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3、据最近网上报价 氧化铝粉价格又开始上…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唐 人 书名:孽债必偿
    我没想到包蓉会提出这样一个问题。显然,这是一种挑战,也是对我表态的一种检验。现在我不是怕包蓉去见张冰冰,而是我无法保证能再次联系到冰冰。

    我告诉包蓉说,“你这个建议很好!但是我们没有能力帮你见到冰冰。你如果通过对方的律师驰原去见冰冰,也许会更快捷一些。”

    包蓉一见我没有反对她去见冰冰,而是诚心诚意地为她提供了另外的一条渠道,心里非常高兴,说,“我想见冰冰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去稳住她,不让她出庭去提供那些对我们不利证据。”

    丛熊之律师也非常同意包蓉的看法,他补充着说,“我们如果要是突然提出要见冰冰,很可能要引起对方的警惕。你们看是不是说成这样,就说我们这次想见冰冰的主要目的,只是想从冰冰的口中来亲自证实一下,卓州贿赂案是否真实存在。如果经冰冰口中证明,事实确凿,那我们三个律师就撤出为顺达公司的法庭辩护。这样一来,我们也许能取得对方的一些信任!”

    包蓉听后,就点了点头说,“对,也只有这样,我才能见到对方那个最关键的人物冰冰。”

    接下来,我们六个人很快形成了共识,要想尽一切办法把这次官司打赢!即使是暂时打不赢,也要继续地拖下去,直拖得对方没有了耐为止。我一听很高兴,立即就豪迈地对他们说,“如果三位大律师要是帮着我们打赢这场官司,那我海国鹏除了律师费之外,我将奖给你们每人一辆捷达轿车。”

    对于我的承诺,三位大律师均没表现出多大的,但也没有表示拒绝。我很快就明白,我这个承诺的作用无疑将是巨大的,相信在这次诉讼案中将会焕发出不可估计的能量!

    接下来,我过了一段相对平静的子,既没有诉讼的扰也没有新闻记者的打搅,公司的经营活动也基本正常。值得庆幸的是,顺达房地产公司成功地揽下一项工程,这是一片居民楼的公用设施的拆迁和改造。因为在那些大的地产商来看,这个小工程是属于那种修修补补食之无味弃之可惜的鸡肋。可是我还是支持蔡锦涛去承接这项工程,因为这是一次绝佳的练兵机会,又能展现我们顺达房地产公司的能力。

    为了承建这个小区,在江忠廖老人的引见下我和朱金明还与北京市城乡建委的一位刘主任坐到了一块。几杯酒下肚后,他就打开了话匣子,说,“说句真心话,海总。这项工程把可我给愁坏了,大的地产商瞧不上眼,小一点地产商又没有这个能力,一直没有人来接。没想到是你们顺达公司为我解了这个忧,为我分了这份难。海总,以后我要是承发好的工程,我是决不会忘了你们的!”

    我是从心眼里感到高兴,因为从一项的小工程上就能认识一个在工程项目发放上握实权的人,这岂不是一件幸事?实事求是地说,我们顺达房地产公司是有能力的,在审核这十几幢居民楼公用设施的图纸的过程中,我们的设计人员发现了几点问题,并及时进行了修改,得到了北京市城乡建委的称赞。

    刘主任也非常满意,接着他就把这里的广场绿化和一段道路的改造工程也一并交给我们,说,“这样一来,就足以此弥补一下你们在小区公用设施的改造上利润空间狭小弊端了。”

    另外他还说,“这个小区是在北四环中路附近,离奥林匹克中心很近,你们如果要是能够明年在国际奥林匹克运动委员会考察之前,来圆满地完成这一系列工程,这不仅仅帮了我一个大忙,也是帮了市政府的一个大忙。我相信,要是到那个时候你们顺达房地产公司将会有着更大的发展机遇!”

    于是我指示蔡锦涛,如果要是有可能,最好就拿它一个北京市优质工程或者国家优良工程,一定要在奥委会考察团来北京考察之前把这个小区公用设施改造工程拿下来!

