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话:兄弟共沉沦·酒醉药发春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黑色的老熊 书名:道途之旅
    王冲在跳舞,这可让韦萱吓到了。

    因为她是在城里生活的资深人仕,对于这里面的名堂可比谁都了解。

    别人不知道怎么回事,但她却可以看出王冲这样子是怎么回事。

    醉酒的话,只会手软脚软,连路都走不了,还怎么可能跳舞。

    王冲这样子,分明就是服药的样子,但王冲这样的人又怎么可能服药。

    韦萱当下就明白,这八成是王丁下的药,却没想到王丁如此无,对自己的弟弟都可以下药,虽然软(忄生)毒品对人体的危害并不是很大,但却是引人入黑的东西。

    很多资深的瘾君子就是从软(忄生)毒品开始,一步步的走向深渊。

    虽然电影电视把毒品说的很可怕,不过,当人使用了毒品,发现这种软(忄生)毒品并不可怕,就会渐渐的使用它们,结果,一步步的步向深渊,泥足深陷,而不可自拔。

    以王冲这样的为人,他八成不会迷入这种东西,但是……万一呢?

    到底是哥哥……

    为哥哥,怎么可以对弟弟干下这样的事

    韦萱心里充满了怒火,他冲到了王丁的面前。王丁已经和那个面前的女孩分开了。

    在他面前的女孩的确是不错,不过也就是不错而已,和在王冲面前的女孩一比就下去了。

    事实上,王丁是一个目力过人的人,他已经看透了王冲面前的那个女孩子。

    她赫然是一名著名的东瀛女艺人——酒井童子小姐。

    王丁万万没有想到,自己的死老弟居然会有这样的艳福,和酒井童子跳舞。

    好在这样的事是低调的,对方只是偷偷来玩,抓了王冲是随机的,不是刻意和王冲在一起,这使他好过点。韦萱过来,王丁带他离场,抽出雪茄点上道:“你怎么看的我弟弟?”

    韦萱道:“你给你弟弟下药!!??”

    “(扌品木),我(亻也)(女马)当什么事呢。”王丁根本不在意。

    韦萱道:“你是不是人,那是你弟弟,你用酒醉他也就算了,还给他下药?”

    在舞厅幽暗的光线中,王丁一点点吞吐烟雾,他道:“我是黑色的,他凭什么是白色的?”

    韦萱道:“你不是人……”

    王丁冷冷道:“你不是我们兄弟,你不知道我们的事,你了解我们多少事?”

    其实,这些事韦萱都知道,所以她才无法明白。

    “我知道你们的事,你把你弟弟带到大,可是有这样的经历,你为什么……”

    为什么???

    是嫉妒吧

    虽然,童年都是苦。但感觉上,王冲却没有吃过什么苦。在小的时候,王冲不懂事,生活虽然苦,但他八成不会有什么感觉,因为一切都是自己带着他。到了五六岁的时候,一岁半约摸可能懂事的时候,王冲已经和王丁到了雍州,进入了杨乖娃的家。

    有了安稳的家,又谈何吃苦呢?

    随后,王冲更是平平安安的上学了……

    而王丁呢?他小的时候,就开始吃百家饭。母亲和别人过子了,对自己更是要避嫌!

    父亲老王,有事没事就抽自己两巴掌,这样的子,一直到他五岁。

    王冲五岁的时候傻乎乎的,王丁却已经饱受了人冷暖。

    随后,王丁开始独行,他带着王冲过子,当了一年的乞丐。

    吃了种种的苦,过了无数不幸的子……回过头来,王丁不止一次的嫉妒王冲。

    是傻人有傻福吗?若是如此,老天爷也未免太不公平了。为什么,聪明如我,却过得这么苦,而王冲却是这样的幸福?现在,自己入了黑暗行当,做了一个发丘将军,那么,自然也是要拉弟弟进入。自己现在十分的堕落,烟酒不分,女色不忌,那么,我的弟弟也该这样。

