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2、卖出一个卓州影视城 能盘活一个国有…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唐 人 书名:孽债必偿
    几天之后,当我看到我们公司账上的钱正在不断增长时,我立即就打电话给朱金明,让他先派人去税务局去缴一部分氧化铝买出后的增值税,免得到时候会节外生枝。接着,我又把丛熊之、钱振宇、包蓉三位大律师全都请到了我的办公室,向他们通报了我们顺达公司准备施实回收卓州影视城的这一意向,以此消除对立面,帮助卓州工业发展总公司彻底摆脱困境的想法。

    三人听了之后都为之高兴,尤其是包蓉她,她连讽带刺地说,“想不到海大经理终于开窍了,也想做点善事来平衡一下自己的心理。”

    但是钱振宇律师却有着不同的看法,他说,“你们这样做,虽然说是在做好事,但在他们的眼里也许是一种软弱,说不定还会为我们下一步打官司增加上新的难度。”

    我说,“别人是种什么态度,我感到无所谓,只要是能求得一个人的理解和原谅,我也就感到心满意足了。”

    包蓉的话来得很快,她问我,“你指的这个人,是不是张冰冰?”

    我轻轻而慢慢地点了点头。然而,丛熊之他想得更多,他有些担心地问,“海总,你们现在有没有足够的资金去办这件事呢?因为这并不是一笔普普通通的交易,这对于你们来讲,它可是有着很深的历史渊源,很难说里面不会暗藏杀机。”

    丛熊之律师的担心是有着一定的道理,我也考虑到了这一层,但是回购卓州影视城的决心我海国鹏是不能动摇的,如果价钱合适,对方又想出手,这次我是买定了。再说,卖出卓州影视城就能盘活一个大的国有公司,对于他们来讲又何乐而不为呢?还有要是我们顺达公司这次不去把卓州影视城买下来,如此高昂的代价是没有人再肯去那里投资的。

    见我的决心如此大,三位律师也没有再说什么,均同意来担当我们之间的中介人,去和卓州工业发展总公司去谈一谈,把我们顺达公司回购影视城的意向传达给他们。

    第二天下午我就接到了丛熊之律师的电话。他告诉我说,“你们这样做大大出乎了对方想象,他们做梦也没有想到顺达公司会主动地回购卓州影视城,以为又在和他们玩什么花样呢。”

    我不由在电话里笑了出来,“看起来我海国鹏在他们的眼里,的确是一个狡猾诈的大恶魔了!”

    丛律师在电话里也笑了,“可不是,我们费了好大的口舌,卓州工业发展总公司的人才同意与你们接触一下。但是他们的条件是,你们顺达公司必须要有着足够的诚意,还必须要有着足够的资金,他们不想接受任何形式借贷或者是物资上的抵押。”

    “丛熊之律师,你现在就可以告诉他们,这两点我海国鹏都能做得到,请他们就放心吧,我们在这上面玩不出什么花样来。丛律师,如果要是可能的话,明天上午就请他们到我们卓州大厦来一趟,就这个问题再好好地协商一下。我海国鹏在这里准备上好酒,非常烈地欢迎他们的到来!”

    丛律师一听,就在那头哈哈大笑起来,“海总,看起来,你这个大恶魔还真要当一回慈善大使了。”

    我也笑着说,“没有办法呀,总得让自己的心理平衡一下吗!”

    就这样,我们俩是在大笑中结束了这次富有成果的通话。接着,我就打电话把这一况告诉了朱金明。他听了后也非常高兴,说,“行,我这就去适当地准备一下,明天咱们就和他们面对面地谈。不过在出让价格问题上,我们上是不是先内订一下?”

    我想了想说,“我看还是原价吧。”

    他说,“完全可以,但这可是咱们的底线,不能再破了。”

    我想了想说,“况每时每刻就在变,还是到时候再说吧。不过金明,这也许是我们最后一步活棋了,如果这一步走好了,我想,我们顺达公司所赢得不仅仅是这场官司吧!”

    朱金明终于同意了我这一看法,说,“我大致算了一下,如果这批氧化铝粉我们能够顺利地按当前的这种价格出手,仅增值税一项我们须就要交纳二千三百多万的税金。海总,我们能不能想办法采取一点措施,合理地去避一避税呢?譬如讲,购置一些我们房地产公司下一步必需的一些设备和机械了?再说,我们公司员工们所配置的电脑也确实应该更新了?还有,是不是让有关系的单位提前给我们开上几张大额的抵税发票……”

    我连忙打断了他的话,“金明,依我看还是拉倒吧!我仔细地算过,就是这样做了,也抵扣不了多少的税款。再说这批氧化铝粉已经为我们挣了不少钱了,还是给国家交一点吧,省下让人家光来踩我们的尾巴。”

    他听后笑了,“你说的对。比较保守一点地说,我们这次一下子就能净赚个亿,事先就是要我的命,我也不会想到会有这么多。”

    我说,“既然老天爷给了我们这样一个机会,那我们为什么不用充余的资金去救活一个企业呢?所以,在这件事上我们就不要再去小里小气的了。”

    他说,“我并不反对我们去救活一个企业,但是必须有一个度。国鹏,你也不想一想,虽然我们在这笔氧化铝粉上盘活了一个多亿资金,又赚了个亿,但是这二个多亿我们既要对房地产公司进行追加投资,又要把卓州影视城买回来进行投资,要想让房地产公司转起来还得投资,所以这些钱恐怕在帐上也呆不了多少天,就又都全部拨弄出去。”

    我明白他的所指,就告诉他,“你就放心金明,明天在和卓州工业总公司接洽时,我会死守我们共同制订的那个底线的。”

    虽说现在我们顺达公司有钱了,腰也比以前粗了,胆子也壮了,但是仔细算一下朱金明说得也不错,如果我们还完那几笔贷款的本息,其资金的盈余也并不象想象的那样乐观。所以说,朱金明让我死守卓州影视城的出让的价格底线,应该是对的。

重要声明:小说《孽债必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