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大花和小黑

    关掉系统提示后,张少华从此又多了一个坐骑。左手对着眼前的花驴“蛋腾”一挥

    “收”

    眼前的花驴化为一道白光消失在原地。

    此时一头浑毛色黑白相间的花驴,出现在张少华的伙伴空间内。

    “嗷...”一声稚嫩的狼吼。

    将刚刚进到空间内的蛋腾吓了一跳,股一撅就想跑。

    可是当它看见发出这声狼叫的主人,竟然是一只刚出生没多长时间的小狼宝宝时,那张驴脸上竟然流露出异常人化的表

    对着那只还在向自己示威的小狼,蛋腾很不肖的打了个响鼻。

    “嗯啊嗯啊”的警告了下眼前的小狼宝宝。

    “你哥哥我刚在外面刚爆了一只草原排名相当靠前的草原恶狗,你这个小不点还敢在我面前凶,信不信哥哥我一下将你爆头。”蛋腾哥,昂起很有特色的驴头,表示不和你这个小家伙一般计较。

    “嗷....”小黑狼根本无视这只体型比自己高大数倍的大个子,为狼族的后裔,从来都不会退缩哪怕明知是死,也要捍卫草原狼族的尊严。

    这是母亲时常教导自己的,母亲曾经说过一次自己的父亲的事迹。

    父亲在孤立无援的形下,孤狼独行三千里,前往大草原边际一个人类的国度,在数万敌人,无数人族高手的包围,明知冲进去必死的况下,还是义无反顾的冲了进去。

    狼啸九天,血流成河。在冲过无数人族士兵的封锁和无数高手的保护下,浑早已血模糊的父亲,激发出草原狼族的最高奥义“明月”燃烧自己已经所剩无几的生命精华。

    化为一道惨烈之极的月色白光,斩杀了那个人边的一个“紫星”级别的传说人物。终将杀死你爷爷和的那个人类贪官的脑袋咬下来。

    靠着无比执着的意念支持,父亲奇迹般的活着回到了草原。

    那一夜:

    孤狼昂首啸,百里血成河

    生命化明月,白光斩传说。

    怒撕仇人,终取项上头。

    单骑绝尘去,狼神现人间。

    虽然父亲回到了草原,但它的伤势太重了,而且动用了狼族的终极奥义“明月”生命精华早已干枯,就是神仙也是回天无力,族内长老找来草原最好的疗伤草药,也没救回你父亲的命。

    母亲当时就是族里为了留下父亲的血脉和父亲成亲的。

    而后父亲死后,它孤万里,舍报仇的事迹在草原各大狼族广为流传,最后被被尊为草原战神。

    但因自己的额上胎记却遭到了族内的歧视,最后母亲也因为自己而生死不明。

    小黑狼年幼的内心里充满了暴躁,它渴望拥有父亲一般藐视天地的实力,它渴望在母亲的怀里撒。它渴望可以保护自己的亲人,它不许自己有丝毫的懦弱,不许自己有丝毫的胆怯,因为他是草原战神的儿子。

    前面这头驴,还是一头花驴也敢露出藐视自己的眼神,就算死我也要让你知道我不是一头驴也能随便藐视欺凌的。

    小黑狼上的暴烈之气越发的浓郁,吼叫声越发的低沉。随时都会向眼前的花驴发动拼死一击。

    就在这时一股小黑狼感觉体一轻,一股白光将自己和那头花驴罩住,消失在这个空间内。

    被张少华召唤出来的小黑狼,晕晕乎乎的有些不适应,刚才还准备向花驴发动拼死一击,转眼间自己就出现在另一个地方,大脑里有些时空错位的感觉。

    四下的转动脑袋,寻找那头花驴时。却一眼看见了那三只让它死也忘不了的黄狗。小黑狼的双眼模糊了,红色的血液瞬间充斥了它的瞳孔。

    张少华看见小黑狼浑在颤抖,上每一根血管都急速的向外凸起。一声暴虐之极的狼嚎自它嘴里传出。

    四肢不停的在地上刨动,自己养过狗的张少华知道这是犬科动物在遇到强烈刺激将要发疯的表现,也就是说小黑狼要发疯了。疯狗是多么的可怕,那疯狼呢?

    看见小黑狼马上就要到了疯狂的边缘,张少华连忙将左手放在小黑狼的额前安抚,并集中精神与小黑狼进行精神连接,与小黑狼沟通,遇到了什么会让它到了发疯的边缘。

    刚连接成功,迎面一股充满暴躁?充满嗜血?充满痛苦与哀伤的精神风暴差点将他给吞噬。浑一股冷汗不自觉的从头上流下,太恐怖了,究竟遇到了什么会让小黑狼有这么多难以承受的精神波动。

    集中自己的精神,张少华慢慢的现安抚小黑狼的暴躁绪,让它先慢慢的冷静下来,在询问为何它会这样。

    渐渐冷静下来的小黑狼,向张少华诉述了自己在遇到张少华前的惨痛经历,随着小黑狼得诉说,刚刚还冷静安抚小黑狼的张少华自己却越来越暴躁。

    当听完小黑狼的母亲最后被三只黄狗围住撕咬还拼命的呼喊小黑狼快逃的时候,张少华上一股火焰般的怒气充斥全,精神交流下:“你跟我来,今天咱们就将这三只黄狗挫骨扬灰,以报你母亲在天之灵。”

    捡起地上的菜刀,率先向那只浑爪伤的黄狗尸体走去,开始自己以为它和什么野兽搏斗留下的爪伤呢,原来是被小黑狼的母亲留下的,这条狗一定出来最多,要不然它为什么伤口最多。

    大花驴蛋腾,在一边十分淡定的看着眼前一人一狼,向着一条黄狗的尸体走去,心里不肖的想着:“野蛮啊!野蛮!哥是斯文驴。素食主义者,哥很环保滴。”

    还在YY着的花驴正准备看这一人一狼是生吃还是熟吃时,两只眼睛突然瞪的比驴还大,貌似它就是驴。

    张少华菜刀一翻,刀刃从那只狗的脖子处往上一跳,一颗狗头就被割了下来。随后用刀背一磕,将狗头磕到小黑狼前。

    小黑狼一声怒叫,两只前爪狠狠的插进了狗头的双眼,嘴巴狠狠的啃了上去。张少华对着这只狗的体更是将菜刀舞成了道道流光,眨眼间这条狗就被分成了无数块散落在地上,血迹飞溅的到处都是,小黑狼更是一声长嚎,疯了的扑上来将其吞进肚里,将这仇人的在嘴里狠狠咀嚼,发泄心中的怒火与仇恨。

    一人一狼折腾的满是血,最后都发泄到四肢无力的倒下,才算结束了这次让大花驴蛋腾,呕吐到四肢抽搐的分尸泄愤之举。

    小黑狼爬到张少华边脑袋在他脸上蹭来曾去,张少华并没闪躲,它知道这是小黑狼对自己表示感谢和亲昵,自己为它出气赢得了小黑狼的好感,对自己依恋的表现。

    其实如果昨天晚上如果知道小黑狼的事的话,张少华一定会不顾生死的去替小黑狼回去找它的母亲。

    自己死了还可以复活,只是换个角色而已,而游戏里这些原住民死了,却是永远的消失,以自己一命换小黑狼母亲的平安,张少华连考虑都不会考虑的,在他眼里亲永远比命更重要。

    本章完。

    今天,第一更来的晚了,但第二更风水一定码出来。最后求兄弟们支持!

重要声明:小说《网游之民间古武》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