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9、当我意识到自己的孙子是个混血儿 尽…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唐 人 书名:孽债必偿
    在首都儿科研究所附属医院参加完徐静的葬礼后,我就感到非常不舒服,头昏脑胀不说,还有吐的感觉。我到附近的医院去看了一下,医生给我仔细地检查了一下,说我是血糖高,血脂也高,是高血压的前期综合症。目前问题还不算很大,但是今后你一定要注意饮食,最好是少饮酒,多吃点清淡一些的食品。

    医生给我开了一些降压的药品,拿上药,我就离开了医院。我们家里从来就没有听说过有高血压病源史,我怎么突然会有高血压了呢?

    晚上我想到国华的家里去喝点玉米粥或者小米面稀饭之类的玩艺。可是,我打了好几遍电话,妹妹都没有在家。我就明白,妹妹她一定到医院里去照顾姜夔去了。公司从医院回来的人告诉过我说,姜夔在徐静的葬礼上曾经悲伤地昏厥过去一次。也是,长期的心灵煎熬早就已经使姜夔体力不支了,悲伤过度的昏厥对于他来讲应该是顺理成章的事

    姜夔爷现在的况到底怎么样了?作为公司的职员和自己的外甥,我都应该前去关切一下。于是我顺手就拨通了姜夔的手机,几声铃响之后,传来的却是一个女孩子的声音。她说,她不是姜夔,她是公司派来的姜夔的同事万渊绿,她现在也没有在医院里,正自己家里吃饭呢。

    我问她,“姜夔的况现在怎么样了?”

    她回答说,“海总,姜夔看来没什么大碍,就是体有一些虚弱,相信休息几天后就会好的。”

    我问,“姜夔现在在哪家医院里住着。”

    得到的回答是,他还在首都儿科研究所附属医院。唉,要是住在别的医院里面,说不定我会去看一看他,可是我一听说是那里,我简直是受够了。于是我就告诉叫万渊绿,“你吃完饭后立即回医院去,让姜夔给我打一个电话,我有件重要的事要和他商量。”

    一会姜夔就回了电话。我问他体怎么样?他说,“还行,就是浑没有劲,脑子里非常的乱。”

    我告诉他,“你一定好好休息,明天我就去卓州与卓州工业发展总公司去签订卓州影视城的转让协议了,你能去不能去?”

    “舅舅,我现在的体还不行,我就不去了。”

    “我可能要在卓州待上个一两天,你有什么事,打我的手机就行。”

    “你放心吧,舅舅,到后天我就可以到公司里上班了。”

    和姜夔能完话,我顺手打开电视就在躺了下来,可是肚子里却咕咕辘辘直响,那种想喝玉米粥的愿望是那样强烈。我真想现在就打电话到我的佣人董方翠大姐家里,让她过来给我熬一点营养麦片或者是藕粉什么的,可是一看时间已经是很晚很晚了,也就算了。

    我也曾经想过,让酒店厨房里的大师傅们给我做一碗燕窝粥,或者是煲上点银耳羹的什么给我送上来,然而我一想起那股绵软的鸡精味就恶心的要命,便绝然地放弃了。

    我在上翻了翻,心想,如果这会蔡晓茹要是在自己的边,那该有多好呀,她一定会为我熬上一锅粘粘的玉米粥,然后不稀不稠地盛到碗里面,乎乎地端到我的面前。伴随着的,当然是一小碟鲜亮鲜亮的红萝卜咸菜了。然而遗憾的是,这样的生活我却是有十多年没有享用到了。

    现在,在太平洋彼岸他们母子俩也不知道子过怎么样了?一个月前海强还来电话向我报了一个平安,说,他妈在那里住不惯,一直想回来。可是,又过了这么长时间了,他们也没有再给我来电话,说不定她已经在那里住习惯了。

    妻子临走之前说得也是,她去美国的主要目的,不是支望去享什么洋福,而是看着儿子结了婚,然后把孙子抱大,她就算完成自己历史使命了。通过给我寄来的相片上,我已经看到自己的儿媳妇米切尔长得还不错,不是妻子所担心的那种黑色的皮肤。而是金黄色的头发,蓝眼睛,白里透红的肤色,典型欧巴罗的正规血统。

    也不知是为什么,当我一想起自己的孙子到最后竟然是一个不洋不土的混血儿,并且满嘴叽哩呱啦的尽说鸟语的时候,心里就感到不是滋味。然而现实就是这样,谁也无可奈何。你孜孜以求的东西不一定能够得到,然而你是连想都不敢想的事,说不定就会悄然而来。唉,这也许就是命!

    虽然说肚子里空空如也,但我依旧静静地躺在那里,在电视音乐的伴随下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我睡得正凝,突然就传来一阵急促的敲门声。这是谁呀,深更半夜的?

    平常的这个时候是绝没对有人来敲门的,就是有人有急事要过来,也必须要事先要打个电话过来。我从上欠起子,刚想问一声是谁,怎知门竟然轻轻地被人从外面推开了。啊,原来是我的前妻蔡晓茹和儿子海强来了!

    我也不知那来的一股劲,一下子就从上蹦起来,激动地跑过去就接过了妻子手中的物品,接着就大声地埋怨他们起来,“你们也真是的,也不事先打一个电话,我也好到机场去接一接你们!”

    海强说,“妈妈不同意打电话,她说要突然给你一个惊喜!”

    我高兴地说,“都七老八十的了,还要什么惊喜!”

    突然,我发现他们的上都有点湿,就忙问道,“怎么了,外面下雨啦。”

    海强说,“对,外面正在下着大雨,我们在机场要出租车的时候不小心让雨淋了一下。爸爸,你吃饭了吧,我在飞机上只是喝了点饮料,现在感到好饿呀。”

    我说,“我也没吃晚饭,那我就打电话,让下面厨房里值班的大师傅送点饭上来吧。”

    可是蔡晓茹却不同意,她说,“这深更半夜的,就是厨房里的大师傅恐怕是也休息了。我从美国带来了一点纯正宗的美洲玉米面,我们还是用它来熬点粥,凑付一下吧。”

    我非常赞同,因为这正是我梦寐以求的。可是海强却有些不甘心,嘟囔了几句便来到了我的书房,就像上次那样翻看起我那些平时动也不动的书籍。

    我问儿子,“海强,这次你怎么不带你的洋媳妇一块回来呢?”

    海强说,“她很想来,可是妈妈不同意。”

    我有些弄不明白,就问,“为什么?”

    儿子笑了笑回答说,“妈妈说,她长得又高又壮,怪吓人的。”

    我也笑了,知道儿子是在跟我开玩笑。

    一会玉米面粥就熬好了,蔡晓茹就给我盛了一碗,喷香喷香,无论是色泽还是味道,这都要比我们的玉米面完美。然,唯一遗憾的就是没有那碟鲜亮鲜亮的红萝卜咸菜。但我还是架不住它的惑,端碗起来,就不凉不的呼呼啦啦地喝了起来……

重要声明:小说《孽债必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