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幸亏我们已经掌握了冰冰的行踪 否则在…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唐 人 书名:孽债必偿
    玉蕊茶馆在北京很出名,因为这里环境好,清心贻目,全是由一些绝色美貌的女子在持着,所以这座茶馆的生意做得很好,成了文化人和商人们闲暇时消磨时间的一个好去处。我是晚上八点钟早早就过来的,就在二楼雅间里要了一个号,并告诉门外的礼仪小姐,如果有一位叫周成讯的先生来了,请把他领到这里来。接着,我就要了一壶碧罗,从书架上抽下一本线装的《孟子》,一边慢慢地翻看着,一边就悠然自得地自斟自饮了起来。

    临来之前,我和蔡锦涛和朱金明曾经就商量过,这次如果周成讯要是能够歉让一些,我们准备把顺达公司的百分之二十的股权转让给卓州驻京办事处。如此一来,我们的腰也直了,气也壮了,就彻底消除了顺达公司的后顾之忧。不仅我们在张良之老师的面前也能说得过去,更重要的是给我们自己的故乡卓州这也是一个绝好的交代。

    想不到周成讯来后,是即不喝茶,也不吸烟,张口就还是非要我们向他们转让上百分之五十一的股份,否则一切还是免谈。我有些不解地说,“你们的条件既然还是没有大的变化,那我们两个的单独接触又有什么意义呢?”

    他说,“这是上面的意思。海国鹏,你要是同意就同意,不同意就拉倒。”

    为了不影响这种良好而又雅静的温馨氛围,我笑了笑又说,“老同学,一上来就谈生意,岂不是破坏了这里特有的幽静和高雅的调?来,我们先喝茶。”

    周成讯不由也笑了,“你说得很对!咱们就先品茶。”

    就这样,我们一边品茶,就一边慢慢地把我们顺达公司准备进行股份制改造况告诉了周成讯。我这样做的目的是,无非是让他明白,我们做出的让步已经是够大的了,只要他一答应这个条件,那样一来卓州市政府就是我们顺达公司的第一控股大股董了。可是从内心深处来讲,我不希望这种局面出现,可是为了顾全大局,又能赢得到大多数卓州人的心,我又不得不明知不可为而为之!然而让我做梦也没有想到的是,周成讯他还是死守那百分之五十一的底线不松口,他也有点太贪了,他贪得不明智,贪得失去了一个控制我们的绝好机会。

    就这样我和周成讯喝着茶非常友好地谈崩了。临别之前我非常明确地告诉周成讯,感谢他把控制顺达公司的机会又留了给我们,使我海国鹏蔡锦涛朱金明依旧是顺达公司的主人!谁知周成讯听了之后,并没有为之后悔,而是冷笑着对我说,“海国鹏,我劝你不要高兴得太早了!我现在可以非常有把握地说,在接下来的各种较量当中,你肯定是输定了!到那个时候我周成讯保证会让你败的一摊糊涂,名声扫地!”

    我笑着无所谓地耸了耸肩膀说,“啊!能这么严重?不过,周成讯,在我的记忆当中,包括卓州市现在的市长肖峰在内,你们这些人还从来没有一次战胜过我海国鹏的经历!”

    周成讯听后,接着就哈哈哈哈地大笑了起来,是直笑得我心里发毛。此时我的心里很明白,如果这一次冰冰要是真的站了出来,再次对那次对十四年前的贿赂事件进行指证,那样一来我们顺达公司的麻烦可就大了,我海国鹏既是不去坐牢,也无法继续在这个世上做人了。

    幸亏在昨天,我们已经牢牢地已经掌握到了冰冰行踪,否则,在接下来的较量中,我们肯定输得很惨。接下来如果我们要是提前能把冰冰给说服,并利用副总的职位和大量的股份有效的把她给吸引过来,让她肯为我们顺达公司服务,那么周成讯之流的这个狠毒的谋那将永远也无法得逞。

    于是,我也就抱定了继续和周成讯之流斗下去的决心。也是,不是鱼死就是网破,能在这场争斗够笑到最后的,还不知道是谁呢?从玉蕊茶馆里一回来,我就给跟踪冰冰的那四个人打了一个电话,当确信冰冰还在他们两个人的监控这下时,我的心顿时就踏实了不少。

    明天或者是后天,我一定想法先让张良之老师先去见一见冰冰,要让他和自己的女儿谈一谈,使冰冰明白我海国鹏的初衷,也明白我内心的迁悔,并且还让她清楚的知道,她只要是肯投到于我们顺达公司,她才有着一个光辉灿烂的明天!如果张良之老师要是和她谈深了谈透了,相信冰冰一定会高兴地接收我们的聘请,也一定会欣然地接受我们的股份。

    到是到了那个时候,我再把我手中的氧化铝粉在高价时全部脱手掉,那样我们顺达公司是要人有人要钱有钱,别说是肖峰,就是天王老子恐怕也奈何不了我海国鹏了!这天晚上我美滋滋想了很长很长时间,然后在心里揣着这个美好而要眇的幻想就进入了梦乡。

重要声明:小说《孽债必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