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2、这些王八羔子 无论周成讯容立宏肖峰…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唐 人 书名:孽债必偿
    当中午十点我就和张良之老师驱车驶进了卓州故园大酒店的停车场时,迎接我的是朱金明带领的一班人。朱金明打开车门,悄悄地对刚刚走出车的我说,“国鹏,也不知是为什么,我感到这里事气氛有些怪怪的。”

    我问他,“你感到哪里有些怪呢?”

    “我一时也回答不出来。但总觉得有点不对劲!”

    我不由地笑了,就对他说,“金明,你是不是对我们和卓州工业总公司签署卓州影视城的转让协议,从心里还是有些感到不踏实?”

    “我也不知道,总感到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我轻松地拍了拍朱金明的肩膀说,“一个破烂不堪的地方,以四千六百万元的高价卖出去,也只有傻瓜才会事前反悔的。你就放宽心吧!”

    接着,我让人把张良之老师安排到旅馆里的房间里去休息,然后就在故园酒店的大堂里坐下来,我又问朱金明,“各大媒体都来了没有。”

    “全都来了,比原先想象的还要多,看起来我们这次转让要想引起一定的轰动效应,应该是没有问题。另外工商、税务、公证部门还有银行等有关单位都到全部齐了,现在就只等着十一点半的签字仪式的正式举行了。”

    我还是有些不放心地问,“你有没有注意到容立宏他们来了吗?”

    朱金明说,“来了,全都来了!周成讯还带来了好几个人呢,他们是从北京特地赶了过来。”

    我问他,“你有没有发现冰冰?”

    朱金明摇了摇头回答说,“没有看到。”

    不知为什么,一听到冰冰没有来,我便感到有一些失望。我刚想与朱金明一块离开大堂,突然由六七辆由黑色的奥迪车和桑塔娜组成的车队缓缓地从公路上驶了过来,停在了故园大酒店的门前。我不由有一些暗暗地吃惊,心想,这么大了气势除了政府机关,再就是大的企业集团了。可是,在我的记忆当中我并们没有请过这一类的客人呀?正当我在心里嘀咕的时候,只见最前面那辆轿车的车门一开,走出来的却是卓州市市长,原光辉集团的总裁肖峰。

    我的心猛然地一紧,立即就意识到,刚才朱金明的感觉是对的,只要是肖峰来了,今天的这个签字就一定要出现麻烦!可是碍于面子,我还是非常地走了上去,握住了刚刚走进大堂肖峰的手,“想不到老同学,不,应该是肖市长这么给我海国鹏面子,能带着卓州市政府的大队人马亲自大驾光临出席我们的签字仪式。非常感谢,非常感谢!”

    “我说海国鹏,你还是少给我连讽加刺的好不好。既然我肖峰是卓州市的一市之长,关心本市的经济发展,这就是我的主要职责吗?这么大的一个经济活动,你说,我不来能行?”肖峰让随行的人员离开了之后,就非常地坐在了我的对面的沙发上,“我说老同学呀,你这次做得很对!你这可是为我们卓州的经济发展又注入了新的生机。我要代表我们一千三百多万的卓州人民向你表示好好的感谢呀!”

    肖峰几句赞扬的话,一下子就使我晕头转向了,“是吗?我海国鹏能够听到肖市长的赞扬,这可真是不容易呀!”

    肖峰哈哈大笑了几声,然后说,“在别人面前,你可以称我市长,可是在咱们私下,我就没有什么市长可言了。因为我肖峰曾经是你海国鹏的手下败将,你不直呼其名,叫我肖峰,就算是给我一个不小的面子了。老同学,好汉不提当年勇呀!可是自从我栽在你手里之后,我对我两大败绩,可以说是进行了刻骨铭心的反思呀!说真的,老同学,只要一想起两次我都是败在你海国鹏的手里,无论在什么时候,我就浑直冒冷汗,那种诚恐诚惶的滋味恐怕是我这一辈子都将终难忘!不过还好,你不计前嫌地又回来投资了,也确实要有着不凡的勇气,我肖某对你实在是佩服。不过,我总觉得根据你们公司的影响和能力,你们这次做得力度还有些不足,是不是应该考虑一下,下一步要在对卓州市投资的深度和广度上再加大加快一些?”

