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话:求仙俗缘重·来世你是娘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黑色的老熊 书名:道途之旅
    过得一会儿,穆诗曼算是明白了,她有些不甘心。

    “师父,我不干!”她甚至把那柄她自己很喜欢的金虹剑抛在一边!

    “嗯?为什么不干?”东方未晞好奇的问:“我传你的剑术,你学会了,在这武林也算是响当当的一号人物,如果你机缘巧合,可以在这里找到血河派的传承,得到血河派的力量,说不得,你会成为一代武学宗师,也未可知呢!”

    “那样的事,师父却不愿意呢!师父你说什么传我剑术,让我当掌门,搞了半天,只是丢个包袱给我!我不甘心!师父你是神仙中人,是会法术的,为什么不让我和你学法术?学道?”

    是啊……

    也许开始的时候,穆诗曼看到东方未晞的力量,会倾慕,会想要拜倒在他的面前,向他学习武术力量!但当她发现,东方未晞明明有绝顶的珠玉,却偏偏给她瓦石,让她如何甘心?

    “呵……你想学道?”

    “师父收我当徒弟,师父你是神仙,那为什么……为什么……”

    东方未晞长叹一声,道:“这样好了,我给你说个故事吧。你且先起来。”

    穆诗曼抹把脸上的泪,从地上起来了,但气犹难平。

    东方未晞微微一笑,道:“寒山惟白云,寂寂绝埃尘。草座山家有,孤灯明月轮。石临碧沼,鹿虎每为邻。自羡幽居乐,长为世外人。”他莫名其妙,却是说了一首诗。

    偏偏东方未晞的修为不错,堪可为一个称职的神棍。这般于水月之洗下的影,配合他淡然的声音,却有一种无与伦比的感染力。

    穆诗曼沉吟道:“我不懂,这不像一个故事!师父,你是不是拿诗欺我?”穆诗曼名中有诗曼,不过是托酸学起的名而已,却并不是她小姑娘自己有什么学识。

    东方未晞嘴角逸出一丝笑意,淡淡道:“这只是故事的前奏,亦只是想培养徒儿你听故事的绪气氛。否则对牛弹琴,枉自浪费言词。”

    穆诗曼气苦:“你算什么师父,只会欺负我!”有心说我不和你学了,但话甫一到口,却是怎也舍不得说出来。遇到高人,若因为小气而放过,穆诗曼后可有后悔的了。

    东方未晞转向月……他过去看电视电影,上面的古代高人说话都喜欢对月!其实这很正常,现代人不了解,只是因为你不是古代人而已!

    因为,在古代,于月夜下,明亮的东西,也就是天上的那轮明月罢了

    你还能指望这古环境下会有一台电视机,让你对着电视和人说话?

    东方未晞十分有意境,淡淡的道:“话说从前,有位道家的仙长,开炉炼丹,万事俱备,独欠一个守炉的道僮。”

    穆诗曼心中一定,知道东方未晞到底说起那故事来了。

    她细细的听将起来。

    就听东方未晞娓娓而言道:“终于有人来应征作守炉的道僮,那道长说:‘你若能由现在开始不作一言,便可作我的道僮。肯尝试吗?’那人坚定地点头,接着天旋地转,堕进无数世轮回之中,但不论富贵贫,王侯将相,贩夫走卒,他都能坚持不语,每趟由生至死,都是不作一言的哑巴。”

    穆诗曼听得眉头大皱,这故事有着仙道玄奇怪诞的色彩,却不知与自己拜师有什么关联。

    东方未晞续道:“最后他在某世变成一妇,嫁夫生子,岂知儿子出世后尚未弥月,贼人来了。”穆诗曼给引起好奇心,愕然道:“那怎办才好?”

    东方未晞道:“贼人在她眼前杀她丈夫,又把她污辱,她仍能坚持不做声,到最后贼人要把婴孩也般掉,她终于忘记了轮回的目的,狂叫阻止。”

    穆诗曼打了个机灵,顿时明白过来。

    东方未晞淡淡道:“于是他从轮回中醒转过来,发觉自己仍立在丹房之中,一切都没有改变,只多了一脸泪。仙长叹道:‘罢了!你仍是舍割不下母子之。’”

    穆诗曼已经无法再言了。

    东方未晞回过来,一招手,被穆诗曼抛开的金虹剑飞回来。

    他把剑再放回到穆诗曼手上,道:“天下,无不孝的神仙,是因为神仙无孝。修仙,是极端的自私之道,必须有一颗彻底抛弃红尘的俗世之心,不然,怎么的修,都是空空空空空空空。百年千年,却是无用功,那又何必呢?你要修仙,就要舍弃你的家人,你的父母,你的兄弟,你的姐妹,你的一切……一个人,修仙问心,踏路寻道,搞不好,转眼百年,你会觉得一切是空!犹未可知呢!!!与其如此,不如早早放弃!你命中注定,会有一子,俗缘缠,又怎么可能会随我修仙问道?试问,到了那时,你如何放下你的孩儿?”

    穆诗曼有些气:“这话好没道理,师父你说的我也知道,义父的恩,还有浑天侯大姐,这都是我要报达的,只是……我什么孩子的,这是乱说!”

    东方未晞似笑非笑:“我是不是乱说,以后自有分教,总之,你自己也看到了,又是你义父,又是浑天侯,呵呵……我还告诉你了,如果我算计不错,过些年月,只怕浑天侯与杨氏一家上下都会有危险呢!到时,祸及两端,连穆老爷子也难过去,你说说,你如何随我修仙?我收你为徒,不是害你,也不是不教你修仙,实是你无修仙之缘也!这天羽二十四剑,还有四大绝学,绝对是世上第一顶的剑术,更有我给你一气贯月的炼气术,总归是会有你好处,收下了吧!”