    据反馈来的消息看,顺达房地产公司在施工中的整体表现还可以,由于各成员都是从各公司挖来的精兵强将,他们都很想在新的公司里来证明一下自己的能力,所以个个奋发向上,人人争相努力。

    可是,在股份制改造上,我们却遇到了前所未有的难题。朱金明托人从中国证监会聘请来的顾问叫纪明正,他来到我们公司里一看,就说,“你们顺达公司现在很多地方还不附合现代化企业公司标准,要想上市,根本就没有希望。这是因为,一则你们公司的规模还是太小。二则你们顺达公司的主营业务是餐馆和旅游服务业,毫无科技含量。三则你们的管理,目前还处在资本积累阶段那种家长式管理模式。四是,你们虽然搞了股权上的划分,但是这种分配却是人为的,非常不科学,从而也造成了股本结构上的不合理。”

    总之,按照他的说法,我们顺达公司可以说是一无是处。鬼知道这十几年来我们的高额利润是怎么来的!虽然心里不服,可是我们还得虚心地请教,请他为顺达公司今后的股份制改造多出主意。

    他非常明确地说,“顺达要想进行股份制改造,首先要进行机构调整,要设立董事会和监事会,还要有独立的董事。这是公司的灵魂,也是现代企业最最起码的东西。然后,你们还须要围绕着《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建立起一公司的班子,制订出一系列科学有效的管理制度和财务管理制度。也只有这样,你们顺达公司才能达到现代化企业的要求。”

    其实我早就想到了这一点,并在组建董事会的这个问题上,我曾经分别征求过朱金明托和蔡锦涛两人的意见,可 是他们的态度都非常的暧昧,都没有大度明确地表示过让对方来当总经理的意愿,都在说,你就看着办吧。这让我十分的为难,因为他们两人的能力旗鼓相当,资历也差不多,和我也没有疏密之分。因此在未来公司的权力分配上,我海国鹏还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好。

    我还有着一块更大的心病,那就是自己的外甥姜夔了。虽然他在氧化铝粉上为我们顺达公司狠狠地赚了一笔钱,但是自从我们从股市上退出来之后,顺达公司的投资部就形同虚设了。姜夔手下的十几个成员虽然还在天天上班,可他们却无所事事,是终赋闲在那里。我很想把这个部门给撤了,可是朱金明和蔡锦涛却坚决反对,他们说,“养兵千,用兵一时!很难说以后中国的投资形势会是怎么样?如果要是局面好了,我们公司又有大量的闲置资金,是完全可以再做一做股票,买一买债券,或者进行一下期货交易吗!”

    我明白这是他们两人的良苦用心,如果要是把这个部门撤了,那姜夔也真没有什么合适的工作让他干了。

    据最新的网上报价,氧化铝粉的价格又在开始往上涨了,已经突破了每吨四千三的价格瓶径,涨到四千四了。弄不好要和他们争权力,争饭碗。也就在这个时候,让我做梦也没有想到的是姜夔突然来电话告诉我,他终于找到了网上的冰冰!我的心里非常高兴,心想,我是无论如何我也要重奖网上这个冰冰,不管他或者她是谁,也不管她或者他是处于什么样的目的来帮我们的,我都要给他或她一笔相当可观的奖金。

    我在电话里兴奋地告诉姜夔说,“太好了!你现在就快把她带到我们的公司里来,我很想见一见她。”

    可是,姜夔却在电话里哽咽着告诉我说,“舅舅,网上的这个冰冰,她恐怕是永远也不会来到我们公司了。”

    我不由大吃一惊,刚想问清事的原由,接着姜夔就在电话里把事的经过全都告诉了我。我这才明白了事的原诿,很少流泪的我就握着话筒,眼里不由得就为网上冰冰的悲惨遭遇而溢满了辛酸而悲伤的泪水……

重要声明:小说《孽债必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