    张恨水大师的小说《半生缘》里,就是这样的故事。

    姐姐为了家付出了一切,当所谓的舞女,其实和(女支)女无异,支持家庭。

    妹妹呢?因为有姐姐,可以纯洁如小白兔一样的过子。

    凭什么?都是两姐妹,差别怎么这么大?因为种种的嫉妒,姐姐最后把妹妹也拉入火坑。

    她让妹妹替自己为丈夫生孩子,生生毁去了妹妹的幸福……

    王丁很喜欢那个姐姐,他觉得自己也该让弟弟和自己一样……

    因为……他们两个现在是兄弟了么……不是么?兄弟就该是这样的。

    酒井童子是不可能在这种地方长待的,果然,没两下子,一舞未完,几个西装男就出现。

    他们是酒井童子的工作人员,拉开了酒井童子。

    酒井童子一走,王丁立刻冲出去,抓住了王冲,和韦萱一起,架着已经晕头转向的王冲出来。王丁一把将王冲丢到了后驾驶座,然后让韦萱上了车。王丁驾车启动。

    车后,徐徐发出王冲的呼吸声。他已经半睡的睡去了,虽然并不是真正的睡着,但在药力下,王冲一点脑子也不想,只是这么迷迷糊糊的。

    王丁吸过毒,知道这种感觉,他一边开车,一边对韦萱说道:“一会儿到了地,你把他给上了……别说你不会,不要装小纯纯,事后我一次给你三万块钱,明白么?”

    韦萱手理一下裙子,道:“那好,以后我就专门当你弟弟的女人了,你别再找我!”

    王丁冷冷笑了一下:“行啊!”

    他说罢,脚下猛踩油门,道:“你如果聪明,就不要使用那可以让人类灭绝的大杀器!”

    韦萱道:“什么?”

    王丁道:“子啊!”

    韦萱道:“下流!”

    王丁道:“你上流,还真是上流,他现在这样,你只能在上面了,呵呵哈哈……”

    韦萱道:“变态!”

    王丁道:“我老弟其实比我还变态,他是闷,你别给他的样子骗了,你以为我坏,将来这个家伙坏起来,可能比我坏一万倍呢……哼哼……”韦萱道:“他才不会似你这样呢!!!”

    王丁冷冷道:“我是他的哥哥,我才了解他呢,你以为他老实善良?他只是一个没本事的可怜虫,当他有了本事,你以为他不会变坏?男人的事,你是不会懂的!你们女人啊……总以为自己了解男人,却是只会从自己的思法里了解男人,而不是真正的了解男人!!!”

    车子停下,是王丁给王冲安排的房间。那是一栋公寓楼,王冲的房间在三楼。

    “生下孩子,我叫你弟妹!!!”

    王丁说完这一句话,一踩油门,转过头就走,一点也不带回头的,无耻的到了家。

    韦萱扶着刚刚下车的王冲,气得话都说不出来。她虽然是一米七五,也做过健,但可怜她是扶一个男人,而且,王冲的所在是三楼,这上去不知道得多吃力,她可以扶一个男人上三楼么?摇头苦笑,韦萱还是从王冲的口袋里摸着。

