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话:前引(三)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黑色的老熊 书名:道途之旅
    太乙剑回到男子的手上,他同时也抓过了如月的青钢剑,两剑都压在如月的脖颈上。

    “你说什么?”

    虽然胜利,但男子的心里殊无喜意。他知道也了解如月,该不会在这种时候嘴硬说话。

    那也就是说……如月不是一个人来的,那么,另一个人呢?想到这里,男子一跺脚,道:“可恶!”他再也不多说,转就走。片刻之间,就消失的无影无踪,却是回老屋去了。

    一进老屋,一股清香冲入鼻端。男子立刻知道,这是门中观音符特有的效果。

    可是,男子的心却冷了下来。他无比的清楚,观音符这种高端的玩意,只有家族中的那些老家伙才可以拥有。门吱呀一声被推开。男子看见了他的妻子。妻子一头的大汗。

    “你怎么了?”他问。

    在边上,多了一个老道,老道就是之前上山的那个老道,他的手上还捏拿着那柄拂尘。

    如月的青钢剑就是他原本的佩剑。那剑被他温养了三十年。

    老人脸上带着笑,道:“没事的,孩子要生了,我刚刚化开了一张观音符,不会有事的。”

    观音符有宁神等等的功效,对于孕妇,想来也是大有好处的。这符绝非净衣符可比。

    男子不再多想,他很清楚,这个老人一来,他硬是要反抗,那是除死无它途!

    虽然不清楚老人是怎么来的,可现在妻子要紧。男子扑在妻子的边,泪水流出。

    妻子现在生产,明明是很痛苦的,但她不喊不叫,她怕影响自己……

    得妻如此,夫复何求?

    一个女人生孩子是很痛苦的,虽然男女殊途,却不妨碍男子明白这一点。而在这个时候,他的妻子却忍住了那痛苦,只是怕影响自己……男子道:“你太傻了!”

    妻子这才道:“我们的孩子……我们的孩子……他生的真不是时候……”

    男子道:“放心,你会生下来的,我们一起努力……”妻子点点头。

    老人在后说道:“不要紧张,我是过来人,我会帮你的!”男子怒道:“住口,出去!”

    虽然男子无礼,老人却还真的出去了,他出去之后,突然似变了一个人似的。

    就见老人运步如飞,三下两下就不见了踪影。但知道的都知道,他去释放如月了。

    老人并不担心男子和他妻子走人。因为在生产状态,想走可不是那么容易。

    “唔……”女人咬紧牙关……她知道在这个时候,丈夫是要和她说话的。

    但两人不知外面的那个老人跑多远了,对于那个老人,说话再轻,也有可能被他听到。

    所以,两人都是在对方的手心写写画画来说事。这对于普通人来说是够麻烦的,天知道这样是不是可以明白对方的意思。好在这两人一来是夫妻,二来也是修行者,聪明也好,敏感也罢,都是高人一等的,因此可以进行交流。

    妻子在丈夫手上写的是:“带孩子走。”

    丈夫写的是:“我们走!”

    妻子写:“那我死!”

    丈夫悲痛道:“你这是何苦!”妻子泪如雨下。

    母是世界上最伟大的感之一。妻子很清楚的知道,以她丈夫的本事,想要带上母子一起跑,是不可能的。就算他带上自己一起跑,也未必可以跑掉。刚刚生产后的她根本没力气跑。相反,一个十斤不到的孩子却对丈夫并无负荷,如果丈夫努力,加上运气,说不定可以跑掉呢。如果孩子可以跑掉,那我也算是安心了!妻子闭上了秀美的双目。

    看着她长长的燕尾剪似的睫毛,男子心中生出了一股死念。

    “男人大丈夫,连妻子都不能保全,我活着还有什么用。”

    “何必这么悲观!”说话的是那个老道,他回来了,后是如月。如月气鼓鼓的,不过有老道在这里,她是无法自己做主的。老道给了她单打独斗的机会,她败了,就再无话事权可言。注意如月一下,老道道:“你是家族中的天才,这孩子也算是有家族的血液,回去吧,只要你自己动手,了结了这个女人,那就没有任何问题了。”

    男子哼笑一声,他回头道:“你以为,我是那种为了生存,可以连妻子都杀掉的人?”

