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冰冰并没有发现我 含着热泪远远端详着…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唐 人 书名:孽债必偿
    于是我带上手下几个人远远地站在一边,静静地等待着冰冰再次出现。可是我等了好长时间了冰冰还没出现,我有些着急起来,因为再过半个小时,首发式就要结束,然后我们就在复兴门外的燕京饭店召开午餐招待会,款待出席这次首发式的各界名流。但是有一点我是坚信的,那就是我刚才指示的那两个人,他们现在一定继续地跟踪着冰冰。于是我又耐着子,继续到处地逡巡着。大约是十点五十五分的时候,冰冰终于又出现在我的视野之内。当我看到,我刚才指示的两个人仍旧在不远不近地盯着她时,我就放下心来。

    这时其中一个来到我的边,我就悄悄地告诉他说,“你们两个人一定要记住冰冰的长相!从今天开始,你们两个的主要工作就是要跟踪她。一定要注意,不要让他发现了你们。你们要把她的一举一动和她的住址,都要给我一一地查他个清清楚楚,并且要详细地记录下来,不得有误!”

    这时的冰冰她并没有发现我,而只是含着泪远远地端详着自己的父亲,然而正在忙碌地给人签字的张良之老师也并没有注意到自己的女儿。签字时间很快就到了,工作人员对等待的读者解释了几句,就带着深表歉意的张良之匆匆地离开了这里。与此同时,冰冰很快也消失在混乱的人群之中。

    午餐会是十二点正在燕京饭店的小宴会厅里面正式举行的,是由蔡锦涛主持,他用华丽的词藻致了欢迎辞,然后他代表顺达公司就把那一张一百万元的支票新闻记者的闪光灯中亲手交到了张良之老师的手中,用以支持黑旺山学校进行电子化教学室的改造。

    可以说蔡锦涛很是精此道,以前我们顺达所搞的大型活动均是由他来持和司仪,他很有这方面天赋,不筹划得头头是道,不将其搞得精彩纷呈,他总是不肯罢休。这次也一样,宴会的级别不含酒水是两千元一桌,他还请来北京一个稍有名气的鸭子乐队来即兴演出。演奏得大都是当前排行榜的流行乐曲,虽然不伦不类,但却别有风味。

    我在一个偏桌上静静地坐了下来,正巧与卓州驻京办事处副主任王长河坐在了一块。我们都很高兴,互相客气地点了点头以示致意。终于有机会与周成讯手下的人无拘无束地单独勾通了,这也许是天意,因为双方继续这样长期地在法庭上斗下去,对谁都没有好处。宴会开始,在那首《千年一回》的乐曲声中,我借相互敬酒的空,就向王长河发出了友好的信号,“周主任今天怎么没有来?这么不给面子?”

    “周主任感冒了,确实不能来了。”王长河很痛快,把我的酒杯碰得叮当直响。

    “是吗?过一会我们是不是一块过去看一看他?”

    “他只是一般的感冒,吃点药就会好的。海总,祝贺你,你们给张良之老师的小说搞得这个首发式非常成功!”

    “张良之是我的恩师,无以回报,所以我就根据自己的能力为他搞了这么一个首发仪式。长河,不瞒你说,今天我也很想借这个机会与周主任勾通一下,非常可惜,他没有来。”

    “海总,你的心里应该很清楚,和你们打这么一场官司,这并不是周主任他一个人的意志所为。”

    “这我明白,可是,在这个问题上难道我们之间难道就没有一点回旋的余地了,非要诉诸于法庭不可吗?长河,我不是小觑你们卓州驻京办事处的能力,也可以这样说,在北京,你们恐怕永远也扳不倒我们顺达公司。”

    “可是周主任却说,他的手中还有一张王牌,到时候他一定会让你们顺达公司一败涂地的。”

    我的心里很明白,周成讯手中这张所谓的王牌就那是张冰冰!但是表在面上我是故作镇静,“但我不明白和是,如果我们顺达公司真的要是一败涂地了,对你们卓州驻京办事处又有什么好处呢?”

    “因为在周主任看来,这种一败涂地并不是指你们顺达公司,而是单独指你们几个人。”

    “长河,谢谢你的直言不讳。”我又与王长河喝了一杯,“这样吧,咱们两个人是不是找一个清静的地方,单独地谈一谈?”

    “坦率地讲,海总。我王长河不是、也不想去做那种小人。既然你今天很有诚意,那我回去之后可以和周主任好好说一说。如果要是有可能的话,我倒很愿意促成你们两个人单独地见上一面。”

    对此君的人格,多年来我一直是佩服得五体投地,无以复加。应该说,我的单独邀请这是让王长河获得个人好处的一个绝佳机会,可是他却婉言谢绝了,并把我所渴望的事直接了当地说了出来。显然,在这种诤人面前,所有装腔作势的话语和虚的伪行为,都是多余的。于是我也就直言不讳地对他说,“坦率地讲,这正是我海国鹏求之不得的事!长河,如果你能促成我们两人单独见一面,无论接下来的结果是如何,我海国鹏都要感谢你一辈子的。”

    “海总,请不要说得那么严重,举手之劳,不值得感谢。我现在和你说句交心的话吧,就我个人而言,我也不希望我们两家在法庭上斗得头破血流。这次如果我们两家要是达不成和解的协议,我倒很希望你们今后要格外的小心一点,因为人心叵测!”

    显然王长河是另有所指,可是我不好意思明问。第二天我就接到了周成讯打来的电话。他说,“这几天天气很好,人们的心也很好。我听长河说,你想跟我单独地聊一聊,有这么一回事吗?”

    我忙说,“老同学,谢谢你在百忙中还能在乎我的这个小小的建议。”

    “应该说你这个建议很好呀,但是我很希望你是带着诚意来,否则,我不会接收你的邀请。”

    一听周成讯还是这样盛气凌人,我真想把话筒狠狠摔下来完事。但是仔细的一想,这又何必呢?他周成讯也仅仅是一个办事处主任,肯定是受制于人,我还是先和他接触一下,摸一摸他们的底细再说吧。于是我告诉他, “我海国鹏的诚意是有的,但是如果你们还像上次那样狮子大张口,我们肯定是不会接收的。”

    一听我的口气仍是这样硬,看来这是周成讯始料未及的,一时间他没有回答我。我笑了又笑接着又对他说, “成讯,咱们是不是在电话里就先谈到这里吧!详细况,还是见面之后再详细谈吧?老同学,你看这样行不   行?今天我请客,咱们就好好地坐在一起喝上他几盅?”

    周成讯婉言谢绝了,“今天我还有一场应付酒会。要不这样,晚上九点你到王府井的玉蕊茶馆里等我?”

    我答应了下来。

重要声明:小说《孽债必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