    肖峰的这些话说得虽然非常的客气,但是在我看来,却始终透着一股咄咄人的气势。见我暂时对他的话还无法回答,肖峰就哈哈哈哈地大笑着,自己打着圆场说,“好了,老同学。刚才我的那些建议敢也仅仅是我的一个人看法,到底怎么样,还是等一会再看一看容立宏意思再说吧!好了,我们就先谈到这里吧。咱们是不是先分别去休息一下,等一会好一起来参加你们的签字仪式!”说完这些之后,肖峰就客气地与我挥了挥手乘上电梯离开了我。

    肖峰这番阳怪气的话,立即就使我意识到,就要出事了!但是,会出什么样的事?我却不得而知。肖峰会不会是来破坏我们和卓州工业发展总公司的这次转让签字仪式的呢?可是他没有必要这样做呀?因为这件事对他肖峰有利呀!我感到自己有一些紧张,接着汗就不由自主地从我的脸上流了下来。

    在通往六楼的电梯里,一直陪在我边的朱金明就点着肖峰的名字狠狠地骂了一声很难听很难听的话。我也想骂,但是却没骂出来,也只是在心里重复了一下朱金明刚才骂的那句很难听很难听的话。接着,我与朱金明一起来到六楼他给我订好的房间里。

    朱金明把其他人打发出去以后,就告诉我说,“国鹏,我刚才见到容立宏的时候就发现他的脸发紧,笑得没有我们签订意向书时那样自然了。以前他周成讯是最不自然的,可是今天他却趾高气扬的不成样子,一见到我就是满脸冷笑。国鹏,我看今天的这件事十有是要泡汤!”

    此时此刻我也有着这样的预感,可我就是弄不明白,肖峰他们准备从那里下手来搅乱这个已经商定好的转让协议的签字仪式呢?他们要是提出更加苛刻的条件,签订的意向书在那里,他们是要从法律上来承担违约责任的。可是协议尚且没有签订,又有何法律可依呢?从某种意义上来讲,这次我们与卓州工业发展总公司签订的这个转让协议确实是件双赢的好事。他们得到的是资金,救活了一个大型的企业。而我们得到的是名誉,使卓州人民对我们顺达公司有了一个新的看法。莫非这些王八蛋宁愿不要这四千六百万的资金,也不想让我们顺达公司因之而扬名吗?看起来,很有这种可能的!

    这些王八羔子们!无论是周成讯、容立宏,还是肖峰什么的,全是他妈的一肚子男盗女娼的狗下水,没有一个是好球蛋!可是在心里骂过之后,要是仔细地一想,这又能怪谁呢?还不都是以前自己惹出来那些的祸?现在人家紧紧地联合了起来,拿着你海国鹏开涮,这应该是一件再正常不过的事。看起来,今天的关键的关键就是要全看我海国鹏的了!也是,在关键的时候我就能忍就忍,能让则让,这才是男子汉应有的大度风格。再说了,在这笔交易中我们顺达公司要是仅从经济利益上来讲,这本就是一笔赔本的买卖,何必再去在乎那一点一滴的得失呢?今天肖峰他们要是有什么绝招,就让他们来使吧,我海国鹏只要是把自己摆正了,有着自己的主见就行!

    主意一定,看看时间已到,我就和朱金明等人一块向举行签字仪式的会场走去。然而,当我们来到了会场以后这才发现,卓州工业发展总公司的容立宏一方和卓州市政府的座位上却是空空如也,一个人也没有。不仅标有肖峰牌子的后面没有人,就是周成讯他们也没有在会场上出现。

    至此我才明白,我和朱金明的猜测得是一点也没有错,这些人将不惜一切来代价来破坏这个已具雏形的签字仪式!面对各种各样的记者和来宾,我虽然非常平静地坐在那里,但是心里却一直暴躁不安,感到头一下子就大了好几圈。这时包蓉从她的座上位站起走了过来,不解地问我这是怎么一回事?

    我说,“我也不知道,看来对方是不是想毁约?”

    包蓉看了看手表,丽眼圆睁地轻声骂道,“他妈的,这些人滓!看着他们平常的时候一个个都是人模狗样的,没想到一到正事上,就却专干那些下三烂的事!不行,我得去找他们去!”

    我一把拉住包蓉,就告诉她说,“你没有必要去,相信他们立即就会来人的。”

    我的话刚落,原卓州驻京办事处的王长河,就在众目睽睽之下一个人走进了会议室。他今天是以卓州工业发展总公司副总裁的名义,来参加这个签字仪式的。在所有人的注视之下,他缓缓来到我的面前,有些不好意思地冲我笑了笑说,“海总,实在是对不起,肖峰市长想请您过去一下。”

    我问他,“什么事?”

    他说,“我也不知道!实在是抱歉,你过去一下就知道了。”

    朱金明烦了,就骂骂咧咧说,“国鹏,我看就算了!咱们走,就让我们的律师帮我们收拾一下残局,咱们立即就回北京。”

    我示意着朱金明坐了下来,“金明,请你耐心地等一下!刚才肖峰不是已经暗示我们顺达公司要在卓州加大投资的深度和广吗,我倒很想过去听一听他是怎么让我们个加?”

    说着,我就与一旁的丛熊之和钱振宇招了招手,就在人们的窃窃私语中和不解的目光下与王长河一块走出了会议室。

重要声明:小说《孽债必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