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4、我实在佩服肖峰 刚才以市长的身份和…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唐 人 书名:孽债必偿
    “好!痛快!老同学,想不到这么些年了,你还是没有改变你那种大刀阔斧的格。我肖某佩服!其实我的意思已经很明白,卓州工业发展总公司是我们卓州最大的国有企业,有五千名职工和三千多名的退休工人,区区四千六百万是无法救活他们的。”

    “我明白了,你肖市长的意思是想让我在回购价格上再加点钱?可是非常遗憾的是,我们顺达公司并不是慈善机构,也不是银行!我们和卓州工业发展总公司一个样,也是一个按照经济规律来运行的现代化企业。所以说,四千六百万是我们的最高报价了。根本没有增加的可能了”我真想撕开脸面和肖峰痛痛快快地吵上几句。

    可是肖峰却笑了笑,仍旧用不紧不慢口吻说,“不不不,老同学,看来你误会了,今天我是以一个同学朋友和一名普通员的份来和你商议影视城转让这件事的,与政府的行为无关。你要是同意就同意,不同意吗,也无所谓!你放心,这次卓州影视城我们是无论如何也要出手的,你们嫌贵不要,相信一定会有人要的。不过,有些话我们还是说开的好一些,有些信息容立宏恐怕还没有透露你吧?南方的一家企业已经看好了卓州影视城离北京较近的这一地理优势,他们也有着收购卓州影城的意向。我们的意思是这样,如果你们要是在价格上肯再增加一点的话,那看在我们同是卓州人的份上,我们还是肯把卓州影视城优先卖给你们顺达公司。”

    我不得不佩服肖峰的诈和狡猾,刚才他还咄咄人地以市长的份和我谈一谈,现在转眼间就成了以个人和一个员的份来我商量了。我气得真想接着就戳穿他这一谎言。但是转念一想,我要是在这些小事上纠缠不休,又何意义呢?我看了看肖峰,只见他仍是那样平静而祥和,显然,这几年在官场上的磨练使他在忍耐程度方面确实是受益匪浅,已经不象是过去那个易暴躁擅激动的肖峰了。

    可是我不想在此就范,于是就对他说,“肖峰,我能不能去见一见容立宏之后,再来考虑你刚才提出的建议呢?”

    “你不必去见他了,刚才我和周成讯容立宏已经在一块讨论过了,在这个问题上我们三个人已经达到了高度的统一。我只是希望你现在明确地回答我,你到底同意还是不同意,在可能况之下提高一下对卓州影视城的收购价格?”

    我实在是弄不明白,肖峰他这是在着我就范呢,还是以此为借口在蓄意破坏这次签字仪式?也许两者均都有之。你海国鹏不是要收购卓州影视城为你自己来树碑立传吗,那我就要你付出高昂的代价!否则的话,在今天的转让协议上你就签不成字!想想也真是可笑,一个堂堂的县级市的市长,竟然不顾脸面地赤膊上阵,与我在影视城的转让价格上进行讨价还价,乍一听起来,也许没有人会相信,可是现实即是如此。肖峰他这样做,是不是也有点太掉他那市长的架子了吧!看来为了达到处罚我的目的,肖峰已经不顾他这个大市长的斯文了。

    可是仔细地一想,也不尽然,因为在这件事上也只有他肖市长才有资格和我海国鹏这样摊牌。从某种意义上讲,也不是仅仅想多要一笔钱的问题,这里面肯定是掺有他肖峰向我复仇的快感,或者说这是他深思熟虑之后对海国鹏我下出的一着险棋。他肖峰最终目的无非就是使这次转让的签字仪式最终流产,在众多的新闻记者面前丢我海国鹏的丑,使我这次进军卓州的计划全部落空,然后他就可以继续迫着冰冰,和我们在北京打那场由十四年前的贿赂案和今年的非法竞争案捆绑在一起的这场官司了。其险恶用心已经昭然若揭。

    鉴于这种况下,我是更不应该着急,亟需稳一稳自己的绪,要想法用软法子来接肖峰的这一招。现在最好的办法还是先去探一探他肖峰的葫芦里到底是卖得什么药,再说吧。想到这里,我就酌前斟后地考虑了一下,然后对他说,“肖峰,多余的话咱们就不要说了。你就报一个准确的数字,要是合适呢,我想问题也不大!”

    “好,痛快!这样吧,你们要是再增加个两千万,你就可以把这件事给彻底搞定。”

    什么?两千万!我的天!这就是说我们从氧化铝粉上挣得这点钱,大多数将要投放到这里。不由,我又想起了上次我回卓州时见到影视城那副荒凉与颓废的景!心里忍不住就骂了几句。确实,现在的卓州的影视城就其本质来讲,充其量也就是一块荒芜的土地,还有一些仿古建筑,它本值不了多少钱。其它的建筑物是倒塌的倒塌损坏的损坏,虽然还有一泓池水,也即将要干涸,并且还臭不可嗅。

    可是,现在收购卓州影视对于我海国鹏来讲,已经是箭在弦上了,又不得不发!你海国鹏不是在报纸上咤咤呼呼地要为卓州人民办实事吗,你倒是办呀!你海国鹏手里不是有的是钱吗,那你就对卓州人民多多地贡献一下吧!如果你不顾死活地贡献了,无疑将消耗你的大部分能量。要是你绝然而去了,这就说明你海国鹏口口声声说给要卓州人民做实事是假,想借机杀回来再次掠夺卓州人民的财富那才是真。

    他那个妈巴的,在关键时刻肖峰这个龟孙子这步棋下得可真是妙呀,不隐不讳,明明白白,无论我是进还是退,反正对我海国鹏来讲无疑都是一个圈。舆论是我大张旗鼓地给造出去的,记者也是我的人出面请好的,他肖峰现在倒要看一看这次签字仪式,我海国鹏最终将是怎么收场!我现在才算是彻底领教了肖峰的厉害,他在当市长这么些年来,从来还没有在行政手段上对我们顺达公司进行过任何的钳制,没有想到今天在这种最关键的时刻,他一出手就扼住了我的喉咙。

重要声明:小说《孽债必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