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我男朋友是日本人

    张少华的母亲死命的拉着儿子的衣服,不让他去找肇事者。自己的儿子什么脾气格当妈的最是清楚,真让张少华找到那个将他父亲撞飞的人不出血案算自己白养活他了。

    看见母亲声泪俱下苦苦的拽着自己,张少华暴怒的大脑慢慢的冷静了下来。但眼中的血丝越来越多。

    “妈,别哭了,我答应你爸抢救完出来再说这事,您先在那边的椅子上坐着歇会,别累垮了,爸还需要您照顾呢。”张少华将母亲搂在怀里,承诺先不去找那个肇事者。

    听到儿子答应暂时不去找那人,张少华的母亲稍稍平静了点。儿子虽然冲动但答应的事还是会做到的。

    将母亲搀扶的坐到急救大厅的最前排一个椅子上坐下,张少华来到急救室门口,从门缝中向里面观望。

    现在他心里是又怒又急,大脑乱成一锅粥,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一切只能等父亲从里面出来在说。

    刚才听母亲说到父亲被那辆急行拐进大门的车撞的飞出去后,车上下来一个穿着妖艳的女人。

    她下车后车竟然不顾被撞飞的人,却是先去看看自己的车有没有被撞坏,完了还指着父亲骂他不长眼睛,还要父亲赔他修车的钱。

    当时本来被撞的已经奄奄一息父亲被他这么一气,直接背过气去晕死在那,更可恨的是那女人竟然叫保安将父亲扔到大门的路边,说是影响公司的形象。

    最后有人实在看不过去,打了110。

    警察来后,面对警察的询问这女子还满嘴道理,最后警察要将她带走的时候,更是口出狂言。

    “我男朋友是这里的老板,他可是本人,你们如果不怕破坏中友好的话,就试试看。”女子非常嚣张的和带队的警察说道。

    女子话一出口,惹的旁边围观的人群一阵臭骂,带队的警察也是面露厌恶之色。

    可是就在警察要强行带走这个女人的时候,一个穿西装打着一条红色领带,带着一副金边眼镜,五十多岁的男人走了出来。

    在和警察交流了几句后,带队的警察满脸无奈和激愤的安排人将父亲送到医院,并通知了家属后,开着警车就离开了这里。

    至于为何来的警察,虎头蛇尾的跑掉围观群众也不得其解,纷纷猜测和那个最后出来的男人有关。

    张少华在听完母亲诉说完经过后,脑袋里已经怒火焚烧,恨不的将那个撞自己父亲的女人用牙齿将她撕烂,扒光她的衣服扔到街上让人们看看她到底有多么的无耻,还?她?妈?的是不是中国人。

    最后在母亲拼命的拉扯下,他才平静下来。这个事不会就这么算了的,一切事都等父亲出来后再说,自己如果在惹上事,那母亲还怎么活下去。

    张少华不停的在急救室门口来回的走动着,心中越发的紧张。

    父亲都进去快两个小时了,到现在一点消息都没有出来,让他的心脏紧张的一直在拼命的跳着。

    在来回走了不知道多少圈后,一直紧闭的急救室的那扇大门终于打开了一条缝。

    一个头戴绿色帽字的医生探出头来,向外边喊道:“谁是张国立的亲属请过来一个,我有事交代。”

    手术室的医生戴绿色帽子,穿绿色手术服,绿色的衣服和帽子就是沾上血后也不会很明显,并且绿色能让人安静,很多手术室也是浅绿色的。所以大家不要说我给医生带了个绿帽子哦。

