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话:血终浓于水·雨下却悲情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黑色的老熊 书名:道途之旅
    “呜呜呜呜——”

    一连的警笛声,那是公安局负责文物辑私专案组的秦安平组长。

    因为雍州是一个十分特别的地方,这里的盗墓活动十分的猖獗,如果没有一个专门集中警力于此的专案组,恐怕那些无法无天,手过人的盗墓高手连国家博物馆都敢给洗了。

    这和香江地区扫黄组和扫黑组什么的是一样的。

    从车上下来的秦安平十分的疲劳。

    他年纪和宋若虚相仿,但子过得却是苦,上也显得有些瘦,浑不如宋若虚发福样子。

    他有两个麻烦,一个是盗墓这个行当在雍州或许会被一时的压下去,却无法消失。

    只要地里还有无数的死人财,那么,干这行的就不会歇手。甚至,有的人还想打秦始皇的墓主意呢。另一点,那就是他秦安平有一个让他头疼万分的宝贝儿子。

    不过,现在的他,却是一腔的血,扑在了他的工作上。

    从车上下来,一名警员道:“组长!!!”

    秦安平边往厕所那边走,一边道:“说说况。”

    助手警员道:“死者杨乖娃,是杨村的人,今年四十九岁,死因是脖子中了一刀,然后快速的失血和气压原因,使他先失血一步,而窒息死亡。”

    “什么?”

    一向很冷静的秦安平赫然一惊!他这下意识到是怎么回事了。这就是传说中的,遇到高人了!在案子里,很多起杀人案都平平无奇,也得不到国家的重视。因为这里面的主要因素是,凶手杀人的手法十分的平淡,这样的事说白了,和交通意外一样,没啥奇怪的。

    全九州十四亿并正在往十五亿上发展的这么大一国家,一个社会,死人可不是很正常的。

    对于这些案子里,国家,也就是法律部门,真正注意的,是那些特别的杀人案。

    比如被自造子弹杀的,这是一定要严察,并且死察的,是绝对不能放过的。

    还有就是一些喜欢搞侠以武犯的高手。真正的高手十分的低调,正常不会显自己的手,就更不要谈杀人了。因为他们十分的小心,知道国家机器不好惹。

    但保不齐有些狠人,他们手过人,会一的本事,铤而走险,触犯国家的法律。

    这样的人物,十分的机警,而且不好抓。因为会武术,什么东西都不带,一副平常人的样子,但出手,就可以迅速和闪电般的把人杀死,你都不知道这人是怎么死的。

    放这样的人,和那有自造子弹的家伙存在,等于是让他们拥有了随意杀人权。

    这样的事,是国家绝对无法容忍的。

    雍州是一个刀客之乡,这里过去的刀客十分的多,而且见面分生死,一刀决胜负。

    秦安平一听就可以确定,杨乖娃是被一个高手中的高手,一刀夺命。

    杀人让人窒息,却还没感觉到什么痛苦,因为,那刀,太快了。

    看过现场,秦安平明白了,道:“凶手不简单,他选择进入女厕所。”

    助理警员道:“为什么是要进入女厕所呢?”

