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操刀子拼了

    张少华退出游戏,一摘掉头盔,就看见妹妹在边哭泣着。他的心腾就浮了起来,刚才在游戏里,他就有不好的预感,现在出来后一见妹妹在边哭,更是证实了自己刚才的预感

    “出什么事了小妹?”张少华将头盔往上一扔,翻就下来。此时他的心脏“嘭嘭”的快要蹦出来似的。

    “哥…..呜呜….”张少华的妹妹刚喊了一声哥,就失声的痛苦起来。

    一看妹妹哭的这么厉害,张少华意识到家里出大事了,难道是母亲病倒了吗?母亲的体一直不好,这次父亲下岗更是让母亲心里承受了巨大的压力。

    “快说,到底出什么事了。”妹妹光是在那里抱着自己哭,心里着急的张少华一把将妹妹扶起,声音有点着急的向妹妹询问道。

    张少华的妹妹哽咽的看着哥哥将事将了出来:“父亲….今天到一家一家工厂去应聘,刚出工厂大门的时候被一辆汽车给撞的飞了出去,附近的行人打了110将父亲送到医院,现在……还抢救着呢……”说完张少华的妹妹已经泣不成声。

    “我?他?妈。”一瞬间张少华犹如一只被激怒的雄狮,两只眼睛瞬间红的怕人。反手将头的衣服往上一披,拉开门就向外冲去。

    刚到门口突然停住,转头向妹妹问道:“在哪家医院?”

    妹妹哭泣的道:“市中心医院。哥你千万别激动啊,妈妈让我不要先告诉你,怕你惹事。”张少华的妹妹见他这个样子,心里又开始担心起哥哥会不会做什么激动的事。

    “…你懂什么。我先去医院,你收拾下一会过来。咱爸要是没事还好说,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就拿那个王八蛋的脑袋给咱爸祭天。”

    “嘭”的一声,张少华关上门向楼下疯狂的跑去。

    出来后,来到小区外。路过的出租车一个一个都是载客。两眼通红的张少华心里越发的着急,在等了五六个车后,他上已经开始冒出一丝丝杀气。

    “吱…………”

    一声紧急的刹车声从张少华的前传来,看着离自己只有一公分距离的出租车,张少华毫无表,好像不知道自己刚刚在死亡线上跳了一只让旁人看了心惊胆战的死亡之舞。

    出租车司机摸了把头上还在不停往外哗哗冒的冷汗,一开车门就想看看这个不知死活的人是什么来路,妈?的想死别他?妈的找你爹这来撞。出租司机也是非常的火大,不过任谁遇见这事都是火冒三丈的。

    可是当司机看到张少华那双血红的双眼,一副疯狂的架势,张了张嘴一个字也没说,转回到这里。

    可让他没想到的是,这个如同野兽的少年,自顾的来到车前打开车门坐了进去。

    出租车里本来有一个乘客,但看见张少华这副疯狂的表,心里一哆嗦也闭住了嘴。出租司机一看,心里只念晦气啊。

    “市中心医院。”一声低沉而压抑的声音传进出租司机的耳朵里,出租司机听见后下意识的载着他拐了个弯将车开向市中心医院。

    这个人到底怎么了,在他声音里可以听出,正有一股怒火在压制,一旦遇到小小的火花就可能引爆,面前这个疯狂如野兽的少年一旦爆发,那后果真不敢想象。

    张少华报了个地址后,陷入了沉默。车上的那个乘客和出租司机也保持无视这个好似暴徒的家伙,在想想这少年要去医院估计是出什么了事,才让他失去冷静,可以理解。

    可能是出租司机想早点让这个暴徒下车,也可能处于同这个少年遇到什么悲惨的事,将车开的很快,甚至闯了一个红灯,吓得车上另一乘客脸色有些发白,可张少华依然瞪着血红的双眼直愣愣的看着前方,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很快出租车就开到了市中心医院的门口,刚进到院里,车还没停稳,张少华一开车门就冲了下去,刚向前奔了两步,又转来到车前。

