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话:善恶难自主·王丁手弑岳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黑色的老熊 书名:道途之旅
    “秀儿!!!”

    王丁大叫,从车上下来去见杨秀。

    但是,本要看衣服的杨秀却是离开了商场。

    她知道也了解王丁的(忄生)子,如果是王丁看到,一定死活不论的替她把衣服买下来。

    杨秀的脾气有点怪,喜欢自强,不喜欢把王丁当成提款机。

    所以说王丁迷她是对了,大多数农村女孩到了城市里就会迷失,往往为了钱,什么都可以干,很多女孩因为攀比而最后堕落,变成了站街女,就算没成站街女,也成了“失足女青年”。不过,杨秀在这物(谷欠)的市场大潮面前到底住了,仍保持她清纯的本色。

    做到这一点,就殊不简单了,往现在来说,这是滨临绝种的珍惜动物。

    虽然每年都有接力的,不过,到头来还是少。一个时代的潮流转变,不是一两个人可以改变的。现在是金钱的时代,这一点任谁也无法否认。

    杨秀离开,王丁也大致明白她的心思,不过,他没有计较。

    杨秀进了车,王丁开始把事说了,听到父亲许婚,杨秀也高兴了。

    “你说的是真的?爹真的答应了?”

    “当然是真的,我还当面叫他爹呢,他也没反对,爹说了,我们年底结婚!!!”

    听了王丁的话,杨秀也高兴,道:“那好,我们晚上去哪儿吃饭?”

    杨秀主动开口让王丁请客,这可太让王丁喜乐了,他正要说话,却是电话响了。

    这是怎么回事?王丁拿出手机,一看,是宋若虚的电话,王丁略感为难,但旋即还是接听了。就听对面宋若虚道:“丁啊,你帮我一个忙……”原来,宋若虚的好朋友,公安局的那位秦安平的少爷,秦小禾遇到麻烦了。

    秦小禾在地下赌场赌博,这事要是给他老子秦安平知道了,那可不是一般的麻烦。

    用秦小禾的话说,他老子是绝对会大义灭亲的。也就是说……他就要跟着麻烦了。

    王丁叹了口气,他有心把这事转给王冲,但是想想哥弟两关系刚刚好了,如果又似从前那样对他指东喝西的,却是不必,万一恶了关系真是亏大了,只好对不起一下杨秀。

    好女孩就是好女孩,到了这时,杨秀哪还不明白是怎么回事,她当即下车,自己回去。

    王丁气乎乎的跑去接秦小禾,总算是把他给救了出来。

    人给送回去,王丁去酒店报安。

    薛天贵正好回来,看到王丁,道:“一块儿。”两人一起下到了地下密室。

    宋若虚还在那儿待着,他正等消息,也就是买家的消息。

    薛天贵道:“麻烦了。”宋若虚道:“你等等。”他先问了王丁秦小禾的事,这才回对薛天贵道:“你说,什么麻烦了?”薛天贵道:“我查了一下,现在公安局正盯着呢,我们现在的客户,老郑,郑东海,已经给盯上了,如果我们和他交易,只怕不成!!!”

    如前说的,盗墓倒斗,麻烦的不是别的,而是出手。你有东西是一回事,但你没路子,东西也只能烂在你的手上,而你的东西没有经过鉴定,就是黑东西,是见不得光的。一旦被发现,不说扣你一个罪名吧,至少可以把你东西给合法的没收

    宋若虚等人一直最大的便利,就是能够和境外的人搭上线,郑东海是他们的线之一!

    听了这话,宋若虚道:“这也可以证明,我们瞄上的这钟,公安们也瞄上了!”

    薛天贵道:“不奇怪,公安不是傻子,钟上铭文这种事,总有专家说的,既然少了一只,那么这些公安是一定会追查下去的,王丁,你去的那躺怎么样了?”

    王丁道:“线索有了,但不知道对方会不会出手,我怕事有点变,不过我留下了电话,他要有信,明天就会来,明天不行,那我就再跑一趟吧!!!”

    宋若虚叹了口气道:“那就这样定了,这事就这样吧,假若不行,我们也就只好放弃了!”

