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丈深 装失忆

    “呃,,那我妈妈呢?呃。。。也就是我娘亲了,我娘亲在哪儿呢?”唐恬恬猛然想起言小说中古代的人都称自己的妈妈为娘亲,她瞬间也改了口。

    “噢!心儿,你是要找你娘亲啊?喏,你娘亲不是就站在那里嘛!翠芝,来,你过来,心儿要找你。”年轻的朝早就站在一旁的一袭月白色长裙,外罩一件半透明轻纱的眉目如画,面容和善的年轻妇人招了招手说。

    唐恬恬这才后知后觉的发现,房间里早就站满了十几个人,有三四个年轻的妇人和七八个半大的小伙子。除了刚才进来过的那个小姑娘,还有一个看起来很是伶俐可的年约岁的小姑娘。这十几个人的到来,使得本来比较宽敞的房间此时也显得颇为狭窄了。

    只是,这十几个人从一进房间就未曾出过声,因此唐恬恬也一直未曾察觉到她们。看她们一个一个面带笑容的望着坐在沿上的年轻的,想必她们都是很尊敬这个年轻的的吧。

    “是,老夫人。”那个被年轻的称为翠芝的年轻妇人款移莲步,缓缓来到了唐恬恬的前站定。

    “心儿,你终于醒了。可吓坏为娘了。”那个年轻妇人满面微笑,慈的看着唐恬恬。

    “你就是我娘亲?”唐恬恬有些疑惑的望着那个年轻妇人。她怎么感觉这个年轻的妇人就像是“心之家”隔壁住的那个大姐呀?

    “心儿,你不会连娘亲也不认识了吧?”那个年轻妇人有些哀怨又有些着急的说。

    “呃。。那个,。有些不好意思哦!我觉得头好疼哦!以前的事我现在都不记得了。”唐恬恬急之下,只好继续装病了。没办法,她的脑海里对眼前的这些个人确实是没有一丁点儿的记忆。为了不伤大家的心,她只好出此下策装失忆了。

    “心儿,头很疼吗?”老夫人着急的伸手抚上了唐恬恬的额头。

    “奇怪,头不烫啊!应该没有发烧才对啊?”又伸手摸了摸自己的额头。

    “老夫人,会不会是心儿掉进池塘的时候,头撞到什么东西撞坏了?”那个年轻的妇人满脸担忧的提醒着老夫人。

重要声明:小说《女皇之江山美男要哪个》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