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话:夜逢盗墓贼?终须躲不过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黑色的老熊 书名:道途之旅
    土炸药不可小觑。

    经过处理后的土炸药可以达到炸得狠,但声音小的这个特点。

    唯一的问题在于……就算是处理过了,但炸药就是炸药,不管怎么的注意,减小声响,但炸药的爆炸,还是会形成震动的波。这层震动,在睡梦中的人们是不会感觉到的。

    可是王丁不是没睡吗?早熟的王丁比任何人都了解他手上那十万多元钱的重要!

    事实上,这笔钱关系到三条人命,其中一条人命还是他王丁自己老爸的!

    有了这样的体验,王丁几乎把那笔钱看成了自己的命,为了这笔钱,他不惜再杀人。

    听到外面的动静,尽管明明知道,或是猜想,不可能有人打他的钱的主意。

    因为他的钱虽然埋起来,却也轮不到非用炸药来取的地步。

    但是……

    万一炸药就在他埋钱的边上呢?万一他的钱给这震动震出来了呢?万一……

    凡事就怕上心,一上心,就会多疑。哪怕是成熟如王丁这样的小小少年,他也睡不住了。

    王丁从自己的坑上起来,他不担心王冲。这孩子现在睡死过去,他从生下来就很少哭闹。

    开始的时候,王丁以为这是一种乖巧,现在王丁知道,这个王冲纯粹有点缺心眼。

    说白了,在王丁的心目中,这个王冲今后只怕是个轻度的弱智呢。

    只是王冲还太小,不能确定,却也是可以放心他不会多事的。

    感觉王冲绝对不会醒来,王丁蹬上他的胶底黑布鞋,在地上踩了踩,然后出去。

    乡下的门和城市的门不一样,没啥锁的。也许有的人家里改用门锁了,但杨乖娃的家里还是使用门栓。王丁轻手轻脚的打开了门,然后出去。他第一时间先往埋钱的地方跑。

    王丁边带着十万块钱,在确定可能会在杨乖娃这里待时间长,他就长个机会,把钱埋了起来。虽然不耻老爸老王头的为人,但老师王头对待钱谨慎这一点上,是不会错的。

    把钱埋起来后,王丁果然觉得在杨乖娃面前收放自由了,不然成天把钱揣在怀里,谁受得了那份提心吊胆的罪啊!不过现在外头有了动静,王丁又担心起来了。

    钱埋在村外的土沟下。听说是古代的战壕,现在肯定什么都不是了。

    这样的地方,根本没有人去注意。连村里没事干到处跑的孩子们也不会去那个地方玩。

    或许,有些要拍电影电视的,可能会用那种地方吧……但也不可能没事干专门跑到杨家村这种地方。从理论上……这里该是安全的!只是……不放心就是不放心。

    但来到地方,王丁就觉得自己还是多余了,没事干跑这一趟干嘛。

    好在这里没有什么养鸡养狗的。因为这里一没有什么林子,人又穷,哪来的余力养鸡狗。

    虽然在村子里,有鸡有狗比较好,但鸡是吃米和虫的,没草的地方就没虫,至于米,人还没得够呢。还有狗,狗是要吃的,但在这个杨家村里,哪怕骨头都少。如果有骨头,多少还要熬汤呢。几经熬煮,那骨头连人都可以嚼碎了。人能吃的东西凭什么还给狗吃。