    一串钥匙摸了出来。韦萱打开了铁门,勉强扶王冲上楼。

    才上了一楼,经常健的韦萱就有些吃不消了,她曾经接受过严格的模特训练,但耐力的悠长,却并不是体力的无限,她怎可能把一个已经成长的男孩随意的扶动呢。

    还好,可能是看韦萱太可怜了,一个中年男人好心的帮了把手。

    用这位大叔的话说,现在的男孩太不像话了,醉得要女朋友来扶……

    韦萱心里狂跳……

    亏得王冲低一直低着,不想要抬起来,不然他的脸被清楚的看到,一下就能看出不对。

    王冲个头不低,和韦萱差不多,看上去相对。但是那脸到底还是有点太嫩了。

    修行家族的特点就是脸长得都比较嫩,而且不是一般的嫩。

    王冲上就有这样的血脉,现在看上去显嫩,哪怕到了他三十的时候,仍是二十的样。

    扶王冲到了门口,韦萱掏出钥匙,打开了门,中年大叔避嫌的离开,韦萱和王冲一起跌入到房里。韦萱手忙脚乱的把王冲拾入到室内,再将门关上,这才透了口气……

    这是一个二室一厅的房间,还有一个厨房和卫生间。就房间来说,算是不错的了。

    似这样的房子大约要二十多万,再加上位于市区中心,更是推四十万都可能。

    但这样的房,当初花钱的时候,仅仅只是两万多元。这里面就要关系了。

    这个关系不要说,是宋若虚的关系,别看宋若虚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国家干部,但他就是有门路,当这官职和关系联在一起的时候,就可以创造出一些意想不到的奇迹来。

    这种事在社会上十分的常见,已经不成为什么罪恶的事了,你办到这样的事,反是你的本事呢。王冲现在是一点也不想动,他乱扭着躺在冰凉的地上,那地是瓷砖,好在是夏天,不用怕受凉。

    算了……只要做一次……就可以了吧……

    韦萱这样想,她伸手解王冲的衣服……

    虽然是一个年青男孩……但是……体还是很不错的呢……

    让女人献出第一次的确可以说是千难万难,但是,当经过一次之后,那可就不一样了。

    东瀛人有一种术可以让女人变得人尽可夫而且本人还乐此不疲,就是利用这原因。

    打开心底防线的第一步后,也就会有第二步,第三步,第四步,第五步……

    一步步的发展下去……可以达成什么极端的存在。

    韦萱到目前为止,也就是王丁一个男人,在目前的况下,虽然是给王丁着,她一是看在王冲是王丁弟弟的份上,二是看在王冲还算是一个好男孩的份上……她再度献

    虽然预想是会很难堪的,但当进行的时候,韦萱觉得也没有什么大不了。

    到底是年青的男孩,也没啥大不了的。昏迷下的王冲很容易就被撩拨起原始(谷欠)望。

    王冲开始是迷迷糊糊,自己做什么自己都不知道,但很快,他就感觉不对劲了。

    摇头丸虽然是毒品之类的东西,但到底也是一种软(忄生)毒品呢。

    这样的东西,也就是一两个小时作用会大,之后的效果也就渐渐的没了。

    只不过还有鸡尾酒的效果,王冲的头还有点痛。他的神智渐渐清醒过来。

    在他的上,是一个女人……她的健康的体,光滑的皮肤,头上秀美的直发垂在王冲的鼻尖。不管怎么说,意志也不管怎样的坚定,男人到底是男人。

    王冲为一个男人,和韦萱在这种况下,他只能选择接受,而且,这种(谷欠)望波及起来,更加的一发不可收拾,他虽然意识有点迷糊,却毫无反抗力的顺从了自己的本心。

    猛然间,王冲开始主动,他根本什么都不懂,却知道要动将起来。只是转眼之际,王冲就反过来把韦萱压在下,原本的女上男下变成了男上女下的正常方式。王冲什么都不理会,他的脑子里只有不断的索取,一次次,一遍遍,没有停止的意思……

    十五岁,正是一个男孩最的时候,更何况,前段时间王冲的炼气也起到了成就。

    面对这样的青,这样的冲动,这样的力量,韦萱也沉迷进去。

    入夜……

    王冲醒来。

    他这才回过味来。

    方才一切都如电影回放一般的回冲入他的脑海,使他明白事的经过,一切是怎么回事。

    王冲立刻跳起来,这才发现自己上的内裤还只在腿上,他忙提起内裤,再看其余。

    衣服就在地上,韦萱睡在地上,她的衣服却是脱得光光的了。

    竟然……发生了这样的事。王冲本能的感觉到这里面有一点不对劲。韦萱这样的女孩怎么看也不会是那种对他投怀送抱的人呀?不过做下就是做下了,王冲感觉到害怕,竟然会这样,他轻手轻脚,找到一衣服,然后小心翼翼的打开门,一口气冲出家,再掏出的机。

    “哥,哥,麻烦了,你帮帮我吧……”一接通电话,王冲对着另头的王丁大叫起来。

重要声明:小说《道途之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