    张少华本来看见门打开脚步飞快的向门前走去,但一听医生说有话要交代,眼睛瞬间就黑了,大脑一片浑浊,整个人当时就蒙了,傻愣愣的定在了原地。

    在医生喊两边后,张少华的母亲听见走了过来,看见儿子傻愣傻愣的站在那。以为儿子听见什么噩耗,眼泪唰的就流了下来。

    “少华啊,你怎么了啊…..你可不能在出事了额…….呜呜……..”张少华的母亲看着儿子这样,受不了打击趴在张少华上失声大哭起来。

    感到膛上一阵湿凉,张少华回过神来。

    刚回过神来,就看见母亲趴在自己上痛苦,张少华脑袋嗡的一下,心想:“完了…”

    就在这时,那个露出脑袋的医生向张少华他们喊了声:“你们两个是张国立的家属吗?我有事交代,听完了你们在哭可以不。”这个医生见这两人没事抱在一起痛苦,感觉有点怪异。

    张少华的母亲一听,立马摸了把眼泪跑到那个医生的面前说道:“医生我是他的妻子,国立现在怎么了?”

    张少华一听好像事并不是自己猜测的那样,连忙在母亲的后跟了过来。

    “里面的病人已经抢救过来了,不过体很虚弱,现在睡着了。你们看快去办理下住院手续,顺便一起把手术费交了。”说完“咔”的一声将门给关上了。

    听见父亲没事,张少华嘣嘣玩命跳的心脏呼的一下落到肚子里。刚才可把他给吓坏了,那医生也不注意下说词,把自己吓得以为父亲怎么了呢,原来是让交钱去。

    刚想到交钱,张少华立刻愣住了。

    转头看了下母亲,只见母亲低着头,眼睛里又有泪珠在打转。看着母亲这样,张少华心里酸酸的,真想大哭一场。

    “自己真是个没用的儿子,什么都不能帮助父母,还要扯他们的腿,如今父亲连做手术加住院一定要不少的钱,而自己家里的况他怎么会不知道呢?别说住院,估计连手术费都不够。”张少华看见母亲单薄的体,从哪里能弄来这么多钱呢。

    “不行,不能再让母亲出去筹借父亲的医药费了,母亲已经够虚弱了不能在承受打击了,万一没借到钱在被数落一顿,那后果不堪设想。”张少华打定注意,告诉母亲不要着急,自己找同学借借看。

    “傻孩子,你能去哪借啊,你们这么大的孩子能有什么钱,你就别管了,我回去想办法吧,你在这守着。”说完就想起

    张少华见母亲执意自己去筹钱,连忙将母亲又按在椅子上。

    “妈,我同学可是有好几个大款哦,并且和我关系老铁了。您放心吧,我说明况他们一定会帮助我的,必您出去东找西借的可利索多了。”张少华开始满嘴跑火车的稳住母亲,借钱的事,等出去再说。

    张少华的母亲,看了他一眼,没说话。

    过了一会叹了口气:“少华,你也别找你同学借钱了,你出去给你舅舅打个电话,让他来医院一趟,什么也别说。知道吗?”

    “妈…………………”张少华看着母亲,喊了一声妈,语气里带着哭腔,可以感到他的绪很激动很压抑。

    张少华的母亲见自己说了个让他打电话叫舅舅来,绪就有些失控。眼里在一次涌出了泪水。

    “孩子,….没办法啊……你爹他得活命啊……….呜呜…..。”说完捂着脸大声的哭了起来。

    张少华看着母亲悲痛的样子,简直是心如刀割。

    当年姥爷取了两个老婆,第一个老婆也就是张少华的母亲的母亲,第二个是张少华舅舅的母亲,也就是说张少华的母亲和他舅舅是同父异母的姐弟。

    母亲小时候在姥爷家过的很不开心,具体也没和张少华说过。但想想也能猜到,后来张少华有一次听母亲说过再也花他们王家的一分钱。所以张少华知道母亲让自己给舅舅打电话,心里受到的委屈有多大。

    但就像母亲说的“父亲也要活命啊……..。”

    安慰了下母亲后,张少华转看来眼急救室,转向楼下跑去。

    本章完。

重要声明:小说《网游之民间古武》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