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4、冰冰的处境不妙 周成讯 你要敢动她…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唐 人 书名:孽债必偿
    二000年七月下旬,国内氧化铝粉的价格飚升到了四千九百元一吨,并且还非常的抢手。所以我们公司储存在连云港上那五万多吨氧化铝粉,销售得异常火爆。由于受场地的限制及运输能力制约,每天我们最多也就发三千吨。

    最近蔡锦涛是一个劲地来电话诉苦,他说,“我们来到连云港后,一直是没白没黑干,忙得要命,天天我的办公地点都围满了人,全都是预付款提货的,发货计划已经排到了五天以后了。海国鹏,我大致地算了一下,货已经销售得差不多了,是不是我们自己留下一点?”

    我说,“我们留这个干什么?你都给我发出去,我们是一两也不剩!”

    “那好吧,现在我边还有人在拿着钱等着排号提货呢,那我就全部把它们处理干净了?”

    我说,“对,处理光以后回来我就奖励你!”

    “奖励我什么,我们几个人在这里吃不好睡不好,嘴上都起满了泡,你能不能叫姜夔过来帮我一下!”

    我长长地叹了一声说,就把现在姜夔现在所面临的况向他解释了一下,并且把卓州影视城的转让事宜,也简单地向他讲述了一下。另外我还告诉蔡锦涛说,“一个星期后,我们准备就在卓州故园大酒店与卓州工业发展总公司正式签订一个影视城的转让协议,不知道到那时你能不能赶回来?”

    蔡锦涛说,“估计到了那个时候,正是关键的结账扫尾工作,我是肯定回不去了,有些事你就和金明商量着办吧?不过,影视城的出让价格订得怎么样?”

    我告诉他,“比我们当初买出时的价格还要低二百万。虽然这是目前卓州影视城的净价连我们收购价的十分之一都没有,但是我们顺达公司却取得了意想不到的反响!现在就连卓州人也对我们有了新的看法。”

    蔡锦涛听到后也非常振奋,“既然这样,我就在这里就是再苦再累,也甘心愿了。这样吧,虽然我无法参加这次具有非凡意义的签字仪式,但到时候你就代表我多敬在座的亲朋好友们几个酒吧!”

    与蔡锦涛通完电话后,我就按照殷巨川给我的号码给他打了个电话,铃声响了好久才有人接起。

    是殷巨川,他告诉我说,“我们的老板最近很神秘,又刚刚带领我们转移了一个新的地方。也不知为什么张冰冰的绪最近非常不好,动不动就和人吵架,似乎有一种绝望的绪在控制着她。”

    我的心不由一沉,立即就明白周成讯和肖峰他们很可能又得她很紧,没办法,我也只好对殷巨川说,“巨川,我的好兄弟!请你一定要想法帮着我来好好地照顾一下冰冰,就劝一劝她,一定要让她想开点。另外我还想求你给冰冰捎一个请柬,也不知你什么时候能够到首都儿科研究所附属医院里来一趟?”

    他说,“现在我的雇主抓得很紧,是半步也不让我们离开冰冰。这样吧,你去医院时把请柬放在那里,我如果要是去了,我就从那里捎走得了。”

    我说,“我还有给冰冰写了一封信,请你一定要亲自交到她的手上。”

    他听了之后,让我今天先到首都儿科研究所附属医院等他,他看一看能不能想尽一切办法就去一趟医院。还没等我对他的话有所反应,他在那头就把手机给关掉了。我立即意识到,冰冰所处的形势极为不妙!便暗自发恨,周成讯你这个混蛋王八蛋,你若敢动冰冰一指头,那我就不去和你讲究什么策略了,我一定会放手让朱金明和蔡锦涛两个人用他们的鬼点子去狠狠地收拾收拾你不可!

    半个小时之后,我就带上要给冰冰的请柬,驱车向首都儿料研究所附属医院奔去。每次来我的心都很沉重,因为这里所有的人,当然了也包括我,都已经知道病上的静静已经是生还无望了。可是我们都虚荣得不肯去点破这一点,尤其是姜夔和冰冰的母亲,他们两个人还一直在幻想着奇迹的出现。

    也是,只要是还有一个容颜不衰的躯壳躺在那里,从某种意义上来讲这无疑也是一种安慰,更是一种希望!但是我们为此所付出的代价却是高昂的,对人们心灵的摧残和煎熬恐怕也是独一无二的。特别是姜夔,为了这个实际上已经离他而去的静静,在近三个月的时间里,他已经熬得皮包骨头了,精神上也到达了一种崩溃的边缘。我现在很难相信,如果到时候那个叫静静的躯壳一旦要是真得离他而去了,他能否还能支撑起自己,这还是一个疑问。

    应该讲静静对我们顺达公司的这次帮助是无比巨大的,但是我们为她付出得也不少。不是吗,我的外甥已经把整个心都交给了她,可是她还仍旧静静的躺在那里而熟视无睹,这无疑是现代中最悲惨,也最无奈的一种结局。我常常这样想,我如果要是像甘纹昌那样去做一个电影导演该有多好,那样在我所演绎的故事节里面,我就有权力让静静果断的死去,或者是让她缓缓地醒来,然后再加进一些佐料去导演出一幕惊心动魄彻天撼地的人间悲喜剧。可是,现实却是残酷的,到目前为止已经快八个月了,可是静静仍旧在那些医疗器械地帮助下一动也不动地躺在那里,也实在是令人感到心酸。

重要声明:小说《孽债必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