    掏出钱包看了看,愣了一下。

    出租司机一看知道这少年想付给自己车费,但他拿出钱包一愣神,估计是没带钱。连忙将车窗降下对着张少华说道:“小兄弟,我知道你可能遇到什么急事了,但你这样拦车可是不安全啊,万一在出什么事,你的家人可没法活了。车费就算了,以后千万不要这样拦车了,好了快进去吧。”

    张少华本来毫无表的脸上在听完出租车司机一番话后,露出了歉意的表

    还没等他说什么,出租车已经发动向外开去。默默的看着车尾的号码,张少华将他牢牢记在了脑子里。

    “大叔,谢谢你,您的恩我记下了。”心中暗暗的记下出租车的车牌后,张少华一转向着医院大厅奔跑而去。

    在医院的分检台,问了下医院的抢救室。张少华便向着位于大楼里的三层急救室直奔而去。

    气喘嘘嘘的来到三楼急救室的候诊大厅里,张少华一眼就看见在急救室门口来回走动的母亲。

    张少华的母亲神色十分的憔悴,眼睛又红又肿。

    看到母亲的样子,张少华内心十分柔软的一处地方再次被狠狠的戳痛了。

    快步跑到母亲的前:“妈……呜…呜…”一直认为自己很坚强的张少华在喊了母亲一声后眼泪不受控制的流了下来。

    见到儿子来了,张少华的母亲眼里的慌张多了一丝镇定,男人毕竟是男人,虽然儿子很小,但毕竟他也是男人,这个家毕竟不是女人来挑的。

    自听说丈夫被车撞后送到医院抢救,自己当场就六神无主,一个女人平时居家过子没问题,可遇见这中关乎生死大事的时候,女人的弱点就暴漏出来了。

    心中没了主心骨,就和天塌了一般。只能在抢救室外哭了一遍又一遍。现在见到儿子,终于重新找到了顶梁柱。

    将儿子抱在怀里,张少华的母亲边抚摸着儿子的头,边将父亲撞车的经过告诉自己的儿子。

    张少华的母亲虽然心地善良,从不在外面惹什么是非,只要不是过分的事一般都会忍让一下,但骨子里是嫉恶如仇,不容人欺辱的。

    只要没越过底线什么都好说,但要是对方越过自己底线,那迎接对方的将是雷霆之怒,不死不休的惨烈结局。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十倍还之。这时张少华的姥爷在世的时候经常教导子女的一条祖训。

    而张少华就是遗传了母亲的这种秉,越过了他的底线,那敌人面对的将是他无比疯狂的报复,哪怕生死。

    “你父亲上午到一家制造电子产品的资企业应聘,被对方拒绝后心失落出来时,没注意在大门外有辆车正开进来,当发现时已经晚了,那辆车迎面将你父亲撞的飞起好几米才落到地上。”说道着母亲的眼睛又流出了泪水。

    张少华用衣袖帮母亲搽去眼泪,没说什么,他在等下文。来医院后就看见母亲一人在急救室门口等着。并没看见肇事者,那时心里的怒火就已经要压制不住。

    但父亲还在抢救,只能等父亲出来在说。现在母亲讲到父亲竟然在这家企业的院里被撞的飞起好几米,张少华霎时感到心脏好似被刀子狠狠的扎了进去,无比心痛…真的好痛….。

    稳定了下绪,张少华的母亲接着将后来的事说了出来。

    可当张少华听完后。脑袋如同炸弹爆炸一样,眼睛里向外喷涌着暴虐的气息,浑剧烈的抖动着,一丝丝的杀气在边凝聚。整个人仿佛一只疯狂了的凶兽,唯有杀戮才能平息上的熊焰。

    “妈,您经常和我说,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十倍还之。这次您儿子就秉承古训的教导,刀子拼了。”已经状如疯虎的张少华向母亲深深的鞠了一躬,转就要下楼。

    “儿子….别…..回来啊……”张少华的母亲拉住他的衣服声泪俱下的喊着。

    本章完。

重要声明:小说《网游之民间古武》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