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雪上加霜

    张少华今年十九,外表一般,可以说是除了朴素的形象,能引起一些中老年人的好感外,走在大街上一般是不会有人注意的类型。

    SX省T原市,是张少华土生土长的城市。在这个城市,他走过了十九年平平淡淡的人生路。

    但这样的生活在今天上午,被他父亲工作单位的黄厂长给打破了。至于原因,已经在国内国企界发生了N次的老,贪污贪的厂子黄了。

    看着一辆宝马缓缓的开走,张少华深深的叹了口气。迈步出了自家住的老式小区,来到附近的2路公交车站。

    心不在焉的想着,今天母亲在听到父亲下岗消息时的憔悴无助的眼神。

    “自己的儿子马上上大学,女儿也要上高中,你们厂倒闭的可真是及时啊。”母亲只是轻轻的摇了摇头说了这么一句话后,叹了口气便转靠着墙壁,慢慢的进了厨房。

    看着母亲单薄的体,和她听到父亲下岗消息后那失落绝望的神态,张少华心里在滴血。母亲为了这个家付出了太多太多。

    为了儿女,母亲不知疲倦的在外面打了三个短工,一个饭店的洗碗工,两处清洁工。

    每次母亲拖着疲倦的体,回家后还要给他和妹妹做饭。而当兄妹两要帮忙时,母亲总是把脸一板,严肃的告诉他们好好学习,不要因为心这些事而耽误了学业。

    她时常说,自己累点没什么,但你们俩个要好好学习,以后就不用像我和你爸生活过的这么艰辛了,唉,都是因为没文化啊。

    正当张少华心疼母亲,为自己兄妹付出的太多太多,而自己却什么都不能帮助母亲,深深的自责懊恼时,“嘀..嘀”两声,二路公共汽车开进了站台。

    张少华连忙拎起地上的篮子随着人流上了车。车上虽然有座位,但张少华满脑子想着父亲下岗的事,并没有坐下而是站在车窗口,眼睛看着窗外出神。

    “上车的请投币。”直到乘务员喊了三次,张少华才反应过来连忙从上衣口袋里翻出一张一元的纸币投进投币箱里。

    看着车窗外面车流涌动,张少华心非常的槽糕,过几天就是端午节了,母亲让自己给舅舅去送粽子,但一想起来那个势利眼的舅妈,他打心眼里就不愿意去。

    每次去舅舅家那个女人不奚落自己几句就不舒服。但母亲的话自己不愿意去违逆,所以张少华只能硬着头皮去送这篮子粽子。

    汽车沿着马路一站一站的走走停停,张少华的心也是起起落落,今天父亲的事对他也是影响很大的。自己一家人以后的生活让他感到很沉重。

    “盛世华庭马上到了,下车的乘客请往后门走。”

    张少华听见报站后,看了看车窗前面高楼林立的小区,便挤过车上的人群来到了汽车的后门等待着汽车到站。

    二路汽车缓缓的停靠了车站,车门打开后张少华随着下车的人群下了公车。下车后张少华站在车站前看了看对面的小区。

    这个小区有个名字叫盛世华庭,张少华的舅舅就住在这里。里面都是有钱人,光看一栋栋高级商铺耸立在小区两侧,就知道这个小区里的人消费水平有多么的高了。

    这时路口上的绿灯亮了,人行道上的人们快步的穿过公路向对面走去,张少华随着人群穿过公路走到了“盛世华庭”小区奢华的大门前。

    “盛世华庭”这样的高档小区,张少华并不是第一次来,但每次站在这些高档小区的大门时,心里总是有一种对对家人的内疚,都怪自己没本事,让家人为自己受穷。现在的张少华很自责。

    静静的在那站了一会,张少华眼睛里露出决定的目光,他准备放弃上大学的机会,早点工作。因为现在上大学的费用太高了,像他们家这样的普通家庭根本不可能供的起两个大学生,张少华决定自己放弃,挣钱来培养妹妹上学。

