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第一次务工

    老管家效率很快,不一会就轮到张少华,记录下张少华后发给他一块木质的腰牌,和前面的人一样现在一旁候着。

    这时张少华体已经好多了,没有开始那么恶心,但浑已经被汗浸的湿透。低下头看了下自己的腰牌上记了个二十六字,知道自己是第二十六个登记的,以自己的年龄和一帮小伙子比速度这成绩很满足啊,这大叔又开始自娱上了。

    老管家在登记完张少华后又登记了四个人,便收工来到他们这群登记过的人面前。那些还在排队等候的人,知道这次雇佣的人满了也不敢生事,要不下次的机会直接剥夺,众人无奈的都慢慢散去。

    管家在张少华这群人前面背着手,来回度了两步。站定后清了清嗓子:“这次我家老爷要娶小妾,准备给她在府内盖处别院。今天雇佣你们的活计就是去山上砍树,要一尺宽以上的木头才可以,少于一尺的不记工钱,每天晚上六点在此处交活,按伐木树量给工钱,一根木材合1文钱(合一元人民币)。直到伐满五百棵为止,你们可明白了?”

    “明白”众人应到。

    “那好,你们跟小峰去领工具去吧。”说完管家自顾转收拾桌上纸笔回院内休息去了,一个仆人打扮的少年,在管家走后带领这群玩家来到府上的库房,给每人发了一把伐木斧和一根麻绳,告诉人们去村外山里随便砍伐后,也忙自己的活计去了。

    张少华学着众人把麻绳缠在腰间系好,把斧头插在腰后。感觉了下还好,斧头也就二十多斤,自己应该能够接受这重量。

    看见人们都三五一伙的向村外走去,张少华连忙跟上一个三人小组,开玩笑没人合作一会就算自己伐倒了树也弄不回来。

    “这三位大哥,我是个新手刚进游戏希望能帮帮我。”张少华上前一脸憨厚无比的笑容,企图靠近呼加入这个三人集体。

    “这位.啊…兄弟,我们比你也早不了几天不用客气,你要是还没有伙伴一起做任务就加入我们吧,正好四个人抬木头也方便”三人中一个个子最高的年轻人见张少华一个人,便主动邀请他加入小队,毕竟多个人好干活不是。

    “那谢谢了,我游戏名叫母牛倒骑树,三位兄弟多多照顾下啊。”张少华本意就想靠上这个三人小队,见对方邀请自己那还不顺势而上。

    “我叫花开耀人”和张少华搭话的那个兄弟自我介绍道。

    “我是开山手,以后互相帮助”三人中材最健壮的青年上来和张少华握了下手。

    “我是赛乌龟,也是新手相互扶持。”剩下的青年也报上了自己的名字。

    在《巅峰》里除了自己报名,一般况下是无法知道对面姓名的,这也是保护玩家的一种手段,毕竟这是一款游戏,玩家之间的磨插是无法避免的。

    花开耀人见大家都互报了姓名,喊上大家边走边说不要在路上耽误功夫,一会砍树的时候有的是时间聊天。

    为了赶时间,在天黑前多砍几棵树,大家几乎是以小跑的速度赶往村外的山林里。

    不一会四人就赶到了村外的山下,这是一个不是很大的山丘上面一片树林,里面的树木大小一尺左右,很符合管家的选材标准,四人来时树林里已经有人开始干活了。

    四人进了数林选了个地方便拔出斧头开干,张少华从腰间拔出斧子找了棵一尺多宽的树,抡起斧子就砍了下去。

    “哐…”一声张少华的斧子高高的弹起,要不是他两只手握着估计斧子就飞出去了,靠这什么树这么硬,低头看了下树上只有树皮被砍了个细细的破口,而自己的手被这下反震弄的又酸又麻。

    抬头看了看另外三人,抡起斧子很有节奏的在猛砍着,没有自己刚刚被反震的斧头查点脱手的现象。

    张少华不好意思过去询问,人家都争分夺秒的。自己去耽误他们时间也太不长眼了,只能在旁边观察,看看人家是怎么砍的。

    其实花开耀人他们刚进游戏是接到伐木的任务也不会砍树,毕竟现代生活中电视上都很少用斧头这种原始工具伐木了,最次的也是用木锯。

    进游戏的人都差不多大伙只能自己慢慢摸索着,后来慢慢的到也摸索出来些经验,用里时,顺着斧子的运行路线,当斧头弹起时顺着斧头弹起的力量在给把劲,控制下方向在向着要砍的地方砍就好多了,这样又省力,有快只要控制好节奏,是很好领悟的。

    张少华在旁边观察了会,学着他们的姿势试了下,虽然砍上去的效果还一样但至少不至于斧头老是象要被弹飞似的。

    鉴于挣钱养家的基本思想之上,张少华抡起了斧头对着眼前这棵树展开了狂砍猛剁,半个小时后,张少华累的浑虚脱,两只胳膊不的颤抖,上汗如雨下。而他面前这棵杨树,终于被他这种不计后果大肆挥霍体潜力的精神砍进去一半深。

    张少华虚脱的倒在地上,望向两外三人差不多都快伐倒一棵了,自己如此拼命才伐了半棵,真是让人纠结啊。

    随着“嘿…嘿…”声,哐……..开山手率先伐倒了一棵树,开心的用衣服在脸上搽了把汗,喊到:“我弄了一棵,一块钱到手,哈..哈….”

    “我也快了…”另外两人答到。

    开山手没听到张少华的声音,转向他这边看来,见张少华浑无力的躺在地上,脑袋上湿乎乎象刚洗完头似的。

    “花子哥,怎么了累趴下了,这活不能着急得悠着干,我们刚开始的时候都象你一样,玩命的砍,可到最后累的脚指头都动不了拉还是一棵没砍倒。你没经验慢慢摸索吧,这砍树也是一种技术活那,呵呵。”开山手坐到自己砍倒的那棵树的树干上,对张少华传授着自己砍树的经验。

    因为张少华年纪比他们大不少,三人不好意思称呼他叫花子,都叫他花子哥。

    张少华躺在地上有气无力的向开山手道了声“谢”。现在他连张嘴的力气也使不出来,刚才用力过渡上开始抽筋,难过的要死。在心里狠狠的鄙视《巅峰》游戏开发人员之后,闭上眼睛,老实躺着恢复体力。

    大约一个多小时,张少华爬了起来,现在的他脸色惨白,眼神空洞无神。虚脱过后张少华凭着养家的信念挣钱的毅力,拿起斧子来到那棵让他内心纠结不已的树前,一下一下的砍了起来。

    在张少华休息了五次虚脱了两回后,那个坚的白杨树终于“轰”的一声倒在了他的脚下。

    张少华学着开山手的样子坐在树干上“哈哈两声,一块钱到手。”便一头裁到地上晕了过去。

重要声明:小说《网游之民间古武》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