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7、市政府我无论如何也要去 我要去看一…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唐 人 书名:孽债必偿
    突然,我看到了不远的周成讯在注意着我们。于是我就更加大声地说道,“冰冰,你爸爸他最近正在我们卓州大厦修改诗词稿,如果你有空的话,你就可以经常地过去去看一看他老人家。”

    “谢谢海叔叔,你放心吧!过去这几天,我会经常去看我爸爸的。我听爸爸说,你想上海古藉出版社为他出版诗集?”

    冰冰能够守着这么多的人喊我海叔叔,真是令我无比的高兴。因为从某种意义上已经证明她不仅从是非的旋窝中解脱了出来,而且她也原谅了我。也是,我利用这次机会与肖峰周成讯他们缓和了关系,从理论上来讲,也正把冰冰从我们双方的争斗狭缝中给解脱了出来。这对于冰冰来讲,无疑是一件最有实际意义的事了!显然,这要比给冰冰一个副总经理的位置让她坐,送她二百万股权,是要好得多,也要强得多。

    接下来,我就告诉冰冰说,“对,因为你爸爸写出的这近一万首的诗词,可以说你爸爸他毕生的心血,我们没有理由不请一家好的出版社来给他出书。我刚才接到了一个电话,是公司里的人打来的。他们告诉我说,今天上午上海古藉出版社派过来的人已经到了北京,现在他们已经住在了卓州大厦。你爸爸从这里回去之后,他就可以从整书的排版风格和艺术装帧上,来与出版社的人商谈出版他诗词集的具体事宜了。”

    “谢谢海叔叔你为我爸爸所做的一切!”冰冰又主动地与我碰了碰酒杯,并痛快地把杯里的啤酒再次一饮而尽,“海叔叔,你给我写的信我已收到了,非常感谢你对我的信任和安排。可是,我总觉得我张冰冰目前还没有那样的才能,也没那么大的福分!”

    “一个人的才能也只有在实践中才能得到充分发挥。冰冰,你还没有干,怎么就先丧了失信心呢?”我刚想详细问一问冰冰的其它况,把我们的谈话继续深入下去,怎知周成讯端着他的酒杯也走了过来。

    他乐哈哈地笑着对大家说,“你们老老少少在这里谈得可真是够闹的呀!冰冰,我没有骗你吧,今天我们和顺达公司的关系终于和解了。叫你跟着我们一块来你还不来,没想到你自己反倒是偷偷摸摸地跑来了。安理讲,应该罚酒一杯!不过,今天看着你父亲和你海叔叔面子上,这杯酒也就免了。来,张老师,海总,就让我们为我们能够再次走到一起,干一杯吧!”

    说着周成讯碰了一圈杯,带头就把杯里的酒喝了下去,然后又非常感慨地单独对我说,“说一句交心的话吧,我的老同学,顺达公司今天肯让步,这是我事先绝对没有想到的。海国鹏,你今天做得不错呀,是既有策略,又有肚量,就连肖市长也都在连连地夸奖你呢。”

    “既然是肖峰他在夸我,那他为什么签字仪式结束之后就不辞而别了呢?”

    “因为今天市委还有一个经济工作会议,很重要,戚书记非要让他去参加不可,所以他也只好提前离开了。临走肖峰让我转告你,今天这里的事全部结束了之后,他让我们两个人,还有容立宏就一块到市政府去一趟。今天晚上市委的戚书记要与你们这些卓州企业界的精英们好好聚一聚,痛痛快快地喝上几杯!”

    况出现了如此惊人的变化,这是我海国鹏做梦也没有想到的。显然,肖峰他这样做,无疑是在向我挥动起了和平的橄榄枝,应该讲,这正是自己梦寐以求的事。不是吗,中国的发展需要一个宽松的环境,卓州难道就不是?我们顺达公司何尝又不是这样想的呢?从某种意义上来讲,也许我今天的这一举动彻底感化了肖峰,使他已经深刻地认识到,只是一味地与顺达公司对立下去,到最终非但没有赢家,很难说不会被搞得两败俱伤。

    可是,我今天接受不接受肖峰的这一邀请呢?要是接受吧,就显得自己太轻佻了。要是谢绝了吧,这可是一个绝好与卓州市领导勾通的机会!所以,去与不去我在心里一直在为此犹豫着。从某种意义上讲,这是一个相互间勾通的绝好机会,要是把我和肖峰之间把存在的问题都谈透彻了,很难说我们之间的多年的恩怨不会化解掉。

    一想到这里,我就有些开玩笑地接着周成讯的话说,“是吗,真没有想到市委的戚书记还有这样的好心,但愿咱们的肖大市长邀我前去,这该不是摆的鸿门宴吧!”

