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四话:杨氏行无道·郡主倍受辱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黑色的老熊 书名:道途之旅
    辽州。

    大辽国。

    南院大王府。

    “砰!!!”

    一只精细的白瓷杯狠狠的在地上摔碎了

    南院大王萧远山一副大怒的样子:“什么?宋军把盈盈抓走了?”

    边上,一员英武悍直的男子站起:“怎么会这样?郡主怎么会被宋人抓走?”

    这个英武帅气的棒小伙就是贝蒙多。

    他看上去也许小,也许秀气,但却不可以小觑他,就一些老萨满说,他的体里可能有远古巫族的血统,是以这个小小的贝蒙多力大无穷,在战场上的时候,一力当百当千。

    问清了况后,贝蒙多道:“大王,请派我一支兵马,我立刻前往三关,把郡主救回来!”

    萧远山却犹豫,他顿了一会儿,道:“盈盈到底是我的亲妹妹,她出了事,我能不关心?但现在盈盈在宋人手上,他们奇货可居,我们贸然行动,只怕反会害了盈盈。”

    贝蒙多道:“那我们现在怎么办?大王,郡主在宋人手里啊!”

    萧远山道:“我是南院大王,是辽国的南院大王,我的每一个决定都关系到成千上万人的生命,没错,盈盈是我的妹妹,但我不能因为这件事,就枉动大军,使无数我大辽的勇士战死沙场,一个比大辽之军,如何比,如何选择,贝蒙多,你也是我大辽的将军!!!”

    贝蒙多道:“可是……”

    萧远山对贝蒙多道:“你的心,本王不是不清楚,可是现在也只能克制,听说宋人一向守礼,过去禽兽的事想必不会干出来,再说,盈盈到底是我的妹妹,他们不看僧面,也要看佛面,看在本王的态度上,多少会容忍一二!本王派人出使三关,就这件事进行谈判,想来于一个女人,他们宋人会放过的……”

    贝蒙多无奈,只得这样去办。

    他本也有心自己出使,不过,萧远山派出了两个人。

    这两个人其实就是姜彬和程刚,他们在战场上,怕不是贝蒙多的对手,但说到武林的争斗,贝蒙多却没有法子了,只好干等著。

    宋营里,杨文广和杨文举一起(弓虽)(女干)萧盈盈。

    被抓来宋营仅一天不到,杨文广和杨文举就把她给(弓虽)暴了。

    两人玩女人方式多了,花样百出。

    原本,萧盈盈是宁可死掉也不想要被……不过,宋国的奇银技巧太多了。他们有的是手段。杨氏兄弟别的没有,什么“三(米青)采战丸”、“五(谷欠)香”、“奇银合欢散”、“银不能移”、“我一支柴”、“贞妇烈女”等大把的银药,一一的使用在了萧盈盈的上。

    这般的银药,莫要说是萧盈盈了,就算是再贞再烈再坚再纯的妇人,纵然是那烈女传中的女子,若中了这些银毒,怕也是必必银必浪必放无移。

    醒来后的萧盈盈痛不(谷欠)生,她几度想要寻死,不过却无法。

    必须说明,杨氏兄弟在这边疆,干了很多这种事。

    他们的这种心理是可想而知的。

    凭什么你们辽人可以抓我们宋人去(女干)去银?

    既然你们可以做初一,那我们自然是可以再做十五。

    所以杨文广和杨文举很快的就找到了他们出击的动力,就是频频的出击,抓那些辽国的女子来进行(女干)银。反正这样的事做得是……越坏越做,越做越坏,就好比用抹布抹在白墙上,开始的时候,两人也许还会受到良心的谴责。不过,当时间长了,心黑了,也就习以为常了。

    刚开始的时候,谁都会受不了,不过习惯了,也就是那样了。

    就好比杀手杀人,刚开始自然是不爽,但杀得多了,就觉得也没什么,就好似拿刀去杀猪一样,一刀往里狠狠的捅下去就够了。

    杀人……好简单的。

    被折魔的萧盈盈……现在她是不会说话的,嘴上被加了一个开口笑,上就别提了。

    她不堪的被杨文举……

    杨文广已经累了,他在这个美女的上用了太多的精力,已经不想再动了。

    营外,还有一间花帐。那里面是被抓来萧盈盈边的女兵。

    这些女兵同样没有好下场,她们很多都受伤了,但现在一样的被扒得光光的,一丝不挂的在营帐里成为宋军的营(女支)。不,事实上,她们比营(女支)还不如。

    在三关的宋兵大多都是本地兵,或说是有很多本地兵。

    这些士兵都有家人被辽人打杀抓过,长年累月,积下来的仇恨使他们对辽人的女子也是一样的残忍,甚至,文明的宋人在某方面更加的变态。

    辽人顶多是把女人关在一个房里,大家(车仑)呗。

    但宋人,他们更恐怖。

    那些辽女,(忄生)子贞的,被打掉了嘴里的牙,因为宋人不想她们有牙可以咬,吃东西,喝粥也就够了,实在是不必劳烦到牙齿。这样,宋兵可以不用开口笑之类的东西来享受辽女们的口腔,而不必担心被辽女一口咬下去。

