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话:墓开见明月·得玺待弟还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黑色的老熊 书名:道途之旅
    宋若虚和王丁闭目待死。

    他们两个都是聪明人,也都是有能耐的人,但在这个时候,他们都不怀疑,自己会死。

    面对如此景,如若不死,那反倒是怪事了。

    虽然不甘,虽然还想要努力,虽然……可是面对现实的两人都别无选择!

    他们紧紧的闭着眼睛,等待着,等那砂子把他们给埋起来。

    在这一点上,机关陷阱可是一点也没有客气,砂子渐渐往上,增高。

    很快的,砂子到了他们的(月匈)口,到了他们的脖子。

    最后,砂子轻易的就越过了他们的嘴,到达了他们的鼻子,该死了!

    哪知道,没得一会儿,那砂子开始减少,只见砂子又落下来,如果只是一点点,还不大容易感觉出来,但落下的太多了,很快,这砂子就落到了脖子处。这个时候若还没有感觉,那真是可以迟钝去死了。

    王丁道:“宋叔,我们好似活下来了,这是怎么回事?”

    宋若虚道:“机关给破了……”王丁道:“这……怎么可能啊!!!”宋若虚道:“我也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但是眼下只有这一种解释,虽然不可思议,但这唯一剩下的,不管多不合理,它就是答案,我们先等一会,看看是怎么回事吧!”

    听了宋若虚的话,王丁没再说什么了,他等,等,等,等,等!

    过得一会儿,砂子减到了腰部的位置,虽然还不是太好,却已经可以移动了。

    王丁这个时候心里关心弟弟,道:“宋叔,你先看着,我去找我弟弟,也许……”

    这话有点自欺欺人,所以王丁没有说完,他就已经爬前头去了。是的,爬。

    毕竟这砂子还是太多,太厚了,所以走是走不了的,也太累,反过来可以爬。

    勉强从砂子里拿出了手提灯,王丁往前去。

    砂子渐渐的减少,变得低了,感觉……好似有一个什么东西,吸引得砂子下滑出去。

    王丁走了一段,他听到了神秘的声音。仔细分辨一下……那是流水的声音。

    这个地方怎么会有流水的声音?是不是哪儿出错了?正当王丁疑惑的时候,宋若虚从后面过来,这老哥机灵的,不知怎么的,他摸了一顶地矿工人的帽子戴在头上。

    那帽子上有灯,他的包还在,但是手提灯没了,因此只好换成这个工具。

    “可能是地下水……”宋若虚对王丁说道:“这里毕竟是地下,我们往下很深了。”

    王丁道:“我弟弟……我弟弟……”他再往前。

    终于,可以看清了,在这墓道里,砂子不知怎么的,把地给压塌了。

    因为地塌了,所以砂子也就从上面泄下去,原本的砂子经过计算是绝对可以把这个墓道给注满的,在这里面的人无论如何都是会死的。但是现在,一个意想不到的地下水道在这儿。

    砂子太满,把地面给压破,使砂入水中,空间给腾出来了,所以宋若虚和王丁活下来了。

    两人面面相觑,再看向这下面,地下水道距离这墓道大约五六米的距离,不是很高。

    王丁道:“他们怎么可能没发现这个水道,如果发现了,又怎么会把墓道安排在这里?”

    宋若虚道:“你没发现么?只是这里塌下去了。不管再怎么检查,也不可能检查到全部。当年他们可能勘察了这里的地理,梓宫有问题,是不会动工的。可他们还是建立了,可见于此。他们要么是没发现,要么就是发现了,但他们的技术没有确定。他们以为这个距离是无事的,可是还有一些地方是承受不住的,所以这里塌下去了。”

    王丁道:“那我弟弟……”

    宋若虚道:“我不知道,他可能……掉下去了……”说这话的时候,宋若虚抬头……

    在他的面前,就是那道铜门。

    “这样一来,你弟弟可能有机会活下来。”宋若虚有些心虚的说。

    他当然心虚。

    王冲若是从这里掉下去,那么他的确是有可能活下来,但问题在于他活得了多久?

