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3、朱金明得理不让人 固执地说 一定要…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唐 人 书名:孽债必偿
    第二天,卓州工业发展总公司的总裁容立宏就带着一班人如期来到了我们卓州大厦,更出乎我的意料的是周成讯领着几个人也一块过来了。妈的,他来干什么?是不是来搅这趟混水的?不,从他个人的角度上来说,他是恨不得我们赶快把卓州影视城买回来,那样一来,他就可以了却掉长期压在他心底上的这块心病了。从另外一个角度来上讲,他周成讯又是所有卓州企业在京的代言人,他今天坐到我们的谈判桌前,从某种意义上来讲应该是最名正言顺的了。

    一番寒询之后,洽谈会便开始。包蓉做双方的主持人,她说,“受顺达公司的正式委托,我们三个律师就卓州影视城的转让事宜在卓州工业发展总公司和顺达公司之间进行了一些斡旋和通融之后,双方均对受让卓州影视城一事非常感兴趣,所以也就促成了今天的这次洽谈见面会。就我本人来讲,我倒很希望双方本着实事求是的原则,通过协商达成一个让双方都满意的转让意向。为了便于记录和称呼,我们建议把卓州工业发展总公司称为甲方,将顺达公司暂时地称之为乙方,我们大华律师事务所充当中介人为丙方,也可以在现场直接为甲乙双方提供法律上的服务。卓州驻京办事处是这笔交易的见证人为丁方,他们可以在洽谈的过程当中,负责调停和理顺甲乙双方的关系,也可为双方在现场提供一些国家相关政策方面的服务。”

    接着洽谈就开始了,朱金明首先代表了我们顺达公司发言。他说,“顺达公司这次之所以要收回卓州影视城,主要这座影视城是由我们创建的,在感上我们不忍心看着她继续衰败下去,因此决定将其收回。我们这次回购卓州影视城是有诚意的,是抱着一种为卓州人民办实事的目的来出发的。希望卓州工业发展总公司也像我们一样,拿出诚意来加以对待,因为这次转让的最大受益者就是他们卓州工业发展总公司。”

    我真没有想到洽谈刚一开始,朱金明就拿出了这种咄咄人的架式,由此看起来,他的目的非常明确,就是想在气势上先把对方压住。

    “听朱经理的意思,你们顺达公司是这笔交易的非受益者了?让我弄不明白的是,既然你们是这种交易中的不会受益,你们为什么对是此事如此主动,又如此积极呢?”想不到朱金明的话音还有有落下,容立宏立即就气呼呼地把话接了过去。很显然,他是抱着很深的成见来的。

    也难怪,因为容立宏是上次受让卓州影视城的受害者,他没有去跳楼,能够到现在,就已经是相当不错了!今天,他能有幸面对面地向我们发点牢这应该是很正常的。想到这里,我立即就对坐在我对面的容立容说,“请容总千万不要误会,刚才朱总讲的全都是事实。”

    我的话把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到了我的上,尤其是容立容,他用两只明亮的眼睛紧紧地盯着我说,“既然你们从中并不受益,那海国鹏,你为什么还要想尽一切办法,极力地促成这笔交易呢?”

    “其实这个道理很简单。朱金明经理刚才已经把这个问题讲得很明白了,我们确实对卓州影视城有着极其深刻的感,不忍心让她继续荒废下去。听说你们又一直想把她转让出去,就是在这样的况之下,我们请你们诸位过来就这个问题接洽一下,这难道不是很正常的吗?”

    我不希望一上来就把关系搞得太僵,也不想把话题扯得太远,那样很容易使这次洽谈会陷入一种无序的争吵之中。可是容立宏仍旧是不依不饶地说,“海总,这件事恐怕不像你说得那样简单吧,会不会还要牵扯到其它的问题?”

    对于这种明目张胆地寻衅,我非常气愤,可是我依旧笑着说,“容总,你的猜测也许是对的。但这不应该成为我们今天所讨论的话题。要知道我们今天能够走到一起,是来商谈出让卓州影视城的事宜。刚才朱金明经理已经代表我们顺达公司表明了我们关于这笔交易的态度了,你们能不能明确地表一下你们的态度,你们到底是同意还是不同意出让卓州影视城?如果你们要是同意转让,咱们就继续谈下去,假若你们并不想出让,就请你们痛痛快快地说一声。那样我们也就没有必要在这里干坐着了,何不一起到楼下去痛痛快快地喝酒聊天呢。”

    “看起来海总的手里确实是有钱了!听说贵公司在氧化铝粉上狠狠地赚了一笔?有这回事吗?”

