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2、冰冰已经被我们暗暗监控好几天她就在紫…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唐 人 书名:孽债必偿
    与卓州驻京办事处周成讯的私下谈崩了之后,就更加坚定了我与他们继续周旋下去的决心。朱金明也非常支持我的决定。他说,“软的怕硬的,硬的怕不要命的。我看就按我们事先想好的主意办,先把蔡锦涛的亲戚何成仿请过来灌他一顿酒,保管什么事都全给解决了!”

    我没有吱声,因为我已经多次强调过,今后不要再去搞什么歪门邪道了,他们怎么就这么没记呢?朱金明见我的脸上有些愠然,便明白了七八成,接下来是再也没说什么。

    为了缓和一下气氛,我就和朱金明蔡锦涛说,“现在周成讯是次要的,关键是我们要如何地把冰冰给有效地控制起来。根据当前的况来看,张冰冰很有可能已经成为周成讯他们搞垮我们顺达公司的一张王牌。如果要是真让他们这一谋得逞,那我们是必输无疑。那样一来,我们输掉的不仅仅是一场官司,而是我们的人格。到那时,我们三个人将成为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不仅自惭形秽,而且还会惶惶不可终。”

    朱金明和蔡锦涛也意识到了这一点,也同意让张良之老师去见一见冰冰,一定要想尽一切办法把冰冰给争取过来。

    冰冰已经被我们暗暗地监控了有好几天了,她就在紫竹院附近一座居民楼里蛰伏着。这座居民楼是动物园的职工宿舍,她与另外三个姑娘租用的是三单元四楼的一间二室一厅的房间。另外的三名姑娘均是卓州驻京办事处的员工。

    听说我们已经找到了冰冰,张良之老师非常的高兴。可是几天来,我一直没有找他们父女俩见面的机会。看来,卓州驻京办事处的人也非常明白冰冰的很重要,让这三个姑娘来牢牢地看护着冰冰。正当我感到非常着急的时候,时机终于来临了。

    今天一早,有两个姑娘全都出去了,她们是逛街的逛街,回家的回家,只有一人留在冰冰的边。而且这个姑娘也是难挨寂寞,也溜了出来,一个人到街头的小录放厅里看起了录像。机不可失,一接到这个消息,我开上车就带上张良之老师火速地赶到了那里。

    在来的车上,我就对坐在边张良之老师说,“张老师,因为冰冰对我还有着极深的成见,我现在还不能直接就去见她。要不就这样,还是等你先去做好了工作之后,我再去见她也不迟。”

    张良之老师凝着眉点了点头。我还是有些不放心,又叮嘱他说,“张老师,你一定要把我,蔡锦涛和朱金明三个人的共同愿望告诉冰冰,劝她到我们顺达公司来工作!再就是,我们给冰冰保留顺达公司的股份,即使她暂时不愿意来我们顺达公司工作,我们也会给一直她保留着的!”

    在我的千叮万嘱之下张良之老师终于走下轿车,穿过一条繁华的街道,就向那幢宿舍楼里走去。他的口袋里被我刚才悄悄地放进了一个,我让人早就已经买好的窃听器。我不想伤害任何人,但是我必须要根据张老师与冰冰的谈话过程做出有利于我自己的判断。接着,我坐时车内,就戴上了窃听器主机上的耳塞。

    应该承认这个窃听器的质量很好,我很真地听到了张良之老师那橐橐的脚步声和呼嗤呼嗤的喘吸声。一会就传来了咚咚咚咚的敲门声。“谁呀?”这就是丁丁。一听到这个声音,我的心立即就嗵嗵嗵嗵地跳了起来。但张良之老师并没有吱声,依旧是有节奏地敲门声。

    接着好像是踏踏达达走路声和丁丁的埋怨声,“谁呀,死货,哑吧了不成?”

    很快就是开门声和张良之老师那又惊又喜地叫声,“啊,冰冰,真得是你!”

    “不----我不是冰冰!请你离开这里。你认错人啦!”

    接着,只听到嘭得一声,好像是关门声。坏了!张老师被关在了门外。

    一会我的判断就得到了证实,我又再次听到了敲门声和张良之老师的那苦苦地哀求声。我没想到张老师在自己的女儿面前竟这样低声下气。他恳求女儿快开开门,还说,冰冰现在是他唯一的亲人了!张良之老师的这几声哀求声好不苍凉好不凄惨,甚至连我忍不住就要潸然泪下了。

    “冰冰,我已经是这么大年纪,一个七十多岁的老人了,好不容易才见你一面,你却把我关在门外,你的心咋这样狠呢?你要是再不让我进去,要是让人看见了,我这张老脸往那里搁呀!”

    张良之老师的唏嘘声和哽咽声连成了一片,我甚至能真地想象到他老人家脸上的泪珠正在一串串地往下滴。时间在一秒秒地飞快流失,还是没有开门的声音,显然冰冰已经铁了心。

    也是,如果冰冰要是有思亲之,上次在汇丰苑见到张良之老师她就不应该离开。可是五一节她悄悄地潜进图书大厦去见她的父亲,这又是在一种怎样的心支配之下呢。我很后悔,前几天如果我要是听朱金明的话,派上人把她从这里把抢出来,那样,主动权就会在我们的手中!可是当时我是说什么也不想再次伤害到冰冰了,所以我也就没有按照他们的意见去做。

重要声明:小说《孽债必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