    这地下的水流到底流向何方,他王冲到底可以在这里面流向何方。未知才是最恐怖的。

    王冲在这下面,面临的可能是无尽的黑暗,无穷的恐惧。

    还有……看不到的绝望。

    如果在砂子里,还有机会被发掘出来,然后有个墓。但这么的下去,真是死无葬之地!

    铜门的重量,加上砂子的重量,最后使这里的地面陷下去,塌掉了。

    因为如此,铜门部分的土也掉下去,只要小心,就可以避过这门,到后方去。

    换而言之……北周武帝的墓已经向宋若虚展开怀抱了。

    王丁抹了把泪,他的神重新的坚定下来。

    宋若虚道:“你好了?”王丁点点头,他呼吸一下,然后道:“把绳子和膨胀镙钉拿来。”

    宋若虚从包里将东西一一拿出。王丁在边上的墙上开始打钉,把绳子系上。

    王丁抓住绳子,提一口气,他爬向铜门,然后抓住一切可能抓住的往里深入。

    上到对面的王丁轻易的就把那看似不可打开的铜门给打开了。

    一般的门是从外关的,因为古墓往往会把一些人当成陪葬,如果墓门可以从里面打开,那又谈何培葬呢。所以,墓门的机关往往在外头。但这里不同。这个墓门根本就是防外面的盗墓贼。高明的古墓绝对不是你打开一道墓门就可以对付的。往往会有多重墓。

    古墓很多时候会搞得和一小城一样,一环一环,一层复一层。

    你进入墓道,打开第一道墓门,往往还会有第二道,第三道。

    当然,第一道墓门,是最关键的,而这一道墓门正好,被王丁打开了。

    宋若虚进入道:“太好了,我们到里面看看……”见王丁略有不快,宋若虚道:“别难过了,干我们这一行,都是这样,现在我们先往里头走,搞不好我们还要死里头,现在给你机会,你是想要看透这墓里的一切秘密死在里面,还是在这里伤心你弟弟的死,然后自己死在这里!?”

    王丁道:“宋叔,你不要说了,我知道,我们继续走。”

    往下的路,并不太平,也有机关。

    不过,最危险的,就是进入到墓道里面的这条路,绝户计都过了,余下的机关已经不足道了。墓葬总体坐北向南,除了之前遇到的那个梯口,余下的还有四个,在术语上,称天井。

    一路的过程中有四个壁龛及甬道、土洞式单墓室组成。

    这样的形制,与已发现的北周皇室、贵族、大臣的大、中型墓大体相同。

    墓中有各类陶俑、陶瓷器、玉器、铜带具、金器及志石。

    王丁和宋若虚两人开始收集,他们是不会碰那些数量多的东西。

    进入墓里,最紧要的,就是找到这个墓里独一无二的宝物。

    王丁找到了“天元皇太后玺”。从这一点可以看出这个墓绝对有杨坚的手脚。

    因为所谓的天元皇后其实就是杨坚的女儿杨丽华。

    杨丽华她是杨坚长女,嫁给宇文贇为妃时才十三岁。宇文贇即位而成为皇后。

    然而宇文贇荒无道,竟然同时并立四个皇后,即杨丽华、朱满月、陈月仪、元乐尚。

    宇文贇后来又宇文亮之媳妇尉迟炽繁,等宇文亮谋反被诛后将尉迟炽繁纳入宫中,成为第五个皇后。杨坚夺了北周政权,封她做乐平公主。来又一度要她改嫁,她誓死不从,于是才停止改嫁的计划。

    在北周武帝的墓里发现了天元皇太后玺证明了两点。

    其一,那位北周天元皇太后有可能是被葬在北周武帝墓里。

    其二,就算天元皇太后不葬在这里,其所葬的孝陵必然不远。

    那要说了,为什么明明是北周宣帝宇文贇的老婆,却葬北周武帝的墓呢?

