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八话:复仇起义军·血战三关下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黑色的老熊 书名:道途之旅
    骑兵做战,其特点就是来去自由,我打你的时候,你打不了我,我打不动你,走人,你也追不了我,此便是骑兵的优点之所在

    当然,使用骑兵有三大缺点,第一,骑兵需要骑士,并不是所有的人都可以胜任骑兵。

    其二,骑兵需要大量的装备,如果是重装甲骑兵,无论是对马匹还是铁器等都是大要求。

    最后一点,那就是骑兵费马。或许有人会说,北国还缺马吗?缺。

    这个世上,说到马,是无论如何都缺少的。

    真正的精锐部队,使用的马匹,绝对是常人无法想象的。

    马这东西看似强大,其实贵。天气冷,食物有问题,都会影响马匹的战斗力和生命力。

    这也是辽国本来是骑兵大国,但到了现在,却是渐渐发展到了以步军为主。

    因为,文明起来的辽国,发现养骑兵真是一件要命的事。

    养普通士兵和骑兵是一个巨大的差距。

    养普通骑兵和养精锐骑兵又是一个巨大的差距。

    养精锐骑兵和养重装甲骑兵更是一个无法弥补的差距。

    这差距一层层的累积起来,可想而知是多么的巨大。

    南院大王萧远山的确是拿得出上万计的骑兵,但拿出整三万计的精锐骑兵,这还是很要命的,再加上他的目的是敌出战,所以,只带了一半的骑兵,另外一半,就是步军。

    这步军,就是饵。

    看到这些步军,本来无意出战的宋军心动了。

    宋军军势庞大,一出动就很多的士兵,他们的骑兵不足,喜欢结阵以营。这样的阵,让辽军的马队骑兵都难以发挥战力,是宋军自峙的根本。但问题是……这样的步军速度慢。

    好在,这慢慢的步军,打骑兵显然是望儿归去,打步军,却是有可能一口吃掉。

    如果能吃掉上千辽军的步军,一定可以使杨氏兄弟名声大振

    想到了这里,杨文广当下就忍不住了,他道:“开城门,大军出阵!!!”

    为了怕敌人不战,他故意只以少数兵力先行。

    打头的自然是他的王牌部队,火山军。

    火山军是杨家起本的军队,打从金台侯的时候,就存在了,是杨氏的立族之本。

    杨氏兄弟对火山军的态度是最好的,至少,那萧盈盈,就让这些老兵们分甘食味。

    现在打这种硬仗,这些老兵也是要拿出命来拼。

    他们一出来,萧远山就气得不得了,他没有点兵应战,而是只引少数精兵,直接上来了。

    萧远山力气十足,他大力抽马,胯下骏马飞一般的冲出。

    两个当先的骑士被萧远山一刀两断!但见萧远山一金铜锁子甲,手持长方马槊,头上雉羽飞扬,一点英雄红在冠前晃动,金光闪闪,闪闪金光。

    “大王万岁,万岁,万万岁!!!”

    “大王万岁,万岁,万万岁!!!”

    “大王万岁,万岁,万万岁!!!”

    辽军的士兵大呼不已,兴奋的无法自己。他们一向对南院大王萧远山的龟缩战术不满,但现在看到南院大王的雄姿,过往的思量都在这一刻化成了云烟。

    北国武者,最大的毛病就是强者崇拜,萧远山武力过人,他们就会信服他。

    跟随狮虎,好过跟随牛羊。

    杨文广大怒,道:“敢杀吾帐下之兵?死来!!!”他两腿一挟马腹,整个人冲过去。

    萧远山恨杨文广一个洞,看到其来,当下大舞手中的长槊。

    杨文广大吼一声,就是一招——凤凰三点头。

    这大枪枪头子在白蜡杆子上晃动,一抖就是三朵花,他固然不似浑天侯那样一撒枪如雨,抖枪如飞花,大枪舞起,如梨花绽放,层出不穷,却也可以使出这虚实相间的招术。

    三点头,点头,点左右肩。

    点头就不要说了,点到了左右肩,那就可以废去敌人的武力,再说点中了这肩,大枪只消横着来那么一下,就可以抹断人的脖子。

    “喝!”

    萧远山音如雷喝,他的梵音佛唱化入到这一声喝里,几乎把杨文广的枪势都给破了。

    杨文广知道不好,手下当即加劲。果然,萧远山只把大槊微微一杠,就将杨文广的大枪给格开。槊杆的确是不错,但想要舞得和白蜡杆子一样,却是难得。

    可在萧远山的手上,却就是如此。

    “杀!!!”萧远山反守为攻,大槊舞如一团劲风。

    杨文广大枪也改了势,如果是一般的敌人,他的大枪就会枪舞银蛇,原弛蜡象,敢于任何人试比高。可是面对萧远山这样的高手,他的大枪就不敢往里面抢了。万一抢了一个空,对方的马槊,可以刺,可以斩,可以切,可以扫,可以打,可以砸,在诸多用法里,随便一个都会让他束手无策。