    事意外的顺利。

    杨乖娃还是动心了,无论法律之剑如何的厉害,但二十万这个数目字始终如一根轻羽,不住的挠动杨乖娃的心。老农苦了一辈子,穷了一辈子,现在到手这二十万的机会,他到底是没有忍住。于是,他到了城里。

    王丁给他的名片是他的假名。上面只有三个名——穿山甲。没错,这正是王丁现在的绰号,一句话,在业内,王丁算是把自己的名号闯出去了。雍州倒斗的,听到穿山甲的号,就知道他是谁。但大多不知道这是王丁。

    接到杨乖娃的电话,王丁来了,他忙把钱带上。杨乖娃则是把一包给了王丁。

    这包沉的,王丁一下子就确定,这里面八成就是那货。

    由于这东西扎眼,王丁不敢打开看,他装样和杨乖娃说了几句,二十万,一个大包。

    杨乖娃得了钱心里喜得和什么一样,这人活了一辈子,却没有想到会有这么大笔钱。

    正当两人要分手的时候,王丁一怔……

    他看到,在杨乖娃的后,有两个人。这两个人是干什么的,王丁还不知道,但他王丁是何许人,详装样子的拉杨乖娃走了两步,很快,就确定,那两个人的确是跟杨乖娃的。

    警察

    王丁知道,警察还是摸上来了。

    想想也不出奇。

    既然这钟少了一只,那么,这个村里肯定要进行一次调查,在众多人里,第一个发现宝贝的杨乖娃自然是会被怀疑。但问题是,在上缴文物的时候,杨乖娃上缴的最多,他缴出了三只钟。假若他缴了,那自然是全缴了,不想缴,也没有必要一次缴三个呀?

    因为有太多疑点,所以还没有把杨乖娃请去协助调查,而是进行跟踪监视。

    王丁暗自松气,他一向小心,这次见面,好的把墨镜戴上,所以对方绝对认不出自己来。于是,王丁拉杨乖娃走小道。

    钟已经到手了,无论如何不可以放手。王丁是一个成熟决断的人,他清楚的知道,在这种时候,如果放弃,杨乖娃很可能被抓。如果杨乖娃被抓,那么就会从中咬出他王丁来。

    这么的,他和杨秀的事也就等于黄了,就算没彻底黄了,用他的话说,没个七八年是出不来的,王丁现在二十三,七年,那就是三十!而且,指得定就是七年吗?

    公安局还会在这一点上穷追猛打,自己如果咬出宋叔他们,也许会是七年,但自己死抗,那么,搞不好就是三五十年。试想一下,一个年青人,一下子面临可能的三五十年……他怎么可能甘心!不甘心,不甘心。

    特别是……王丁很清楚的知道……钱啊

    宋若虚指出了,他东西虽多,但没有一件顶得上这件,得到这件,光美帝斯元,就有可能得到上亿,有了这笔钱,怎么不可以过子呀,到国外去花天酒地都够了

    对了,可以到国外,反正,每年,九州官员因为经济问题落下马来也不是一个两个!

    那些个贪官贪了那么多钱,也没见国家怎么对付得了他们,还不是一个移民,到了国外,就可以享受他们贪污得来的钱?在种种况下,王丁突然出手,他抓住了杨乖娃。

    杨乖娃还没怎么回事,就被王丁扯入了公共厕所。这样的地方,是没有特别多人的。

    还没等杨乖娃明白过来,王丁的手已经习惯(忄生)的从腰后抽出了刀。

    刀客,就是刀客,刀客的话里有一句话,叫刀中不二!也就是说,舍刀之外,再无它物。

    王丁这三年因为王冲的刺激,学刀十分狠。

    他不似王冲,有高明的炼气术可以炼气,他深深的了解专精的作用,所以他一直只练刀!

    现在的王丁,刀已经到了刀出而不能自控的地步。

    一刀挥出,是不是可以斩中什么且不去说,至少,王丁自己再也管不住这刀了!

    刀子抹断了杨乖娃的脖子,杨乖娃吃惊的看向王丁,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他怎也想不到,王丁是这种可以飞快的,眼眨也不眨的,就杀人的人!

