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三话:强者轻微怒·一念杀灭人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黑色的老熊 书名:道途之旅
    孙绮和邵嘉德俱都是一笑,两人对此并不在心,她们只是敬仰这个奇人。

    没错,他就是两千年前,解救青云门的不世奇侠,张平凡

    他的妻子就是前伤小竹峰的峰主,陆文琪。

    莫名其妙上东方未晞的那个女孩,就是张平凡的女儿张雪碧。

    大约是两千多年以前,张平凡那时还是草庙村的一个平凡小孩。

    一次意外,他上了青云宗,此人上来就是佛道双修,所以进步平平无奇焉。

    开始的时候,谁也瞧不起他,只当他是一个打酱油的。

    哪知道,突然有一天,七脉大会武……七脉会武,是青云宗每十年一次的大比武。

    同样的,这次会武是修为低的小字辈比斗的一个场所,和东方世家的大比一样。

    在这次大比斗中,张平凡以一件烧火棍的自炼法宝技压群雄。

    他打败了很多人,直到遇到了他的现任妻子——陆文琪。

    陆文琪自高自傲,以一口天琊神剑打败新秀林天羽。

    不过,在和张平凡比斗的时候,却是遇到了麻烦。本来,她是一个不服输的女孩,结果,她胜了,只是可惜,这种胜利是张平凡实不愿与一个女孩下死手而放水的结果。

    这一战,陆文琪胜了比斗,但却输了自己的一颗心。

    此后,她的一颗心就栓在了张平凡的上,张平凡后来劫,步入魔道,她也对张平凡不离不弃,直至,两人最后走到了一起。拥有强大力量,在陆文琪力量的感召下,张平凡当时踏入到了元神显化境界,以无上的神通,御使青云门最强的那柄诛仙剑,杀了人鼎合一的鬼王宗鬼王,最后平定了下宋州的大劫

    时间已经过去两千年了,可那段故事还在众人的心目之中

    战后,张平凡和陆文琪交出了手中的权利。他们两个离开了青云宗,在边上的草庙村住下来,过起了大隐隐于世的生活。在张平凡从化神境中强退下来,一千年后,他和陆文琪生下了女儿,也就是——张雪碧。

    得说张平凡是一个聪明的人,他经过大风大浪,他知道什么是激流勇退。

    早先,他是青云门弟子,但是,他的人缘不是太好,在下层虽有一些铁哥们,可于上层,那些大人物,没有一个看好他的存在,就是他的师父,也不是太器重他。

    直到他一鸣惊人后,他的师父师娘,对他的态度才算是好些。

    而他在青云门不得意,惹上了劫,上了魔道中人,进入了鬼王宗,一段时间里,他就是那里的二号人物。虽然,因为种种原因,他道返青云,可是在鬼王宗,在魔道的一些巨臂里,他还有些人缘,反过来比在青云门还要好。

    最后,他娶了陆文琪。陆文琪是青云门里的青云之花。

    张平凡在开始的时候没有想过喜欢陆文琪,因为当时的陆文琪高高在上,就算喜欢,也轮不到他去喜欢。而陆文琪反过来倒追他,使两人结合,虽然是投意合,未必却没有一些羡慕嫉妒恨的。那些人开始可能会……但时间一久,就有可能不对。

    所谓仇恨这种东西,时间愈久,便愈是香醇。

    在张平凡解救青云门后,陆文琪是小竹峰的首座,张平凡又是解救青云宗的大恩人。

    挟恩以上,他就是青云门的掌教真人。可是,他却退下来,不仅是他,还有陆文琪。

    陆文琪和张平凡一起退下来,虽然,两人与高高在上的权势无边了,但却拥有了地位。

    比如草庙村,这里就是青云宗的一个圣地。

    每年,不,是来这里的人,每一批,都渴望遇到在这里隐承的张平凡一家。

    可是,他们却遇不到,常德这批,已经是死心了的。

    但却因为东方未晞,使张平凡不得不跳出来,常德感觉不对,就飞一般的带两女过来

    来干什么?在张平凡的面前,不管怎样,多少也可以落点好处。

    就算没有好处,落一个认识,在青云宗里也可以显摆,只要往上说出去,我认识,我见到张平凡什么的,就可以让那些宗门里的人另眼相看。

    “这都什么事啊!!!”张平凡却是不爽,他现在进入这义庄,一(月殳)坐在一具棺材上。这里面的人也许有意见,那也没用的,张平凡坐着,过得一会,道:“那个谁,你,过来!”常德一看,就知道怎么回事了,是东方未晞。

    孙绮和东方未晞,不,是对东方未晞有些好感,因为她得到过东方未晞的帮助。

    孙绮相貌不错,打她主意的男子多不胜数,这使小女冠厌恶无比。

    而东方未晞帮助过她,却是从来没有一言讨好,也没有片意招惹。

    也是因为这样,孙绮愿意在东方未晞的边,得到他的保护。

    看到张平凡对东方未晞那啥意思的,忙问道:“前辈……师兄他……”

    张平凡对孙绮态度还是不错的,可他的语意仍是森冷:“怎么?他对你,还是你对他……”孙绮连连摆手,道:“前辈误会了,晚辈只是好奇……”

    “那就不要多口,小子,你不敢过来么?”

    东方未晞叹气,他捂着脸,心里着实冤枉的慌。

    想他什么事也没干,对那个少女只言未挑,片扶不沾,怎么就惹得这么个大BOSS出来了!好在东方未晞看出对方无有杀意,扁自己只是为了出气,也就上前道:“前辈……”

    张平凡道:“你们几个,且先出去,我和这个小家伙有话要说!”

