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七话:符笔绘鬼雄·阵成赴三关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黑色的老熊 书名:道途之旅
    两个弟子的走,让任道安有些受打击,不过,他很快就放下了。

    命,这都是命啊

    原本,任道安的计划就只是让他自己成仙而已,自己成仙,会一步登天,虽然品级是差了点,但怎也是一个仙,可以在这世上活很多年。这就是任道安的所求。

    天下道很多,我只问一句,可能长生否

    修炼这天门阵,如果不用两个阵眼,一个也不是不可以,但那样的话,就要阵主自己殉阵了。如此成仙,也不过是一个鬼仙。成为鬼仙,只不过是一个半仙。

    而两个阵眼,不仅可以让任道安多一个金牌打手贝蒙多这样的鬼雄,仅那十万鬼兵,就可以让任道安成为一方之雄也。

    修这样的术,危险是有的,万一此阵告破,他任道安要么死道消,要么会和贝蒙多一样,沦为阵灵,一个阵两个灵,白白的便宜它人。

    但这样的可能(忄生)委实是太低了。

    想想也是,他任道安的目的只是利用此阵和凡人征战而已。一般的修道者,轻易不会沾染这样的因果。因果这个东西不是可以轻易碰的。修为低的奈何不了这新天门阵,修为高的有自识之明,也就不会插手这样的因果事端。

    南院大王校场

    十万大军还都不知道怎么回事。

    他们被调集也非一,这些人都是地道的辽宋人,原本以为是当炮灰,反正他们就是干这个的,也不大在乎,却没想到,一直以来,都是好吃好喝的招待。

    这样的目的也许是好,但其实是相反,纯粹是任道安告诉萧远山,军魂,那老病饿死的,和那营养不良的,和强体壮,精血充足的,可是两回事。

    是以,他们得饱食,隔段时,还有食可吃。

    在这样的保护下,他们已经习惯了这个大好的子。

    偶然的时候,上面会发下来一些道符,军令要求他们戴在上。

    这样的事也搞过几次,都没有问题,因此士兵们都一一从命。

    而现在,他们又得到了一次吃的机会。

    十万人一起大啖,可比八个老婆一起上吊壮观多了。

    不过,他们同样的,在吃前,被检察了符,他们被要求戴上一枚道符。

    只是他们并不知道,过去这还是假,但现在,用的道符,却是真的了。

    一般的道符,需要使用到黄纸,黄纸的要求并不多,正常一般的黄纸且也就够了,唯一的要求就是吸水(忄生)能好,可以容纳更多的朱砂。

    特别是的那朱砂,这朱砂是以丹砂和黑狗、黑猫、黑羊、黑牛、黑猪等黑色动物的血和成。这样和成的血朱砂,才可以更好的配合任道安的军魂道术。

    同一个时间吃饭,这样下毒,才好一次把这十万人尽数毒死。

    南院大王军营外,一队南院大王的亲兵卫队在等着,把知道这件事的人尽数杀死。

    另一边,任道安起了一座高台,台上布满任老道的道符,这是乾天凝元阵,这个阵可以更加的让任道安借来灵力以为己用。这是个人修为不足的人,所使用的一种常见道术。

    在祭台上,摆放七十二面旗幡,其中两面是血色的,七十面是黄色的。

    这幡是用来聚魂的。其中两面主旗幡,一面是任道安的,一面是贝蒙多的。

    贝蒙多现在赤露体,一丝不著,立在一万字符内。

    任道安手提一桶,桶里是红色的朱砂。老道手提一笔,这笔是以室女(阝月)部的毛制成的。这是以邪治正。这样的符笔恶心是恶心,下流是下流,却自有其芳,自得其乐。

    阝月)毛笔在贝蒙多的上笔走龙蛇,画出一长长的长符。

    “神笔最灵,二炁合并。天蓬与我,大仙卫形。辟除万病,使我长生。符笔一扫,民得安宁。急急如律令。”

    镇符头。

    绘符

    挂符尾。

    压符脚。

    很快,贝蒙多的上就布下了任道安的邪道巫符。此符可以唤醒贝蒙多上,可能会有,也可能不会有,天知道会不会有的巫族之精血。有了此精血,再死去,立时可以为鬼雄也。

    得鬼雄使可御兵。

    死去的军魂兵正常难有理智,容易失控,沉浸于杀道之中。如果没有鬼雄镇压管理,就会成为灾祸,这样的鬼军,任道安是控制不了的。所以道门的修士发明了,和有理智的鬼雄打交道,利用鬼雄来控制鬼魂军。

    这个方法可好,但也是邪术。缺点就是,如果鬼雄给人灭了,那任道安纵然是人阵一体,人与阵和,也要实力大减。就好似一个可以打出力量与技巧的高手,变成了一个空有蛮力的武夫。

    不过,对于修道资质差差的任道安,难道还有更好的选择么?

    他可不是东方未晞,东方未晞可以利用到黑山六代老妖进行转世。

    任道安拿什么转世?他这点灵智,这边转世,那边就会以一个傻子,或是一个什么事都不懂的小孩样出生,就此沉入到这无尽的(车仑)回里。

    是以,新·天门阵,就是任道安唯一的选择。在求道的路上,方法有很多种,任道安走的就是他的这条路。

    “贫道会唤雷来击你,被雷击,死后可能会魂魄不存,但若保住一点真灵,存住灵魂,立刻可以更上一层楼,到时报仇机会更大,你可愿赌?”

