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六话:折赛芬请命·众寡妇出征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黑色的老熊 书名:道途之旅
    蔷薇将军道:“义父,你是说……”

    蔡太师点点头,拿起茶盅,在手里把玩,抓起茶盖,在茶面上刮得两下,轻轻抿了一口,方才道:“我大宋有几大军方势力,尾大不掉,早先有呼延家,高家、折家、杨家,后来又多出了一个凌家!!!哼哼,现在,高家呼延家等都已经不堪了。杨家虽薄有势力,不过也损失惨重,只一个折家,也是穷乡弱邦,养不了太多的军队,也没有太多的军队。折家,杨家,都不足道了,只一个凌家,却是新兴而起,论及威胁,还在折家杨家之上,朝庭一直想要瓦解凌家,都束手无策,特别是最近些子,凌落石更是得到了金梅瓶……”

    蔷薇将军道:“听说……”

    蔡太师道:“听说,这金梅瓶上有梅花五劲的奥义,习成之后,实力可以永无止尽的上涨,这绝对不是朝庭可以容许的!”

    蔷薇将军道:“那朝庭是决定动手了?”

    蔡太师道:“没错,朝庭已经授意下去,到时,凌落石一去,惊怖军将会成为我们的力量,这股力量,就由你来统率,你明白了么?”

    蔷薇将军道:“是!!!”

    傅宗书在一边道:“太师,凌落石既然得到了那金梅瓶,他的实力必然突飞猛进,对于这等军阀,当以诛首为上,可是,现在的朝庭,有这般的高手,可以将此人除去么?”

    蔡太师顿了一下,道:“你知道这次出手最积极的是谁?”

    傅宗书恍然大悟:“诸葛神侯!!!”

    蔡太师轻轻笑道:“世人皆知诸葛世家木牛马流公会的力量,却是鲜有人知道,诸葛家的武力也是相当的强悍,诸葛小花精心布置下的四大名捕所为者,何来也?就是他放弃了军权,政权,争夺而来的司法权!!!诛除凌落石,这样的案子,正是投他的心意,他焉有不尽出全力的!呵呵……他却不知,扫除了惊怖军,其实只是换了个名称,到时,这支军队,还是会落入到本座手里!”

    蔡太师说到这里就止住了,因为下面的话,是太重要了,纵然是面对傅宗书,他也不可以说下去。但,这已经够了。

    傅宗书心里明白,蔡太师想要的是什么。

    说到官位,蔡太师已经是当朝的太师,官坐到这一步,已经是到头了,但蔡太师怎么可能甘心就此为止呢。他想要的,当然是当皇帝

    不过,现在上宋州虽然不大怎么样,但国家也算是太平无事的。这种局面下,想要分割江山,独霸一域,再开国创业,谈何容易。

    所以,这个国家,得要乱起来。

    当然,后面的事,傅宗书是不会多加打听的,但他也要进行自己的努力就是了。

    朝堂之上,宋帝临朝。

    当今的宋帝是一个贪花好色之人,这一点历代的皇帝都没有改变过。

    现今的皇帝之所以立太师,主要就是蔡家和庞家,会进贡给他大量的女人。

    这些女人无一不是不知廉耻为何物的人。

    你还别说,在皇宫里,那些木头一样的女人怎及得外头庞蔡两家进贡来的那些不知廉耻的女子好玩?她们花样百出,千种玩法,让皇帝迷恋不已。

    纵然知道,这样下去,自己的体会大亏特亏,那也是没有办法的。

    反正当皇帝就是这好,如果不努力破瓜,这皇帝还有何当头。

    最得皇帝喜的,除了庞太师的女儿精通第房中术的庞妃,那就是蔡太师的女儿蔡绰。

    前线的塘报已经把军送到宋帝的手上。

    这个金鱼眼的皇帝懒洋洋的瞧了瞧,死二十万人?皇帝有点儿肝颤。

    “怎么死这么多人了?”皇帝把塘报军丢在龙案上,伸手在自己唇边弄须,道:“不是说,前段时间仗打得不错嘛?一死就是二十万,我炎宋有那么多兵这样的死吗!!!”

    老剧,这个时候,庞太师就跳出来了。

    “臣启陛下!!!此战,全是杨文广、杨文举玩忽职守,行此大错,犯下大罪,臣请陛下将杨氏一族拿下大狱,按罪论处!以正国人之心!!!”

    “这个……”宋帝多少是要给折太君一点面子的:“老太君,你有何话说啊?”

    折赛芬上前道:“前线到底是怎么回事,塘报已经说清了,虽然是大败,但辽人行邪术,布邪阵,这也是防不胜防的事!老请领,许可杨家出征!”

    “哦?”宋帝笑了:“浑天侯打算出征了么?”

    宋帝荒银,当初封穆桂英为浑天侯,其中一个缘故就是看那穆桂英漂亮。

    漂亮妞容易得到高升的机会,这点在二十四州界也是一样的。

    下穆桂英闪步站出道:“臣愿出征!!!”

    庞太师轻笑道:“浑天侯上次出征,也是二十年前的事了吧,这段时间,浑天侯久不上阵,前线的精英将士又为邪阵一空,现在可以调集的兵力,多是地方民团乡军,这样的军队难以服众。纵然是浑天侯,又一定可以镇住这些地方军兵么?还是说,浑天侯想要朝庭的军出动!!!”