    常德心道,你来了,就成!!!记下于心后,让邵嘉德和孙绮同自己出去,出去后,再将门扉小心掩上,这门已经被撞破了,但在常德的力量下,勉强也可算是合上了。

    “你过去……不,你什么时候破的?”

    张平凡现在有一种说不出的郁闷

    看看这个东西,不是童不说,修为还低得可怜,幸好他上无有人味了,修为进步到了辟谷,虽然只有一半,但好在把体里的人味彻底的清除出去。

    要知道,张平凡一家人都是真君级别,东方未晞这种修为实不上眼。

    凡人的体质在他们看来实是恶心。因为他们不需要撇大条什么的,凡人却需要。

    试想,你面对一块含有苍蝇或大便的蛋糕,还有几分食(谷欠)?

    这个比喻差别有点大,可效果是一样的。

    就如有钱人梳洗干净,他会愿意和上又脏又臭几个月不洗一次澡的乞丐有染吗?

    可恨,现在偏偏是千年劫。世间,最可怕的,就是这种看不透,弄不清的玩意了。

    如果可以,张平凡愿意一洗上的善良,将东方未晞一拳砸碎。

    可是他不能,他若杀了东方未晞,或是困死东方未晞,都会对女儿造成无限的影响。

    一寸相思一寸灰

    到那时候,生不如死,何以堪。

    或许你说可以洗去张雪碧的记忆,但,记忆可以封锁,也可以解封,一经解封,那时劫会如久酿的美酒,更加的香醇醉人。又或者,你可以说,不行就投胎转世啦!反正张雪碧的修为已经到了元婴,她完全可以保留记忆的夺舍。而且在张平凡的保护下,她更可以选择完全转世。

    不过,转世是一种逃避的手段,积世的累积,总有一要暴发,到时,只会惨上加惨

    因此,面对千年劫这种事,只有一个方法可以解决

    面对

    直接的面对

    是以,张平凡现在要做的,就是看看东方未晞这个家伙,怎么样的解决。

    他要摸摸这个东西的底子,实在不行,干脆就接纳他了

    东方未晞清理一下思绪,道:“在下,晚辈,还是凡人的时候,和凡间的女子有过关系……”

    凡间的时候?

    难怪

    张平凡心里不屑

    可不是么!如果这个家伙保持童,想必也不会有现在的麻烦了

    你看那真正修道的,想指望大道的,有几个会早早的就把自己的童给破了。

    一破了童,就很麻烦,用道途的方法来解释,一破童,这辈子都是地仙位业。

    也就是说,你修为再高,也无法成就天人,无法去往最富庶的中央天界

    当年东方未明也是修为到了顶,他的实力比大多数的天人都要强,可是不行,他就是只能在地仙里打转,不为天人

    “你……修行后……有没有碰女色?”

    张平凡问。

    东方未晞顿了一下,他想说谎话,可是他感觉到了……一股灵压在他的头上!这股灵压没有扑下来,却是在观察他,观察他的一切。说谎,体不自然的会有一些的反应。现代医学可以利用所谓的测谎来观察人体的自然反应,不过,那是没用的。

    至少对张平凡是没有用的。

    张平凡直接使用灵压,他的灵识,一直盯在东方未晞的上。

    这抹灵识在推测东方未晞的脑电波,你说真话,和说谎话,就算可以控制你体各部分的反应,但,大脑总是难以避免的。在大脑里,有真实区,有假区,只要东方未晞说谎,他的大脑生出的脑电波就会给张平凡推演出来,他就可以知道,是真是假

    有句话说的好——真人面前不说假话。在真人面前就已经无法再随意的说谎话,何况,是在张平凡这样的一位真君面前说谎话

    东方未晞无法说谎,他只能说实话:“我和她也有些关系……除此之外没了……”

    她……就是指苏菲?法塔尔。

    “她!”张平凡的手已经抬起来了

    一股杀意扑向了苏菲?法塔尔。

    得说明,张平凡是一个好人,是一个善良的人,是一个诚实的人……

    他过去曾经是这样的一个人物。

    但是,后来他变了,他经历了很多事,曾经更是当过鬼王宗的二把手。

    什么是二当家的?就是大当家的说,二当家的动手。当年,张平凡为鬼王宗的二当家时,手下的血腥也不知道是多少,他杀了太多、太多的人。死在他手上的,有强者,有弱者,还有那些手无寸铁的平凡人

    似他这样的人,已经无法再回复到过去了。

    现在,两千年了,张平凡过了两千年的平凡,却并不是说,他就真正的平凡

    张平凡,其实就好比一座山,一道海

    你可以在山上随意的踩踏,可以吐口水,可以砍林伐木。你也可以舟于海,冲没于浪。

    可是,当山发威,当海狂啸,无论是怎样的敌人,都会在这天地之威前,然失色。

    为了女儿张雪碧,张平凡可以干任何事,他只是不屑,不屑于杀苏菲?法塔尔。

    假若苏菲?法塔尔是一个小美女,是一个值得应对的女人,他一定已经动手了。

    可是,苏菲?法塔尔不是那种让张平凡生出杀心的人。

    他是何种水准,已经看出来了,苏菲?法塔尔只是一个西方神界的女子而已

    就算她的体有点不同,学了些东方的修炼,然,也是道止此尔

    她的成就大不到哪去

    可就在这时,张平凡看到了东方未晞眼睛里,对苏菲?法塔尔的关怀!还是不能容她

    “死!!!”张平凡一拳出手,刹那间,苏菲?法塔尔化成了血雾!!!

重要声明:小说《道途之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