    萧远山也是心里暗叹,换了一般的宋国高手,那些用枪的,他的这槊都可以其内入,再以自己手腕子上系束的布条进行袭杀。那是绿布刀一系束布成刀的绝技。

    但杨文广却可以止住自己的声势,他守住了自己的圈子,但求无过。

    他这么但求无过,就使萧远山急切下拿他不下来。

    这是马战,不是步战,在步战,你可以纵横跳跃,哪怕你是在地上滚来打去,都没问题。

    若在马上还那样的摇来扭动,一个体失去平衡,就是取死之道。

    在马上,打起来,往往都很死板,连关武圣骑马打仗都要使拖刀计,可见于此了。

    你若无法在第一时间把对方从马上打下来,那么就要先求稳妥,这样才是马战上策。

    杨文广将门世家,这个道理他焉有不懂的。

    那边火山军也围杀过来,火山军不愧是火山军,清一色使朴刀的。

    这朴刀又称江湖刀,在上宋州的上宋国,对兵器等物管理十分严格。

    在这诸多的兵器管制中,却还有一件东西,深受地方民众的喜欢,那就是朴刀。

    朴刀其实就是一把普通的厚背刀,这刀看似平平,但在用的时候,却以木杆子把刀柄子连在一起,用之双手把握,可以大斩大劈,大砍大剁。威力运用起来,当说无穷。

    持这样的兵器上战场,最好的就是给对方制造伤残。

    打仗最怕的是什么?是死?非也,非也。而是残疾。

    死了也就死了,人死如灯灭,一闭两瞪眼,啥事也没有了。纵有天大的事,那也是活人的事了。但……残疾却又怎讲?那可是生不如死,从原本生龙活虎的汉子,到生活不能自理,这种差距,可以让英雄汉变成扫地虫。

    哪怕是风流潇洒枪法过人帅气掉碴儿的小马哥,在腿给打残了之后,也只能给人洗车开门当一个吃盒饭的。

    所以,火山军是可怕的,和这种部队对打,死了还好,就怕不死。

    刺死砍伤,用朴刀作战的火山军早早把这一点领悟到了神髓里。

    他们与人战斗,往往喜欢大劈大砍,却不是劈头斩,而是斩手切脚。被这刀斩了手脚,切削了手指,那人可就废了。面对火山军,越是精兵越是肝颤。

    果然,萧远山边的部队有点畏缩,他们喜欢用步兵去填这群精兵,却不想自己填进去。

    但萧远山不怕,他的大槊扫了起来,巨力!!!巨大的力量!!!萧远山力过千钧,他的力量浑重无比,大槊切斩,火山军虽强,竟然让他一口气杀了五个,连先前的两个,是七个了。

    在战场上杀七个小兵,这看起来是没啥了不起,摧敌于正锐,杀敌于正锋,一口气杀了对方七个士兵,这是怎样的一种战斗力?而杨府虽富,但火山军这样的士兵,又岂是轻得的。

    这些兵,都是老家丁老火山军的军属中一代代成长起来的职业战兵,他们的命那叫一个金贵,随便拿出一个,可以在别的普通地方军中为长为官。

    这样的杀法,果然让火山军一顿。

    但萧远山也吃不消,他不是术士,不是修真者,他的武技虽强,但甫一下子连连动用这样的巨力,他的气血也略有翻腾,再这么打下去,他的气力若是不济,那也就是要死了。

    战场上的猛将,最大的特点就是要保住自己的气血稳定。

    要让自己没有急促的呼吸。

    只有这样,才有充沛的体力,可以应付意外之事。

    若力气不够了,真气再多,也没用。

    萧远山退!

    杨文广也是惊,他也止兵,火山军也退。

    后方,杨文举提大军来了,主力骑兵已经到位,但却没有冲杀。

    “喝喝喝喝喝喝喝……”在诸多军官的叫喝下,大批的宋军步兵冲出来。

    最前的宋军步兵是轻兵,上无甲,只在腰间配了把刀。

    这些步兵提着鹿砦冲出,把那鹿砦先一步放在前方,往前连连绵绵的推去。

    随后,大声的叫喝,一批批的重闭甲步兵步出。这是宋军士兵的中军主力,步人甲士兵。

    这些步人甲士兵其实就是宋军最强劲的重装甲步兵。重装甲步兵是最廉价,最好用,也最实用的一个兵种,他们提着长矛,一步步,齐齐的叫喝,踏着统一的步子,步出在鹿砦后。

    又有神臂弩弓兵等宋军士兵陆续而出。

    宋军打的主意很简单,防守反击。这虽然不是足球,不过,宋军现在就好比那意大利队。

    萧远山冷哼一声……你们要玩,我就跟你玩!但他心中还是悲叹,自己的军兵还是要再死一些,但这是值得的,钓鱼还是要下饵,这点代价,为了全歼宋军,值得。

    当下,萧远山开始以步军前进,进行防守进攻。

    辽军的步军甲胄是无法和宋军相比的,但他们却有大盾,这盾不过是木头的,大多还是过去从宋国那里缴获的,不过,它山之石可以攻玉也,这种别人的盾牌一样是可以使用。

    宋国也要尝到自己精工细作的军器的滋味了

    “喝喝喝……”

    “喝喝喝……”

    ……

    连绵的声势,这是突如其来的一战。杨文广和杨文举都有点担心,生怕萧远山这就走了。

    假若萧哥现在走了,那杨氏兄弟也就是追杀一些辽军的步兵而已,难以堪称大捷。

    好在萧远山开始冲了!他亲自领军冲杀,那是辽军的真正精兵

    “杀杀杀……”

    “杀杀杀……”

    一把把弯刀向天而起,随后划向前方,指在宋军的军阵前。

    辽军在萧远山的带领下,分成两边,一左一右,绕过了鹿砦,向宋军冲杀。

    “竖矛!!!”

    “竖矛!!!”

    军令下达,宋军步人重甲兵把长矛直直的竖起,一根根闪亮的寒矛,那矛锋让人心里生寒。又一声军令:“向前!!!”

    “唰!!!”

    数千把的长矛一个劲的指向了前方,宋军把矛柄倚在后的地下,斜斜向上

    “杀!”辽军无视这矛阵,直面的扑杀来了!萧远山冲在第一线,他的大槊一扫,“咔咔咔嚓嚓嚓……”一柄柄长矛被切削而断。顿时,军中血花,如焉绽放。

重要声明:小说《道途之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