    老道淡淡的道:“想想你的孩子,这女人只不过是待客堂的女人,她接待的男人没有一百,也有八十,你何必为这么个东西和家族闹翻,你想清楚,你上流着家族最纯净的血液。”

    男子哈哈大笑!他笑声中全是悲苦:“家族中最纯净的血液?你把我说的和种猪一样呢!”

    老道的脸冷将了下来,他一直都是平淡的态度,不过这个时候,却认真起来。

    “注意你的言辞,我们是一个古老的家族,你该以你的家族为荣,而不是为耻。”

    “我(扌品木)他(女马)的家族,我(扌品木)你们全家!”

    男子怒吼道:“这是什么家族?父亲可以娶女儿!母亲可以嫁儿子!明明是兄妹姐弟,却要强行的进行婚配,这世上怎会有这么肮脏的地方!我诅咒你们!”

    “大胆!”老道终于怒了!我不发威,是因为你也是家族一员,但你这样……那我就要教训你一下了。想到这里,老道出手,他手一甩,拂尘从掌中飞出,卷向了男子的太乙剑。

    男子先出青钢剑。

    青钢剑被夺。老道一把抓过青钢剑,丢给如月道:“看好你的剑,别再丢了!”

    如月面目羞红,抓过剑柄,却同的看向男子。她知道,男子逃不了。在这个叔叔的面前,男子便是修为再高上一倍,也难以逃走。不过学晓一些明劲暗劲的使用,想要和领悟气感的叔叔比斗,那差的可不是一星半点。果然,不消片刻,太乙剑也被夺下来了。

    却在这时,男子反击。他的反击是利用手指上的那枚黑铁指环。

    就见男子的大拇指按在手上指环内则,下一瞬间,指环弹开,见风就涨,变成了一柄黑铁剑。这把黑铁剑可非同小可,只一绞,就把老道的拂尘给绞断!老道嘿嘿一声笑,大手张开!这老人的手一张开,立时就闻到了一股的腥臭气。掌心更是彻底的变黑了。

    “黑砂掌!”男子一眼就看出来了。是的,这是家族四大掌法中的黑砂掌。排名仅在断魂掌之下。掌中更是有毒。被击中之后,就算不死,也会在一定时间后,毒发亡。

    “啪!!!”

    一掌之下,那妻子扑在丈夫的前,她的(月匈)口正正的中了一掌。男子目眦(谷欠)裂。他知道,老道是故意的。以这个老道的黑砂掌修为,至少也有三五十年。这么漫长的时间,他早早就把这掌法修炼的收发如心。所以,他没有收掌,而是故意吐劲,把自己的妻子打死。那妻子也算是一个美女,可中了黑砂掌,只是转么眼的(工力)夫,整个人就变得成了一个黑人似的。同时,她的尸上,还有一香味发出。

    这是毒香。毒是臭的,但臭中有香。打中人后,最先发出的是香气,随后才有臭气而出。

    现在臭气在人尸内,而血气这种东西,反过来把人上的香气给先出来。

    男子知道妻子现在死定了,他也是果断之人,要不然,他也不会放弃一切,和妻子从家族里私奔出来。现在这种时候,一切就在电光火石中,不容人有半分的犹豫。一切为了孩子!

    男子一手拎黑铁剑,一手抱住了儿子,奋力的往外一跃。他撞破窗子就要逃出。

    老道冷喝一声,跟着扑上!他是什么修为,一个领悟气感的高手,他要杀人,岂容人逃掉?就在他要扑上去,于男子的上补一掌的时候,如月拉了他一下。

    老道自然是知道如月的想法。如月到底是这个男人的妹妹。虽然因不成,生出了恨。

    可是你也不能说这感就没了。恨本是的来处,眼见男子要死,她自然是出手了。

    不过她的出手是有分寸的,可不敢让老道感觉到她的敌意。如果老道发觉不对,只要运气就可以把她打飞。但老道还是停下来了,虽然停下,手却不停,向前挥拍!

    “嘭!!!”

    余劲到底是扑在了男子的背上。他还是中掌了。

    这一掌自然不如之前,之前老道的掌力把他妻子一掌就彻底打死了,死于中掌之时。那叫一个快,根本没有回旋的余地。但是现在,男子中掌,却还没死。背骨也没伤断!