    穆诗曼这回没推,她把剑和剑诀炼气口诀之类的收下。

    “穆诗曼!”东方未晞道。

    “有!”穆诗曼十分精神。

    “现在起,你就是我天羽剑派第七代掌门人了!”

    穆诗曼怔了怔,看向这口金虹剑,只觉得自己小嫩的芳肩,一下子沉重了起来……

    一夜无话,东方未晞开始给穆诗曼讲剑解剑。

    讲剑,是说明这剑的剑理

    凡人习武学剑,往往不明白这剑中的深意。什么是剑?就是杀!无论用多好听的解释,还是包装,剑,本就是用来杀人的杀器!凡君子说剑是君子器,不过是对其的美化。

    刺死砍伤,从这句话里就可以明白剑的核心意义,那就是一剑刺过去,让对方死

    讲剑很重要,不讲剑无法学剑。

    学剑,最重要的,就是立杀心

    人有杀心方可立志,国有杀心方可保国!此自古以来传下的不二之法门也

    学剑干嘛?杀人。你觉得学剑是跳舞的吗?那你学舞蹈得了,学什么剑啊

    事实上,就是这么简单。

    什么君子之器,什么美观,文化,艺术!这些全都是扯淡

    剑,就是一个目的,杀人!一剑刺下去,夺走人的生命,就是这么简单

    学剑养气,学剑养心,这都是左道!剑,就是剑!一剑在手,天下无敌

    教过了剑,现在东方未晞解剑。

    讲剑是讲道理,解剑,是把剑术里的问题给点出来,东方未晞对天羽二十四剑十分的精熟。他把这二十四式教给了穆诗曼。不过,那炼气术,和四大绝学,东方未晞在讲解过后,将之烧了。

    任何宗门都要留一手,他这样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穆诗曼。

    教完穆诗曼,天也快亮了,东方未晞让穆诗曼回去睡觉。

    穆诗曼走后,东方未晞小声问神龟小嬍:“她真的会怀孕,然后会给我投胎的机会?”

    神龟小嬍道:“没错啦,应该是这样,但时间是多少,什么时候,我就不知道了……”

    听了神龟小嬍的话,东方未晞好玄没气死。

    不过他想想还是算了。

    反正他达成了他想要的目的。

    计划一,他把金虹剑和天羽剑派的传承放出去了。

    计划二,虽然有可能失败,但东方未晞决定相信神龟小嬍。

    计划三,如果神龟小嬍说的是对的,那他东方未晞就有一个新妈了

    当然,这是秘密中的秘密,只有他东方未晞和神龟小嬍知道,别人谁也不说。

    到了第二,东方未晞打点行装,一副要走的样子。

    穆羽和柯镇邪都出来了,特别是老柯,这哥们腿都废了,还跑出来,东方未晞还真有点小感动。至于穆诗曼就更别提了。

    哦,还有铁飞花和柳玉清两女。

    两女是不打算再和东方未晞上路了,一路上他们过得还不错,至少没有太重的恶感。

    但是,他们两者之间,只不过是一份因果。铁飞花是一个理智的人,她很清楚这是怎么回事,东方未晞只是利用她离开这地方,传她道,是补偿。仅此而已!

    换而言之,她也没有脸面再上前和东方未晞一并前行。

    穆诗曼有些不舍:“师父真的要走么?”东方未晞点点头,道:“我不能教你,你的路只能由你自己走了!” 穆诗曼道:“我知道,师父放心,我不会辜负师父的……不过……”

    “嗯?”

    “我想和师父定一个约定!”

    东方未晞道:“呵,什么约定?”

    穆诗曼道:“如果,五十年……不不不,我是说十年后,我还是云英之……不,这样也不对,我想想……啊……是我再无俗念,师父你可以引我入道吗?”

    东方未晞笑了,道:“好!十年之后,你还是云英之,无有凡俗之扰,我就引你入道!”

    穆诗曼道:“一言为定,我们拉钩!”

    穆羽道:“这丫头,就是胡闹!呵呵……”

    东方未晞道:“诸位,山水有相逢,宴好却须散,在下还是要走了,告辞!”

    铁飞花道:“等等……我送送王兄好了!”

    穆诗曼道:“我也送!”

    柳玉清拉住穆诗曼道:“哎,小姐送,是人,你一个徒弟,本份已经尽了,还要送什么送,一点眼力劲儿也没有!” 穆诗曼不服气,可她的修为焉能和终随铁飞花东奔西跑的柳玉清相比,更何况柳玉清也开始学了道,那就更厉害了!

    拉开了穆诗曼,铁飞花送东方未晞和孙绮等人出去。

    他们坐在木马之上,不徐不疾的在这山林里走着。

    要说诸葛世家的木牛马流,这东西走平路,那是连真正的马都比不上!

    但走这山路,真正的马就比不过来了。这种木牛马流,行动虽然平缓,但胜在没有休息的时候,也不会要吃饭拉屎,真是太方便了。就算是在这世上,也是蒙了皮,施了术的。

    走过了山头,到了一块下坡,这过去,就是上宋州和辽州的边界了!

    铁飞花看看道:“你瞧,这里是青河,以河为界,那边是辽州,我们这里就是上宋州了!”

    她在上宋州时间也长,说话也隐有把自己当上宋州人的意思。

    东方未晞看过道:“那是什么?”

    却指一处三隆的山冈。

    铁飞花道:“那三座山冈分是独龙冈,左龙冈,右龙冈。列着三个村坊;中间是祝家庄,西边是扈家庄,东边是李家庄。这三处庄上,三村里算来总有一二万军马人家。听道人说,这几家庄里,有大妖出没,已经死了好些道人了。”

重要声明:小说《道途之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