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8、我发现该请的人都到了 甚至连卓州作协…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唐 人 书名:孽债必偿
    小说《走出黑旺山》的首发仪式,是五月一上午九时准时在西长安大街上的图书大厦里七楼会议厅里正式举行的。

    由于有舒光韬和甘纹昌、章一鹤等文艺界著名人物的鼎力支持,又有何友平江忠廖等政界巨擘的大力帮助,这次首发式无论是规模上气氛上都不亚于以前在这里举行的任何一次作品发布会。不仅中国作协派员参加了,而且中国文联还有一个副主席也专程前来祝贺。

    这位副主席的名字叫丘源,他也是教师出,一听说在卓州的农村一位老教师写出了一部三十多万字的小说,他就颇有兴趣地应邀前来参加。发布会前,他就与张良之老师谈得很投机,他做梦也没想到,张良之老师已经这么一把年纪了还写现代题材的小说。在交谈中,当他得知张良之老师还写出了近万首古典诗词时,不由的兴趣大增时,就非常高兴地说,“我们中国这些传统的文化形式在当今社会上已经是见萧条了,虽然偶尔也出现一些这类形式的作品,但都趋于平淡流于形式,称得上严格意义上的诗词并不多见。张良之老师,你一直能沿用我们祖先几千年来运用自如的韵律来写诗填词实属不易!坦率地讲,我也非常喜这种古典的文学形式,它含蓄而高雅,还能往往让人咀嚼无穷。可是我在韵脚上却有点把握不住,会后请你到我家去坐一坐,咱们就在这上面好好地切磋一下?”

    “好啊!这些年来我一直在寻觅这样一位志趣相同的密友,可是一直没有如愿。今天见到你之后,真是相见恨晚,相见眼晚呀!”张良之老师兴奋得连那长长的眉毛都扬了起来。

    也是,这一辈子张良之老师好不容易才觅得了一个知音,而且在京城,你说他能不高兴吗?经过丘源老先生地引见,张良之老师还认识了北京大学资历颇深在古代汉语上造诣精邃的老教授谷鹿鸣老先生。三人是齐呼相见恨晚,很自然就在中国文化上学术般地谈到了一块。一看到张良之老师的绪今天是如此激动亢奋,我也就放下心来。

    我没有坐上主席台,就由舒光韬来维持全局,准备让朱光明代表我们顺达公司发言,让蔡锦涛代表顺达公司向黑旺山村学校捐赠那一百万元人民币。

    接下来我到处地走了走,发现所请的人大都已经到了,甚至连卓州作协和文联的负责人,河北省作协文联的人也都签到入场了。我还看到了卓州驻京办事处的王长河,可是我却没有看到周成讯。新闻记者也来了不少,除了正式邀请的之外,似乎又来了很多。另外,我还看到了不少购书的顾客,他们有的是专门为中国年轻出版社来捧场的,有的则是来图书大厦感到好奇,想赶过来凑一凑闹。

    各大电视媒体都摆出自己的轻重“武器”,有中央电视台和中央在线台的,有北京电视台,还有河北电视台以及卓州电视台的。主席台的前方簇拥着一大片的鲜花,主席台上方有一条鲜红的横幅上书有白色的黑体大字“烈祝贺长篇小说《走出黑旺山》出版发行”高高地悬挂着。凡是来参加仪式的嘉宾,每个人的手里均有一个印制精美的纸兜,里面装有三本崭新《走出黑旺山》精装书籍。

    应该承认,张良之老师的这部小说的无论是从视角上还是从故事的内容上都很独特,书中塑造了几个农村年轻人从无知到有知,从一文不名到腰缠万贯,从乡间那广阔的天地种庄稼,到京城繁华地段办企业的一段曲折的经历。后来他们竟把企业办到了国外,非常成功地折出了现代人的生活趣和心理状态。再说,张良之老师文学功底非常深厚,又有古典文学的底蕴,所以他在这部小说的遣词造句上颇得神韵,不仅年轻一代能看得懂,而且语言中的一些精辟之处,还得到了一些老语言学家的青睐与推崇。因此,几个文学批评家都首当其冲肯定了小说《走出黑旺山》在这个方面的特点与优势。有的甚至说,目前在港台小说无规律无节制地乱用汉语言的时候,国内推出这样一部堪称汉语言运用典范的小说,确实有着十分重要的意义!

    九点首发仪式正式开始。首发仪式是由中国出版总局纯文学作品出版司司长刘长桢主持,他也是一个著名的文化人,出版过两部长篇小说三部诗集和两部散文集,虽说尚未达到著作等的境界,但却是文化大革命后期“伤痕”文学的主要崛起者之一。

    他首先向在座的介绍在主席台就坐的成员,这里面有作家,有戏剧家,有中国作协成员,有北京市文联的同志,有政府官员,还有导演演员,也有许多资历颇深的文学评论家。当然,全是一些文化界的著名大腕!在一阵阵掌声中被介绍的人物一个个站起来,用自己的方式礼貌地与人们打着招呼。当介绍到赞助单位时,主席台上的朱金明站起双手抱拳冲四周揖了一下。

重要声明:小说《孽债必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