    所以杨家村里没有鸡和狗,因此,王丁才可以顺利的往来,不然早就叫翻天了。

    王丁觉得是多此一举,但他还是在自己埋钱处注意一下,开始觉得有些不放心。

    算了,先就这样,等一段时间之后,再转移。王丁正这样想着,看到了两个人影。

    这两个人影从一个坡后转出来。

    雍州没有多余的森林,因为早几千年,从周朝起,秦朝,唐朝,都在这里立都。

    秦朝的时候也还好,但是唐朝的时候,长安城一度拥有百万以上的长住居民。

    在那个时代,用炭还不是主流,居民使用的多是柴。而这附近的森林也就遭了灾。

    更可怕的是,砍柴不会毁灭森林,但农业在某些时候会把林子毁掉。

    为了上百万人的食物,使长安粮价上涨,这就使得古人毁林造田。

    林毁多了土地的质量就下降。土质下降同时影响了农业。

    所以就要毁更多的林来种田……就这么的,陷入了恶(忄生)遁环。

    大唐的盛世有这样的灾祸,正是如此,才促使武则天移都到了洛阳这个有水之都。

    这就是长安因为毁林变得缺少水源的证明。这个恶果一直持续到了现在。

    从坡后转出来的人,到底是在黑夜里,月光虽有,但不是满月,加上空气污染,使得这里视野达不到古时星夜如昼的效果。传说古代满天繁星使夜如白昼的美景再不复见了。

    可王丁还是看出这是两个三十四左右的中年人。不要小看王丁,他虽然只是一个六岁的男孩,但却饱经是故,在寿城一年的讨饭生活,使他早早的可以通过一个人的一切外在去了解这个人。判断他是一个有钱人还是没钱人,是不是可以从他的上讨到钱。

    虽然很黑暗,可见的很少,不过王丁还是确定了这一点,对面的人是三十多的中年人。

    那两个人出坡后看了看,他们是看亮点。

    村子里没有什么亮点,也就是说,刚刚的土炸药没有惊动到村民。

    “下次不能再这么大意了,震动还可以减得更小点。”其中一个这样说,他边说,边点起了一支烟。在他边上人的道:“大哥,已经不错了,你满世界打听打听去,还有比我们哥们用药更好的?不过没想到咱们还是白走了一趟,只是一个空的土坑子,大哥,你这会是不是走眼了?”

    那个抽烟的人摇了摇头,道:“不会……我查过了……应该不会出错,如果那几个老专家对那块石头的研究没错,在这里周围,的确是该有一座殷商时代的古墓。那个年代的东西,哪怕是从里面拿出个陶碗,都够我们发达的了。”

    另一人道:“那好,我就盯这里,不信找不出这个,到时我们把它点了,狠赚一笔,然后移民去美帝斯算了,在这个国家里,哪有美帝斯自由快活!”

    抽烟男子微微笑道:“去美帝斯?你会大不列颠语么?到哪儿,你怎么生活?坐吃山空?”另一名男子讪讪的笑道:“咱当然是跟哥你混了,只要有哥你在,我怕啥啊!”

    抽烟人只是冷笑。

    这个男子又道:“不行去香江?”

    抽烟男子道:“香江就要回归了,你不知道?台岛是岛,我们大夏联邦的海军不行,打不过去,香江是什么地方?一个半岛,到底还是和陆地连着的,我们真要,大不列颠只有辙。”

    这男子道:“哥,不是真的吧?”抽烟男子道:“我瞎猜的,算了,别说这个了,我们走吧。”两人说着话,就要走了,但是,他们走的方向,却偏偏就是王丁在的土沟。

    这使得王丁有点害怕……他生怕自己给看到。

    虽然少年,但老成的王丁猜出些许来。他知道,这两个人八成是盗墓的。

    雍州是历史十分发达的地方。在九州,除了幽州,那就是雍州。

    九州历史有所谓的汉唐文化,被称为是九州文化的正统。

    而汉朝和唐朝初期,定下的国都,都是在雍州。汉也好,唐也好,都很富裕,所以葬地下的墓都十分的丰富,是盗墓者的最。这两个人刚才说到了殷商古墓,都这么明白了,若王丁还不明白,他也白活了这六年。

    虽然不通什么历史知识,王丁也知道,殷商是中国古代很久远的王朝。

    不过,详细的,王丁这个还没有上过学的小孩就不知道了。

    但他知道,盗墓的都是一些黑道上的人物,绝对不是一般人。

    一向小心的王丁就曾被梁州高原的孩子们追堵过的经历,对此特别担心。

    他纵然再智慧,再早熟,可他也太小了,没有背景,活在大都高里,深深的孤独和害怕。

    两个成年男人,这绝对不是王丁可以面对的。他不由有点小颤抖。不过到底,他还是控制了自己的恐惧,使自己冷静下来,一动不动。这两人越走越快,他们一步步踩着干燥的土。

    当走到土沟的时候,抽烟男子一顿,他一向是走在黑暗中的人,自然是不可能大意。纵然是他走的时候,也不会放松警惕。王丁一个男孩,却也是一个人,又怎么看不出来呢!

