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用人不疑 疑人不用 还是让他们两个…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唐 人 书名:孽债必偿
    可是我和肖峰之间的关系一直是我的一块心病,虽然在我拒绝接受卓州金属镁厂的况下他们到法院撤了诉,但是卓州影视城却让我们背上了一个沉重的包袱,我大致算了一下,要是再没有个三五千万,卓州影视城是运转不起来的。这也就是说,我们从氧化铝氧粉上赚得那些钱,差不多要全投向它,至于利润和回报吗,还不知道要等到猴年马月呢?

    想到这里,我就对蔡锦涛和朱金明提出了这个问题,“今天 我请你们来,也是想和你们商量商量有关重建卓州影视城的事宜。下个月初蔡晓茹就要从美国回来了,海强也准备回国结婚。我想,能不能通过海强和美国的某一个游乐巨子联系一下,以卓州影视城为依托搞一个合资项目,那样的话,卓州影视城的规模、档次和水平都能上去了,而且风险还小。”

    “这是确实一个不错的主意。如果卓州影视城还继续按照原来的思路搞,是非死过去不可。我们要自己搞,就要受到国家政策的限制和国的制约,如果要是与国外合资了,那就另当别论了!”朱金明也诚恳地点明了自己的观点,“依我看海强回来了,就不要让他再回去了,就让他把卓州影视城搞起来。我总觉得冰冰和姜夔不是那么一块料,尤其冰冰最近她的行为怪怪的,根本不像是一只干正事的鸟。”

    “用人不疑,疑人不用吗。还是先让他们锻炼一下再说吧,因为冰冰和姜夔毕竟还都年轻?”我是连忙出来打圆场。

    坦率地讲我对姜夔最近一段时间的表现也是不很满意,可是他毕竟是自己的外甥,他为顺达赚了一个多亿的利润,可以说功不可没。另外,冰冰是我们过去一起伤害过的一个晚辈,这次对她的人事安排,从严格意义上来讲就是一种补偿行为,并不支望她能在今后能为公司做出多大的贡献。

    讲明白以上的问题之后,我就进行了总结的发言,“今天我们就把这两件事初步定下来。第一是与连云港港务局合资搞一个出口公司,这件事就由蔡锦涛负责,你先和他们接洽一下,最好是先拿出一个双方都能接受的意向来。再就是卓州影视城的重建,初步定为合资经营,合资对象是发达国家有着经营游乐业务的大公司或者是大企业。具体与那一个国外公司进行合作,你们两个人的门路一直很多,就打听一下这方面的信息。海强那边,我也多去电话催着点。”

    第二天早晨,我突然间在公司的电梯里发现了姜夔,就感到有点奇怪,不由就问他,“怎么了,姜夔?你不是陪着冰冰去上海古藉出版社去了吗?“

    姜夔灰心丧气地告诉我,“冰冰不让我去,她只一个人去了上海。“

    我这才明白过来,看来冰冰彻底是拒绝了姜夔的!我不由在心里为姜夔感到有些难过起来。于是我打电话去上海古藉出版社,找到了张良之老师,就问他,“张老师,书稿最后一遍的较对进行得怎么样了?“

    他告诉我说,“很顺利,还有一些细节正在与这里的专家共同敲定。估计三四天之后,就可以上机了!“

    我一听事办得很顺利,我就说,“张老师,你的书要是一旦上机,你就快点和冰冰一块回来,因为电视连续剧《走出黑旺山》的电视剧本已经改编完毕,甘导最近可能要过来征求一下你老人家的意见。“

    “海国鹏,你说什么?你让我和冰冰一块回去?冰冰她没有在我这里呀!“

    我不由大吃了一惊,心里想,坏了!冰冰她昨天就走了,现在她应该在张良之老师的边呀!张老师也感不妙,接下来他就在电话里不住地问我,这是怎么一回事。

    于是我就告诉他说,“我昨天就让冰冰去上海陪你去了,她是下午走得,也许她乘得火车晚点还没有到。你放心吧,张老师,冰冰她不会有事的。这样吧,如果冰冰一到了上海,请您马上给我来个电话。”

    放下电话后,我的心里就不安起来,冰冰她不会有事吧?她走南闯北的那么些年,自我保护意识一定很强!可是,直到下午张良之老师也没有来电话,我只好把电话又要了过去,然而要命的是冰冰还是没有到上海!

    我这才意识到,坏了!冰冰这一定是再次离开了我海国鹏。我马上就带上几个人,来到了我给她们父女俩租得那房子里,这才发现冰冰她真的已经是离开了我们,她的衣物和所有的物品都拿走了。如果冰冰要是去上海的话,她没有必要带那么多的东西!

    我很后悔,显然冰冰一定是为了躲避姜夔在上对她的追求,她才离开我们的。唉,当初如果我要是不让她与姜夔一块到南方学习,也许就不至于发生今天这样的事了。我打电话找到姜夔,问他有没有冰冰的消息? 他说,没有,冰冰是堵着气离开他的,是不会给他打电话给的。

    我的心凉凉的,直埋怨自己真浑,怎么没有想到这一点呢。我正这样懊恼地想着,张良之老师从上海打来电话,来寻问冰冰的况。无奈,我也只好告诉他说,“冰冰可能是最近绪不太好,谁也没有打招呼,就离开了公司,看来她只是想一个人出去散一散心。你就放心吧张老师,冰冰她不会有事的。如果有了她的消息,我一定会打电话告诉你的。”

    对于冰冰再次失踪,我是谁也没说,只是深深地埋在心里。我实在是弄不明白,冰冰她怎么这样任,是连个招呼也不打,就突然这样离开了我们。不管怎么说,她应该给我打一个电话报一下平安呀!晚上我的这一想法得到了验证,冰冰大约在夜里十点多的时候给我回了一个电话。我惊喜万份,就问她现在是在哪里,况怎么样?

    谁知冰冰却在电话里说,“海叔叔,我现在很好。我现在正在一个公用电话亭里给你打电话。”

    我问她,“冰冰,你为什么没有去上海呢?”

    她回答说,“这事一言难尽,我又遇到了大麻烦,不得不离开你们顺达公司。”

    “冰冰,请你告诉我,你这次离开卓州大厦,是不是为了姜夔?”

    冰冰沉默了好一会这才说,“应该说有这方面的因素,但最主要的还是我还是遇到了躲也躲不过去的麻烦,所以我现在也不得不一个人去面对!”

    我急眼了,冲着话筒就冲她喊道,“冰冰,你能不能向我讲明白,你所遇到的麻烦到底是什么吗?你海叔叔有的是钱,也有的是办法,只要你告诉我,我一定会想法帮着你解脱的。说真的冰冰,我并没有反对你和姜夔谈恋,我也不反对你和姜夔在今后以家庭的形式结合到一块,你爸爸他也没有这样去做,你还是回来吧,把事向姜夔讲明白,相信你们之间的误会就彻底的解除了。”

    我好像听到冰冰在那头哭了,我是连声喊了她几句。只听她哽咽着应了几声后就说,“海叔叔,谢谢你对我的关怀。我还是那句话,有些事是用金钱和手腕是解决不了的。至于在我的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以后会慢慢明白的。海叔叔,现在我的处境确实很艰难,很有可能我再也见不到你们了!海叔叔,我只求你在今后的子里多照顾一下我的爸爸吧!”

    我大吃一惊,就在电话里再次大声地喊起她名字来,求她不要放下话筒。可是我的大喊声,并没有起到任何的作用,只听咔嚓一声冰冰就毫不留地在那边挂上了电话。

重要声明:小说《孽债必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