以劳光当老大。

    虽然是举寨,不过大家还要动脑子。在众人之中,阮红袍是学问最好的一个,被推为三当家。

    至于穆鸠平,因为戚神龙要带领一支近乎于军的寨丁红棍,所以重用了穆鸠平。

    这不是说穆鸠平的武艺多高,仅仅是他的军事有一定的水准,比一般的兄弟会打仗。

    如果说要反,谁反也不可能是穆鸠平。他的威信不及劳光,武艺也不及,这要造反,和找死无异,再说他是领军的直汉子,哪来的弯肚肠害人。戚神龙自忖自己的识人再差,也不至于连这点也看错。现在看来,一切的问题,都是出在顾惜朝的上。

    “为什么……为什么……你为什么要做这种事!!!”戚神龙发声大喝

    “为什么……”顾惜朝一直冰冷的脸总算有点动容。他缓了缓,上前一步,在连云四乱的保护下,徐徐道:“我是一个(女支)女的孩子。不过,这没法子,而且很幸运,我在上宋州,假若我是在明州,那我就会落入籍,根本没有翻的余地。好在我不在明州。我从小知道我的幸运,所以我一直很努力,很刻苦,我想要摆脱这不幸的命运……这个时候,我遇到了一个道士,这个修道士要收一个道童,我答应了……”

    “我当了整整八年的道童,从我十三岁开始,当到了二十一岁。原本我以为我可以追随我的师父,成为一名修士,但是,我的师父突然有一天,要给我一个考验……”

    “他让我经历幻觉转世,要求我无论在哪一世,都不可以说话……”

    “第一世,第二世,我都没有说话,到了第三世,我转世成了一个女人……我的母亲!我从没想到我会这样……修士,玩弄人的心灵,呵呵……有一天家里来了贼人。他们对我百般污辱,我都忍下来了,因为我当时还记得,只要我不说话,我就有机会成为真正的修士!”

    “可是,最后我还是说话了,因为那个贼人在污辱我之后,居然要杀我的孩子,也就是真正的我。或是我以为的我,这个关系很乱,你不是我,所以不会明白。在那样的况下,我只能叫了。因为我出声了,所以我失败了……”

    顾惜朝眼中全是凌厉之色:“我吃尽了苦头,精神被人摆布,最后只得了三个宝葫芦,被师父赶下山……而他自己……呵呵……跑到明州去当国师去了!!!无可奈何的我,这才发现,当一名修士,是何等的可悲……”

    当修士的可悲,是常人,或是别人,不大明白的。

    正所谓看相不看己,算命不算我。

    有修为的那些命相师,虽然可以为别人指点迷津,轮到他们自己,就抓瞎了。

    最可怕的是,他们还无法凭这个本事发财致富。一般的人,如果你修了术,哪怕只是一点点,也很难利用这术发家致富。当然也有例外的,比如养小鬼,或是干一些歪门斜道的事。只不过这种事,善恶到头终有报。凡人一无所知,所以有错也不为错,但你是修士,你犯错就属于知法犯法,是要罪加一等的。成为修士,要么就成为真正的修士,如果只是一个半调子的算命师,看相的,那对不起,你这辈子也就到此为止了。除非你可以代表一个门派,或有诺大的名气,气运,可以得到皇权贵族的器重,不然你别想有出头露脸的机会。

    顾惜朝不知道,他知道的时候,他已经成了一个所谓的,半调子修士。

    命运如此,徒乎奈何。

    不过,顾惜朝并不打算屈服,他开始学习兵书战策,他本来学修道的时候,就看过很多书,很快的,凭籍他的聪明才智,他就熟读兵法,历时四载,在二十五岁的时候著成《七略》一书。

    顾惜朝打算籍此打通,他通往富贵之门的钥匙。

    他觉得自己仰知天文,俯察地理,中晓仁和;明阳,懂八卦,知奇门,晓盾甲;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可比乐毅、管仲之贤。

    但因为他的母亲是一个(女支)女。

    一个(女支)女的儿子,那些权贵怎么可能接受?