    “什么人?”

    抽烟男子说。王丁吓坏了,他发现自己被看到了。只是一点点,换个人大意点,走也就走过去了,但抽烟男子还是感觉到了,发现他了。男子边的人吓了一跳,他立刻跳着过来!

    不过,他也小看了王丁,王丁在这种紧急的关头,激发出他的潜力,腰部一个发力。

    就见王丁居然后翻过去,虽然是勉强,却从坑里跳出来了。

    抽烟男子看到了王丁!虽然是夜色,那个男人还是看清了王丁。

    当然,王丁也籍由这个机会看到了那个抽烟的男人。这是一个看似普通的微胖男人。

    另一个人扑到了坑里,王丁可不敢再专门的去看他,转过就跑。

    他相信一点,这个男人到底是涉黑的,黑暗中的人,就怕见光,他们一定不敢追到村里去!只要他跑回到村里,他就安全了。他猜的没错,在他跑的时候,那个坑里的男人跳出来,就想要追上去。但在他后,那个看似普通的微胖男人说道:“不要追了!”

    他的声音不大,却喝止了他那男人,那男人道:“也是,我就不适合这力气活!”

    抽烟男子道:“算了,我们走。”这男子道:“就这样算了?他……可听到我们的话了,而且他还有可能看清了我们!”抽烟男子道:“不要紧。吴大嘴说他们村里的杨乖娃手上又有了什么东西,八成又是箭头什么的,不过既然出了这样的事,我明天就亲自来一趟,看看那小子。”

    这男子道:“宋哥,你不怕给那小子认出来?”

    抽烟男子微微一笑,道:“你觉得,一个小男孩说的话,那些大人几个能信?”

    却说王丁,他匆匆跑回村里,再轻手轻脚,小心翼翼的回到杨乖娃的家。

    进入了自己的房,他彻底的松了口气。感觉放松的王丁有些害怕,却也得到了轻松。

    心放松,他也就沉沉的睡过去了。

    天亮了,王丁拖着王冲吃过了两碗粥,算是把早饭给解决了。

    饭后,杨秀给了王丁一个饼。虽然仅仅只是一个普通的饼,远不及王丁在寿吃的豆腐饼和韭菜饼,但却温暖了王丁的心。农忙的活计已经结束,村里没啥事。

    王丁带着王冲和杨秀在院里说闲话,王丁向杨秀介绍说起城里的风光。

    杨秀到底也是一个小女孩,听王丁说着,并向往什么时候可以过过城里的生活。

    最让杨秀动心的,就是王丁说那些城里女人的打扮。

    乡下妹和城里的姑娘一看就能看出来。一些乡下的妹子进了城,就算是打扮,也往往可以让人一眼就看出来,她是来自乡下的。城里人轻蔑的把这称为土气。

    一个乡下的女孩想要彻底的变成城里的姑娘,绝对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杨秀就见过几个去过城里的姑娘。她原本还羡慕那些女人的。

    不过,王丁的话打击到了她,王丁倍儿瞧不起那些女人。

    “城里的女人化淡妆,那种浓抹的丑死了,而且,她们大多说普通话。”

    正当王丁和杨秀说得起劲时,杨乖娃从外头回来了,他脸上还带着笑。

    另一个人是吴新口,吴新口虽然清廉吧,却也是一个营养过盛的样子。

    在他的后,是两个男子。

    “杨乖娃,把你说的那东西拿出来吧!”吴新口对杨乖娃说。

    杨乖娃应了一声,到了屋里。躲无可躲,王丁看到了那两个跟吴新口来的男人!

    他子一震!原来这两个男子中,有一个,赫然就是昨天夜里他看到的那个男人。

    那个抽烟的男人!

    怎么会这样!

    如果可能,王丁真想拔腿就走。不过,他还是克制住了自己,装出什么事都没有的样子。

    杨乖娃出来了,手上交出三枚箭头:“是这个!”

    吴新口也是见过世面的,道:“三棱箭头,是秦国的箭头。”

    那个抽烟男人微微一笑,称谢收下,看似漫不经心的道:“这两孩子有趣的,你家的?”

重要声明:小说《道途之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