    上宋州大宋国的军虽不错,但却是以拱卫为主。

    假若朝庭失去了这支军,或是这支军折损良多,那么,位于平原地势的上宋州都城,就要有可能面临不堪的命运。无论是折家军,还是惊怖军,或是那些江湖势力,还有一直挥之不去的方腊之军,都是朝庭的可能(忄生)敌人。面对这样的局面,朝庭威严尽失,国家面临动亦为可知呢。

    所以,军不轻调。

    一般况下,是绝对不会调动这支军的。

    宋帝犹豫起来,不过,他贪婪的目光还是暗中打量浑天侯。

    练武的人就是不一样。

    和庞妃一样。

    那庞妃已经三十多,但和浑天侯相似,都是一副青少女模样。

    庞妃是年纪小点,又保养有术。

    浑天侯就是太少接触到男人了,而且武艺修为比庞妃还要高强。

    荒银的宋帝已经打定主意,回头让庞妃穿浑天侯的衣服打扮,玩玩角色扮演。

    宋帝虽然不能染指臣妻,但却可以利用这角色扮演的游戏让自己得到满足。

    好在……这个时候,蔡太师总算是站出来说话了:“臣请陛下!浑天侯武艺精湛,又有破天门阵之前功,再加上折老太君威能服众。若是以折老太君为帅,以浑天侯为将,此将帅同心,必可大破敌者,自古以来,邪不胜正,放任辽人摆那等逆天邪阵,实不为人子,当以大军除之,方可显我朝国威!!!”

    宋帝大喜,道:“卿言之有理!”

    当下,就发下了旨意。

    著折老太君挂帅,由浑天侯统一指挥,把北方的军权交付到杨家的手里。

    但这里面却并非全然的好事。

    北方的府兵死伤泰半。这一点是怎也绕不过去的。虽说这点损失算不了什么,可损失就是损失,杨家也非折家那样,在地方上拥有强大的军权。

    现在的杨家,真正可以统管到的,也就是三关。

    三关寨那里可以听任杨家的部队,充其量,也就是十万左右。

    这区区的兵数,实不足道。对于两国动辙十几万,二十万,三十万,甚至五六十万大军来说,十万又算得了什么呢

    可是……也没法子吧!这就是杨家争取到最好的条件了。

    折老太君匆匆回府,就要发动杨家府兵,进行动员,要进行一场大战。

    当此之时,却听说有贵客临门。还是玄门高士,这让折老太君又惊又喜,当下就过来看。

    折赛芬跑过来一看,却是一惊。

    就见三个女冠,一个老人,和东方未晞一并说笑。

    折赛芬进来,微笑道:“王英,这是……”

    东方未晞忙道:“这是我前世的道友……”原来,来的人是南宫飞花、柳玉清、孙绮三人。至于那名老人,是南宫世家派出来,保护南宫飞花的,名叫南宫一风。

    “霸邪上人?”折赛芬也是听过南宫一风的名号,却不是美名,而是恶名。

    南宫一风讪讪笑道:“让老太君见笑了,区区恶名,何足挂齿。”

    原来,孙绮回来之后,和南宫飞花、柳玉清结成道友。

    当时东方未晞不由己,她们也不好多管。

    正当这个时候,南宫一风来了,带来了南宫世家的命令。

    这南宫世家的家主南宫平死了,还是死于南宫恨之手。南宫平死后,传令,让南宫飞花,以正名从南宫世家里选出下任的家主。

    南宫飞花很快的,就从南宫世家里选出了南宫玉伯为南宫世家新任的家主。

    她也因此功,回复了南宫之姓,并且入了道籍,成为一名女冠。

    当然,她的小贴跟班柳玉清自然是和她一样的选择。

    由于她们两个和孙绮关系不错,也认识,就交结成了道侣,在一起论道修行。

    呵呵……要知道,道侣并不是一定要男女关系,非男女关系,同(忄生)者,也是可以结成道侣的。所谓道侣者,不过是在修道的路上,结交的朋友而已!是可以坐而论道者。此之友者,即为道友。

    这三人解决了诸多问题,现在心血来潮,就来访东方未晞。

    虽然东方未晞转世,丢掉了太多的记忆,不过,关于修行方面,那些记忆他可不敢丢。

    在六代老妖的妖术下,这部分记忆被珍贵的保存下来。

    也就是六代老妖,你换了任何一个,也无法有这偷天之功,可以把前世的记忆大量的保存。是以众人前来,东方未晞心不错,和她们谈论修炼方面的事。

    南宫飞花、孙绮修的是太清道术,柳玉清修的是玉清道术,东方未晞修的是上清道术。

    三人这样和东方未晞论道,对各人都有好处。

    正所谓,它山之石可以攻玉也。

    众人说得开心,东方未晞也实是被那些寡妇折腾的够了,大家就没休的。却是让折赛芬进来撞个正着。当下折赛芬上前和孙绮等人行礼。别人也就算了,但南宫飞花却是要注意的。为什么?因为南宫飞花名气大,她的《碧落飞花集》在二十四州界现在可以说是销书。

    哪个国家,不得要有刑名问案?而《碧落飞花集》就解决了这大麻烦。

    毕竟,《洗冤录》虽好,却是法医们看的,而杵作,这一行当在哪儿都不大吃香。

    反之,这《碧落飞花集》是专门讲刑侦探案的,无论是杵作也好,捕快也好,那些当官的也罢,都是可以从中得利。当然,看的时候,不说看《碧落飞花集》,这个男权思想还是很严重的,得在外面包一《洗冤录》的封皮。

    虽然无知者只知《洗冤录》,但那些大家,焉有不知南宫飞花大名的。

    两边客气一下,折赛芬就请教起邪阵之道了。

    南宫飞花道:“这个……贫道修道浅,于阵法之道还差些火候,未知孙道友怎么看?”

    孙绮和东方未晞时间长,也知道些,道:“我知道邪难胜正,但细究却是不足,兄长怎么看?”她却是问到了东方未晞的上。

重要声明:小说《道途之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