    这也并非没有理由。宇文贇不得人心,杨坚对他不齿。宇文贇有次想要杀死杨丽华。

    杨坚老婆独孤氏曾经为此向宇文贇磕头到出血。

    宇文贇生前也怀疑过杨坚的忠诚,没少试探他。杨坚可以说是险死环生。

    所以宇文贇的孝陵是被薄葬的,杨坚对其不齿又怎会厚葬他。因为对其薄葬,以古人的思想,又怎会把杨丽华葬到一个被薄葬的墓室中呢!所以在北周武帝的墓里有两个说法。

    一是杨丽华就葬在这里面,二是杨丽华被葬别处,只是把皇后金印陪葬于此。

    这里面牵涉到北周和隋皇室的秘密。

    宋若虚和王丁在这里面转了转,最值钱的,就是天元皇太后玺。这枚玺纯金打造,獬豸钮,正方形玺面,玺面篆书阳刻“天元皇太后玺”六字。章法独特,世所罕见。

    此外还有两块志石。一为“太周高祖武皇帝孝陵”;一为“周武德皇后志铭”,志面刻“大隋开皇二年岁次壬寅四月甲戌朔二十三甲未周武帝皇后阿史那氏祖谥曰武德皇后其月二十九壬寅合葬于孝陵”。

    宋若虚对王丁道:“别的都不要管了,只要这个就够了……”他说的,就是这枚天元皇太后玺。拿天元皇太后玺有两个作用。第一,这里是北周武帝陵,谁能想到在北周武帝陵里会有他儿媳妇的印玺。

    再者,这枚黄金印玺无论从哪方面来说,都是珍贵无比,价值连城。

    若是可以拿到国外去出售,至少也可以上亿美帝斯元。

    上亿万美帝斯元,这东西卖出去是绝对肯定的。

    拿这样东西,神不知,鬼不觉,岂不是妙么。

    “走吧……有了这个东西就够了……”

    宋若虚如是说。

    他的手上现在捏着不少牌。对于他这样的极品盗墓专家来说,那只铜铭文钟和这枚皇太后印玺,两样加起来,是绝对可以让他在美帝斯都可以混上个亿万富翁的。

    等拿了钱,买下某大公司的股票,当现成的大股东。哈哈……他什么事都不用干,每年坐等着拿钱。别看九州学美帝斯搞什么联邦政府,但美帝斯的经济却是一点也没学到位。

    说到底,联邦只是一个名称而已矣也。

    美帝斯的总统不过是美帝斯联邦扶起来的一个国家形象代表。

    而九州的大夏联邦,这个政体的国家领导人物往往都是要干到老死的。

    大夏联邦第一代伟大领导人就是干到老病而死,第二代领导人被批斗下去,但第三代领导人一样也是干到自己老得不行了,不得不退下来。如果仅仅是国家最高领导是这样也就算了,但这个国家的大部分领导都是这样。

    就算是现在政治改革,加快了老领导的下班时间,但还是讲究一些老的传统。

    僵化的九州在经济上和美帝斯是完全没有可比(忄生)的。

    想要过富裕到死的生活,还是去美帝斯更好。

    宋若虚自打见识了国际社会后就一直对美帝斯的生活无限向往。

    但是……王丁手捏那枚印玺说道:“我弟弟呢?”

    宋若虚道:“他死了,阿丁,你该想清楚点。”亡浮贇太后玺时的太为珍贵丰富,据不完全统计已有数百件之多。

    王丁摇了摇头:“我过去的时候,从来没有真正的拿阿冲当我的弟弟,我总是在想,他并不是我的亲弟弟,但是,现在我想明白了,我活这么大,真正说来,亲人就是他,我什么都不要,但是,我至少也要把他的尸体带走。”

    宋若虚道:“他人可能在砂子里,我们不知道得挖到什么时候。更可能他已经落到那该死的地下水里,你想怎么办?在这里等他奇迹一样的被一条美人鱼送回来?”

    王丁道:“至少……我也要在砂子里找找……”

    宋若虚无奈,道:“好,但是我们时间有限,只有三天,超过时间,我们就走!!!”

    王丁想想也是无奈,道:“好,就这么办吧!!!”

重要声明:小说《道途之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