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5、冰冰她第一次享受到高度物质享所带来…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唐 人 书名:孽债必偿
    谁知道,第三天就有人寻上门来,是冰冰的舅舅肖思松和她的表哥肖峰。他们父子俩是通过报纸上的报道和大幅照片才知道了冰冰的下落,他们两人来到北京见到冰冰之后,都大吃一惊,他们也没想到才几年功夫,冰冰就在社会上出落出一个玉态大方美女来。

    一番唏嘘和感慨之后,他们是坚决反对冰冰从事这样的职业,且又是跟着外国人干,特别反对冰冰去意大利,说在意大利,黑手党和红色旅杀人放火无所不做,与其在异国他乡恐怖而不安地活着,还如在国内艰难地度更好。还有,冰冰的舅舅肖思松和肖峰告诉她说,他们早在蓟县找到了她的母亲肖思梅,可是接回卓州后不久之后就去逝了。

    冰冰听后大吃一惊,懵了,不相信这是真的。于是她就问舅舅,“妈妈最后到底是怎么死的呢?”

    舅舅肖思松就和肖峰把冰冰母亲死的前后经过都告诉了冰冰。可是,当时的冰冰也只是一心想把自己的事业建立在米兰新世纪服装表演公司上,依旧坚持着把在中国的演出进行了下来再说。所以,她就断然拒绝了舅舅和表哥让她回卓州,也好去看一眼她母亲的骨灰,然后再给她安排工作的要求。就这样,冰冰甚至连母亲的亡灵都没来得及去祭典一下,就马不停蹄地跟着道格拉斯到中国的南方,开始了新一轮的服装表演。

    广州的演出是道格拉斯在中国之行的最后一站,因为广州紧邻港澳较之北京还要开放,所以他们的服装表演受到了更加广泛的欢迎。朗诺丝的服装销售空前看好!道格拉斯一高兴,就放了全体人员的三天假,让他们尽地去购物,欢乐地去游玩。冰冰她这是第一次享受到高度物质享受所带来潇洒,以及放浪形骸之后的精神享受。

    这天晚上,他们几个模特从市内回来之后,就凑到一起在房间里喝了个酪酊大醉,借着酒劲男女模特们便有所冲动,开始了卿卿哦哦地接吻拥抱,有的甚至解衣宽带相互缠绵在一起。更有甚者竟守着众人,已经开始与自己的同伴进行地勾合。架不住这种致命地惑,冰冰也无法自我,在一个意大利男模的勾引之下她也加入到这场空前绝后的之中。

    第二天早晨冰冰从酒中醒过来,她这才意识到自己已经彻底堕落了!若长期这样下,她张冰冰是绝不会有什么好下场的。冰冰很想从这些人中解脱出来,可是内心深处她又深深地迷恋着这种醉死梦生的生活,所以她很难下决心离开道格拉斯。因为她已经成为他们公司的正式模特,一旦回到意大利米兰,她将有自己的公寓,并且还有自己的服装师、发型师!只要肯努力,相信我张冰冰一定会大红大紫的,也一定会成为一个令人耀眼的世界名模!

    可是这一个多月的经历使张冰冰明白,她要想大红大紫,就必须付出更加沉重的代价。也就在这个时候,那个平时对她非常冷漠的女同胞米斯.杨却告诉她说,在意大利米兰服装模特界,冰冰要想在事业上取得真正意义上的成功是非常困难的。她自己就是文化大革命中跑到意大利的,原来她也想在服装界混出个模样来,可是十几年下来她拼命地干也就是混了个小经济人的角色。这次若不是她凭借北京一个有门路的亲戚约道格拉斯来中国任教或演出,她也许永远也不会有出人头地的机会。

    于是米斯?杨奉劝冰冰说,“如果你真能在国内找到一个工作的话,最好还是留在国内。因为模特是个吃青饭的行业,你刚刚成名时许多人会捧你,鲜花和掌声也会伴随着你,有许多有钱的花花公子们也会想法设法地得到你,那时你就是天上的明月。可是你一旦青不在,无论是谁都会弃之你如敝衣,到那个时候你就是想成上一个家,恐怕都很难。所以冰冰,我以一个过来的人来劝告你,最好你还是想好了之后再踏出国门,否则,到时候你甚至后悔都来不及。”

    冰冰这才明白了这个叫阿文的中国女人的一番良苦用心。接下来,发生的一件事让冰冰彻底打消了去意大利当模特的念头。在广州景山医院,一个来自俄罗斯的模特因感冒发烧进行血检化验时,发现其血样成为阳,这也就说她是一个艾滋病携带者。尽管这件事一直都在对众模特保密,可是那个米斯.杨却还是偷偷地告诉了冰冰。

    “现在想一想,如果当初我要是跟着道格拉斯去了意大利的米兰,那该有多好!不管现在是死是活,也就没有后来的这些令人烦恼的事了!我也就不会夹在你和肖峰周成讯之间难以做人了!”冰冰用无限地感慨结束了自己的讲叙。

    我真是有些弄不明白,冰冰为什么和我谈起这些呢?更上没有想到的是,冰冰也有过自己的辉煌!也许,冰冰是在回答我刚才向她提出的问题,或许她是在向我说明,她为什么拒绝姜夔的求。更为确切地讲,她是想试图向我说明,她妈妈肖思梅确实已经去逝多年了。但是不管怎么说,我现在是更加了解了我曾经认为自己已经很了解的冰冰。

    “冰冰,我真没有想到你还有这样的才能!可是,一九九四年我怎么就没有注意到首都体育馆服装表演的这件事呢?我要是那时稍微注意一下,也许会对你的事业有所支持!”

    “海叔叔,就实说吧,那时候你就是找到了我,我也不会接受你的任何赞助!”

    “这样说你从那时就已经开始恨我了?”

    冰冰默默地点了点头,接下来就再也不吱声了。第二天我就和冰冰回到了北京。我临走的时候我还在石家庄留下一个人,让他协助警察在报纸上刊登好认领启示后再回北京。

重要声明:小说《孽债必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