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3、我还没听到冰冰一句话 也许她正在笑我…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唐 人 书名:孽债必偿
    接下来张良之老师还是继续敲门继续倾诉,可是我还是没有听到冰冰开门的声音。看到他们父女俩已经残酷地僵持了近二十分钟,我正想派人把张良之老师叫回来,突然我听到了一声吱呦的开门声。

    “爸,你别进来。你先回答我一个问题,你是和谁一块来的?”

    “我和海国鹏,你海叔叔呀!”

    “果然是他!他现在在哪里?”

    “你海叔叔还在楼下的汽车里。冰冰,难道说你真的要让你爸爸在门外站上一天吗?”

    “爸,有很多事你还不知道。你还是快走吧,不要卷入到这场是非之中,搭上女儿我一个就已经够了!”冰冰最后的一声简直是哭着喊叫出来的。

    接着我听到了一阵推扯的声音,继尔好象是一个搪瓷脸盆叮叮当当地掉在了地下。似乎是张良之老师从门缝里硬挤了进去,“冰冰,我不走,今天我是哪儿也不去。今天我来,就是想问一问十四年前那个姓甘对你下手了没有?还有,这些年来冰冰你为什么不回去看一看我呢?是我做错了什么,还是爸爸对不起你,让你伤心了?”

    “我求一求你了,爸爸,我求你不要再我了好不好?!如果你要是非让我回答这些问题,我现在就死在你的面前!”冰冰的声音是又高又尖,听起来无不令人心碎。

    “好好好!爸爸就不你了,爸爸以后是再也不提这些事了好不好?其实呀,冰冰,爸爸早就已经全都想开了,只要你能够回到我的边,你依旧是我的好女儿!这次我和你海叔叔一块来的目的,就是想接你回去。你海叔叔现在已经亲口答应了我,你跟我回去后就让你去顺达公司工作,他们要让你担任顺达公司负责公关和形象设计的副总经理,他们公司目前缺的正是这样一个人。还有,你海叔叔还给你留着顺达公司的股权。冰冰,爸爸就求一求你,你就跟我赶快离开这里吧,我已经老了,也确实需要有一个人陪在边了。”

    已经这么长时间了,我怎么还没听到冰冰的一句回话呢?也许冰冰正在笑我虚伪,或许她正在心里默默诅咒我。但是不管怎么样,张良之老师已经把我们的意愿非常完整地传达给了冰冰,至于她能不能接收,并不重要,只要她能明白我海国鹏对她的忏悔,就已经足够了。不一会,我就听到了冰冰的话,只听她告诉她的父亲说,“爸,你这一生是善良的,恐怕你很难想象,现在社会上的人心已经诈和险到什么程度了。也可以这样说吧,爸爸,海国鹏他又再次利用了你那善良的天,使你前来对女儿充当了他们顺达公司的说客。爸爸,我现在就和你说一句大实话吧,海国鹏他用你来说服我的目的,并不是他们公司真的缺什么公关经理,也不是他大发慈悲,想要给我多少顺达公司的股票。他无非就是想控制我,好让我彻底脱离开我表哥肖峰对我的控制,最终让我无法到法庭上去,对他所犯下的那些滔天罪行进行指证。”

    “冰冰,这样说,你表哥肖峰他一直在插手这件事了?”张良之老师的惊叫声,充斥在我的耳畔。

    “对。所以说,这次海国鹏他是非完蛋不可。因为他作恶太多了!所以,爸爸请你千万不要再对他抱任何的希望,当务之急你应该赶快地回到卓州,等我把这里的事全都办完了,我就会把你接回北京,就像你以前说得那样,你的女儿就再也不会离开你了!”

    “冰冰,你千万不能这样做!虽然你海叔叔伤害过你,但是我们也不能以牙还牙地去作对不起你海叔叔的事!更何况你海叔叔已经守着我,对他伤害你的行为进行了忏悔。现在他正在派人到处找到你妈妈,他还说,一定要尽快地让我们一家人家团聚在北京。”

    “爸爸,海国鹏他一直在欺骗你!其实我妈妈早就已经死了!”

    “你说什么,冰冰?你妈妈已经死了!不!这是不可能的?冰冰,你现在快告诉我,这是谁告诉你妈妈死的?”

    “我的表哥肖峰。”

    “什么?肖峰!怎么又是他?”

    “对!是表哥守着舅舅亲口告诉我的。他和舅舅在七年前根据人们提供的线索,在蓟县找到了疯疯癫癫的妈妈。当时妈妈疾病缠,已经快不行了,由于那时还没有找到我,舅舅和表哥也只好准备先把妈妈带回家,送回你的边。可是妈妈她是说什么不同意回家去,更是不想见你。无奈,舅舅就先把妈妈送到了医院里,想把她的病治了好后,再慢慢地劝她回家。谁知三个月之后,妈妈就死在了医院里了。表哥说,当时妈妈死的时候,她是瞪着眼攥着拳头,叮嘱要表哥找到海国鹏,一定要为我们全家报仇,一副死不瞑目的样子!”

    听到这里,我不由吓出了一冷汗。没想到我当年所做的孽中,还有一条人命在里面!可是我总觉得此件事非常的蹊跷。会不会是肖峰用她妈妈的死,故弄玄虚地来欺骗冰冰呢?没有想到我的这种想法也正是张良之老师他所担心的,只听他怔了好一会,又问冰冰,“冰冰,你见到你妈妈的骨灰盒了吗?!”

    “还没有。表哥已经说了,等我们在北京和顺达公司打完官司之后,他就和我一起回卓州把妈妈的骨灰接回家。”

    “冰冰,你说爸爸我被海国鹏利用了,我承认。可是,冰冰,你现在是不是也让你的表哥肖峰给利用了呢?好了,冰冰,今天我们爷俩就不争这些了。赶快走,你海叔叔的车就停在这座楼下,我们还是一块离开这里吧!你要是还是不想去见你海叔叔,那我们就哪里也不去,是谁的话也不听,我们父女俩就直接回卓州去我们的穷子算了!就毅然地远离开这场纷争!”

    “不行。我还不能跟你走。爸爸,我现在求一求你,你还是赶地快离开这里吧!要让人看见你在这里,将对我将极为的不利。爸,请你无论如何记住,我要是搬不倒他海国鹏,女儿这一辈子恐怕也永远也回不了家了!”

    听上去冰冰的腔调是越说越凄凉,也越说越悲哀,似有一种无奈的悲伤深深地透在里面。看起来冰冰对我海国鹏真是怀有刻骨铭心的仇恨!我再也不敢听下去,摘下耳机就呆呆地坐在车内。

    又过了好长时间,张良之老师终于满脸悲伤地回来了。然而他却什么话也不说,苦丧着嘴,紧绷着脸坐进了我的车内。趁张良之老师精神恍忽的空,看他一不注意,我便很麻利地就他口袋取出了那个监听器,并且问道,“张老师,冰冰是不是还不肯见我?”

    张良之老师机械地摇了摇头,然后又点了点头。我长长地叹了一声,就再也没有说什么,然后就发动起车,把张良之老师和我就带了回卓州大厦。

重要声明:小说《孽债必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