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9、我实在弄不明白 何副市长和江老这是…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唐 人 书名:孽债必偿
    八点,朱金明和蔡锦涛汇集我的办公室里,我们简单凑了一下况,然后就分头开始行动。也不知为什么,接下来我竟有些紧张了起来。

    应该说,我今天扑腾的这个场面确实很大,我不仅邀请了有名望的政协副主席江忠廖老人,而且还邀请了北京市的副市长何友平。另外我还礼节的让我的下属给北京市各市长及市委书记都下了请柬。我虽然知道他们不会来,但这个礼节过程还是要走的。

    昨天江忠廖老人来电话说,他不仅要来参加这个庆典,而且还要拖上何副市长一块来!因为外地公司属我们顺达在北京搞的最好最出色,也最具影响力!他们来的目的,就是想向所有的人表明,北京支持全国各地的财团或企业家来首都投资发展。

    对此我非常振奋,也是,只要何副市长和江忠廖老人前来,这无疑就是一块金字招牌,她不仅在向人们昭示着我们顺达公司有着坚强的后盾,而且也是对我们顺达公司以前所走过的道路做出一个有力而且实际的肯定!

    八点五十分,我在电话里听到了蔡锦涛的汇报。他告诉我说,所邀请的佳宾大多数都已经到了,可是周成讯还没有到,看来他真是不来了。但是肖峰和卓州的市委书记戚羲阳却按时地来到了。

    听后我的心里一紧,知道他们这是来者不善善者不来。我就问他,“张冰冰来了没有?”

    “还没见到。”

    接着,朱金明也给我打来电话,他告诉我说,“江忠廖副委员长和何副长的车子已经缓缓驶来。国鹏,你是不是下来迎接一下?”

    我赶忙乘电梯就往走下走,恰巧他们二位在朱金明的陪同下正要走进另外一部电梯,我两步迎上去,与他们分别握了握手,“欢迎,欢迎!想不到江老和何副市长给我海国鹏这么大的面子!二位,请!”

    “小海,你就不要太客气了!支持经济发展也是我们的责任!我就实话告诉你吧,这次我和何副市长可是给你带着指标来的。”江忠廖老人还是那种豁达的格,他乐哈哈地和我们一起往电梯里走着。

    “那可真是太好了。这些年来我是巴不得你老和何市长给我一点压力呢!”

    “不,江老这是在跟你开玩笑。”何友平一直对我是很客气,“事是这样的,昨天在约好要来参加你们庆典仪式的电话上,我和江老就随意地谈起了一件当今最令我头疼事,那就是全国各地的游客无意丢失或者是故意扔在北京那些孩子。这实在是一件令人头痛的社会问题,他们大都还是一些不谙世事幼童,有的甚至是弱智,还有的患有遗传的肢体疾病。这些孩子分散在一百多个派出所里和收容站,很可怜。目前在政府资金奇缺的况下,如果要是有人能出钱在北京办一个SOS村或者是收容站,把这些孩子们收养起来,那该多好!这样不仅对北京申奥有利,而且对北京的长治久安和经济发展都有好处!当时江老就对我说,你海国鹏能办得到。可是,这确实是一件很不容易做到的事,所以说,直到现在我也并没有把这件事当真!”

    我实在是有些弄不明白,何副市长和江老两个人这是在我面前演双簧呢,还是真有此事。但是,不管怎么样,我必须要对这件事有一个明确的表态,因为我不由又想起了那个在朝阳门大街派出所的小冰冰,如果北京要是真有这么一个SOS村或者是由容站,她一定会有一个好的归宿和好的前途。

    也不知为什么,此刻此刻我竟有了一种想见一见那个小冰冰的强烈愿望。也是,又这么长时间过去了,我为什么没有再到大街派出所去看一看她呢?

    对,庆典仪式结束之后,我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去看一看那个黑黑的命运多舛的小冰冰!

    “这应该是一件好事,也是一件善事!我认为,只要有北京市政府的大力支持,由我来建一个SOS村应该是件很容易的事。”我感慨地陪着江老和何副市长向一间较大的休息室走去,“不瞒何副市长说,我倒很想去作这件善事。如果北京的地皮紧的话,我完全可以把这个SOS 村办在卓州。那里离北京并不远,乘车一两个个小时就到了。正好,今天我们卓州市的市委书记和市长都来了,你们完全可以就这个问题坐在一起好好切磋一下。”

    “小海,如果这件事真的能行,而且你们公司也准备去做,那我们集团就可以为你提供百分这五十的资金。”江忠瘳老人非常高兴地说。

    “那好!既然这样,那我们三方就暂时地把这个问题在口头上定下来!”在何副市长的建议下,我们三个人的手就紧紧地搭在了一起。

重要声明:小说《孽债必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