    这还是贞的,烈的,宋人使用精巧的,层出不穷的方法,把她们的筋给挑断了。

    还有一些,宋人甚至残酷的把她们的手脚斩掉,再她们的断肢上装铁钩子。

    玩的时候,就使用链子把她们肢体上的钩子钩起来,使她们体横空,然后想怎么玩就怎么玩。

    最后一种的,是那些被木笼囚住的,她们的头部和都露在外头。

    士兵们根本不顾她们的卫生,只是这样的做。

    瞧瞧……

    虽然残酷,但这种残忍也是有上下之别的,你若老实听话点,嘴里只是少了牙,还可以喝喝粥什么的,被那些宋人玩弄。如果运气的话,也许有穷光棍的宋人会拿来当生娃工具。多少也算混成了孩子他(女马)了。

    但若有那不幸的,只能头在外,整个人在那笼中,被人当猪一样的养着,吃最不堪的食物,被宋兵不要钱的(女干)银,一直到她们全部痛苦不堪的死去。

    就算死去,也休想好死,宋兵会把她们上进行洗涮,然后挑选柔嫩的部分吃掉……

    反正俘虏,这样的命运是很正常的。

    营外,小兵报道。

    “何事?”杨文广有点肾亏的问。

    “辽人来使,想要就他们的郡主和我们谈判……”

    杨文广哼了一声,那杨文举这时也泄了出来,道:“哥,怎么办?”

    杨文广懒洋洋的道:“你玩够了么?”

    杨文举道:“至少也得让这人怀我们的种两胎,再让她给我们的兄弟们乐呵一下,现在就放,怎么舍得!”杨文广道:“那你知道怎么办了?”杨文举道:“哈哈,我明白,我去!”

    未几,辽使回,他们回到了辽国。

    这样的景完全是南院大王萧远山意料之中的。

    这几年来,他早早的知道了杨文广和杨文举是什么样的宋人,对于这样的宋人,他们会干下的事,他也是深有印象。所以,他知道,或是可以肯定,那两小子不会放过他的妹妹。

    假若这两小子被自己在战场上打败,也许会杀了萧盈盈出气。

    但他们在战场上没有失利,现在怎可能因为自己派出使者就放过萧盈盈呢。

    贝蒙多道:“大王,宋人犯,打吧!!!”

    萧远山道:“至少现在可以知道,盈盈还活着,他们没有说盈盈死了,就说明人还活着。如果我们兴兵,他们急了,杀死盈盈怎么办?我们派兵,他们把盈盈绑在三关又如何?你下得了令去攻城吗?”

    贝蒙多道:“但我们也不能这样什么都不干呀!!!”

    萧远山道:“你莫急,治大国如烹小鲜,这种国之大事,怎么可能说做就做!越是这种时候,越是要小心,打,你以为本王不想打吗?本王已经集中了十万以上的大军,就在前线,只要盈盈回来,我立刻兴兵,非给盈盈出口气不可,但只要盈盈一不归,我们就不能这样!你想要娶活盈盈,还是死盈盈?”

    贝蒙多道:“自然是……什么?大王……你是说……”

    萧远山道:“你和盈盈的心思,那丫头都和我说了,我也不是那迂腐不化的人,只怕……”

    贝蒙多道:“大王……”

    萧远山道:“只怕到时,盈盈回来……受大辱……你却不会再要她了……”

    贝蒙多道:“大王说哪里的话,男人不能保护自己的女人,是我的耻辱!!!”

    萧远山动容,他叹了口气道:“你能这样想,我算是认下你这个妹夫了!现在你莫要急,我们还是等的好!”

    于是……萧远山再派人。

    人来,人往。

    你来,我去。

    这般来来往往,左右一转,就是半年多了。

    半年的时间,萧盈盈的处境真是闻者伤心,见者落泪。

    此际的她,大腹便便,已经被(女干)成孕。

    就是如此,杨文广和杨文举也没有放过她。这兄弟俩自己玩她,已经玩得腻味了,但他们却可以让宋营的士兵也来分甘食味,甚至杨氏兄弟还拿抓来的大狗……

    这种种的不堪,萧盈盈若是可以,已经自尽了,但她却无法自尽。

    她此时的牙齿也和那些被俘的女子一样,被敲落下来。

    这一颗颗白玉也似的牙齿被串在一起,成了项链,挂在萧盈盈的脖颈上。

    光秃秃的上下腭,萧盈盈莫说神智不清,自主于沉,就算她有意识,要咬舌自尽,也难以嚼动她的香舌。至于手脚,总算运气,杨氏兄弟没有把她的手脚截掉,而是把她的手筋脚筋抽出来,不是挑断,而是整条的抽将出来。两双手脚抽搐的不由自主。

    最恐怖的是她的后门花园,那里原本和菊花一样漂亮的所在,现在却成了一个腥红的大洞,时不时的,在里面还有黄白之浆,恶心无比。

    因为她现在肚子大了,再说她的……接客太多,已经彻底松弛了。是以,现在的玩客,都不再玩她的正面,而是走那后门的花园,因为走这里,可以让她痛苦。

    到了这女子已经不能再玩的地步,杨氏兄弟才同意,把萧盈盈送回了辽国

    辽使见状,正使当即自刎,事办成这样,他无颜活了。

    副使发现如此,强忍悲痛,带人把萧盈盈带走,他不敢在萧盈盈的上动手,只将其带到南院大王府。贝蒙多听说萧盈盈被“营救”回来,喜不自,忙冲来见萧盈盈。

    到了门口,却见到南院大王萧远山的影。

    萧远山现在心沉如铁,痛苦不堪,他有想过一千遍,一万遍,萧盈盈受得苦,却怎也想不到,杨氏兄弟是如此的丧心病狂,对原本的辽国之花萧盈盈干下了这样的不堪!但现在……有些事还是要做的,他就在这里,拦住贝蒙多!!!

重要声明:小说《道途之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