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8、我不由长长地叹了一声 没有料到姜夔…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唐 人 书名:孽债必偿
    我的心感到凉凉的,一股被捉弄的仇恨在心头迅速地涌动了起来。这些混蛋王八蛋!也是,我们顺达公司现在已经有近四亿个多的资产了,四千六百万又怎能满足他们那贪婪的呢!

    见我在绪上有着巨大的变化,殷巨川大吃一惊,忙对我说,“海总,冰冰现在已经脱离危险期了,你的脸色怎么还那么难看。”

    “巨川弟,有些事你不知道。冰冰我过去曾经伤害过她,可是没想到现在还有人在禽兽不如地伤害着她!我是不能让这种局面再继续下去了。你现在就快告诉我,冰冰她现在住在那家医院!我想过去看一看她。”

    “海总,我现在告诉你的已经是够多的了!我想,你不会让我殷巨川为了你而丢掉自己的饭碗吧。”

    我无奈地长叹了一声,“好吧,巨川兄弟。既然这样,我也就不你了。希望在今后的子里你就多为我来照顾一下冰冰吧。”

    说着,我拿出那个红色的请柬和那封早已封好的信,“这是一个请柬,是下周在卓州举行的一个资产转让的签字仪式,如果到那时候冰冰的体经许的话就一定要请她参加。希望你要亲手把这些交给她,一定让她明白我海国鹏的一番诚意。另外还有,我让你带的这封信很重要,你最好是在没有人的时候交给冰冰,并且让她看完了之后一定销毁掉。若是许的话,下个星期我倒很希望你能陪她到卓州去走一趟。”

    “坦率地讲,我很愿意陪着冰冰到卓州去走一趟。但是前题是,必须那些人同意,冰冰本人也得同意。”

    “那些人同意不同意倒是无所谓,只要是冰冰本人同意了,你就可以带着她跑出来了。”

    “好!到时候我就看况而定吧。”

    最后我就用坚定的口吻告诉殷巨川说,“你放心吧,到时候你只要是把冰冰带过来,如果那些人或者是人的老板要找你的别扭,我公司有的是好工作让你干。”

    殷巨川仔细地想了想,就同意了我的要求。但是他却补充说,先不要让我对这件事抱很大的希望,因为在这期间很难说又会发生什么样的事

    这时我的手机响起,是包蓉律师打来,她说,“海总,现在看起来你说得是一点也不错,你的那些个对手们确实是比你们还要坏!他们本来已经知道了七月二十八你们要在卓州的故园大酒店与卓州工业发展总公司举行转让卓州影视城的签字仪式,可是,他们却偏偏敦促法庭在那一天再次开庭,来审理你们顺达公司的非法竞争诉讼案。”

    我一听就满头的大火,真没有想到,周成讯他们竟猥琐卑鄙到这种程度。可我转念一样,其实这样也好,他们越是这样做,就越让人们认清了他们那丑恶的行径和市侩的嘴脸。于是我就告诉包蓉说,“那天我们确实没有时间去应诉,法庭是怎么审就怎么审吧!”

    包蓉听了后,不由地笑了,她告诉我,“你放心吧,海总。这件事我们已经从律师的角度上帮着你们全部解决了,再次开庭时间目前尚没定确定。我转告你这件事的目的是让你明白,你们这个诉讼案要想达到庭外调解的可能已经不复存在了,我希望你们从今天开始就不要再抱什么幻想了,要继续认真地对待,免得到时候我们太被动。”

    我终于放下心来,就在电话里与包蓉敲定,下周从卓州回来之后,我们是不是就这个案件再好好地商量一下。包蓉说,“行!看起来,我们还真的都要来好好学一学他老人家的那篇著名的文章《论持久战》了。”

    我们两人都在电话里不由地笑了。

    打完这个电话后,已接近中午十二点了,静静就要停止治疗了。我和殷巨川相互示地意了一下,就再次来到了静静的病房。此时,这个本来已经够大的特护病房里已经挤满了人,虽然是开着空调,但是病房里面依旧非常闷。人们都在静静地站着,等待着死亡之神按照约定好的时间悄悄地到来。这时,徐静上的婚纱已经脱下了,所代替的是一袭紫色丝绸旗袍,我这才发现,她的躯是那样纤细,是那样婀娜,修长而嫩白的两腿稍稍地有一些露。

    姜夔依旧是穿着那的西服站在一边,他现在扎着一条灰色的领带,刚才的新郎的红花已经不见了。奇怪的是他没有流泪,只是用两眼呆直地盯着徐静的脸。看到姜夔这副模样,我真担心他会因此而垮了下来。也是,一般的人就是对待自己正式结过婚的妻子也不至于这般心诚呀。唉,想不到姜夔这个孩子,心也些太痴了!

    十二点一到,两个护士就来了。她们的表冷漠,是什么话也不说,只是一一地解除着徐静上的器械。也不知是谁首先嘤嘤地哭了出来,接着是哭声一片。

    我看到姜夔的脸色越来越木,接着便腊黄腊黄的,可是泪水却始终也没有从他的脸上流下来。现在姜夔在心里哭得恐怕比谁都要痛,可惜的是他眼里的泪水早就已经流完了。死伤离别的悲痛的场面我海国鹏见过了不少,可是今天却有着截然的不同,我觉得自己的心像是被一只手狠狠地揪着,正在被人用刀子在一点点地镂空。

    虽然活着的时候我没有与这个冰冰谋过面,但是我应该承认,此时此刻我的心无时不在与她紧紧地想连着!因为,这个冰冰的死也与我有着直接地联系,所以说,我没有理由不为这个无辜的姑娘而痛苦而悲伤。我感到自己的脸上湿渌渌的,显然这是大把大把的泪水。

    我不想掩埋在这种悲痛中太久,就揩了揩脸上的泪水,再次走出了病房,然后就在走廊上给我的秘书郝玉娜打了一个电话,让她立即到人力资源部去找几个人,好来首都儿科研究所附属医院帮着照顾一下姜夔。因为根据目前的况来看,很难说葬礼结束之后,姜夔他不会垮了下来。

    我不由再次长长地叹了一声,没料到姜夔这么年轻就被这种亘古不变的所融化,所拖累。

    然而,神奇的是在网上的冰冰活着的时候,他们两人并没有见过什么面,而双方也只是在网上相互间建立了如此深厚的感。显然,象这种奇迹,这种的神话,也只有在互联网时代才会出现!

重要声明:小说《孽债必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