    “哪里哪里?在经营人才方面,肖市长一直是求贤若渴的。说真的,现在就是项羽在世,他也绝对不会去敢动你们这几个腰缠好几亿大老板。”

    周成讯的一席话说得满席上的人都笑逐眼开,我再也没有说什么,就看了张良之老师一眼。只见他微微颔首,对这件事做了一个肯定答复。接着,我轻声地争取了一下边冰冰意见,没想到她的话说得是那样简洁,她只是轻声地告诉我说,“海叔叔,如果你今天晚上要去了,借这个机会好好地和我表哥他们好好地勾通一下,那样我就很有可能到你们顺达公司去工作了。”

    显然,这是冰冰的心里话。看起起来和平友好确实是大势所趋,人心所向呀!我海国鹏更是没有理由不去那样做!我刚要想给冰冰一个比较满意地答复,怎知这时张良之老师就把这个话题接了过去,“海国鹏,周成讯,你们俩都是我教过的学生。如果今后你们两个人能够真心实意地联起手来,那样我们卓州的经济发展就大有希望了!”

    “对对对,张良之老师讲得太精辟了!老同学,我还是那句老话,我们两个人如果要是联起手来,不管是在北京还是在卓州,天时地理人和我们都将占尽优势!再说,你也不能光看着你们顺达公司腾腾火火地发展,而让大多数卓州职工却下岗的下岗失业的失业,一直过不了温饱线吧!”周成讯的这些话使我的心里乎乎的。

    也是,我海国鹏干了这么年的事业了,还从来没有受到过家乡人众口一词地赞誉过,于是一激动,使我在没征得朱金明的同意的况下,就把晚上去见肖峰的事守着周成讯答应了下,“好吧,既然肖市长是如此诚心盛邀,戚书记又是那样救贤若渴,那我就和你一块去市政府去见一见戚书记。”

    “痛快,像条汉子。来,老同学,为我们今天晚上的再次见面干杯!”

    周成讯的话把人们惹笑了,在笑声中,我和周成讯一起举杯,再次慷慨地把杯里的酒一饮而尽。这时,我发现冰冰的脸色比以前好看得了许多,没有了过去的那种哀怨,甚至还浮现出了少有的红晕,眼里也有了些醉人的光泽,竟然一下子变得楚楚动人起来。我很想多看冰冰几眼,并俟机想与她进一步交流一下,谁知她却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与包蓉在一起窃窃私语了起来。

    也是,这两个女人在前段时间单独接触过,很难说我们顺达的一些况不会通过包蓉的口中一点一滴地流露给冰冰。应该讲这是一件好事,起码能让冰冰正确地理解我们顺达,更理解我海国鹏。想到这里,我就主动地与周围一些所熟知的人礼貌地喝了一圈酒之后,重新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当我把肖峰今天晚上准备见我的消息告诉朱金明、丛熊之和钱振宇时,他们均感到有些意外。丛熊之律师说,“可是他肖峰刚才没有必要做出如此的姿态,这显然有失一个市长的以往风格。”

    没想到朱金明更是直截了当地说,“依我看,肖峰他这是黄鼠狼给鸡拜年,没有安什么好心!”

    可是钱振宇却不是这样认为,他说,“现在整个世界都由冷战时期转入和平对话的时期,你们之间过去所积累起来的矛盾,也完全可以按照这种思维方式去解决掉,去化解掉!”

    没想到钱振宇律师的见解与冰冰是惊人的相似,这也许就是天意!

    包蓉回来后对我说得更是直截了当,她说,“海总,如果顺达公司今后要是再能够得到政府部门的支持,那你们顺达可真就是如虎添翼,前途无量了!”

    虽然包蓉的话说得相当诚恳,可是我总觉得事并不那样简单,因为今天一上来肖峰对我开出的天价,直到现在我还为此而心有余悸。再说,我们双方已经积仇颇深,前段时间还沸沸扬扬地打到了法庭上,怎么会忽然之间就冰销冱解了呢。很难说他肖峰这样做,不会有着另外的一个谋?

    不过,今天市政府我海国鹏是无论如何也要去了!因为这样一来,既可以了解一下他肖峰的葫芦里到底是装得什么药,也可以向众人表明我海国鹏确有着与之和解的愿望。于是,这个午餐宴会结束后,我到房间里休息了片刻,下午四点我就告辞了冰冰和张良之老师,也告辞了朱金明以及包蓉、丛熊之和钱振宇三位律师,与周成讯、容立宏一块驱车向卓州市政府驶去。

    临走,我叮嘱冰冰和张良之老师,要他们在卓州故园大酒店再住上一宿,明天我就和他们一块回北京。

重要声明:小说《孽债必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