    循着话音我看到了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他叫陈欣,王长河走后他是刚刚提拔成了卓州驻京办事处的副主任。他年轻气盛,锋芒毕露,神态中透着一些不知天高地厚的样子。

    我刚想反驳他几句,没想到这时包蓉却烦了,她一拍桌子就站了起来,“这位先生,请你注意!今天我们洽谈的议题是有关卓州影视城的受让问题。你冷嘲讽地谈论其它的事项干什么?当然了,我无权限制你的言论自由,你如果要是对这次洽谈不感兴趣,或者是你想谈论别的议题,就请你到会议室外面去,那样你就可以随便找上一个人去与之交流你所感兴趣的问题吧!”

    包蓉的话有理有节,把那人驳得不行,他无奈看了周成讯一眼,也只好忍气吞声地闭上了嘴。紧接着,包蓉又把目光瞄上容立宏,“容总,昨天你不是亲口对我说过,你对这笔交易非常感兴趣吗?怎么到了正儿八经的作阶段了,你为什么又迟迟地不肯表态呢?”

    容立宏自知理亏,他镇静地喝了几口水,这才慢腾腾地说,“好,我代表卓州工业发展总公司表明一下态度。在价格合理的况下,我们愿意把卓州影视城出让给顺达公司。”

    洽谈会很快进入到正常的程序之中。我们同意今天交了一百万定金,但是在价格问题上,我们双方却再次陷入了僵局。他们提出了四千六百万的底价,比我们商定的底线还要低二百万,我是从心里感到很高兴,因为我和朱金明初步商定的底线是四千八百万。

    可是朱金明却是得理不让人,他固执地坚持说,一定要请会计事务所要新对卓州影视城进行一次资产评估,也只有这样,才能做到在价格上的公平合理。想不到在这个环节上,周成讯也加入了进来。他说,“想当初你们在出手卓州视城的时候就公平合理了吗?”

    我一看,又要牵扯到过去的事怕伤了感,于是就暗示朱金明让他代表顺达公司接收这个价格。接着,朱金明就有利有节地和容立宏把转让卓州影视城的价格定格在四千六百万上面了。很快,包蓉就非常及时地结束这次洽谈。

    在皆大欢喜的况下,我就盛邀所有的人乘着电梯就来到了我们卓州大厦一个可容纳几十人的中型餐厅里。作为东道主,我就和朱金明等人就同与会者一起享用起我为这次洽谈会精心准备的这次档次极高的宴席。

    席间,我就借助着酒劲,向容立宏主动坦露了自己的一些想法,含蓄而委婉地向他表明,我这次之所以回收卓州影视城,确实在我的内心深处存有一些赎过的想法。见我很有诚心,容立宏也有些感慨地说,“我们公司这几年的子可真是太难过了,只要有了资金,相信我们卓州工业总公司就会能活起来了。我属下的好几个企业所缺乏的就是流动资金,现在市场又这样好,如果我的企业都能正常开了工,那样我们三四千名的下岗职工就能顺顺当当地吃上饭了。唉,说真的若是再拖上他半年,我们的卓州工业发展总公司的下场就很难说会是怎么样了!”

    我看到不远的周成讯是非常的在意我们两人间的谈话,于是我就更加大度地说,“既然你容经理这样的有诚意,那我们今后合作的空间可能就会更大了了,你放心,只要是我们两个企业够达到共识,做到互利互助,未来的商机对于我们来讲可以说是空间无限!”

    就这样,这次酒宴举行得很成功,我和容立宏均一致决定,第二轮恳谈会后天上午在卓州驻京办事处举行。我还悄悄地告诉容立宏说,“只要我们这次合作成功了,我们完全可以建立更为紧密的合作关系,你们企业生产的化工产品和小五金产品,只要是质量上乘,你们生产了多少,我们顺达公司就负责在北京给你们销售多少。这样,我们都能获利。”

    容立宏一听非常兴奋,他轻声地告诉我说,“这可真是太好了,到那时候不管是来自那一方面的阻力,只要我们能够掌握主动,互相让让步,就是出现的问题再大,我也一定要要促成这笔交易!”

    看得出,容立宏想促成这笔交易的心相当迫切。我立即说,“这没有任何问题,你就放心吧,到那时候我海国鹏一定会让你满意的。”

重要声明:小说《孽债必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