    秦安平道:“一来这里并不是人口稠密区,所以人少,二来,女厕所,进的人并不多,方便他下手杀人。”在这城里,王丁杀人选择的厕所是一个中型的厕所。

    城市收费厕所有三,一是最低下的,几乎都没人打扫,里面又臭又脏,没几人去。

    当然,你真内急了,什么事也都是可以干得出来的。

    二来,是经过整理过的厕所,但问题在于,这样的厕所,没有抽水马桶。

    时代在发展,科技在进步,人类已经充分的了解了撇大条的快乐。

    你看到一厕所,必然在附近有一个书报亭。

    有书报亭的厕所卫生环境一定不错,相对的,因为卫生环境不错,所以有内急的会喜欢在上厕所的时候多待一会,看看书报什么的。不过,那多于抽水马桶,可以让人长时间坐着。

    但是,西安还没到那一步,可以让每一个公共厕所都变成抽水马桶,让人可以坐在上面看书看报。于是,这样的厕所,一般没有人愿意上。

    因为花钱上这样的厕所,还不如回家去,双腿蹲厕所,是很累人的。

    东瀛一位武士,上杉谦信将军在上厕所的时候,居然能脑溢血死掉,可见这个……

    因为人在撇条的时候,用力之下,可能会大脑充血,对于一些人来说,是很危险的。

    大多数城里人,会喜欢在家里的时候把条撇好。或是在单位的厕所里上厕所。

    至于女人就更是如此了。

    至于农村人进城,他们一来是宁可省点钱,哪有为上厕所就掏一两毛钱的道理?

    结果,使得这种中型的厕所人比较少。

    特别是女厕所。

    秦安平甚至可以肯定,这才是对方拉着杨乖娃突然进入女厕所的原因。

    如果当时还有别的人,秦安平可以确定,对方一定会把多出来的目击者一并杀了。

    能这样狠毒,这样手快的高手,绝对不可以让他逍遥法外。下定了决心,秦安平开始一连串的调查。在他开始查案的时候,宋若虚也在动手。

    大约傍晚了,韦萱跑去开工了,她接了一个工作,去走台步。

    王冲问了两句,然后放过韦萱出去,他坐下来,有些意外,拿出了一杯啤酒给哥哥。

    王丁没接,丢在一边。

    王冲叹气:“说吧,萱姐走了。大概夜里两三点才会回来呢。”

    王丁这才说真心话:“弟,你得帮我一个忙……”王冲道:“我当然会帮哥哥,你说。”

    王丁道:“我把杨叔给杀了。”王冲一时还没回过味来,顿了一会,他才道:“什么?”

    王丁叹气的又说一遍。

    王冲道:“混账,杨叔……”他想想把声音压下来,手抓王丁的衣服道:“你怎干得出?”

    王丁道:“是这样的……”他把事完完整整的说了一遍

    王冲道:“那你也不能杀杨叔!!!”

    王丁道:“可我能怎么办?杨叔这个人一向胆小,他如果给警察抓了,肯定会咬出我的,我还有大好的前途,我和杨叔那种一辈子只会死在乡下的人不一样,我还要给秀儿幸福!!!”

    王冲道:“你杀了秀姐的爹,现在还好意思说给秀姐幸福!!??”

    王丁道:“所以,我才求你!!!”

    王冲道:“你是要……我帮你瞒下这个……秘密?”之所以向王冲坦白,是因为王冲知道,这件事,他可以当面的骗过杨秀,让她不知道,但是,王冲肯定可以猜出来。

    如果给王冲猜出来,他再一说,那他王丁可就完了,是不是兄弟,就看这时候的了。

    王丁道:“弟,未见则不知,不知也就不以为怪了。这世上骗人的多了,我就算是骗了秀姐,但是她该得的幸福是一点也不会少的。这件事,不说的话,我没事,秀儿也没事,大家都会没事的,可是,你说了,我和你秀姐就完了,我不幸,秀姐也不幸……”

    他没说余下的话,你如果说了,那么,我肯定会恨你的。

    过去的时候,他确定王冲八成听不懂这里面的暗喻,但是现在他确定王冲的智慧。

    王冲道:“宋叔说了,我们这回儿真是得落跑?”

    王丁道:“真不行,你现在就可以离开,以后装不认识我们就可以,案子还扯不到你上,就算是后抓到了我,也不会有你的事,你已经可以算跳开了。”

    王冲道:“我不是那样的人,我和哥是一块的,这件事……罢了!!!”