    下了决定后,张少华感觉浑轻松了不少。瞅了眼小区里面,拎着篮子向小区里走去。

    来到门卫处和里面的保安打了个招呼,登记了下要找的人。

    就在他刚刚走出保安室的时候,一个红色的影迎面就朝张少华撞了过来。

    张少华心里正有事,注意力也不集中,根本没注意的到有人撞过来。在他发现时“啪”的一声,就和迎面过来的红色影撞在了一起。

    “哎呦”一声呼,那红色影就扑倒在地上。

    张少华缓过神来一看,一个二十左右的女孩穿着一火红的连衣裙在地上趴着。

    倒在地上的女孩“哎呦”了一声后,扭头看向和自己相撞的人。

    一看到张少华一副普通人并且十分朴素的打扮。眼睛里歉意的眼神立刻转变成愤怒夹杂着鄙视的目光。

    “这个农民肯定不是小区里的住户,这里面住的可都是大老板一系列的人物,这种普通人住进来估计连一个月的小区配费都交不起”。红衣女子轻蔑的目光扫似的上下打量着张少华。

    “你这人是怎么走路的,眼睛瞎了吗?看不见有人过来,眼睛长的是出气的吗?什么东西”红衣女孩一张嘴就把张少华骂了个劈头盖脸。而且说话的声音很尖。

    张少华刚想向这个女孩道歉,不管谁撞谁毕竟自己是个男人,但一听女孩子这一张口,脸立刻就黑了下来。

    一个男人被一个女人在小区大门这种人流如潮的地方,如此一顿臭骂脸上哪还能住:“大姐,人的嘴是吃饭的不是用来排放的,你爹妈没教过你,难道学校也没交过你吗?”

    红衣女孩一听,脸色变的十分难看,立马就蹦了起来左手一叉腰,右手的食指就伸了出来对着张少华:“说你还不听了,还没见过撞了人这么理直气壮的,怎么我没有爹妈教,你这种穷酸就有教养了。

    你妈我告诉你,现在教养有个用,等你有钱了在谈教养,没钱你装什么十三,我告诉你乖乖的给你姐姐我低头认个错,说不准姐姐我可能发发善心饶了你,不然小心你的狗腿”红衣女子指着张少华又是一顿尖声臭骂,更有越演越烈之势。

    张少华这时脸已经不是发黑而是发青了,在小区门口如果和一个女人对骂,这不是张少华能做的出来的毕竟他不是地皮无赖。太影响一个学生的形象,有辱斯文….。

    “好,这位大姐你眼睛很亮识人很准,一眼就知道我是个穷鬼,但你也就这水平了。有句话送给你,女人上那点杂碎被男人用多了会烂的,希望你的那点杂碎烂的晚点,多让几个人用用,

    要不当废品处理,收破烂的都嫌臭..不收的。

    呵呵,我叫张少华地址在门卫里有登记,想要打断我的腿我随时欢迎,再见”。

    说完张少华和红衣女孩插而过。

    对于这种满口脏话的女人,打扮的时尚但素质跟不上。

    一看就是小姐要不就是二,张少华见了就想吐,本来就心不好,现在还遇到这么令人厌烦的女人,不想在答理她,告诉他名字,地址想报复来就好了,我除了母亲还真没遇见害怕的人。

    看见张少华就这么走了,红衣女孩感觉太没面子一个穷酸还这么拽,脚一迈就想去撤张少华的衣服,这时保安马上过来拦住了红衣女子,不知道说了些什么,红衣女子朝张少华背影投去了一道狠的目光扭头向小区外走去。

    张少华来到了小区里的B座六栋,这是一栋三十八层的高楼,他舅舅家就住在这栋楼上,在楼下张少华徘徊了一会,心里一横进了电梯,按下29层的按钮。

    “叮咚”,随着一声清脆的电子铃音响起电梯停在了29层打开了门。张少华左手往脸上抹了一把走了出来。

    张少华的舅舅家,出了电梯右拐第二间。张少华还是舅舅搬进新家是来过一次,好几年了都没在来过,但他还记的很清楚。

    来到舅舅家门口,用手抿了下头发这才按响了门上的门铃。

    “红豆红啊红豆红……”

    张少华听见这种另类的门铃音乐怔了下,心里想舅舅,还是这首红豆歌曲的忠实粉丝,都结婚了还没变。

    张少华还在感叹舅舅的执着时,门就已经开了。

    门口一个男人四十左右,平头眼睛很大但是眼袋也不小,一个高大拔的鼻子就是鼻子头上很红,但总的来说给人第一印象象个成功人士的。

    男人一开门见到赵少华,脸上露出了慈的微笑。

    “少华啊,快进来。”

    说完伸出手拉着张少华进了屋里。

    这时一个女人的声音从屋里传来,声音给人很泼辣的感觉。

    “苏平,是谁来了?”

    这时张少华已经被舅舅拉进屋内。

    “少华来了,去切个瓜拿客厅来。”张少华的舅舅十分高兴的拉着他坐到客厅的沙发上。

    “少华?哪个少华啊,是不是你那个外甥来了?”屋内的女人语气十分的刺耳。

    张少华的舅舅听了后脸色冷了下来:“没听见我喊你吗?你脑袋迟钝了还是怎么着。”声音里带着一丝愤怒,可见起对自己的妻子这种态度很不满意。

    估计是屋内的女人听见自己的老公语气不善,连忙应声同时快步的出了卧室来到了客厅。

重要声明:小说《网游之民间古武》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