    不过那是次要的。老道修的是黑砂掌,打不死人,但可以毒死人。男子明白这一点。

    他猛的吐出舌头,一牙咬下去,舌法破碎。男子激起上的全部潜能。双足运力,再拍上最后的腾云符,飞快的向前纵掠。他这边跳走,那边,老道和如月从屋中走出。

    如月道:“他用了腾云符。”

    老道话里有话:“他居然还有腾云符?”如月道:“之前他和我打的时候就用了!”

    老道怀疑是如月给的腾云符,但如月把话说明,在此之前男子就有了腾云符。

    也就是说,男子虽然于之前打败了如月,抢走了如月的囊袋,却并不见得就直接使用如月的符。那囊袋多多少少也有一些手法。不是一下子就可以打开的。男子从头到尾都没时间去打开这个囊袋,因此,他用的就是他自己的符。老道又哼一声:“纵然他还有腾云符又得如何?他以为腾云符是可以当神行符用的吗?”说罢,快步追将上去。

    如月呆了呆,也跟步上前。

    腾云符是方便于战斗中,提高轻速度的符法。而神行符,是专注于跑步的符法。

    如果说逃命,远行,或是别的什么,使用神行符是好。能够让马拉松都吐血到死。

    但腾云符却不同。两者相比,最关键的就是时间。神行符正常可以连使四个时辰,也就是八个小时。而腾云符呢?只有一柱香,也就是五分钟。这里面的差别可就大了。

    再加上带一个刚刚出生,刚刚割断脐带的小孩,他怎么可能跑得远!

    老道和如月追到了一个坡上。老道看看,又闻了闻,道:“他到下面去了。”

    如月道:“叔……真要杀他?”老道冷冷道:“他如果杀了自己的妻子,那还说得过去,我们还有可能拉他回头,但那个人现在是死在我的手上,我现在不杀他,拉他回去,等我死后,让他开棺戮尸么?”修行者其实和守旧的封建人士一样,没有区别。都是怕死后受辱。

    如果是男子自己动手杀妻,无论怎样,罪责都由他承担。如果他后大彻大悟,那也就算了。就算是想不开,这口气也只能压他自己头上。自己的罪自己受。但是现在不一样。

    妻子是被老道一掌彻底打死,老道自己知道自己的事。他修为也算不错,有点成就。

    但这点成就也就这样了,他这一辈子也无法修为辟谷,也无法凝结出金丹。

    他的道途止步于化气阶层。所以他还是要死的。他死了,人死不由己,万一给男子那个,这怎是他可以受得了的。所以他现在要么不动手,动手就绝不容

    一纵而下,他双臂张开,就如同一只大鸟。让如月看了心中暗叹。

    却见在下方,一道人影绰然而立。这人正是那个失去妻子的男子。

    他人立当场,手上拎着那柄黑铁剑。任谁看到这把剑,也绝对想不到,它怎生能变成一枚小小的指铁环,在人手上的呢?这就是灵器了!男子拥有这枚灵器,正是他在家族中大比武的奖励品,但事前谁也想不到他会干出这样的事。其实黑铁剑并没有什么了不起,也不出奇,重点是这剑可以化成指环,可以形成一个一米乘一米的特殊空间。

    空间是小了,但放点兵器,随物品,钱啊啥的,可就太方便了。这样的东西,在灵器里,最多算三品。这主要是它有一定的储物功能。老道都没有这玩意。他看了这东西,心中不由感叹,道:“拿着家族的东西,背叛家族,怎么着?你还觉得你委屈的?”

    男子语气无波的道:“你杀了我妻子。”

    老道嘿道:“一个待客堂的人罢了,我告诉你,这样的人,我想上就可以上!”

    男子厉声喝道:“住口,今不是你死,就是我活!”老道道:“想死就来!”

    男子不再多言,上闪起了金光!老道明白:“金刚符!!!”

    男子的确是用上了金刚符。他上中毒,如果不使用金刚符,这根本没得打。就算是使用了金刚符,也要抓紧时间,他手上有两张符,一张他已经给了儿子,所以他只有五分钟!

    “杀!!!”

    不待多言,因为言多必失,男子抓紧时间,瞬快步,闪电般的冲过来,一剑刺来。

    老道见了男子要拼命,却仅仅只是轻轻一叹,脚下一个错步,就轻轻巧巧的避开。

重要声明:小说《道途之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