    这样的人是可怕的,也是无的,论杨乖娃怎样想,又怎可能知道这些呢?

    血飞快的从他的脖子里流出,王丁已经不再看杨乖娃了。

    他一把将杨乖娃的包提起来,然后刀一收,人一跳,从厕所的高窗跳出去。

    这高窗正常人是难上,但对于王丁,只是一纵,一跃,子一翻,一扭,然后,他就跳出去了。前后花的时间不超过五秒,而杀杨乖娃,更是连一秒也不到。

    至于那后面跟踪的警察,他们进入这厕所,已经是半分钟后的事了。

    多出这些秒,对王丁来说,他已经走在另一条街的小路上了。

    王丁杀了人,拿到了东西,他手提两包东西,的确是很怪。

    好在他是约好了地方,然后开车来。因为是城市,不是到处都可以停车的,王丁把车停在一家商场的停车场上。现在他如一位顾客一样,把东西放上了车,然后平静无比的开走了!

    无论是谁,都不会注意到,一个看上去有钱的富二代开走一辆很平常的桑塔纳。

    没有人发现王丁,一切都是那么的完美!但是……王丁知道他麻烦大了!

    上了车之后,王丁想了想,他发现,自己忘了收回他的名片。

    秦安平虽然是警察,他大概知道有穿山甲这么个人,但不会知道穿山甲就是他王丁。

    但这样的事,是警察平时不注意,他们一注意,一查,很快就可以查出来。

    王丁把车开到了酒店,然后下了车,将东西带回来。

    宋若虚看到王丁回来,笑道:“回来了?东西到手了?”看王丁样子不对,吃惊道:“发生了什么事?”王丁大约的把事说了。宋若虚心中叹气,他并没有气王丁,反而佩服他。

    因为诚如王丁说的,杨乖娃给盯上了,那么他出手钟的事就会被查出来。

    不杀杨乖娃,就会说出王丁,说出王丁,就等于把这里的人都给一网打尽了!

    宋若虚很清楚,国家不认真,你干啥都没问题,但国家认真了,注意了,你再大的本事,也不是国家机器的对手。这次搞不好,真的得放弃一切,到国外生活了。而且,这还得亏王丁果断,下手狠毒,若非如此,他们连这个缓冲的机会也没有。

    “我手上还有些门路,但这不是长久之计,我们的确是该走了,但却还要再抓抓时间!!!”

    王丁道:“那我们现在怎么办?”

    宋若虚道:“这件事你先不要露头,我来办,在道上,过去也有一个倒斗的穿山甲,这个人现在发达了,不怎么干过去的事了,不过我们可以利用他,把你上的疑点先一步移他上去。”王丁道:“这人是……方国权?”

    宋若虚点点头,他道:“就利用方国权,我们先造一假钟,然后你再引出方国权,杀了他!这样一来,警察的注意力就会移到他的上,他背后还有一个青龙公司,更是一个绝好的火力转移目标,你放心,我们一定可以在一切结束之前,离开九州!!!”

    有了宋若虚的打气,王丁的心定下了,他开始下步的行动。

    王丁得到放假,他去找王冲。

    王冲已经结束他的疯狂,再玩下去,就真的麻烦大了。看到哥哥来,王冲给他倒了水!

    家里被打扫一下,王丁看得出,是王冲打扫的,没想到王冲还会干这个。

    王丁微微笑了下,道:“弟,和你说件事?”

    王冲道:“婚期?”

    王丁摇摇头,道:“是移民!!!”

    王冲道:“这个……不是吧?”

    王丁点点头,道:“我们麻烦可能大了,宋叔打算干票大的,大家得了钱,可以去移民。”

    王冲压低声音道:“可是我不会外国话呀!你知道,我这个英语水平……”

    王丁笑道:“放心,有华人街啊,国外,大多数,只要是大型的城市,就有华人街,我们住华人街里,那儿的人都是华人,语言可以慢慢学嘛!”王冲道:“但萱姐……”

    王丁道:“一起去,你不想带她去?”王冲道:“当然不是,我只是觉得,太突然了。”

重要声明:小说《道途之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