    仅管可怜杨乖娃的下场,不定秀姐得多伤心。

    但是……王丁毕竟是王冲的哥哥,王冲还是感激王丁的,在王丁和杨乖娃两方,王冲还是选择站在王丁的边,他放弃了对他有过恩的杨乖娃!心里不好受,当然的,不过,他没得选,血,毕竟浓于水。

    汉朝的开国皇帝刘邦杀了为他劳苦功高的韩信,因为他姓韩不姓刘;杀了无心造反的彭越,因为他不姓刘;得英布不得不反,因为英布也不姓刘。所以刘邦杀了他们。

    刘邦在册封儿子刘濞的时候问他,你小子以后会不会造反?刘濞说不会。但他还是会造反。可是刘邦明明知道这一点,却还是封他为吴王。这是因为他姓刘的。

    为什么是这样的两种待遇?刘邦对韩信解衣衣之,推食食之,但还是毫不犹豫的杀了他。

    可是,刘邦明明看出了刘濞以后会造反,但是他偏偏就是不杀他,还封他当王。

    血……毕竟还是浓之于水啊!

    仅管王冲和王丁两人并非是真正意义上的血缘关系,可是他们两个的亲近,远不是杨乖娃可以比拟的。王冲是一个普通的人,在感方面,的确是这样的,他做不到大义灭亲。

    既然王丁已经做出这样的事,还对他坦白,他只能选择——原谅!

    这就是兄弟

    “我不会对秀姐说……”王冲想了想道:“但是你还是要去见秀姐。”

    王丁摇了摇头,道:“不行,我刚才说了,我丢了名片在杨叔那里,上面有我的外号。”

    王冲摇头,道:“你怎么可以把那东西丢给他?”

    王丁道:“你又不是不知道杨叔那个人,他到现在为止摸过几回手机?他更没有那么好的记忆力,我顺手拿一张我外号的名片怎么了!!!你可以放心,这名片上的电话号码是假份证登记的。那份证也是假的,他们一时半会查不到我的上,而且宋叔会帮我。”

    那名片不仅是假的,连上面的电话号码,也是王丁特用的一只手机。

    出现了问题,他只消把号给消了,就没事了。

    到时,再换上一张卡。

    反正联络方面的事,主要还是薛天贵和宋若虚,王丁使用他的字号,并不太多。

    王冲道:“那秀姐那边……”

    王丁抓在王冲的手臂上:“这件事,暂时只好靠你了。”

    王冲道:“这事闹的,我不想……”

    王丁道:“弟弟,我相信你!”

    王冲再无话好说了。

    很快,王丁的电话响了。

    王丁拿起来看了,他苦笑,给了王冲看。

    王冲也是叹气,他也掏出自己的手机。等了一会儿,大约电话停了,王冲立刻一个电话打过去。那边杨秀接了电话,道:“王冲吗?”王冲道:“秀姐吗?”正待要说话,杨秀道:“王冲你快来呀……我爹出事了……我打王丁的电话又打不通……这都怎么回事呀……”

    王冲看向王丁,王丁用力挥手!王冲叹了口气,道:“秀姐你现在哪儿呢?我来见你!”

    王丁道:“我离开这里,你可以把你秀姐带回来,但是,别对她动手!”

    王冲道:“不信我就滚!我就不去了!”

    王丁道:“不是,弟弟,我真是……”

    两兄弟磨叽了好一会儿,王冲这才小跑着去见杨秀。走一半,小雨下来了。

    王冲到时,看到杨秀正在淋雨。王冲扑过去,拉着杨秀就跑,到了一家商场里面这才道:“秀姐,你发什么傻?”杨秀道:“王冲——”她一下子扑到了王冲的怀里。

    王冲心里感慨万端,但他也只能手轻轻的在杨秀的背上拍了两下,道:“好了,好了,没事了……”杨秀道:“不是没事……”她擤了一下鼻子道:“我爹他死了,我刚刚才去公安局认的尸……我爹他死了……死了呀……”

    王冲道:“这个……”他真不好说,怎么说?告诉杨秀,杨乖娃是给他哥哥王丁杀的?

    杨秀哭了一会儿,道:“对了,你哥呢?我刚刚打电话,一心想要找到你哥……”

    王冲叹道:“我哥出去工作,他最近有点忙,出差了……因为是商业机密,电话都停了!”

重要声明:小说《道途之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