    上宋州大宋国不会把顾惜朝打成籍,可那出也使他同样无法出头露脸。

    就在他绝望的时候……命运总算向他往开了一面。

    顾惜朝遇到了傅宗书的女儿,傅晚晴。

    傅晚晴不满意傅宗书给她安排的政治婚姻,强烈反对,最后就拉出了顾惜朝。

    傅宗书本是要杀死顾惜朝的,不过他是一个识才重才的人,他和那些权贵不同,他认可了顾惜朝的才学。于是,傅宗书认顾惜朝为义子,还打算把傅晚晴嫁给他。

    只是,现在的顾惜朝只是一个白,一个白,取吏部尚书的女儿……这是怎样的一个笑话!

    顾惜朝要立功。

    恰好,傅宗书有一个计划,要利用顾惜朝,那就是金风细雨楼。

    傅宗书要顾惜朝打入到金风细雨楼里去。顾惜朝计算一下,王小石是象鼻塔的塔主,大智若愚。白愁飞精明过人,根本不可能接近,接近他等于把自己的一切都给他看穿。至于红袖刀苏老大,更不要提了。而可以接近的,就是待人接物,平易近人,广结善缘的戚神龙。

    戚神龙果然上当,他一下子就欣赏了顾惜朝。

    当时的戚神龙刚刚从连云寨出来,当四楼主,他迫切需要一个人代替他去当连云寨的大寨主。因为除他之外,别人很难管得住连云寨的那批红棍子们。

    戚神龙看中了顾惜朝。只是他的这种看重使顾惜朝从京城,从傅晚晴的边来到了这鸟虽拉屎,但少得可怜的连云寨。虽出,却心比天高,顾惜朝是一个一心想要往上靠的人,他追求的是高官厚禄,是名门风范。但现在的他,不得不拉下脸,赔着笑,和一群大老粗打磕厮混,他在这里,其实是度如年。

    原本以为这样的子天知道还有多久,却是幸好……

    就在前段时,傅宗书突然来信,要他出手,配合冷呼儿和鲜于仇捉拿戚神龙。

    国家机器是强大的,李龄虽几多算计,可他到底被抓了。其实,他前脚和戚神龙分开,后脚就让傅宗书的人抓了。没了那口利剑,他唬不住人。

    知道一切的傅宗书不得不把计划提前,虽然不确定顾惜朝现在掌握了连云寨的几多力量,但也只能发动计划了。

    “其实我的布置很全面了,但我没想到,阮红袍死活要到寨门口等你,她无福消受我备下的鸠羽千夜!”

    戚神龙道:“鸠羽千夜……原来……是上古奇毒……鸠羽千夜……”

    “也不能算是真正的鸠羽千夜,”顾惜朝遗憾的说道:“我的方子虽从古方演来,可材料已经难齐备,发挥不了真正鸠羽千夜当中,屠尽城的威力。真正的鸠羽千夜只要闻了,就会中毒,而我调治的鸠羽千夜,非得入腹,才可以生出效用来!”

    戚神龙道:“那穆老四呢?”

    顾惜朝道:“他平生好酒,在宴前就喝了大量的酒,阮红袍走后,他跑去小便,我已下毒,一切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戚神龙道:“好一个箭在弦上,不得不发,这几年,我们拿你当兄弟……”

    “什么兄弟!”顾惜朝道:“我学富五车,知天下事,是国士栋梁之才,却要屈尊在这里,和你们这群不识大字的粗汉在一起厮混子。侠以武犯,你们为天地,为朝庭不容。好在我的苦子算是到头了,戚神龙,虽然我知道你的厉害,可惜,你的实力同样是金风细雨楼中最差的一个,如果是王小石,或是白愁飞,我这些兵马还奈何不得,但你……拿下!!!”

    阮红袍道:“这边!!!”

    众寨丁不怎么动,只有一小部分动了。几位寨主死了,顾惜朝控制大局。可惜这里到底是戚神龙的积威所在。寨丁们怎也不可能现在就拔刀相向。对穆鸠平动手,是大家兄弟上了连云四乱和顾惜朝手下的当,现在再让他们拔刀,却不容易了。

    冷呼儿道:“我说顾惜朝,怎么三年的时间,你没有把这里管住啊!”

    顾惜朝道:“江湖野莽,知道什么忠贞大义,不过冷将军,这是傅相的事,你不是要拖着不办,只看我的笑话吧!”冷呼儿道:“哼,老子办事不用你教,老仇,我们上!”冷呼儿和鲜于仇点了官军向戚神龙、穆鸠平、阮红袍杀来。虽然有一小部分的连云寨丁帮助,但却太少了,而且关卡尽失,地利全无,他们再无胜算。

重要声明:小说《道途之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