    任道安看好贝蒙多,提出了这个要求。死是死,怎么死都可以,贝蒙多可以自戗而死,也可以切腹断首,但这都是下乘。这样的死虽然壮烈,却还差点。

    想要成鬼雄,是肯定的,但要死后实力激升,就要选择怎样的死法!

    贝蒙多道:“贝蒙多听从仙长吩咐,百死无悔!!!”

    “好!”任道安摇起警魂铃,开始行()。

    “吾乃东方青帝灵,混元九炁而化生。配合乾坤与万物,辅三台兮佐北辰。扶持乾象统千兵,角亢氏房助吾心。尾箕合兮合吾真,披月兮戴星辰。吾从此处领天兵,风车雷车水火车。兴霹雳兮起风云,千兵万将护吾。从此乾坤亨利贞。”

    任道安行完步罡,再念祭令:“千变万化,一炁而分。一变为三,三炁而成。三化为五,五炁灵君。北方大将,里煞威神。天蓬元帅,下领九。九之主,遵令而行。六洞魔首,同入天宫。天宫之内,幽狱重重。刀山剑柱,枪刀如锋。横交坚起,寒黑昏蒙。速化天狱,收妖凶。急急如律令。”

    两咒一过,任道安抓起一把道符,再行()术道:“天皇号令,飞剑斩起,黑雷翻天。大煞天煞将军,伽叱地煞将军,那耶年煞将军,摩罗月煞将军,天伽煞将军,摩诃时煞将军,咤咖水煞将军,勒叉火煞将军,摩呵三十六雷煞等,众只今撼动天地,冲破雷城。飞天霹雳,杀伐邪精。大施甘雨,普济群生。违令煞神,随符斩落。急急如律令!!!”

    咒完雷至。

    就见天翻云黑,暗流汹涌。

    蓦然,一道云中飞电从云中飞落,直直的击在贝蒙多的头上。

    一道。

    两道。

    三道。

    在任道安的行()下,一口气,老妖道招来了三道黑雷,雷落于顶,轰得贝蒙多体发黑,皮焦烂,双目圆瞪,却是往后仰倒,倒地而死。死了。

    任道安忙念追魂咒:“灵来我幡,阳灵返汝残。北斗天蓬敕,玄武开关。魂魄乘吾召,急急附吾幡。急急如律令!!!”

    一道虚影出现,这人就是贝蒙多。他已经死了,但的确如任道安的算计,真灵不昧

    “贝蒙多在此!!!”他一声应喝,子一变,黑气腾腾而出,钻入到任道安拿出的那灵旗幡中

    又过得一会,任道安披头散发,手提桃木剑,挑起道符,道:“灵来我幡,阳灵返汝残。北斗天蓬敕,玄武开关。魂魄乘吾召,急急附吾幡。急急如律令。”

    这回……却是十万魂飞出

    十万辽宋人的大头兵已经被毒死,人死魂存,这些魂本为碎片,但现在,却在任道安的妖术下,一一化成了完整,投入到被任道安备好的天门阵旗里。

    大术一成,天地雷动。

    不过,那雷却没有落下来,因为此术是吕洞宾传下的,是道门正宗,虽然是妖术邪道,却还是得到了四代北海玄龟的首可,这老婴龟并没有动手。

    得到这么多旗,任道安哈哈大笑!

    那边,萧远山出现,他一个纵跃上了台,道:“仙长,如何?”

    任道安一指诸多旗幡,道:“吾道成矣!!!”

    萧远山大喜,忙在任道安的安排下,点了本部的三万辽兵,开始前往三关寨。

    此阵虽成,却并不是大成,想要大成,就要杀人。

    最好的方法,就是先由萧远山敌,再由任道安布这新天门阵。

    然后萧远山败军过阵,宋军入阵,只要宋军入阵,生死就由不得他们了。

    到了那时,十万军魂兵会在贝蒙多的带领下杀出来,杀的人越多,天门阵就越厉害,天门阵越厉害,任道安的修为就会越发的飚升。

    三关寨。

    这是宋国穷二十年心血,一点一滴铸就起来的人造大寨。说是寨,其实是石头城。

    以此三关,宋国常年驻二十万大军,把这门户把守的死死的。

    在必要的时候,还可以调动后方的六寨官兵,那又是十万。

    整个三关寨,可以一次调出三十万以上的兵力,面对这样的兵力,就算是五十万,甚至上百万的辽兵,也未必可以把这三关寨拿下。宋军善守,名动于此。

    杨氏兄弟上了城头,他们两都是一副神足意满。

    不得不说,杨氏兄弟是成长了。在这里,他们的确是干了很多恶事,也的确是纵于声色。但就算是如此,他们仍有保持了自己应有的战斗力,他们在做那些事之余,还是自己自行的修武,杨家的武学本就了不起,他们的实力不降反升。

    “哈哈哈哈……”杨文广也是成长起来,一看烟尘,笑道:“看看,区区数万人,也敢来我三关寨?”

    辽军的野战是强,但来三关寨,最少也是二十万,或是十万多。现在,萧远山打出了南院大王的旗号,却仅仅三万兵马,这种寡少的兵力,怎在杨氏兄弟的眼中

    杨文举看了道:“奇!”杨文广道:“何奇之有?”

    杨文举道:“辽人多骑,何以他们三万人马,却泰半步军?”

    杨文广大喜,道:“果然是步军?”忙拿过千里镜看,果然,来的辽兵的确是辽人,但却是步军一半,骑军一半。辽军若全是骑兵,那杨文广只会守,但辽军有泰半步军,这仗就要另有算计了。

重要声明:小说《道途之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